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地理

自然散步 | 独龙江植物考察记

断肠人在刷牙

2020-01-15 14:26  来源:澎湃新闻

独龙江是云南最偏远的地理单元之一。它是一条大河,也是贡山县的一个乡。作为大河的独龙江,发源于伯舒拉岭,入贡山境内形成古老神秘的独龙江河谷,从钦郎当出国界后,成为跨国大河:恩梅开江。做为一个乡,它与世隔绝独居一隅,是中国境内独龙族最大的聚集地。
很久以前,我便听说过独龙江女侠李恒越冬考察独龙江植物的故事,独龙江也成为我最想抵达的一个梦——它是云南这个植物王国中的王国,也拥有最独特的人文风情。
2019年,我终于得偿心愿,在这一年里,先后跟着做百合属分类和鳞毛蕨分类的朋友,分别在6月和10月两次进入独龙江,考察了从高山到河谷的不同植被,体验了雨季一头一尾的独特风情。本文作者与独龙江纹面女的合影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作者与独龙江纹面女的合影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第一次进是跟着西藏农牧学院做百合属分类的陈学达一起进独龙江,他主要来采样百合属和豹子花属植物,用做实验材料。第二次我跟着昆明植物所的叶俊伟和左政裕,主要是采集300号左右标本,以高黎贡山北段的特有植物为主要目的,顺带采集鳞毛蕨属植物,我主要是协助采样,顺便看看沿路的野花。
以下是两次进山考察的手记。独龙江白利瀑布

独龙江白利瀑布

汽车开出贡山城,向左拐了一个弯,便上了高黎贡山。印度洋的水气翻过担当力卡山和高黎贡山,在山谷间集结起奔腾不息的云雾,瞬息万变。
海拔向上,沿路的山坡上出现了铁杉常绿阔叶混交林,散发着冷峻气息的铁杉林里夹杂着缅甸云杉(Picea farreri),笔直的枝干拔地而起,伸出的枝丫凌乱地伸向天空,其上密集地悬挂着松萝,随着微风轻轻颤动。
从2100米的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直到独龙江隧道口,一路杜鹃怒放,仿佛不散的彩云飘落,旱季结束,万物复苏,横断山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独龙江风光

独龙江风光

2019年5月31日,我和西藏农牧学院做百合属分类的朋友从怒江州的首府六库开始,沿着奔腾不息的怒江往上游前行。
怒江州里正在打一场攻坚战,国庆之前要把丙察察线全线修通,我们恰好赶上最繁忙的时候,一路尘土遮天蔽日,道路泥泞且碎石密布,时不时遇上封路,一堵就是几个小时。过了亚坪村不久,我们遇到几次特别长时间的封路,整整堵了一个晚上,不断打着哈欠,凌晨五点才开到贡山县城。去贡山保护局办入山手续,又耽误了几天,最后和四川大学做杜鹃属分类的朋友会合,才一起往独龙江而去。
独龙江隧道口向左手方向走,便是通往独龙江的老公路,在经历了一整个冬天的大雪后,公路处处都是塌方,车子往前开了一段就遇到十几米高的石头堆,根本无法再往前一步。弃车步行,阳光朦朦胧胧,飘忽不定,走了几公里便飘起了雨。我们沿着岩壁往前探索,岩壁下长着许许多多的白珠属植物,正在开着小小的铃铛一般的花,白色花的是刺毛白珠(Gaultheria trichophylla),还有一种白里透粉的红粉白珠(Gaultheria hookeri),散发着微弱的芳香。红粉白珠

红粉白珠

刺毛白珠

刺毛白珠

沿着老公路继续往前走去,路边出现了一种色彩十分明丽的灯心草——走茎灯心草(Juncus amplifolius),灯心草科正好是我感兴趣的一个类群,于是蹲下来仔细研究了一会,只见它6枚花被片全体红褐色,柱头远远地超出花被,顶端三裂,每一裂片又各自螺旋状扭转,形似红酒开瓶器,十分神奇。直角凤仙花

