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地理

这些好听的童谣你们都听过吗?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2020-01-12 08:47  来源:澎湃新闻

音频来自“寻谣计划”
开始阅读前,可以先听一听上面这首歌。
歌曲的名字叫做《秋柳》。 2019年9月,音乐人小河带着“寻谣计划”团队来到杭州。在收集当地的民间童谣素材时,他遇到了85岁的梁爷爷。
据梁爷爷介绍,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他曾经在外国人创办的教会学校读书,而《秋柳》就是一首改编自美国经典乡村音乐的童谣作品,其中文歌词据说是由著名音乐家李叔同创作的。
“堤边柳/到秋天/也乱飘,叶落尽/只剩得/细枝条……君不见/眼前景/已全非,一思量/一回首/不胜悲。”
虽然已至耄耋之年,但那深刻在心里的童年旋律,无需费力就能脱口而出。虽然身边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但当熟悉的旋律响起时,不管是唱的人还是听的人,似乎都跟随着音乐一起穿越到了童年里最纯真的年代。
而这,就是童谣的魅力。
1月8日,由音乐人小河、Figure创始人张悦联合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共同发起,演耳文化与Figure出品与主办的“寻谣计划·上海站”在PSA正式启动。该项目以寻找上海本地老童谣的方式,将在未来5个月的时间里和听友们一起去发现那些“听见看不见”的通道。
2020年1月8日,“寻谣计划·上海站”开启,音乐人小河在现场介绍寻谣计划 。PonyBoy 图
散落在记忆深处的童谣
上海是“寻谣计划”到访的第四座城市。从2018年8月在北京前门打磨场发起寻谣计划以来,音乐人小河带领的演耳团队走过了北京、长沙与杭州三座城市。
寻谣计划的目的是重拾那些失落在城市里的年代久远的童谣歌曲,并且整理出十来首进行改编和再创作。在过去的两年时光里,团队寻访了100余位老人,这些老人大多出生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通过他们的回忆,团队采集了200余首第一手童谣录音资料,开展了11场童谣现场。
“我们为什么会选择30年代、40年代出生的老人,那是因为他们头脑中的很多东西都没有被记录下来,只存在于记忆中,而他们的年纪又已经到了七八十岁岁,甚至九十岁,再没有人记录可能就再也听不到了,这是我们特别想去找到这些老人的一个原因,”小河说。
童谣的歌词大多简单,直白,就像孩童的内心放不了太多的复杂的东西。有的童谣十分经典,传唱至今,有的童谣带有鲜明的时代色彩,成为那个年代独特的记忆。甚至在不同的地理环境,不同的方言系统里,同一首童谣都会带有不一样的色彩。
“我们在北京找到了一首胡同童谣,叫做《卢沟桥》,我从来没有听过。这首歌是在北京市玉渊潭公园附近发现的,为我们演唱的何大爷已经80岁了,歌词很简单,旋律也很简单,但是你仔细听,总会听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北京童谣《卢沟桥》现场表演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视频(01:46)
“其实很多童谣都是念白,能找到有旋律的很不容易,我记得在长沙的时候,因为我们只停留一周左右时间,所以很忐忑说能不能找到有旋律的童谣歌曲,没想到,最后特别幸运的碰到了一位78岁的奶奶。这首歌的叫《小宝宝快睡觉》,歌词也非常简单,‘星星月亮/云里睡了/乌鸦喜鹊/树上睡了/小猫小狗/窝里睡了/小宝宝呀/你快快睡’,从天上一直唱到床上。”
长沙童谣《小宝宝快睡觉》现场表演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视频(02:38)
“《秋柳》这首歌,它创作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旋律其实改编于19世纪的一首西洋歌曲。我们是在杭州的一个老年公寓遇见的梁爷爷,他告诉我们他是在8岁的时候,在教会学校念书时学会的这首歌,至今也没忘记。我们很多人第一次听到的时候都特别感动。”
“其实我们这两年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慢慢内心里反而更加坚定,为什么会坚定?是因为这个项目让我们打开了一些未知的通道,接受到了一些能量让我们相信这件事情可以让我们走得更远”。
