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了解他,要读他的日记”

2020-01-03 17:1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汤序波 中华书局1912
《容庚北平日记》收录了容庚日记手稿共16本,1925—1946年记于北平(今北京),先生南归后一直保存在身边,历数次浩劫而完好无损。1983年3月6日,先生去世后,日记手稿由其女公子容珊等保存,2015年8月后转由先生长孙容国濂保存。容庚日记本为私人纪事,所记多为生活、读书、学术研究、交往及购藏书籍、书画、铜器等行状。但作为现代学术大家,容庚日记同时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及史料价值,征得先生哲嗣容瑶及女公子容璞、容珊等人,长孙容国濂等人同意后,整理编注,予以出版,留芬后世,嘉惠学林。
容庚先生是著名的古文字学家、文物收藏家。他的一生沉潜学术,成就突出,贡献巨大,为人耿直率真,磊落有气节风骨。他此前仅是中学毕业,那么他是如何成为著名学者的?事实上,他在文化古都北平生活期间(1922—1946)所记的日记(《容庚北平日记》),正好可以解答我们的疑问。另外,他的划时代巨著《金文编》《商周彝器通考》(此书广告为容先生自拟,见1941年4月8日日记)是怎样撰作的,在这本《日记》中也有非常具体的记载,这为我们了解容先生的治学和著述提供了第一手的直接材料。
容庚先生与夫人徐度伟女士(摄于20世纪40年代)。
此标题乃借董桥先生写卡夫卡文章中语。近读讫《容庚北平日记》(夏和顺整理,俞国林、白爱虎责编,中华书局2019年5月版),感触良多。日记有写给别人看的(为出版而写),也有写给自己看的(为备忘而写)。容庚日记属于后者。这部《日记》为容庚1925—1946年间在北平(今北京)期间所记,是民国时期大学教授研究、教学、生活、交游的一个真实而生动的文本。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一个中学生是怎样成长为学术大师、成为古文字学研究领域的标杆式人物的。
容庚日记手稿书影
容庚(1894—1983)先生,本名肇庚,字希白,号颂斋,广东东莞人,著名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收藏家与书法篆刻家。一生出版专著30余种,其成名作《金文编》《金文续编》与代表作《商周彝器通考》(皆被学界奉为圭臬)便是在北平完成的。《日记》为我们了解容庚的治学和著述提供了第一手材料。胡适曾认为其日记将来可补官书之阙,窃谓容庚此书当可补学术史之阙。
从中学生到大学教授
容庚生于清末莞城一个书香家庭,得四舅文字学家邓尔雅指点,从而走上治古文字学之路。高中毕业后,容庚在东莞中学谋到一份教职——授高中生文字学。但不久校方认为他一介高中生而教高中,荒唐而不合情理,故每周只给他排4个课时,远远低于其他老师。容氏不服,为了获取更高学历,于1922年5月与三弟容肇祖(著名历史学家、民俗学家)负笈北上。当年6月到京后经人介绍,容氏带着《金文编》初稿,前往天津拜见罗振玉。罗氏看后大加赞赏,即写信向北京大学马衡推荐,信中有“容庚新从广东来,治古金文,可造就也”之语,容庚因此得入北大研究所国学门,以中学学历破格直接攻读研究生。
1926年容氏研究生毕业,于7月被燕京大学聘为教授(月薪200元),出任《燕京学报》首任主编(继任者为史学巨擘顾颉刚),并兼任故宫博物院古物鉴定委员会委员。1941年12月因燕京大学被关闭,遂于翌年4月就任伪“北京大学”教授。容氏在北平寓居24年(1922年6月—1946年2月)之久,这部日记对我们了解这位传奇学者一生颇具意义。
我看《容庚北平日记》特别留意容氏在正业之外的爱好和行止,窃以为这些恰恰是他最终能成为一代学术大师的重要条件。爱因斯坦说过,“人的差异在于业余时间”。《日记》的内容可归纳为三个方面:一是留连于琉璃厂各店铺,二是交游,三是消遣玩耍(看电影、篆刻等)。这种较为闲散自在的生活(不必填写各种表格)正是民国时期教授的常态,这或许也是那时名家辈出的一个重要原因。
