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探访伊朗西部⑥|乌鲁米耶:湖边的蒙古人与基督
马特
2019-10-01 13:42  来源:澎湃新闻
在大不里士城区东部,我找到了14世纪的拉希德大学遗址(Rabe-e Rashidi)。伊尔汗国加赞汗(Ghazan)时期,蒙古统治者开始伊斯兰化,并且和西亚、欧洲联系密切。加赞汗的母亲是一个基督徒。加赞童年时被培养成一个佛教徒,然而他本人后来皈依伊斯兰教,取了一个穆斯林名字叫马哈茂德,任命波斯犹太人拉希德在大不里士成立大学,吸收各地的知识分子。
这座大学成立时,大不里士是伊尔汗国的首都。这里最初是一个建筑群,最主要的部分是图书馆、医院和工厂。拉希德在这里吸收各地的知识分子,尤其是哲学、医学和自然科学。有超过一百名员工,以及各国学者在这里学习。后来这座大学被改造成堡垒,目前只有一小部分留存下来,是当年占星天文台的遗址。
加赞汗死后没有留下子嗣,他的弟弟完者都(Oljeitu)继任,完者都也是一位穆斯林。我计划去苏丹尼耶拜访他的陵墓,但我要先向西行,到乌鲁米耶湖边,那里安葬着完者都的两个祖先。
我和司机从大不里士出发,司机是个伊朗土耳其人,一些资料中把他们称为土库曼人,以区别于真正来自土耳其共和国的土耳其人。这些土库曼人和今天的土库曼斯坦关系不大,他们是广义的突厥民族。在伊朗东部的土库曼人,就是生活在今天土库曼斯坦的主体民族,中国的撒拉族也是其中一支。而在伊朗西部、伊拉克、叙利亚等地的土库曼人,和东部的土库曼人关系很远,反而和土耳其人或阿塞拜疆人更接近。
今天散落在中东各地的“土库曼人”,可以理解为奥斯曼帝国时期的土耳其人。在土耳其共和国建立后,他们没有移民到土耳其,而是继续居住在各自的国家。值得注意的是,在伊朗东部靠近土库曼斯坦的呼罗珊地区,确实有一些是真正的土库曼斯坦的土库曼人。
在路上,司机给我讲述,伊朗这两年经济状况非常糟糕,物价飞涨,货币贬值严重,前几年大家还吃得起肉,现在只能把牛羊肉换成鸡肉,然后多吃大饼。对普通人来说,吃鱼都很难得。虽然伊朗的高等教育普及率很高,但失业率也很高,很多年轻人服完兵役找不到工作。如果能进入正规工厂,虽然辛苦但还可以勉强维持生活,不然只能打打零工。如果能去政府部门工作就会非常轻松,但只有那些有关系的人才能得到政府的工作机会。
我们聊到伊朗的政治。司机说,早些年的哈塔米总统非常温和,是个好人,但确实无法解决实际问题。后来上台的内贾德总统对外非常强硬,对内改善穷人的生活,是个好总统。而现在的总统鲁哈尼,既无法解决国内的经济困境,还要向叙利亚和伊拉克派出军队进行海外作战,给国内增加经济负担。
我们从大不里士向西南方向前行,渐渐开到一片盐碱地,就靠近了乌鲁米耶湖。这片湖泊曾经是现在的十倍大,司机童年的时候,从大不里士出发用不了多久,就会到达湖边,现在却要开很久才能看到水。今天的这片盐碱地曾经都是湖底,政府想过一些办法试图挽回湖泊干涸,但并没有效果。
在靠近东部湖边的部分,有一片小山,曾经是湖中的一个岛。因为湖泊逐渐干涸,水位后退,就和岸边连在了一起,但依然保留着沙希岛(Shahi Island)的地名。在这座岛上埋葬着两个人,伊尔汗国开国君主旭烈兀(Hulagu)和他的儿子阿八哈(Abaqa)。
原本的乌鲁米耶湖中岛。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几个月前,我在伊斯坦布尔拜访了蒙古圣玛利亚教堂,这座教堂名字中的“蒙古”就和旭烈兀和阿八哈有关。拜占庭皇帝米海尔八世将女儿玛利亚嫁给伊尔汗国君主旭烈兀,希望换取两国的和平,以及旭烈兀帮助他对抗穆斯林。在玛利亚前往伊尔汗国的路上,旭烈兀就去世了,于是玛利亚嫁给了旭烈兀的儿子阿八哈。在阿八哈去世后,玛利亚从这里返回君士坦丁堡,从此隐居在蒙古圣玛利亚教堂中。
乌鲁米耶是一座很古老的城市,这里有一座可以追溯到耶稣基督年代的教堂。我找到了这座圣玛利亚教堂(Church of Saint Mary),很难得,教堂开放着,一位看管教堂的老人接待了我。教堂分成两部分,白色的高层建筑是日常用于宗教活动的新教堂,旁边较矮的是老教堂,院子里零散摆放着很多石刻,上面刻着亚述文经文、十字架和几何图形,过去教堂东侧是一片墓地,这些墓碑后来被挖了出来。