寻谣的过程中,与老人的接触与互动,对地方文化的好奇与钻研,每一场线下即兴改编和演出,都在很大程度上丰富着这个项目的内涵与外延,也丰富着整个团队。而那些年代久远的童谣,大概也从来没料到,会在21世纪的今天被以这种方式重新唤起。
那些“听见看不见”的通道
2016年,小河创建的“演耳文化”与当代艺术家邬建安合作其《征兆》个人展览,在筹备展览的声音内容时,邬建安与小河从展览聊到“通道”,起因是聊到人体的皮肤。看似阻隔了人体与外界的皮肤,其实正是人体与外界联系的通道。皮囊之下,无数个肉眼不见的毛孔,维系着人体内部与外界自然的呼吸吐纳。
小河相信音乐本身也是一个“通道”,老人们通过“通道”回忆起五味杂陈的往事,听者通过“通道”获得感动、开心与启悟,而“寻谣”就是要通过对童谣采集文献的梳理、再创作让参与者们发现或构筑起这样的“通道”,去观照自身与外界。
“音乐是一种通道,我相信这个体验我们不用多说,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就是你在听一首你以前喜欢的歌的时候,你瞬间可能会返回时空,或者是跟你记忆当中的一些情感重逢。”
在浙江金华收集的童谣《萤火虫》,演唱者杨小妹(75岁)音频
而在计划中,小河也通过“通道”看到了老人不一样的一面,也看到了老人通过“通道”发省的改变。
“以前我们一提到老人都会有刻板的观念,比如老人就代表着旧时光,甚至我会对我的父母都有这样的看法。但当我们真正走进时,我们见到的每一位老人都不是观念当中的老人,他们非常有个性,有的可能脾气古怪,有特别爱时尚,对待自己每一天的穿着打扮,都是那么在乎。”
“这些东西都是当我们真正建立起‘通道’以后,产生的对老人的一个新的认识,而这些老人也通过我们的活动,比如到城市的空间里,与年轻人、孩子们共度一个下午,老人也有一些变化,这些都让我们深受感动。”
何大爷(80岁)领唱的童谣《我们又长大一岁》音频 
对于小河来说,以寻谣为出发点,这个通道最终会通往何处,也许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目的地,但发现或构建通道本身,就已经是一件非常迷人的事情。
“我希望通过寻遥计划,我们来慢慢地努力让‘通道’显现,显现给一些其他的艺术家也好,或者是更多的人也好,慢慢地让它变成是一个可以探讨,可以建立,甚至是可以分享的东西”。
“寻谣计划·上海站”启动现场,音乐人陆晨、Figure创始人张悦、乐评人孙孟晋、脱口秀演员池子组成圆桌,进行对谈。PonyBoy 图
以下为音乐人小河对“寻谣计划”相关问题的回答:
Q:为什么要做寻谣计划?
小河: 最开始做寻谣计划第一季——北京“打磨场回响·胡同童谣”的创想是,借助与老童谣发生音乐行为上的碰撞,来展现与探究声音与时空关系的复杂性。现在继续做的原因是,做这件事自己感觉很幸福,同时也有很多社会力量给予我们支持,很多美好的反馈鼓舞着我们。
Q. 如何做寻谣计划?
小河:目前项目前面三站资金来源分别是:艺术空间展览邀约,艺术节邀请与企业赞助。 团队目前核心与常驻工作人员一共有6人。
寻谣计划运营流程是:演耳团队与纪录片团队落地、组建志愿者团队、寻找记得老童谣的老人、纪录片团队跟拍音视频资料建档整理、童谣回响录音现场(5场、短视频制作(5个)、自媒体发布、童谣音乐会(目前还未完成)、寻谣专辑及周边的开发与发售。
Q:现在寻谣做成了什么样子?
小河:目前寻谣计划采录民间歌谣样本约200首,童谣样本约60首左右,活化出25首北京、长沙、杭州三地的童谣。在刚刚结束的杭州站,已经有部分小学在教“寻谣计划”活化出的童谣了。更令人欣喜的是,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也正在设法将“寻谣计划”列入学生们的选修科目。同样是2019年杭州站,综艺节目《奇遇人生》邀请音乐人谭维维与阿雅,参与了一期寻谣计划。
Q:“寻谣计划·上海站”会有什么不同?
小河:当“寻谣计划”走过北京、长沙、杭州站,它的社会公益性逐渐被人们认可的同时,这个音乐公共艺术项目内在的艺术探索性却被人们忽视了。这次与“PSA一顿半”的合作,将着重探索与呈现“声音与声音行为”在当代城市中是如何建构人与人之间连接的通道,继续实践与社群、城市空间更多的互动可能,并计划与更多上海本土艺术家合作,以综合艺术展的形式,生动有趣地展现“寻谣计划·上海站”的不同。
Q:寻谣计划除了音乐互动现场,唱片之外还有什么可能?
小河:寻谣计划可输出的产品,除了传统的音视频,还会有儿童音乐启蒙课件的研发,以及城市与乡村声音景观与互动文化装置的开发。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何涛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