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人物

三位单亲爸爸的爱与忧

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实习生 王楠

2019-06-16 20:31  来源:澎湃新闻

中国妇联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离婚家庭中,有67%的家庭有孩子。而离婚时,6个男人中只有1个选择要孩子,这个比例是17%。
成为一名单亲爸爸是怎样的体验,他们的亲子关系中又有哪些特别的经历与困惑?我们找到三位单亲爸爸,聊了聊他们的爱与忧。
口述人①
秦先生,1973年生,汽车结构设计师
上个世纪90年代,我去了深圳工作,和前妻也是在深圳认识的,后来生了一个儿子。
离婚那年是2004年,我儿子只有5岁。当时我们是协议离婚,我30出头了,也看到很多社会现象,我不放心把孩子给前妻。她也不争,可能她觉得我来带孩子比较放心。
小学时,孩子是爷爷奶奶带,他那时也很苦,才三四年级,就在学校住读,那所学校教学质量好点,但离家车程要一个小时。
孩子一个人留守在家,我很担心,所以就决定从深圳回来。2011年,我回到重庆,孩子刚好小学毕业,我就把他从农村带到了市里上中学。
那时候在深圳工资每月有6000多,回来重庆刚开始是4500。也没有什么钱,在出租屋住了一年。
为了多挣点钱,我周末就去一家职能培训公司兼职,干了四年。那段时间,早上出门前,就让孩子拖地收拾房子,中午我不回家吃饭,晚上他煮好饭,我下班回去吃。
后来我工资提高有了积蓄,就买了一个大点的房子。2016年孩子高三,那些家长都要去学校看孩子,为此我才买了一辆七八万的车。每个周末我都把饭菜做好,去学校跟他一起吃饭。
那几年钱也花得很紧,孩子也有感受。买房子贷款20万,第二年还了15万,后面还了5万。有时候我也和他唠唠叨叨,说挣钱不容易,要节约点。
但在生活吃饭这方面,我从来不节约。他初中长期走读,我每次最少做两个菜,贵一点的海鲜也经常买。我们很少在外面吃饭,两个月或者一个月去外面吃一次。其他时间都是自己买菜回家做,另外在旅游方面的开支比较紧。
儿子高中毕业以后,我给了他1000块钱去周边玩,这是他第一次出去玩,也是我第一次给他这么多钱。我自己对旅游没有兴趣,也是为了省钱。虽然现在工资到手一万多,但重庆周边我都没去玩过。
“我很想和他成为朋友”
独自带孩子后,我周末都很少出去,平常上班也是早点回家。我是这样想的,他在重庆也没有亲戚,如果把他一个人丢在屋里头,他会很孤独。就算两个人没话说,能看到我的身影晃来晃去,也不会觉得孤独。
初中高中那六年,我把全部心力都放在他身上。我自己只是中专毕业。那时成绩也不是很好,尤其是英语很差。辅导作业,英语的话,我只念中文,他写英文单词。
我管得比较严。比如:看电视不能看太久;作息要规律,晚上十点半要睡觉,除非要学习;我最反感的是他打游戏,偶尔玩一下可以,玩久了不行;每回考试,他考多少分和排名都要跟我说,不说不行。我觉得太自由散漫不好。
初中时我打过他两回。有次,我回家摸电脑是热的,知道他在我回来之前悄悄玩了电脑,我说一个男孩子要光明磊落,要玩就大大方方地玩一会儿。
我叫他去小区找了五根细竹条,窗帘一拉上,把裤子脱了,趴在沙发上,往屁股上打,打红了的。打完之后我也很心疼,然后再给他讲道理。
我能感觉到孩子有些怕我。有时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太严格了,如果是妈妈带的话,可能对孩子生活细节和习惯上要求随意一点。
儿子初中时,有个班会活动,班主任安排每个孩子给家长写一封信,他给我写了一封信,写我们怎么从出租屋单间搬到自己买的房子里,我对他读书抱有很大期望,还说以后长大了好好挣钱,让我不要那么苦。
他好像能体会到我的辛苦,但他在家话很少,我们前半个小时说两句,后来就没话了。我问他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他说没有,是“慈母严父”。
