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国际

特稿|印尼姑娘的就业“流浪记”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宋爱博

2019-08-02 08:22  来源:澎湃新闻

印尼年轻姑娘莉亚(Lia Horiah)拒绝“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态度,这让她和周围的同龄人有些格格不入,“我会考虑明年的事……周末会读一些工商管理的课程……未来希望成为管理人员。”言及自己的职业规划,姑娘略显羞涩。
身着浅灰色工厂制服时,莉亚显得比她的实际年纪更成熟。但每每用中文准确而熟练地说完一个完整段落后,她总会忍不住发出清脆的笑声。
流利的中文是过去4年时间里在中国台湾地区打工练就的,这让她在回国后艰难的就业环境中寻得了一份不错的“外企”工作机会——由中国能建华东建投浙江火电承建的印尼爪哇7号工程(以下简称“中国能建印尼项目”)综合部的翻译工作。
印尼姑娘莉亚目前在“中国能建印尼项目”找到了工作机会
约2000元人民币的月薪已经让她比大多数当地人的收入高出了一截,但她显然不满足,不想只做翻译的工作,“刚开始很难,但通过不断学习,我工作的专业度已经提升了,”她自信地说,“这是我在这里工作更看重的”。
实现个人职业竞争力和未来更大的发展,是写在印尼姑娘脸上满满的憧憬。
提升国民的职业竞争力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国家竞争力,同样是即将开启第二任期的印尼总统佐科面临的棘手问题。
“东盟最大的经济体可能已经没有时间为其人民配备必要的技能和知识,以保持竞争力。”《东盟邮报》7月24日刊发题为“印尼面临巨大挑战”的文章发出警告,称由于国内缺乏机会,许多印尼人现在正远眺海外。
《RGF国际招聘亚洲人才2019年报告》称,如果有机会,不少印尼人才会选择迁移到新加坡(38%),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高。
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数据,印尼青年失业率约15%(《雅加达邮报》最新社论称估计超18%),居东南亚国家之首。这着实令人担忧,因为作为位列世界第四的人口大国,印尼的2.6亿人口中有6500多万人年龄在20至35岁之间,几乎占到工作年龄人口的50%。
佐科总统日前在一场谈及国家“未来愿景”的施政演讲中,明确将发展人力资源列为接下来五年任期(2019-2024年)的五大最优先任务之一。
成长的烦忧:超百万失业青年
回国一年了,现年23岁的莉亚仍然觉得年轻人的就业难问题没有改善。
“如果我是佐科总统,(连任以后)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助失业的年轻人找到工作。”虽然成长在保守派势力占优的印尼第四大城市万隆,但莉亚毫不讳言,在今年4月的总统选举投票中,自己的一票投给了佐科。
她说,这是因为佐科力主修建的高速公路让偏远地区人们的返乡之路不再那么艰难。重振破旧的基础设施是佐科在第一任期时许下的承诺。
20%的失业率数据,是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金融风暴给印尼留下的噩梦般记忆,当时那场危机中,在城市地区失业的大多数工人被迫进入产出低、利润差的农业和非正规部门就业,这些工作要么工时太短,要么报酬太低,所得收入难以摆脱贫困。
“尽管印尼过去15年里实现了宏观经济的繁荣增长,但这种非正规部门——城市和农村地区都有——在该国今天的经济中继续发挥着异常巨大的作用……预计55%-65%的就业机会都可以打上非正规部门的标签。”“印尼投资网”近期的失业数据显示。
这和用人单位人力成本高昂直接相关。根据世界银行的“经商环境”排名,印尼拥有世界第三高的离职金:一年后被解雇的员工有权获得4个月的工资,而工作了10年的工人可以获得大约95周的遣散费。
印尼是世界上青年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年轻人口本应带来人口红利。
不过,“印尼的一个特点是,15至24岁的青年失业率是最高的,远远高于全国的平均线(IMF《世界经济展望》预计,印尼2019年12月失业率为5.200%)。”“印尼投资网”的数据显示,“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职业学校学生以及高中生要在全国就业大军中谋得一席之地难度颇大。”
当地媒体7月27日报道称,印尼这一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每年从大约14000所职业学校中培养出100多万名毕业生,但由于课程不符合行业需求,设备和机器缺乏,以及学校教师的水平不高,这些毕业生反而成了最大的失业群体。
