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拉美民众的民主观:趋势及影响

2020-01-21 20:5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原创 金晓文 拉美研究通讯
编者按:
去年下半年,拉美多个国家爆发严重社会骚乱,对政局稳定和经济发展带来一定冲击。尽管骚乱逐渐平息,但却给拉美政治发展的研究提出了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在拉美出现“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四十余年后,拉美的民主依然是各界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围绕拉美民主的巩固、民主的质量、民主制度的衰朽等议题引发了大量的学术争论。而民意是观察民主制度运行的重要方面,拉美民众对于民主制度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本地区的政治变迁。为此,在拉美多国爆发骚乱的同期,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拉丁美洲民意调查项目(LAPOP)于2019年10月发布民意调查报告《民主的脉动》,从民意的角度剖析了拉美民主的运行现状,这也为理解拉美乱局提供了一种视角。
拉丁美洲民意调查项目创立于20世纪70年代,最初以哥斯达黎加为核心调查民众的民主观念。在拉美“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发生后,该项目拓展至拉美更多国家,目前已成为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和民意调查领域的重要研究机构。该机构于2004年设立了“美洲晴雨表”(Americas Barometer)项目,调查对象囊括美洲34个国家,是该机构最具影响力的民调项目。《民主的脉动》即为“美洲晴雨表”的研究报告,主要由三大内容构成:(1)关于民众对选举民主支持度的调查;(2)关于民主合法性的调查;(3)关于社交媒体和政治态度的调查。
一 民众对选举民主的支持度
学界关于“民主”的定义和内涵始终存在着争论,本报告所界定的“民主”以熊彼特语境下的“选举民主”为基础,也就是存在竞争性的选举。事实上,在当今拉美地区,选举民主也时常受到其他因素的挑战,包括掌管行政权的领导人超越任期和职权限制寻求一元化的领导,以及军队干政等。在此状况下,民众对民主究竟持怎样的态度?
首先,尽管民众对拉美民主整体持支持的态度,但近年来呈现出持续下滑的趋势,且在不同国家表现出一定的差异性。2010年,拉美民众对于民主的支持率为67.3%,但在2016-2017年度支持率下降至58.2%,到2018-2019年度进一步下降至57.7%。在这些受访的拉美国家中,乌拉圭民众对于民主的支持率最高,达到76.2%,而秘鲁、玻利维亚、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的支持率不足50%,其中洪都拉斯仅为45%。
其次,就民众对政变的容忍度而言,拉美不同国家的民众表现出较大的差异。对于在高犯罪率情况下发生军事政变而言,牙买加民众的容忍度最高,达到65%,秘鲁和厄瓜多尔民众的容忍度也都超过了50%,而巴拿马、哥伦比亚和乌拉圭民众的容忍度则低于30%,其中乌拉圭民众的容忍度更是仅为23.8%;对于在腐败猖獗情况下发生军事政变而言,结果也相对类似,牙买加民众的容忍度最高,达到58.3%,而乌拉圭民众的容忍度仅为23%。但就掌管行政权的领导者发生政变而言,民众的支持度就普遍低于30%,除了秘鲁民众的支持度达到58.9%,这同秘鲁去年发生的府院之争无疑有着密切关联。
第三,对于民主的满意度而言,拉美国家的多数民众均表示不满,其满意率普遍低于50%,并呈现出连年下滑的态势。其中,仅有乌拉圭民众对民主的满意率超过50%,达到59.5%,而哥伦比亚、秘鲁和巴拿马民众对民主的满意率不足30%,巴拿马民众的满意率仅为26.1%。若就整个地区而言,在受访的18个拉美国家中,2018-2019年度仅有39.6%的民众对民主表示满意,这一数字在2014年为53.4%,在2010年更是达到58.7%。
值得注意的是,当民众对于民主的支持度和满意度均呈现出下降趋势的情况下,在危机面前,对于威权领袖的产生无疑留下了更多的空间。
二 民主合法性的维度
政治合法性或是对政治体系的支持度研究始终是民意研究的焦点。较低的政治合法性会对民主制度造成威胁,甚至会催生反建制领袖的诞生。对于政治合法性的测量有两个关键的维度:一是对政治体系广泛的支持,另一是对某一特定权力体系的支持。除此之外,政治合法性也同政治容忍度、外部效应、对行政权的信任度、对地方政府的信任度和对公众的信任度密切相关。
