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这一小段横浜路

2020-01-12 18:2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原创 老周望野眼 老周望野眼
日本有座大城市横滨(Yokohama),日语原文写的是“横浜”。上海的虹口有一段名叫“横浜”的小河,四川北路跨河而过,河上的桥叫“横浜桥”。在横浜桥不远处,有横浜路和东横浜路。凑巧横浜、横浜路、东横浜路和横浜桥所在的虹口,当年曾是日本人的聚居地,因此很多人误解虹口曾是日租界、横浜和横浜桥和日本的横滨有关系。其实中国横浜和日本横浜(横滨)风马牛不相及,就像日本的关东煮和中国的关东完全没关系一样。虹口的横浜是俞泾浦的一段,因为小河弯弯流到虹口这里,正好转了两个弯,这一段俞泾浦就成了横过来的河浜:横浜。因为横浜一带住了很多日本人,近代历史上横浜、横浜桥不太平,两次淞沪战争,都是在这一带打起来的。横浜桥更是兵家必争之地。相比于横浜桥,横浜路很安静,尤其从东横浜路(近多伦路)到宝山路这一段,因为有众多历史名人的居住而成为上海一条重要的街道。
从东横浜路到宝山路的一小段横浜路
这一小段横浜路上最重要的弄堂,当然是景云里。这条弄堂是横浜路35弄,西面和北面是横浜路63弄大兴坊。景云里建造的日期在1924年-1925年之间,上海沦陷期间,景云里的8-11、11甲、11乙、17-30号等20幢房子,曾经被日本电信局占用为仓库,胜利后由国民党电信局接收使用,后由市邮电管理局作为职工宿舍。另12幢房屋通过亚西实业银行分宅出售给居民。景云里的住户中,最要紧的就是鲁迅先生一家了。
鲁迅在景云里寓所书房照片
《良友画报》刊登
梁得所1928年3月16日摄

鲁迅一家是1927年10月3日到的上海,一开始住在公共租界爱多亚路长耕里(今延安东路158弄)的共和旅馆,到10月8日搬进景云里。此前鲁迅的胞弟周建人和茅盾(沈雁冰)、叶圣陶(叶绍钧)等文化人士已经住在这里。这是刚建成两三年的房子,还很新。鲁迅在23号住了近一年,于1928年9月搬到18号,和周建人家相邻,共用18号后门进出。我看到有人考证石库门房子为什么多走后门,写出很多文章,什么二房东住厢房、租客只能走后门之类。这些说法都是臆测。鲁迅的房子是独门独户,他也走后门。传统的中国人讲究低调,也讲究风水。大门直开,除非是有婚丧喜事,平时都是边上走、后头走,惜福、聚气。鲁迅在景云里住到1933年,实际居住时间超过现在山阴路大陆新村的“鲁迅故居”。
当年的景云里示意图
翻拍自1989年版《虹口区地名志》

鲁迅在景云里居住期间住得不太舒服,1930年国民党浙江省党部呈请通缉“堕落文人”,他得到日本友人内山完造的帮助避居四川北路拉摩斯公寓,搬回景云里后越加觉得要换个环境,后来才去的大陆新村。鲁迅原来居住的23号,1930年时空出来让给左翼作家柔石等,柔石因被警察搜捕,后来搬到四川北路的永安里。沈雁冰是1927年8月份来的,比鲁迅早两个月,住在11号半(现11号甲),是在这里开始用“茅盾”的名字从事创作的。1930年茅盾迁居静安寺,冯雪峰住进茅盾寓所3楼居住。可以这么说,景云里是中国近代文学、尤其是左翼文学的一个基地。
八十年代的景云里
鲁迅在景云里的生活状况如何呢?许广平女士曾有一篇回忆性的长文《景云深处是吾家》,收在《许广平忆鲁迅》一书中。当时新婚燕尔的鲁迅和许广平,在景云里的生活环境是谈不上舒适的:“有一天,忽然砰砰枪声接连不断。我们只好蛰居斗室,听候究竟。事后了解,才晓得有一‘肉票’,被关在弄内,后为警察发觉,绑匪企图抵抗,就窜到汽车房的平台上,作居高临下的伏击。在射击时,流弹还打穿二十三号的一扇玻璃窗,圆圆的一个洞,煞是厉害。结果自然警察得胜,绑匪陈尸阳台……隔邻的大兴坊,北面直通宝山路,竟夜行人,有唱京戏的,有吵架的,声喧嘈闹,颇以为苦。加之隔邻住户,平时搓麻将的声音,每每于兴发时,把牌重重敲在红木桌面上。静夜深思,被这意外的惊堂木式的敲击声和高声狂笑所纷扰,辄使鲁迅掷笔长叹,无可奈何,尤其可厌的是在夏天,这些高邻要乘凉,而牌兴又大发,于是径直把桌子搬到石库门外,迫使鲁迅竟夜听他们的拍拍之声,真是苦不堪言的了。”
如今的景云里弄口
鲁迅居住景云里期间,这里不太平。有绑票,说明治安并不好。邻居天天晚上搓麻将,闹得一代文豪休息不好。但也许正是这样有生活气息的弄堂,才不会引起敌人太多的注意,所谓“大隐隐于市”,可能是这个道理吧。
景云里弄口的门头
这一段横浜路要拆了,早在四年前的2016年,我就曾在横浜路这一带拍过一些照片,当时已经在动了。但动迁并不顺利,故事还蛮多的。这一两年,“景云里7号”有很多朋友去看过,网上的文章也很多。关于这家动迁发生的故事,我没有采访过,所以就不多说了,有感兴趣的朋友,到网上搜索一下“景云里7号”,就能看到很多相关的文字和图片,各种观点都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大家可以自己判断,我就不多谈了。
景云里
在此请勿喧哗

弄堂里增加了鲁迅等人的宣传
“鲁迅小道”
这块牌子安放在13号门口
鲁迅居住过的23号
景云里7号的窗户
景云里一般人家的窗户
居民进出一般从后门走
横浜路上仅存的几幢老建筑
我朋友“蛋小泥”老师说内部保存完好

横浜路58弄文彦坊
建于1937年
弄口已经封闭

文彦坊弄口门头
令鲁迅先生苦不堪言的大兴坊
横浜路63弄
还有很多居民居住
资料上说建于1897年
弄口写1922
1922
靠近宝山路口的祥吉里
1989年版《虹口区地名志》上对祥吉里的记载文字是:“横浜路89弄甲支弄……建于解放前。弄内有3层砖木结构住房1幢,建筑面积190平方米。居民40余人。”从这段文字大致可以想象当年祥吉里的居住状况,何年何月建造无考,190平方米居住了40余人,想想也是蛮苦的了。
祥吉里的新旧标识
过了祥吉里就是宝山路
一小段横浜路,有些已经拆了,有些还在。有些会成为永久保留的文物,有些只能成为人们永久珍藏的回忆。建筑、里弄、街区、城市,还有人生活过的痕迹,大致都是这么一回事吧……

原标题:《这一小段横浜路》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