直角凤仙花

走茎灯心草

走茎灯心草

路边逐渐出现了高大的糠秕杜鹃(Rhododendron sperabiloides)和多趣杜鹃(Rhododendron stewartianum),海拔渐高,站在公路的边缘向下看去,山坳里有一片像是湿地一样的田,傈僳人称之为月亮田,说是在满月时分,月亮的倒影会映射在田里,美丽非凡。月亮田

月亮田

开出独龙江隧道后,继续沿着老路走,路边出现了美艳的苣叶报春(Primula sonchifolia),花冠的色泽像是紫罗兰,沿着冠檐长有一个黄色的五角星,长花柱花的柱头轻轻伸出冠筒,在雨水的滋润下,格外娇艳。苣叶报春

苣叶报春

多趣杜鹃 

多趣杜鹃 

糠秕杜鹃

糠秕杜鹃

前方停着一辆车,车边站着几个人,手里拿着相机,还提着采样用的塑封袋。一打招呼,果然是做鳞毛蕨属的专家左政裕正带着两个师妹在采样。之前我们在网上联系过,因怒江峡谷修路加之在保护局办手续的缘故,没能一起进独龙江,没想到在路上还能和返程的他们相遇。
我们寒暄了一会儿,一起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刷花,左手边出现了一条结了冰的河流,雪山融化的冰水在底部汹涌澎湃,而上部的积雪还没化尽,形成了一条庞大的雪桥。
爬上桥边的我正在拍王红马先蒿(Pedicularis wanghongiae),突然朋友一声大叫:“熊熊熊,有熊”!连滚带爬地赶紧往回撤,撤到安全地带,四望没有见到熊的踪迹,看了一下朋友拍的照片,照片背后是雪山,一只大熊正在举目四顾,我下撤的时候,它已经早早消失在雪地尽头了。王红马先蒿

王红马先蒿

和小左告别,我们两车继续向下,到独龙江乡休息。第二天一早,沿着江水往上,云雾缭绕着江岸,江水呈现出一种碧蓝的色泽,湍急奔流,远处群山高耸如屏,风光酷似墨脱。我们沿着路往迪政当方向边走边逛,一路寻找百合和杜鹃。
锐齿凤仙花(Impatiens arguta)开着醒目的花朵,一片片散布路旁。林间显脉猕猴桃(Actinidia venosa)悬挂着娇嫩欲滴的红色花朵。因为来的时间尚早,独龙江的豹子花还没开放,因此朋友玄达匆匆忙忙想要赶回林芝,当天就出了独龙江,往大理方向赶。显脉猕猴桃

显脉猕猴桃

10月10日,小左约上师兄叶俊伟,我们再次奔向独龙江。这次时间充裕,我们决定把独龙江全流域都跑一跑。
过了独龙江隧道,回到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隔了四个月,一整个雨季过去,这里的植被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白珠属植物结起了蓝色或白色的果实,轻轻一捏,一股类似风油精的味道就散发开来。开得最多的花朵是直角凤仙花(Impatiens rectangula)和毛萼山梗菜(Lobelia pleotricha),而上次遇见熊的地方,贡山特有种——俞氏梅花草(Parnassia yui)正在开放,花瓣如流苏,种加词yui,正是为了纪念中国植物学第一批先驱俞德浚先生。俞氏梅花草

俞氏梅花草

第二天,我们前往独龙江中国境内的最低处——钦郎当。
沿着独龙江一路向下,路旁的大花蔓龙胆(Crawfurdia angustata)格外醒目,粉红色的花冠,裂片之间还有五片褶皱,惹人怜爱。过了马库的检查站,一个原始的村庄突然出现,远处一条迷人的瀑布悬挂山间,远看近看,风景如在画中。月亮瀑布

