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国际

观察|北约70岁:庆祝峰会未开先“翻车”,走向“无用”?

澎湃新闻记者 辛恩波

2019-12-06 16:57  来源:澎湃新闻

本周在伦敦举行的北约峰会,原本是要庆祝这个军事同盟在过去70年里的成功,但正像所有人担心的那样,它从一开始就“翻车”了。
峰会前夕,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以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之间的相互谩骂,让北约盟国之间的分歧彻底浮出水面。尽管过去两天北约官员们竭力试图淡化这场峰会所呈现出的焦虑和混乱,但是北约内部的分裂在这场峰会内外仍然一览无余。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看来,北约的问题在于在冷战的外部压力消失之后如何寻找新的方向,而特朗普则在这个过程中加剧了北约内部的不和谐。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则指出,通过对俄罗斯这个外部威胁的成功塑造,北约在冷战后得以继续存在,但在与俄罗斯关系的问题上美国和欧洲盟友之间始终存在较大分歧。
峰会难掩分歧与焦虑
如果说要纪念北约成立70周年,实际上早在今年4月4日北约成员国已经在《北大西洋公约》的签署地华盛顿举行过纪念活动了。
那是一次被“降级”的纪念活动。按照惯例70周年的纪念活动应该热烈隆重,但是29个成员国只是举行了一场外长级别的会议,美国给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华盛顿安排的唯一一场“重头戏”也只是在国会发表演讲。
《纽约时报》12月1日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尽管存在诸多疑虑,但是由于英国想要证明即将退出欧盟的它在跨大西洋安全中依然重要,因此增加了这场在伦敦的特别会议。
但这同样是一次低调的庆祝活动。按照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报道,北约发言人甚至竭力避免使用“峰会”这个词,领导人之间的正式会谈被安排得非常简短。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会前被认为是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压缩会议的做法则被认为是为了避免特朗普与欧洲盟国领导人之间爆发更多的分歧和冲突。从2017年开始,特朗普几乎破坏了每一场北约峰会。去年7月,特朗普差点让那次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峰会破裂。
强烈的焦虑感早在峰会召开之前就已经在欧洲大陆弥漫。忐忑的欧洲诸国担心,特朗普将再次携大棒而来重演2018年的灾难。
所幸的是,今年的庆生峰会仍然得以在最后时刻发表一个联合声明,重申了相互支持的立场,再次强调了北约的团结与力量。竭力避免峰会破裂的北约领导人也对这场峰会表示满意,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结束新闻发布会时称赞此次北约会议氛围非常好。
他显然刻意忽略了峰会前后发生的几起最令人关注的事件。不久前法国总统马克龙有关北约“脑死亡”的评论,招致了特朗普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激烈回应,令北约内讧在峰会前夕就暴露无遗。
而在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与其他几位领导人背后讥讽特朗普的视频传遍互联网之后,特朗普取消记者会提早离开了北约峰会,只给特鲁多留下一句“双面人”的差评,让美国与其他北约成员国之间“同床异梦”的现实一览无余。
美国在北约以退为进?
北约内部的分歧自从特朗普上台之后就已经日渐明显。过去三年,他不断要求增加防务支出的逼迫令欧洲盟友惶惶不安。而他对北约集体防御的承诺表现出的半心半意,也令欧洲盟友充满担忧,特朗普曾多次暗示或者威胁要退出北约。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在一个私人场合发言时曾警告,如果特朗普明年获得连任,有可能走向全面的孤立主义,退出北约或者其他国际联盟。
“特朗普有时是以退为进,做出这种姿态来,这也是一种谈判施压的手法。”袁征认为,“我不认为他真的轻蔑这些盟友,但(在他看来)盟友的重要性是建立在相互利益基础之上的。”
刁大明也认为,特朗普所追求的并非是退出北约,而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再平衡,让美国在原来的框架中获得一个让美国感到舒适的获益空间。不过刁大明也认为,如果特朗普对欧洲盟友欲壑难填而一再施压,不可能所有国家都无底线地退让,这种情况下最后可能导致孤立。
自从上台以来特朗普就威逼欧洲盟友们履行2014年的承诺,将各自防务支出增加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2%的水平。过去几年,不少欧洲盟国在这个问题上进展缓慢让特朗普十分不满。