作为父亲,我也有想改变的地方。我一直是个急性子,比如喊他喊半天没反应,我就着急,就要吼他。还有就是我从小就爱干净,喜欢家里干净整洁,他乱放东西我看不惯。为这些,他没少挨骂。
他性格有点内向,不喜欢交流,也不顶嘴,我反而有点担心。比如吃饭时,他正在夹菜,我吃完饭让他帮忙给我舀碗饭。他就把夹菜的筷子收回来,去给我加饭,很多孩子都做不到,一般是先把筷子夹菜吃了,再去加饭嘛。男孩子太听话了也是缺点啊。
我和他初高中班主任交流过,老师又说他性格外向。我也问过他的同学,都说他很活泼。我自己悄悄去学校看过,从窗子看,他在上课,我又怕他看到我,给他太大压力。
他QQ不加我,微信朋友圈好像把我屏蔽了,从我侄儿那里看,他写的东西也挺幽默的,感觉和他同学关系应该还好,并不是我所担心的样子,性格孤僻或者不能跟人交往。
平时我在屋头就看书,他不喜欢看书,就东搞一下西搞一下,感觉他很拘束,很不自然。他也不善于表达。我身体难受的时候,比如感冒头疼的时候,他不会来问我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吃药或是去看医生。我说我懒得煮饭,叫他煮饭,他去煮了,但是煮好之后他就一个人闷到屋里面边吃边看电视,不管我吃不吃,那时候我心里也有点难过。
在他面前我还是一个父亲,但我很想和他成为朋友。
我最记得他读初中那阵,我们各自睡一个卧室,有一个晚上他做梦梦到鬼了,半夜跑到我屋里来要挨着我睡,这大概是我记忆中最温馨的画面了。

“独自养孩子,最怕把他一辈子毁了”
我就他一个孩子,把他当做自己的一个希望。
在他高二的时候我就把两本志愿和分数的书都看全了,笔记也做好了,我一直希望他以后能当老师。后来填报志愿的时候,他想报电子软件,我说不行。因为我觉得从他性格来说,跟社会上跟很多人不一定合得来。万一他又去工厂,压力很大。
不能按照他的意愿选专业,他很不高兴,都不理我,回他自己屋里,说让我来填。最后,我是强制性地给他报的定向师范生。
他大一上学期都不高兴,下学期就变了,说喜欢这个专业和方向。他大二的时候还定目标考班级15名,班里有48个人,后来考了第25名,虽然没有达到目标,但我还是给他了2500元,让他自己尝试管钱。
他们学校有600块生活补助,我们定好的每个月再给他600,但是有时候都是700或800块。他也不会乱开口要钱,所以他要我肯定会给。
有时候我唠唠叨叨地跟儿子说,谈恋爱最好能结婚,结婚之后尽最大努力不能离婚,再婚家庭对孩子对个人影响都很大。
独自养孩子,我曾经最怕把他一辈子毁了,比较庆幸的是,儿子成了我的骄傲。我觉得是件挺幸福的事情,没有荒废孩子的人生,没让他走弯路。
“现在没以前压力大,反而不好找伴了”
离婚后,我跟他妈妈也没联系了,她也有了新家庭。
2017年,儿子高中毕业后,录取通知书来了,我给他妈妈打过电话。我还是有点成就感,告诉她是定向生,出来教书有编制。
孩子上初中后,他妈妈没有来学校看过他。他的电话从初中到现在也没换过,他妈妈也没换过。他妈一年给他打两三次电话,每次通话不超过三分钟。他也不给他妈打电话,也没去过他妈妈那里。
关于他妈妈的事情他从来不问。我有时开玩笑和他说,等以后有钱了,可以给他妈妈买套房子,他说只要有钱肯定买。这种感情是天生的,血缘的感情。我一直跟他说,要是没他妈妈哪有他。
这十几年来,我处过两三个对象,一次是在他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谈了半年多,那个女朋友对他也不错。
当时对方有个女儿,跟他年龄差不多。两个大人的关系没有小孩的关系来得快,早上见面下午他们俩就出去玩了。他那个时候很快乐,像是真正在过童年,嬉戏打闹,还去爬树。但由于一些原因我和那个女朋友还是分开了,从那里以后,我就没见过他那么快乐过。想起来,我真的也很内疚。
儿子刚到市里读初中时,我也谈过一个,但也是因为他,我放弃了,我就害怕谈对象对他有影响。当时定了目标,初中高中时心思都放在他身上,等他高中毕业以后再想谈朋友的事情。
去年五一晚上吃饭,我们喝了点酒,他就说我该找一个伴侣。他说大学毕业后要去比较远的地方教书,没办法照顾我,有合适的我就找一个。