在拉丁美洲,民众对政治体系的支持度同样在逐年下滑。2010年,民众对政治体系的支持度为54.5%,到2016-2017年度下降至49.5%,2018-2019年度进一步下滑至48.8%。而民众对于政治体系的自豪感也相应下降,从2010年的54.1%滑落至2016-2017年度的48.6%,以及2018-2019年度的47.3%。其中,哥斯达黎加民众对于该国政治体系的支持度最高,为59.2%,而秘鲁民众对于政治体系的支持度相对较低,仅为41.8%。
在对特定政治制度的信任度调查中,2018-2019年度除对行政权的信任度出现小幅回升外,民众对政党、议会和选举的信任度同样持续走低。其中,民众对于政党的信任度最低,仅为28.2%,对于选举的信任度最高,为45.5%。即使是行政权,相较于2010年而言,民众对于行政权的信任度也下滑较快,从2010年的55.2%下降至2018-2019年度的42.8%,并且在不同国家呈现出较大差异。
在政治容忍度方面,从2004年以来,拉美地区长期保持着相对较为稳定的情况。在2018-2019年度,拉美国家的平均政治容忍度为52.1%,而该数据在2016-2017年度为52.2%。其中,相较于2016-2017年度,政治容忍度下降较为明显的国家依次是墨西哥、巴西、多米尼加、乌拉圭和巴拿马,而政治容忍度上升较明显的国家依次是萨尔瓦多、秘鲁、哥伦比亚和洪都拉斯。
当然,政治体系的支持度和政治容忍度并不一定会呈现出相似的趋向,两者之间甚至可能出现相反的态势。不过相对来说,当民众广泛认为政治体系是民主的、能够容忍的,即使对于最严厉的贬损者而言同样如此,那么民主政府就能够更为有效和包容地运作。
三 社交媒体和政治态度
社交媒体已广泛进入到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民众开始更为普遍地通过社交媒体获取信息咨询。关于社交媒体与政治态度的研究,学者们持有不同的意见:一些学者认为社交媒体的使用会导致民众政治厌恶情绪的产生,包括出现对政治制度的信任度更低,对民主的满意率下降等;另一些学者则认为两者之间并没有明显的联系,并不存在必然的关联。不过现有结论主要都建立在对北美和西欧发达国家的研究基础之上,对拉美国家的研究较为缺乏。
在拉美地区,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普及率近年来也在不断攀升。其中,在所有受访国家的民众中,家用互联网的普及率在巴西最高,达到73.7%,而智能手机的拥有者在智利最多,达到72%。在社交媒体使用率方面,WhatsApp的普及率最高,为64.4%,其次是Facebook,达到56.2%,而Twitter的普及率最低,仅为7.9%。当然,不同国家也表现出一定的差异性,例如WhatsApp在哥斯达黎加的普及率为81.6%,但在尼加拉瓜、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其普及率不足48%。
就社交媒体与政治参与度而言,Facebook和Twitter用户比WhatsApp用户更多地浏览并接触政治信息。不过即使是Facebook用户,也仅有28.6%的用户每天利用该平台浏览政治信息,而有22.7%的用户从未通过该平台浏览过类似信息。此外,经常使用社交媒体的用户对于民主制度抱有更高的支持度,但同时也更不满意民主制度在国家中的运行现状,更不信任国家制度。这也意味着社交媒体在拉美地区的进一步传播将会重塑当地的政治生态,其作用和影响也会变得更为复杂。
参考文献:
Elizabeth J. Zechmeister and Noam Lupu (eds.), Pulse of Democracy, (Nashville, TN: LAPOP), 2019.
撰稿:金晓文,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讲师、中国拉丁美洲学会理事、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研究员。
●《拉美研究通讯》由中国拉丁美洲学会主办,下设智讯、会讯、刊讯、书讯、访谈等栏目,全面系统介绍全球最新的拉美研究成果、活动、机构和学者等。
●《拉美研究通讯》(中文)主要向中国读者推介全球的拉美研究动态;《拉美研究通讯》(西文)主要向域外读者推介中国的拉美研究动态。
● 欢迎有志于全球拉美研究信息交流的青年学者/生加入我们团队(编辑、记者、作者、通讯员等),有意者请将简历发送至calas_cn@163.com。
●中国拉丁美洲学会(CALAS)是中国研究拉美地区的全国性民间学术团体, 旨在团结全国涉拉人士,推动中国的拉美研究发展,加强同全球拉美学界的交流合作。阅读原文
原标题:《智讯No.36│拉美民众的民主观:趋势及影响》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