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从亿万富翁到被悬赏通缉,十年后的侣行,将如何继续?

2020-01-19 11:0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九行
2015年6月的阿富汗,
随着天色渐暗,
巨大的金色光束从光秃秃的岩壁中射出,
15年前被摧毁的千年佛像
“巴米扬大佛”重现人间。
围观的上千名阿富汗人一起尖叫、欢呼。
让这座佛像“复活”的张昕宇和梁红,
在几百米开外相视一笑。
张昕宇,梁红,中国最著名的环球旅行探险家。有人说,他们是中国“最疯”的夫妻。
十年前,他们砸下上亿的旅费,带着征服世界的野心从北京出发。
架帆船到南极结婚,开飞机环游世界,探秘索马里,在阿富汗点亮大佛,在伊拉克帮助博物馆扫描乌尔古城……
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数十万公里。
张、梁夫妇完成一个又一个中国人的“第一次”,越走越远的同时,也渐渐从“实现两个人的愿望”,完成了向“为这个地球做点什么”的蜕变。
如今,“十年之约”期满。他们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经历、见证了无数事情的发生……
他们从沉甸甸的回忆中精选了160个难忘场景、近300张经典照片,和读者一起在文字和图像中回味侣行十年,期待着能与读者一起走向下一个十年。
“我们希望,这个世界因为我们好了一点。”
回望十年,迈向下一步
文/张昕宇
2018年8月9号晚八点,我和梁红坐在咱们的侣行小院里,相视一笑。如同十年前我们俩坐在双井家里的沙发上一样,那一次,我们订下了“十年之约”。今天,我们约满。整十年,梦圆满。
“完成了,结束了。”我笑着看着梁红。
她也咧嘴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就这么结束了……”她哽咽着吐出几个字。
我能听出不舍,以及许许多多复杂的情绪。人生苦短,并没有多少个十年。我们这十年,走得太过惊险、太过遥远、太过缤纷。在路上的感觉是一种病,走久了会上瘾。
我们在路上遇到了太多的人。有的成为了朋友,还会邮件往来;有的只是一面之缘,但心里总有个角落装着他们;有的已经天人两隔,翻看照片时、有时想起时,眼角总会发酸。
我们在路上经历了太多的故事。索马里贫民窟那个微笑着说出“至少我还活着”的孩子,亚马孙丛林深处淳朴而热情的原始部落,叙利亚战场前线那些青春而热血的姑娘……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上,涉险在各自的生活里,然后在路上不期而遇。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此前我们未曾阅读过的生活故事,或精彩、或凄苦、或悲悯、或倔强,还有许多的伟大。
回到我们俩自身,十年过往,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十多万公里的长路,我想说我们收获的和经历的一样多。
最初我们只是完成自己的小梦想,到后来,发现我们的侣行竟然能够影响一些人、改变一些人,我们就开始尝试不只做单纯的记录者,而是去做参与者。
我们尝试着去为那些陌生人,甚至这个地球做些什么,改变些什么。
然后,旅程一定会回馈我们更多所得。我们收获感动、收获心动、收获继续前行的力量。
我更有一番话,想要对千千万万和侣行一起走过这些年头的“侣友”说。很多人说,感谢有我和梁红,让他们见识到了不一样的世界,让他们尝试改变自己的生活,让他们获得勇气和希望……
其实应该是我和梁红感谢你们。
许多次许多次,我们在路上陷入困境、濒于崩溃,比如漂泊在南太平洋上时,比如被困在喀布尔时,比如航程中徘徊在大西洋前时……
是手机屏幕里远在世界各地的大伙儿的那些炽热留言,让我们希望的余烬始终闪烁着火苗,让我们疲乏到极限的身心又汲取了无限动力。
正因为许许多多的你们,我们才能在暴风雨之后重新扬帆起航,在危机四伏下冲出重围,在阴云密布时再上云霄,在步履踌躇时仍坚定前行。
侣行十年,感谢许多未曾谋面的你们。
也正是因为你们,侣行十年并不是终点。
大伙儿在“回忆的地图·侣行的‘家’”(265页)中看到的破冰船,将和我们一起开启下一步征程。这次我们会邀请一些“侣友”同行上路,希望我和梁红的十年侣行完成后,下一步是真正的“我们的侣行”。当然我没法带着所有人上船,但我相信,我们所有人其实是一起出发的。
下一个十年,希望我们在各自生活的征程里各自精彩。我们路上相约。


原标题:《从亿万富翁到被悬赏通缉,十年后的侣行,将如何继续?》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