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有多少人刷着视频,偷偷为别人的爱情哭了?

2020-01-20 07:3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李不知 了不起频道
山村小杰和他的女朋友子墨
在我们这个年代,
爱情似乎只有两种样子:
一种,
是偶像剧里的样子,
俊男美女们不用担心柴米油盐,
只有花前月下,爱意绵绵。
第二种,
被明码标价,
年龄、收入、身高、学历、房子、车子都是指标。
你还相信爱情吗?
你有多久没见过爱情另外的样子了?
在快手老铁们的眼中,他是“当代山村的鲁班”;
在抖音抖民们的眼中,他是“中国式爱情的男主角”。
他笑起来有些腼腆,也不擅长说什么大道理,讲普通话时,还经常分不清“发”和“花”。
不过,他有一个清秀可爱的小女友,女朋友一皱眉,他就会用竹子,给她做出世间万物。
比如自制爱心型的羽毛球拍:
用竹子自制跑步机:
用竹子做的自制榨汁机:
用竹子自制情侣杯:
自制洗衣机:
用竹子做模具,自制滴胶手环,把鲜花带在手腕上:
用竹子自制高跟鞋:
用竹子自制空调:
自己做了一套指甲油:
用竹子做了一辆玩具小车,而且还可以开!
自己做了一个烤箱:
用蚊帐做了一套婚纱:
常刷快手抖音的朋友,或许对他早就不陌生了,他就是【山村小杰】。
他的女朋友,叫【万能子墨】。有人说,看他们的视频,虽然都是轻快的内容,却忍不住想掉眼泪。
因为从小小的屏幕中,感觉又看到了当年,爷爷奶奶那样,简简单单的爱情的样子。
在拍摄《最美旅拍》的时候,我们的摄制组去到了福建宁德,认识了正在宁德山村中,过着“向往的生活”的小杰与子墨。
走进他们家的小院儿,到处都可以找到在他们短视频中出现过的场景,让人有种“次元壁破掉”的奇妙感觉。
屋前,到处摆满了他们曾经的作品,还有他们的工具们。他们就在这方小小的天地,制作出让全国4000多万粉丝喜欢的短视频作品。
院后,一张竹制的躺椅,累了的时候,小杰会躺在上面看书,子墨则坐在旁边,叽叽喳喳地跟他说些近日见闻。
在许多人的眼中,千万级的大网红,生活大概也会变得比较奢侈。但对小杰和子墨来说,日子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他们像大多数的网红一样,有着普通村里人没有的苦恼和压力,比如,明天的视频拍什么?如何不被粉丝所忘记?
而更多的时候,他们就像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粗茶淡饭,日出而作日出而息。
访谈室
Q1:你和子墨相识有什么浪漫的故事吗?
小杰:我们两也没有什么浪漫的相遇吧(害羞),我和子墨是同村的,小时候就会一起玩。子墨本来在外地做护士,后来我叫她回来村里一起,就这样一直到现在了。
Q2:在做短视频之前你是做什么的呢?什么机缘让你成为了一位手工博主?
小杰:没有做短视频之前,我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每天下班的乐趣就是看别人拍的短视频,那时候就常常幻想,如果我自己去拍,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会有人喜欢看我的视频吗?因为也不会唱歌跳舞,我就想到了我自己的特长,做手工。
用自己的双手,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一开始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而已。
没想到做了两期,身边的朋友他们都很喜欢,于是我就开始了手工之路。
Q3:你是怎么和竹子杠上的?在哪儿学的手艺?
小杰:最开始我做手工,其实就是想给子墨做个好玩的礼物,所以开始研究这些。其实一开始做的并不是竹子,不过做着做着发现竹子特别好用。
也没有特别拜师跟谁学过,爸爸虽然曾经是一位木匠,不过小时候他总是在外地工作,也没有专门教过我。但我小时候自己看村里的老人做过一些。现在有什么不会的了,我也会请教本地的老人家,他们都肯教。
Q4:那些榨汁机,小车,泡泡机,你做过最难的一个作品是什么?
小杰:最难的一个是小车,是我做过最复杂的了,花了三天的时间。最麻烦的是,它需要用一些农村没有,要去城市购买的东西。去采购材料都花了一整天。
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为了做一件东西,弄了大半天最后失败了的时候也很多,好在农村的老人在家也很无聊,就常常喜欢到我们这边来围观,一看到我们有做的不对的地方,都很热心的上来指导和出主意。现在我们做的也越来越熟了,失败的时候也越来越少了。
Q5:一路走来,有哪些难忘的事情呢?
小杰:我做业务员的时候,工作弹性还是比较大。所以我一边工作一边拍短视频。有时候拍不完,我一下午都不去公司。记得那时候领导很好,他跟我谈话,说你的兴趣爱好我不反对,但是不能影响工作。
后来我拍到有一点点起色,因为实在很感兴趣,我就想保险公司不要做算了,于是干脆回农村了。刚回去的时候,村里人都特别不理解,说别人家的小孩都要去城里发展,他还这么年轻又回到村里来了,肯定没什么出息。当时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
他们那时候看我拍的视频也是觉得很好笑,会鄙视我。
后来,我逐渐把我们村里的习俗、风景加入到自己的视频里面,许多网友们都喜欢看,渐渐地,我也就越做越好了。
Q6:上快乐大本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小杰:哈哈哈,说起参加快乐大本营,其实那时候他们找到我上节目的时候,我压根不敢相信,我还说“你们是骗子,不要忽悠我。”
甚至他们给我看工作证,我都还觉得是骗子。
后来去到现场,心里非常非常紧张,唯一熟悉的就是自己做东西的工具们,我把所有的制作工具都带过去了。
看到那么大的舞台,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人家舞台都搭好了,你不能怂啊!”没想到上去说了最开始的几句话之后,我就逐渐没那么紧张了。
那次之后我胆子也变大了,后来平台邀请我去做分享,讲我是怎么做起来的,我也可以讲的很从容了。
我觉得我的表达能力,跟我的第一份工作——保险业务员,有很大的关系。
Q7:你现在有什么苦恼吗?
小杰:我现在最大的苦难,就是作品上的苦恼吧。
现在越来越多开始晒自己的手工,你会发现有好多人,手艺和创意都比自己好,就常常觉得自己的作品达不到自己的要求,也担心粉丝会审美疲劳。这是我比较大的压力。
Q8:有很多粉丝称呼你为“当代鲁班”,你自己觉得呢?
小杰:(害羞)我真的不算“鲁班”!我觉得现在做的东西,换成任何一个年轻人,如果他们向往,真的想要做好自己的爱好,想要到农村去生活,大家都可以做到。
我也只是找到了自己的爱好,并且一直坚持下来了而已。我现在好多好多要努力学习进步的,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夸张!
Q9:许多人觉得你和子墨的生活,就是向往的生活。那对于你来说,什么是向往的生活呢?
小杰:说实在话,喜欢自己的事业,同时能够通过这个养活自己,这真的很幸运。我觉得这就是最实在的向往的生活,嘿嘿。
采访 / 李不知
编辑/小包

原标题:《有多少人刷着抖音,偷偷为别人的爱情哭了?》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