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地理

自然散步 | 初探纳板河:与太阳鸟“共进早餐”

张海华

2020-01-03 09:23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2019年年底,博物作家张海华接受了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的邀请,要为当地做鸟类调查与拍摄,并以此为基础将来出版一本书。这本书,暂名为《勐海观鸟笔记》,属于“勐海五书”之一。
“勐海五书”由著名作家马原策划,并任主编,目前已出版两本书,即诗人、博物旅行家李元胜的《勐海寻虫记》与北京大学教授刘华杰的《勐海植物记》。
勐海,有着“中国普洱茶第一县”和“西双版纳的春城”的美誉,自然生态环境优良,生物多样性极为丰富。
从2019年12月开始,一直到2021年春天,张海华将多次飞赴勐海,到那里的热带雨林、坝子湿地、高山森林中,寻找富有特色的鸟类,同时尽可能地记录当地的美丽景色与民俗风情。澎湃新闻-私家地理栏目将独家刊发这一“勐海观鸟笔记”系列,敬请期待。

勐海鸟类调查,我选择从纳板河流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始。
大家或许会问:纳板河?纳板河是条什么河?它在哪里?
是的,或许,对大多数人来说,纳板河是个非常陌生的名字。但大家一定都知道西双版纳与澜沧江,而纳板河正是版纳境内的澜沧江的一条重要支流。
我从纳板河保护区开始调查,其实也是为了“先易后难”。
西双版纳州下辖景洪市、勐腊县与勐海县共3个县市,虽说版纳属于国内观鸟的热点区域,但大家主要去的是景洪市与勐腊县,因为那里有野象谷、中科院热带植物园、望天树景区等成熟“鸟点”,而专程到勐海观鸟的人极少,可以说几乎是一片空白。
到勐海之前,我在网上搜到的属于勐海境内的观鸟攻略,谈得上实用性的,只有关于纳板河保护区的一篇,此攻略的作者记录了2012年12月来此观鸟的收获。虽说只有一篇,但文中记录的热带鸟类已让我心动不已:蓝喉拟啄木鸟、蓝须夜蜂虎、红原鸡、纹背捕蛛鸟等。
于是,对于一个生于华东、长于华东的人来说,一次充满好奇、激动、有趣,也有一点点冒险的神奇之旅,就此缓缓拉开了序幕。
前往纳板河保护区路上的风景 本文均为 张海华 摄
纳板河保护区的林中道路
纳板河外围,难忘的早餐
纳板河保护区是我国第一个按小流域生物圈保护理念规划建设的自然保护区,其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区域内最高海拔与最低海拔分别为2304米和539米。就行政区域而言,由西向东,它地跨勐海县的勐宋乡、勐往乡和景洪市的嘎洒镇。整个保护区内设有4个管理站,而我的目的地是过门山管理站,并在该管理站附近观鸟、拍鸟。
管理站外面的保护区标牌。 
2019年12月14日,夜宿勐往乡的南果河村。这个村,正处于纳板河保护区的北界。次日晨,陪我来的县里的冯主席,带我到他朋友家吃早饭。这位朋友的家所处的地势较高,门口是个平台,堆了很多金黄的玉米(当地人叫苞谷)。我把拧着长焦镜头的相机搁在苞谷上。十余米外是一棵高大的乔木,站在平台上,几可平视树冠。树冠上还有不少黄白色的花,甚大,花瓣皱皱的,不过似乎已处于花期的末尾,尚盛开的很少。朋友端来两大碗热腾腾加了很多料的香气扑鼻的米线,我们便坐在平台上吃。
米线超好吃,特别开胃的那种。不过,我早就注意到了大树上的花,心中暗想:要是有鸟儿来吃花蜜该多好!于是,一边端着碗大口吃米线,眼睛却不时瞟一下大树。
忽然,一只纤小的鸟儿飞来,停在树叶下的阴影里,背朝着我。我赶紧拿起相机对焦,呦,尽管看不清羽色,但它那特别延长、末端如针的尾巴,还有细而弯的长嘴,已经明确告诉我:是某种太阳鸟的雄鸟!赶紧调整曝光拍了下来,发现其背部与后颈为深红,与我在浙江见过的叉尾太阳鸟截然不同。可惜,两三秒钟后,它就飞走了。
这下,我又是兴奋又是遗憾,再也没心思好好吃米线。冯主席和他朋友都安慰我说,别急,它应该还会来的。果然,没多久,又有一只鸟儿飞来,停在花朵旁。我再次放下米线,端起相机。镜头里出现一只灰绿色的小鸟,也有着细长而弯的嘴。显然,这是该种太阳鸟的雌鸟,羽色远没有雄鸟炫丽。我稍觉遗憾,嘟囔着说:“快,快把你男朋友叫来一起吃花蜜!”冯主席他们听着都笑了。