2003年,印尼曾修订宪法,要求政府将预算的20%用于教育。在那之前,教育开支仅约10%。佐科执政之下,最近两年时间里,印尼13到18岁人群的入学率增长至了88%。
但尽管如此,结果并不理想。世界银行的调查数据显示,印尼55%以上完成教育的公民是功能性文盲(即读写能力不足以应付日常和工作任务所需的人),这远超邻国越南的14%,后者在吸引海外制造商落地投资办厂方面更为成功。
由36个市场经济国家组成的经合组织(OECD)在其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中将印尼的教育系统列为72个国家中的第62位,该计划对15岁学生的数学、科学和阅读技能进行了评估,邻国越南排在第8位。
缺乏高技能人才的状况对于印尼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极为不利。“对于他的第二任期,佐科试图为更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打下更坚实的基础。”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印尼项目共同协调员西瓦格•达马•内加拉近日告诉澎湃新闻说,人力资本、基础设施、制度和治理等执政优先任务,都是服务于印尼成为一个繁荣国家的长期发展目标。
来自印尼的“打工族
由于国内缺少就业机会,2014年,莉亚18岁高中毕业后便选择去中国台湾地区打工,原因之一是姐姐嫁到了那边。姐姐希望妹妹过去学习有着巨大需求缺口的护理师行业。
中新社2014年援引台湾地区劳动事务主管部门统计数据报道称,印尼是中国台湾地区最大外劳来源国,在台工作的印尼劳工约22.2万人多,其中家庭类劳工(帮佣)多达17万人,是中国台湾地区老龄化社会主要的长期照护人力来源。
据印尼官方统计,印尼籍劳工最多的5个海外地区分别是马来西亚、中国台湾地区、沙特、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劳工人数超过100万。这些在国外工作的印尼籍家庭帮佣多数是来自乡村或县城的年轻女性,印尼媒体曾把她们称为“外汇英雄”,每年将超过几十上百亿的外汇汇回国内。
但莉亚偏偏不喜欢做护理师,中文还不太好的她于是找了一家隐形眼镜工厂的工作,干了两年时间。利用这段时间,她大大提升了中文水平。
有了中文的底子,莉亚转而开始为一家印尼中介公司工作,主要服务对象是刚刚来中国台湾地区工作的印尼劳工,帮助他们解答各种疑问和解决难题,“20万印尼人,大部分都是去做保姆、护理的,”莉亚谈到这份只干了半年的工作时告诉澎湃新闻说,“只要发生纠纷了,我就帮忙调节,有时候,还要跑到现场去解决问题。”
莉亚参加歌唱比赛拿下第一名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莉亚在中国台湾地区的经历,并非都是应付烦扰。天生一副好嗓子的她在当地举办的一场唱歌比赛中获得了冠军,并在那之后开启了一段电视购物节目主持人的职业生涯。那是一家印尼人开办的广告公司工作,推出了一档主要针对在台印尼人的电视节目。主持人莉亚既要推销各种商品,也会接通观众打来的电话,为他们“排忧解难”,回答各类问题。
在中国台湾地区及中东国家,近年来有关印尼裔女帮佣生存状况堪忧的消息并不鲜见,时有被雇主虐待和性侵等新闻爆出。
印尼总统佐科2014年上台时曾发出豪言,誓言维护印尼同胞的尊严,逐步减少如看护等非技术员工的输出。2015年,印尼政府一度叫停向中东等21个国家输送更多的女劳工,但继续向马来西亚、中国台湾地区、新加坡等亚洲地区输送。2016年,印尼政府还曾宣布“零国际帮佣计划”,准备从2017年开始到2019年之间逐步减少输出女性帮佣。
但即便如此,印尼劳工的海外就业之路势头依旧不减。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印尼仍有20多万劳工前往沙特、马来西亚、新加坡及中国台湾地区。
还有更值得警惕的趋势。《东盟邮报》近日刊文警告称,面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挑战,印尼面临一个严重问题:由于国内缺乏机会,许多印尼人才考虑到海外寻找工作,而新加坡则成为他们的首选海外工作目的地(38%),其次考虑迁移到欧洲(13%)和马来西亚(7%)。
不过,要在新加坡、欧洲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等找到一份好工作,并非易事。
2018年入境许可到期,莉亚回到印尼国内,她再度面临就业难的问题。
印尼首都雅加达的一场招聘会现场
逐梦第四大经济体
印尼政府很清楚要解决就业难问题,改革官僚体制、开发人力资源和增加投资开放必须并行不悖,也惟此,才能实现佐科总统口中的经济潜力。
“总的来说,他第二任期的重点将放在教育和培训上。”英国诺丁汉亚洲研究所学者、东南亚专家杰奎琳•希克斯日前告诉澎湃新闻说。