月亮瀑布

独龙江江水

独龙江江水

我们开着车逐渐靠近了月亮瀑布,200多米的跌水如银瓶乍裂,轰然落下,掀起强劲的水雾,疯狂击打着我们的车窗。 再往前开不久就没有路了,我们向着缅甸方向走了一小段,一块界碑,一面写着汉字,一面写着缅甸文字,这就是中缅边境的41号界碑,独龙江在中国境内的最低点,往前跨一步就是缅甸。
我们询问向导是否可以继续前行,向导说可以在走一小段,下了沟又继续攀爬,路边开始出现非常漂亮的紫花苣苔(Loxostigma griffithii),虽然名为紫花苣苔,它的花冠却并不呈现紫色,而是整体鹅黄色,带着暗褐色的斑点。继续往前,阳光猛烈,路旁树上开着怒江藤黄(Garcinia nujiangensis),四个花瓣非常可爱,拉下树枝便开始拍摄。向导在旁边左顾右盼,不再往前走,向我们打趣道,这边语言不通,再走一会儿遇上缅甸兵,可能保护区的人也捞不回来你们。
我们随之紧张,眼看也没有什么新东西,拍完藤黄便往回走了。回到41号界碑附近,河边逛了一会儿,拍到一种紫红色个体极大的凤仙花,回去后一查才发现,原来是贡山的特有种——贡山凤仙花(Impatiens gongshanensis),模式产地便是钦郎当附近。贡山凤仙花

贡山凤仙花

中缅边境的41号界碑

中缅边境的41号界碑

长圆叶树萝卜

长圆叶树萝卜

独龙江风光

独龙江风光

第三天前往迪政当,开往公路能到的最远处。海拔渐高,开花植物寥寥,只有江边的长圆叶树萝卜( Agapetes oblonga)还在开花。倒是许师傅把我们带到路边的一个村里,见到了极其少见的独龙江纹面女,一共有两位,一位叫做李文仕,一位叫做黛齐儿,一起合了影。回程途中经过白利瀑布,许师傅一个急刹车,往后倒了几步车,我们很巧地又碰到另外一位纹面女——兰桂珍。独龙江的纹面女数量极少,能一天之内碰见三位,实在是撞了大运。
之后一天,看着高海拔没有东西,我们便返回钦郎当,住在村里一户人家家里。住在一起的还有几个操着缅甸口音的青年男女,开始我们并没有在意,后来和店主聊起来才知道,他们是缅甸“那边”村子过来玩的小学老师,缅甸那边的村子与钦郎当的村民有着频繁交流。从缅甸到这里,要走一天一夜才能翻越国界来到钦郎当。
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大费周折地来中国这边,住几天就回去呢?答案让人啼笑皆非——因为这边有WIFI,可以上网。
我们请了另一位向导,向着独龙江的另一个方向爬去。这一带的植被属于季风常绿阔叶林,一年四季都是郁郁葱葱的林相。山路直上直下,陡峭异常,林间有红色狭矩芒毛苣苔(Aeschynanthus angustioblongus)和叶形非常奇特的狭萼吊石苣苔(Lysionotus levipes)在开花,路旁也时常见到短柄吊石苣苔(Lysionotus sessilifolius),除了苦苣苔科植物,其他开花的类群不多见。狭萼吊石苣苔

狭萼吊石苣苔

短柄吊石苣苔

短柄吊石苣苔

10月17日,返程。深秋时分,天气一天更比一天冷,我们返回到海拔3300米的地方,路边已经变成黄色花的天堂——绵毛鬼吹箫(Leycesteria stipulata)、锈毛旋覆花(Inula hookeri)和黄白合耳菊(Synotis xantholeuca)争芳斗艳,另外两种贡山特有种——独龙凤仙花(Impatiens taronensis)和德浚凤仙花(Impatiens yui)在草地上开放——独龙江最后一季的野花啊,依然在等着我们的到来。龙胆科的纤枝喉毛花(Comastoma stellariifolium)、刚毛叶龙胆(Gentiana setulifolia)、裂萼蔓龙胆(Crawfurdia crawfurdioides),菊科的大花毛鳞菊(Melanoseris grandiflora),爵床科的山马蓝(Strobilanthes oresbia),相继开出蓝紫色的花朵,寒风瑟瑟里,绽放着最后的光彩。锈毛旋覆花

锈毛旋覆花

山马蓝 

山马蓝 

刚毛叶龙胆 

刚毛叶龙胆 

纤枝喉毛花

纤枝喉毛花

汽车一路飞奔,群山逐渐远去。我在车窗边上回望远山,再过一个星期,这些青翠的山峰将披上皑皑的白雪,迎来长达半年的冬天。来年花开胜锦,这片神奇的土地,我必定再次寻访!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徐颖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