黄腰太阳鸟(雄)
事遂人愿。此后不久,伴随着尖锐的鸣叫声,雄鸟又来了。我注意到,跟雌鸟一样,它并不是将嘴直接探入花冠深处获取花蜜,而是选择在花的外围,将弯而尖的嘴直接“刺”入花瓣的底部,估计这样更容易吃到花蜜吧。
在温暖而清澈的阳光里,美丽的太阳鸟也在享受大自然赐予的早餐。看清楚了,雄鸟的额头呈墨绿色,在阳光下闪现着金属光泽,它的脸颊下还有两条深色的髭纹,在特定的角度下会呈现紫色。
就这样,鸟儿来了又飞走,飞走又飞回;我也是不停放下饭碗、拿起相机,再放下相机、拿起饭碗,折腾了好几次,才终于把米线吃完,照片也拍得比较满意了。当晚翻鸟类图鉴查明,这种鸟儿叫黄腰太阳鸟。
不过,在鸟儿停歇的时候,并不容易观察到其黄色的腰部,在一张起飞的雌鸟的照片上,我才看到了“黄腰”。
黄腰太阳鸟(雌),起飞时露出了黄色腰部。
至于这棵受鸟儿青睐的大树,村民称其为“拉叭花树”,我想大概是“喇叭花树”吧,以其花朵形似喇叭而得名。回宁波后查了一下,原来那是一种猫尾树,其花期在深秋至初冬,果期在次年四五月间,长达几十厘米的蒴果呈圆柱形,密布黄褐色的毛,悬于枝上,酷似猫尾。
初入保护区,随处见奇鸟
早餐后,冯主席开车,我们前往过门山管理站。这个管理站位于勐宋乡的糯有村,离南果河村不远。
车往山顶方向行驶,没多远,路两边就都是茂密的森林。我们放慢车速,倾听鸟语,后来在一处地方索性靠边停车。但见左边的树丛里,鸟影晃动,我蹑手蹑脚靠近,举起相机。
虽然是逆光,但在镜头合焦的一瞬间,一只嘴巴长而弯的鸟儿还是清晰地呈现在了取景器里。这家伙的背部羽毛为黄绿色,胸腹部密布黑色纵纹。哈哈,我认识它,传说中的纹背捕蛛鸟,终于被我拍到了。跟黄腰太阳鸟一样,它也是属于太阳鸟科的鸟类,除了吃花蜜、果实,也善于捕食昆虫、蜘蛛之类,故名捕蛛鸟。
纹背捕蛛鸟
纹背捕蛛鸟的附近,一只头部灰色、有冠羽,身体黄绿的鹎跳了出来,殊不怕人,是个好模特。其眼先(术语,指鸟类眼睛到喙部的位置)为黑色,眼先之上则有一条浅黄色的斑纹。特征很清楚,这是一只黄绿鹎。热带地区多鹎类,后来我又遇到了很多种。
黄绿鹎
继续前行,我还在车的后座张望着找鸟呢,忽听冯主席喊了一声:到了!下车一看,原来就是路边一个小院落,屋前的水泥空地上,有一个棚架,上面开满了艳红的三角梅(即叶子花),映衬着碧蓝的天,显得尤为热烈。
保护站的马大哥等人热情接待了我们,寒暄过后,马大哥转身进厨房为我们准备午饭,我闲不住,趁还有点空当,赶紧去旁边转转。一出保护站,就见到一条比较宽的下坡道一直向远处的群山延伸。
根据事先找到的观鸟攻略,这条下坡道将直抵澜沧江畔。由于这里属于纳板河保护区的核心区(或缓冲区),故坡道的路口处有横杆拦着,禁止无关车辆与人员出入。
盛开的三角梅。
我刚进入这条下坡道三四十米,就发现周边有好多鸟。
有一只伯劳站在一棵小树的顶上,粗粗一看,它长得就像是小型的棕背伯劳,但我一望而知它显然不是国内分布广泛的棕背伯劳,而是主要分布在热带地区的栗背伯劳。
华东地区常见的棕背伯劳亚种,有着像佐罗一样的黑色的“眼罩”,而栗背伯劳戴的不是“眼罩”,而是一个黑色的头盔。
两种伯劳的“气质”也完全不一样,棕背伯劳个子大,显得更为威猛;栗背伯劳则是小巧灵活型,我亲眼看它飞扑而下,逮住了一只绿色的蝗虫。
栗背伯劳
路边的玉米地里,还有一群非常小的鸟儿在觅食,它们攀着几株长满草籽的草拼命啄食,似乎在寻找隐藏在那里的小虫。
当晚翻书查明,这是一群灰胸山鹪(音同“焦”)莺,体长约12厘米,比麻雀还小。一旁的大树上,两只红耳鹎傲立于顶端的枯枝看风景;也具有“怒发冲冠”式“发型”的黑冠黄鹎在枝桠间嬉闹。在勐海,红耳鹎、黑冠黄鹎与同样常见的白喉红臀鹎,共享一个俗名“黑头公”,因它们的头部都偏黑色。
灰胸山鹪莺
黑冠黄鹎
拍完,心满意足,回管理站吃午饭,边吃饭边想着接下来的拍摄计划。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徐颖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