佐科政府承诺效仿德国的技能培训体系,希望在2019年花费12.2亿美元改善14000所职业学校的教育水准,这是过去三年花费的两倍多。
就在不久前,印尼研究和高等教育部长Mohamad Nasir也敦促所有高等教育机构,特别是州立大学,根据行业需求,培养合格的本科生和文凭毕业生。
印尼国有企业部部长特别助理Sahala
同时,借力外来投资带来的技术和经验也是重要途径之一。印尼国有企业部部长特别助理Sahala Lumban Gaol日前谈及中国投资项目时说,很感谢中国企业把优秀的工程技术专家派过来,然后把印尼当地人训练成优秀的工人和工程师。
莉亚回国后,凭借中文优势终于在中国能建印尼爪哇7号工程找到了一份翻译工作,“刚开始很难,但通过不断学习,专业度提升了,这是自己感到最满意的地方。”她说。
在中企工作让这个印尼姑娘产生了建立起自身竞争力的意识,干了半年多,“现在有很多机会跟着中方的领导一起去首都雅加达开会,学到很多,积累了不少工作经验。”
印尼爪哇7号工程是中国首个出口海外的百万千瓦火电项目,作为“一带一路”倡议在印尼落地的首批项目,其最重要的发电机设备安装工作已经于今年4月基本完成。
和中国一样,印尼人口稠密,拥有重要的农业部门,也在经历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两国都有)劳动密集型和自然资源型产业,都渴望成为富有和发达的国家,并得到有竞争力行业的支持。”新加坡印尼问题专家西瓦格•达马•内加拉说道,“印尼在发展工业竞争力和技术优势方面可以向中国学习。”
据中国能建项目方介绍,截至目前,爪哇7号工程已为当地提供直接就业岗位2276个,通过两国员工师徒结对,印尼籍专业技术人员比例由10%提高到25%。
受到自己“师傅”的影响,莉亚坦言,自己对未来有了更多的憧憬。和周围同龄的朋友早已结婚生子不同,莉亚还想要读大学。
在和中国同事们频繁的接触过程中,莉亚对中国人的认知变化也在悄然发生着。结合早前在台湾地区的打工经历,她比较说,“有一次跟着(爪哇7号工程的)一位中国大陆的‘大老板’出差,没想到地位这么高、又有钱的人,居然毫不介意吃印尼的路边摊,很平易近人。”
“相比之下,中国台湾地区的老板更爱面子,就算做错了事,也不会认错。”莉亚说着,嘴角一抿,挤出一丝微笑。
长远来看,爪哇岛上这座电站仍然需要印尼当地的管理者。该项目计划在2019年年内投入商业运行。负责项目经营的副经理周海俊介绍说,项目注重招募印尼大学生,着眼于培养未来的管理者。
相关数据显示,印尼1.31亿劳动力中90%的人都没有大学学位,一半以上在非正规部门工作。不过,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2018年发布的年度全球人才竞争力指数显示,印尼提高了在吸引专业人才和留住现有熟练劳动力的能力,在119个国家中排名第77位,比此前一年的第90位实现了飞跃。
不过,报告也提醒,印尼还有很多功课要做,才能培养一个庞大且具有竞争力的人才库,从而在全球经济竞争中实现增长。
“我们希望把重点放在人力资源开发上。人力资源开发将是印尼未来的关键。”佐科总统在连任以来的第一次政策演讲中说道。
对于像印尼一样的新兴经济体的未来前景,外界毫不吝啬溢美之词。渣打银行今年年初根据购买力平价汇率预测出的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排名,2030年世界十大经济强国中的7个将由新兴市场国家所占据,其中中国居第一,印度第二,印尼第四(美国位居第三)。
“全球第四大经济体”,印尼国有企业部部长特别助理Sahala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不由得主动提及这一未来前景,“我们会比日本好很多,比韩国好很多。”
“如果你看看统计数据……使用Instagram和Facebook等社交媒体人口最多的国家是印尼。即使在农村地区也是这样,印尼人已经懂得怎么上谷歌,怎么上社交媒体。”谈及佐科第二任期的人力资源开发计划时,Sahala对本国同胞的自学能力颇为自豪,“就连小孩也会用,小学生也会用,他们可以直接从谷歌学习,他们已经有途径学习技术和知识了……但政府必须指导他们,给他们指明方向。”
莉亚在台湾地区做节目主持人时拍摄的杂志封面像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印尼姑娘莉亚就是社交媒体的活跃用户。在中国台湾做主持人时拍摄的艺术照,她不时会从手机里翻出来自我欣赏一番,但并不常和工厂里的中国同事们分享这些“小秘密”。不过,当记者提出想要刊发一些她个人的生活照时,她爽快地打开微信,熟练地传送了五六张青春照。
但对于印尼国内的人力资源状况,她似乎并没有非常乐观的感受,“其实印尼除了有地(资源),其他什么都没有。”
(实习生浦一新、马小茹、杨晔、沈雨若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闫颂阳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