现在和以前比压力没那么大了,但反而觉得不好找了。
因为常年的消费观和生活习惯已经养成了,可能有的女性看不起我,感觉到我有钱但是不够大方。对我来说,两个人感情不稳定的时候,我不可能花太多钱,而且还想存点钱。如果两个人很合适,一起到老,花些钱都没关系。现在怕的是过了一年两年,那种信任感很难建立起来。
再婚家庭涉及问题很多,可能双方都有孩子,能够做到权衡,把家庭关系处理融洽,才会幸福。
我上班比较平稳,生活上没有太多波折,或者大起大落。只是有时一个人有点孤单,心累。
理想中的生活就是找个伴,晚饭之后散散步,吹吹风,晚上看个电视,洗澡睡觉;孩子也长大了,周末就一起买买菜,做做饭。

口述人②
李先生,1966年生,房产中介
我是在女儿四岁时,开始独自抚养她的。 我和她妈妈分开时,并没有做好一个人带孩子心理准备,也没有想那么长远。
对于离婚,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某种程度上对不起她妈妈。那个时候我将近30岁,正是年轻气盛时,一心想干出点事业,也是希望能够给女儿一个更好的生活。
上世纪90年代初时,我往北京调运材料,木材都是从小兴安岭出来的。当时生意非常好。到了1993年时,我心血来潮,去了俄罗斯做边贸生意,那时,中国的口岸对俄罗斯刚刚开放。
第二年底我回国时,俄罗斯的朋友问我回国要不要带点珍贵的东西回去,其实是世界一级保护动物,当然是已经死掉的动物。回到国内我打算卖掉,结果被公安局抓了,定为走私罪。
当时判了我四年,一直到1998年提前假释出狱后,我又来了北京,开始打工。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销售。到了2000年,我自己跑到北大旁听了一些课程,注册了一家公司,做营销策划的工作。
2007年,公司经营不下去了,主要还是我自己的原因。于是又开始打工,还是在房地产行业,一直没有离开。
我从年轻时起就老在外面跑,和其他同龄的父母比,对孩子和家庭的关心就少了很多。我女儿是爷爷奶奶把她带大的,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爸爸。
我大多数时候是在春节那几天回家,每次我都会带着她去吃肯德基,她笑得很开心。
在我印象中,女儿从小就乖巧,聪明。那时她念一年级吧,带她去买东西,差几分钱,她就能在口里算出来。
我要去外地,她不让我走,当时我没想起来她要过生日了,最后还是走了。现在回想起来,非常内疚。这么多年没有给她过过生日,很对不起她。
也是那次回家,知道她自己悄悄攒了钱,其中有一张是五十元,在家里就丢了。她跑去和奶奶说,奶奶说丢了就丢了吧,她也没哭没闹,那么小,就非常懂事了。
2005年我妈去世了,那年女儿正好上高一,寒暑假她就来北京我这里,我上班之余给她做做饭,带她去清华北大的校园转转。
从小到大,我最看重对女儿道德和品德方面的教育。很惭愧的是,我一直在外地工作,都是她爷爷奶奶在培养她,所以平时的沟通和交流不是很多。
说实话,可能我并不完全了解我的女儿。她成长过程中,很听话,自觉,我从来没有批评过她,没有要求过她什么。
最担心她的时候是在青春叛逆期,她念高中时,很担心她的成长,和女儿的沟通交流,似乎不像妈妈和女儿沟通那么方便。我确实不太知道怎么处理父女关系。
她和她妈妈分开的时间也挺长了,直到她上大学后,她才去见了她妈妈一面。具体的情况我也不会问她,只是让她没事时给她妈妈打个电话,问候问候。
女儿长大后,我曾经考虑过找一个伴侣,但还是要看缘分。这么多年,我事业上起起落落,做得并不成功,没有经济基础做保障,也很难遇到合适的人。
独自抚养女儿,最令我骄傲的是她的自立,她自己爱学习,从来不让我操心。她通过自己的努力读到硕士。尤其是本科毕业后,由学院推荐保送上研究生,很不容易。
但是她毕业后工作好像也不是很顺利,我一直也很担心。她待过的单位都还不错,我一直相信她的能力。