目前,在北约29个成员国中,已经有9个国家达到了这一目标,但是包括法国和德国在内的多数国家仍未达标,而德国则在上个月表示,直到本世纪30年代才有可能达到这一目标。
就在特朗普前往伦敦出席峰会前几天,北约同意削减了美国对北约直接预算的分担比例,从过去的22%减至16%,与此同时将德国的分担比例提高到与美国相当的水平。
这被认为是北约安抚特朗普之举。北约直接预算不同于北约的防务预算,每年约25亿美元,主要用于北约总部的日常运作和人员工资。
尽管媒体形容在过去两天的峰会上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的表现可谓“不同寻常的温和”,但这是否表示他已经对北约盟国增加军费开支的程度已经感到满意,还很难确定。
眼下特朗普在国内正面临弹劾的考验,这可能为他明年的选情带来负面影响。路透社援引欧洲外交官的观点说,在这种情况下与外国领导人爆发冲突对特朗普而言可能得不偿失。
欧洲追求安全自主权
不过,军费问题并不是特朗普为北约带来的唯一不确定性因素。今年10月,在没有与北约盟友商议的情况下,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话后宣布从叙北部撤军,土耳其随即发起越境军事行动打击美国在叙盟友、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
两起事件引发了法国总统马克龙有关北约“脑死亡”的那番评论,他批评北约成员国缺乏协调。不过,马克龙对北约的这一“诊断”并未得到其他北约领导人的支持,并且遭到特朗普和埃尔多安的激烈回应。
特朗普称,马克龙有关北约“脑死”的言论“非常、非常讨厌”,他还质疑美军是否应该保护那些在北约国防开支目标上“未尽本分”的国家。而埃尔多安则反骂马克龙才是“脑死亡”。
尽管遭到了特朗普和埃尔多安的激烈回应,马克龙依然在坚持他的这一评论。在本周二的一场记者会上,马克龙坚持他对北约的批评,并说它的真正问题是自冷战结束以来未能确立明确的目标。
“‘脑死亡’包含两层含义,一是指美国不愿领头和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义务了,二是欧洲盟国和美国之间缺乏相互的协调和沟通,美国的单边主义非常强烈。”袁征认为,美国和土耳其的行为会对北约的步调一致产生影响,尽管最初的影响或许并不明显,但是长期而言北约的内部凝聚力将会下降。
马克龙在质疑美国是否真能履行对北约的承诺并保障欧洲的安全的同时,欧洲需要思考自己的战略问题,否则将“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要求欧洲拥有更多自主权。
据路透社报道,对于马克龙加强欧洲防御能力的呼吁,德国表示支持,称应建立欧洲安全理事会。目前德法正在开展密切合作,将在2020年下半年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提出相关框架。
刁大明指出,如果美国没有办法与法德等传统欧洲国家有效解决集体安全合作的话,所谓的欧洲安全一体化势在必行。
“这一定是个漫长的过程,但有朝一日一定会取代北约的作用,它可能已经开始了,也许会在一二十年之后会变成一个事实,那时北约就没什么作用了。” 刁大明说。
俄土成北约关键变量
美国与欧洲盟国的分歧也体现在与俄罗斯的关系上。包括法国、德国在内的西欧国家强调与俄罗斯保持对话的重要性,但美国主张对俄强硬,意在将俄罗斯视为外部压力以此团结北约。
刁大明指出,德国、法国等传统欧洲国家长期以来就与俄罗斯互动频密,而俄罗斯向德国输送点燃起的“北溪2号”项目建成之后,欧洲与俄罗斯的关系将更加密切。
“北溪2号”项目由俄罗斯和德国主持建造,得到了法国等欧洲国家的支持,是世界最长的跨海天然气线路。去年北约峰会,特朗普曾指责德国因为接受俄罗斯的“北溪2号”,并以此为大棒,敲打不“积极给北约贡献军费”的成员国。
特朗普指认“德国近70%的天然气市场被俄罗斯控制”,并进而作出评断:德国已被俄罗斯“俘虏”,默克尔政府“完全被俄方控制”。
马克龙此前呼吁改善对俄关系,在伦敦峰会前又强调俄是欧洲国家,要思考与俄罗斯的对话是否会让欧洲更加和平。
马克龙周三表示,“俄罗斯在某些方面是一个威胁,同时也是一个近邻。”不过他同时表示,如果莫斯科希望改善双边关系,需要满足某些条件,包括采取措施解决其在乌克兰东部引发的冲突。
在与俄罗斯关系问题上,土耳其也与美国存在分歧。土耳其政府因购买俄罗斯的S-400导弹防御系统而成为美国和其他北约成员国的众矢之的,北约曾经有成员国提出必须将土耳其驱逐出北约。
刁大明指出,土耳其是北约中除美国之外军事力量最强大的国家,如果土耳其与北约决裂,将会带来非常复杂的结果。这个因素可能会比欧盟军事一体化的因素会来的更快,是一个可能会在短期内出现的一个颠覆性因素。
“如果土耳其彻底跟北约决裂,北约维系起来将很困难。另外一方面,如果土耳其真的倒向了俄罗斯的话,其实也为北约的再巩固创造一种可能性。”刁大明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怡清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