圣玛利亚教堂
老人打开教堂一个小门,门上面有亚述文铭文。我们低着头,沿着走廊进去,里面是低矮的地下空间,左右各有墓室,坟墓里是东方亚述教会的三位主教和俄罗斯东正教会的一位传教士。其中一座独立的坟墓属于Mar Elia主教。在他的童年,美国基督教会和俄国东正教会都在乌鲁米耶进行传教。他毕业于乌鲁米耶的美国教会学校,1894年前往纽约学习神学。乌鲁米耶的亚述主教带领教会在1898年皈依东正教,Mar Elia开始学习东正教内容。
圣玛利亚教堂的墓室
1904年日俄战争之后,俄国的权威受到动摇,高加索地区的穆斯林开始反叛,1911年俄军进入阿塞拜疆之后情况开始好转,1911年Mar Elia被任命为乌鲁米耶地区的主教。1914年之后,奥斯曼军队开始攻击乌鲁米耶地区的基督徒,Mar Elia一直在俄国和格鲁吉亚寻求帮助,一战结束后,他回到乌鲁米耶主持教会工作,直到1928年去世。我继续走进去,里面开阔了一点,有一个小小的祈祷所和祭坛,非常简单,除了文字雕刻之外,基本没有什么装饰,这也是亚述教堂的特点,不做特殊装饰。
在耶稣出生之前,这座教堂原本是一座琐罗亚斯德教的火神庙。神庙里的三位祭司看到一颗星星向东方移动,这是弥赛亚降临的标志,他们就前往伯利恒寻找耶稣基督。这三位祭祀就是基督教中的东方三博士。他们回到乌鲁米耶之后,把这座火神庙改成了基督教堂,耶稣出生地的伯利恒圣诞教堂是第一座教堂,这座就是第二座教堂。在一些资料中提到这座教堂在公元642年重建的时候,一位中国公主做出了贡献,她的名字被刻在教堂的墙上,但是我没有找到。我非常怀疑这个说法,因为古代的西方人习惯把他们认为很遥远的地方都称为中国。
在一战之前,这座教堂被俄国人改为东正教堂,上世纪六十年代被考古挖掘和修复后对外开放,现在这座教堂被东方亚述教会监管。亚述人是伊朗信仰基督教的民族,亚述教会是最早的一批使徒建立的东方教会的一部分。16世纪后,亚述教会分成两支,一支与天主教会融合,称为迦勒底天主教会(Chaldean Catholic Church);另一支依然保留传统的东方亚述教会(Assyrian Church of the East)称谓。到了19世纪,外国教会开始在乌鲁米耶传教,俄国向乌鲁米耶派出了东正教传道团,一些亚述人加入了东正教会。
现在在乌鲁米耶大概还有几千亚述人。一战期间,奥斯曼军队对亚述人进行了袭击,亚述人起初进行了激烈抵抗,但因为俄国军队撤离,他们遭到屠杀,大部分人逃到了德黑兰。德黑兰是伊朗亚述人最多的城市,在德黑兰有一座圣约翰教堂,是与天主教融合的迦勒底天主教会的教堂。我本想去拜访,但他们的弥撒只有基督徒可以进入。除了这两个教派之外,还有少部分亚述人属于五旬节派和福音派。
离开圣玛利亚教堂之后,我去拜访了两座清真寺。乌鲁米耶聚礼清真寺目前正在修缮中,我敲门进入参观。这座清真寺建于伊尔汗国时代,出土文物显示,这座建筑之前是一座火神庙,塞尔柱帝国时期改造成清真寺,圆顶能看出有塞尔柱风格。比较特别的一点是,这座清真寺的拱顶并不在清真寺的中央位置,而是在一端,整体是一个L形建筑。拱顶下方是三层拱门,目前拱顶部分正在维护,人们要在旁边的横排屋子里进行礼拜。
乌鲁米耶聚礼清真寺
另一座萨达尔清真寺(Sardar Mosque)是卡扎尔王朝时期修建的,外部有漂亮的彩色瓷砖。这座清真寺正面有一座高大的钟楼,拱形大门上方是弧形的精美瓷砖,清真寺的圆顶安装在12根八角形圆柱上,立柱上方有精美的雕刻。
萨达尔清真寺
乌鲁米耶还有一座建筑,是一座砖塔(Se Gonbad)。这座砖塔分成地上部分和地下室,入口处有三个库法体铭文,在波斯文中这座砖塔被叫做三个圆顶。砖塔外面有精美的石头雕刻,从铭文看,大概建于公元六世纪。这座建筑是圆柱形,除正面之外,其他部分是砖块组成的几何图形,建筑四面有小门,地下室与上部建筑分开,单独有一个不足一米的小门,二楼则要通过楼梯上。圆柱上部是一个包含墓室的建筑,有人认为这是一座琐罗亚斯德教的遗址。

责任编辑:冯婧

校对:刘威

221
探访伊朗西部④|舒什和舒什塔尔:古典时代的遗迹 探访伊朗西部③|两伊边境:战争与革命之火 探访伊朗西部②|伊斯法罕:帝国首都的外邦人 探访伊朗西部①|伊斯法罕:灰蒙蒙的半天下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