前段时间我听说她得了抑郁症,我在网上查了查什么是抑郁症,把我吓坏了,怎么就得了这个病了?我成天都在想这个问题,是不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还是感情的原因,或者是家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就给她写了封信发过去,第二天赶紧跑去她租住的小区见了她,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晚上睡不着觉,走路也没劲儿,很颓废,我看在眼里,心里很难过。
如果问我最想和她说什么,其实还是很对不起她,没有让她同时得到父爱和母爱。在她成长的道路上,陪伴她的时间太少了。
我记得2008年,高考分数下来的那天,我和女儿在去烟台的车上,还不知道分数。到家后,她查到了分数,当时很激动地抱住我,那一刻我也觉得很幸福。但也很愧疚,她高中都是住校,高考时我也没能陪着她。
虽然我们现在都在北京,但联系不太多,隔几天才联系一下,主要也是聊聊工作,其实有时候我很想问她,工作怎么样,男朋友怎么样,又担心她觉得我啰嗦。
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她能健康快乐,工作顺利,再找一个男朋友。毕竟是当父亲的,哪能不爱自己的孩子。嘴上不说,心里还是爱她的。
口述人③
林先生,1977年生,创业者
我出生于1977年,对年龄一直不敏感,今年应该是42岁。我有一个儿子,2004年出生,今年15岁。自己是个体户,开发、代理面向中小企业的管理软件。这一行收入还不错,目前维持日常生活和赡养老人,没有压力。
他妈妈在银行上班,也是一个小领导。2015年,我和他妈妈签好离婚协议,小孩11岁,怕对他小升初有所影响,约定好2016年小孩小升初后办手续,实际是2017年春节后办的。在办手续之前,大人开始分居,经济也AA。
我们在2015年就商量好,最好的房子留给他妈妈,一套老房子是分给我。我现在住的房子是2016年稍微借了些钱买的,主要是给小孩和老人一个安定的心理状态。2017年3月份我和小孩就搬进去了。
离婚时,两个人都想要小孩,小孩表态说都可以。后来拟写离婚协议时,财产对方分八我分二,小孩共同抚养,平时周一到周五跟我住,我照顾他的生活和学习。周末和节假日去妈妈那里,当然他妈妈如果说平常想小孩子了,那也是随时可以过去的。小孩在中秋夜、大年夜、正月初一,会回来跟爷爷奶奶吃饭,饭后再过去他妈妈那边。
我觉得,小孩一定要由我来带,我比较放心。不过我也一直认为,小孩是共同的,大人之间的矛盾再怎么不可调和,都不要拿小孩做筹码。
围城里外
吵架从小孩出生以后就开始了,随着矛盾加深,吵架越来越频繁。再往后吵架也没有意义,更多是进入冷战,互相不说话。她妈妈下班回来该做饭做饭,该吃饭吃饭,在饭桌上我会和小孩聊,担心他受这种氛围影响,妈妈通常是沉默。
十几年里,常常被提“离婚”,可能是使我疲惫的地方。她妈妈也不是真想离婚,这可能是她的习惯。但我觉得有问题就提出来解决,不要随便提离婚,提着提着就真的离婚了。
我们吵架的时候会尽量避开小孩,但也有没控制住的时候。小孩子的反应是避开,回到自己的房间。2015年决意离婚前,我准备跟他好好谈下,听取他的意见,刚开口,他就说他全部知道了……他说,他没什么意见,只要我们都好就好,他只希望好聚好散。
对于离婚,会有些失落。男人年轻时总是有很多理想,想要出人头地。不过作为潮汕人,对家庭的观念也很看重。我从北京回到家乡和他妈妈结婚,婚后也拒绝了朋友多次邀请,留在了家乡创业,放弃了年轻时候的理想和机会。
我家是农村的,他妈妈家原先在郊区,后来拆迁搬到城市。她的父母一开始就不是很看好我们的婚姻,后来勉强同意。我觉得婚姻还是要有父母的祝福,这十几年一地鸡毛的婚姻生活,分开后剩下的人生才有希望。
遗憾、不舍、后悔,真的没有,看淡了。
对这些回忆,也可能是选择性遗忘,这也是必要的,如果大人自己都没办法走出去,就没办法面对更脆弱更敏感的小孩。小孩,是一个重要推力,令自己更坚强,怀抱希望。
有时也面对外界的风言风语。在大城市离婚比较自由,但在小城市和农村,七姑八姨、三姑六婆之类的会来劝和,这个压力还挺大。绝大部分是出于好心的,但是好心不一定能办好事,我也不能去怼他们,还得客客气气跟他们解释。
