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解密: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贝克特,50年前瑞典学院有分歧

澎湃新闻记者 程千千 编译

2020-01-19 16:58  来源:澎湃新闻

据《卫报》1月17日报道,在塞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获诺贝尔文学奖50年后,新公开的文件显示,瑞典学院对于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这位他们认为“对人类处境有着无尽蔑视”的作家存在严重的怀疑。
1969年,瑞典学院宣布《等待戈多》作者塞缪尔·贝克特获得了这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并称赞“他那具有奇特形式的小说和戏剧作品,使现代人从精神困乏中得到振奋”。
贝克特
然而,颁奖50年后公开的诺贝尔奖档案却显示出令人意外的情况。文件表明,瑞典学院内部在选择这位爱尔兰作家的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据《瑞典日报》报道,分歧发生于贝克特和法国作家安德烈·马尔罗(André Malraux)之间,其他提名还包括西蒙娜·德·波伏瓦、纳博科夫、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巴勃罗·聂鲁达和格雷厄姆·格林。
委员会的四名成员支持贝克特,两名成员支持马尔罗。贝克特的主要反对者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安德斯·奥斯特林(Anders Österling)。多年来,他一直反对这位剧作家。奥斯特林质疑,像贝克特这样“明显带有消极或虚无主义性质”的作品,是否符合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在遗嘱中提出的奖励“在文学领域中,在理想主义方向上创作了最杰出作品的人”的意图。
虽然奥斯特林承认,贝克特“令人沮丧的动机”背后可能隐藏着“对人性的秘密保护”,但在大多数读者眼中,他说,它“仍然是艺术舞台上的幽灵诗歌,其特征是对人类处境的极度蔑视”。
《等待戈多》初版封面及贝克特签名
但委员会中贝克特的主要支持者,卡尔·拉格纳尔·吉罗(Karl Ragnar Gierow)则认为,贝克特的“黑色愿景”不是仇恨和虚无主义的表达。他坚持,贝克特“描绘了我们所有人在人性遭受最严重侵犯的时刻所看到的人性”,并探索了人性堕落的深渊,因为即便在那里,“人性也有康复的可能”。
早在1968年,贝克特就被诺贝尔文学奖拒之门外。但一年后,他还是获得了这一奖项。奥斯特林并没有为他颁奖,颁奖者为瑞典戏剧导演、作家吉罗。他在颁奖典礼上详述了他向委员会提出的论点,即贝克特的作品“深入到了人性底层”,因为“只有在那里,悲观的思想和诗歌才能创造奇迹……底片印出来后得到什么?一个积极的、清晰的、黑色的却被证明是白天的光,因为它在最深的阴影中反射了白日的光源。”
贝克特接受了这一奖项,但他并没有来斯德哥尔摩领奖,也没有发表传统的获奖感言。评委团关于他的奖项之间的分歧保密了半个世纪之久——不像现在,当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对于将奖项颁给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出现分歧时,前瑞典学院常任秘书长彼得·恩格隆德(Peter Englund)宣布他不出席颁奖仪式,并提出辞职。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