容庚作为在读研究生,一介寒士,开始逛琉璃厂以购买书籍为主。如1925年1月6日记,“购景宋本《中兴间气集》一册,价一角五分”。入职燕京大学后,收入渐丰,始购买青铜器等古器物。在1928年4月28日日记有云:“余向不入古玩铺之门,以囊中羞涩,爱而不能得,徒系人思也。” 从此他成为各古玩店的常客。如1929年2月18日,“早往逛琉璃厂古玩店。购戈一、豆盖一、镜一、敦一,价一百五十元;壶盖一,十元。盖经火厄之周器也,自谓相赏于牝牡骊黄之外者。又购铜洗一,十四元;铜鼎一,七十元,腹外有刻字二,而估人不知乃战国器。”1931年5月24日,“购宋镜一,价三元;明器八,价四元,于晋雅斋,欠四元未付。”
容庚旧藏栾书缶,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
“生财有大道,成名有捷径”,这是容庚收藏古器物的经验之谈。因财力有限,他收藏靠的是眼力及有“商业头脑”。《日记》中多有同一件藏品低价买入,高价卖出的记载。如1928年4月28日购的“昜兒鼎,价五十元”;到1929年3月23日“售与商锡永,得价一百六十元”。这算得是以藏养藏了。
以文会友 一天要访三五人
“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容庚交游非常广泛,日记里记载他会友聚餐之事相当频繁,平均算下来每周二三次。与他交往的师友后学,我统计了每页脚注所列小传中有生卒年者便有541人。容庚记日记堪称惜墨如金,常有与某某某某“剧谈尽日”“作尽日谈”“作竟日之谈”“作竟夕之谈”“谈甚快”等字样,谈了些什么却没有一字的记载。如1945年9月2日“启功、张瑾来,留饭。观画竟日”,所观何画也无一字评价。
日记里有很多“访”与“来”字。“来”就不说了。他一天“访”三五人也很常见。如1945年1月12日,“访于省吾、杨堃、罗樾、高名凯、秦裕、福克司”;1933年1月17日,“下午往访傅孟真于研究所,并访马叔平、唐立广、黄晦闻。黄未遇,留先君遗稿,嘱代阅”;1943年11月30日,“早访张玮、于思泊。至北大授课。下午访孙海波、柯昌泗”;等等。须知就当时交通条件言,要访三五人是很费时的。
容庚在日记里鲜有品评褒贬人事的记载,因此偶尔写几笔也就弥足珍贵。如1940年12月25日日记有云:“耶稣圣诞,放假。校《通考》稿。并世诸金石家,戏为评骘:目光锐利,能见其大,吾不如郭沫若。非非玄想,左右逢源,吾不如唐兰。咬文嚼字,细针密缕,吾不如于省吾。甲骨篆籀,无体不工,吾不如商承祚。操笔疾书,文不加点,吾不如吴其昌。若锲而不舍,所得独多,则彼五人似皆不如我也。”
溜冰、打牌还嗜赌
《容庚北平日记》始于1925年元旦,我统计仅在这年的上半年他所看电影与听戏的次数为1月6次、2月6次、3月7次、4月8次、5月4次、6月2次。看过的电影有《尘世福星》《帝京艳影》《西方美人》《五月光》等25部之多;听过的戏则有雪艳琴演《虹霓关》、碧云霞演《大香山》等13出。一天看两三场也有一两次。今选其两天的日记于此,以见其凡:2月8日,“九时往真光看电影《追风记》。中国影片多描写家庭中罪恶,未有冒险精神、英雄气概者。吾观昨日之《弟二》,与今日之《追风记》两相比较,泰西之强中国之弱无怪也”;4月27日,“与苏、钟等往看电影《巴黎一妇人》。此剧由贾波林导演,用意深刻,为电影中之上乘”。其时他还读研三,除了学业外,还要赶写《金文编》,仍有余暇观剧。
容庚爱玩,如篆刻、溜冰、打牌等,还嗜赌。如1925年4月7日日记云:“自新年来,吾每赌必赢,铢积才累,共进百余元,一次之赢未有过二十元者,今日所输竟至四十元。得之难而失之易,固知常胜之不足恃也。自今以往,决意戒赌,破戒与否将视吾之定力觇之。胜败不足言,费时失事,不可不惩也。”这以后他时有“破戒”的记载,如“三时许往黄宅打牌,输十八元,锡永输七元”(1931年1月17日),“晚在文禄堂赌博,输甚钜”(1946年2月12日),等。
综上所述,本书史料价值高,整理、编辑亦皆堪称上乘,值得玩味的地方甚夥。
(本文原载《晶报》2019年12月16日A21版)
《容庚北平日记》
容庚 著 夏和顺 整理
简体横排
32开 精装
9787101138559
98.00元
(统筹:陆藜;编辑:思岐)
原标题:《“了解他,要读他的日记”》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