此外,也会有一些恶意的猜测,比如言之凿凿地说我是不是外面有人了、又生了几个小孩之类的。当面听到,我会开玩笑说,“我的那些小孩在哪里,请帮我找,失散多年,我很想他们。”跟他们吵?没用的,我越吵,他们越来劲。如果不是当面,我就当成一个笑话。
不过,对于小孩,我很担心外界的风言风语对他造成心理上的影响。我就对他妈妈那边和自己亲戚说,无论如何,都不要去跟小孩理论这些问题。但难免的,没办法控制别人,我只能做好我自己,多跟小孩沟通。

小孩
我一直跟小孩说,无论大人之间怎样,父爱和母爱从未有改变。
小孩谁带他就跟谁亲。他小时候是奶奶在家帮忙照顾,学习上他妈妈也参与,但主要是我一直在安排,包括课外学习。我是个体户,大学学审计,后来转行做软件,又是夜猫子,晚上写代码,白天的时间就会多陪他。
他妈妈性格上比较容易发怒,小孩比较敏感,所以就可能会有意识地回避。实际上,他妈妈对他一直都是非常好的,他跟他妈妈之间也很亲密,但可能交流方式不同,他说话会很注意措词,规规矩矩的。可能他妈妈希望他成为绅士,我就希望他对外是儒雅礼貌,但是对亲近的人就嬉皮一点,不用那么拘谨。
他从来没有直接表述过对爸爸或妈妈的不满,不伤害任何一方的感情。他从妈妈那边回来,从来不对我说那边的情况,他说“不想搬弄是非,你们大人有什么事情你们沟通,但是不要试图通过我来看对方在干什么”。
我也不会问他, 如果我偶尔问他,他都会以“很好很好、不错不错”敷衍过去。在他妈妈那边,他也是如此。他妈妈曾经很直接地问他,“你觉得爸爸和妈妈复婚好不好?”他就回应,“都好,随便,你们自己的事情你们自己看。”
他小学三四年级开始看《道德经》《荀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显得很超然。比如,小学三年级有小女生给他写信,示爱,他回家告诉我,我问他怎么处理的,他说他没看,但把信的结尾署名的地方撕掉后,把信放回女生课桌。我问他为什么要撕掉后面的女生的署名,他说,“放回去是我不需要爱,撕掉名字是不想伤害人家,免得其他同学看到了起哄。”
不过,他内心还是比较凝重的。作为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学习上他很优秀。虽然我从初中以后就不要求他一定要考到什么名次,但是学校老师会要求他,在老师眼里他就是一个优秀的学生。此外,如果他中考考得不好,会被归咎到离异上面,家庭会再次不和睦,我觉得他自己心里也知道这一点。
他初中学校是市重点中学,学习任务本就很重,每天作业做到十一二点,他还根据每天的学习去做额外的题去深化、强化。就到目前他已经被省重点高中提前录取了,他对中考的备考还是很谨慎紧张。我想,他也想继续努力,用成绩来回报他想回报的人,用成绩来回击一些他想回击的人。如果中考考得好的话,就像是为我争了一口气。
生活上,离婚的确对他有影响,比如外界一些压力。有些亲戚朋友,特别是一些老人家,他们都会说让他去跟爸爸妈妈谈,让他们复合。
2017年春节后刚离婚,他开学是初一下学期,从常年第一降到第三,往常他比第二名都要高几十分。所以波动是挺大的,他的情绪一定是受影响的。
我当时能做的,就是更多地陪他,例如他学习,我就在他房间看书,也会聊很多除离婚之外的任何话题。我了解他,他想知道什么的话,会问我,他不问,我就默默地陪伴。
我的初中同学在小孩念的中学任职,出了这个问题之后,他跟我说,“不怕,不用藏着掖着,事情出来了,我们去面对会有更好的结果。”
跟小孩班主任说了这个情况之后,老师们每天上课会关注他,看他有什么反应,看他上课开不开心、有没有笑。班主任是男老师,比较理性,像英语和数学老师是女老师,比较感性。如果说连续两天上课都没有笑容,就很紧张地跟我同学说,“怎么了,这两天都没有笑?”
他的数学老师去找我同学,还在我同学办公室哭了,为小孩哭过好几次,她可能有一种代入感,就觉得小孩这么聪明,却一直都没有笑容,觉得很心疼。其实小孩不笑,可能比较高冷,他待同学老师很有礼貌,但不是很爱笑。跟他同学、跟我在私底下玩的时候,比较爱闹的。
这些也是我同学跟我说的,对于老师我很感谢,除了过节发个问候之类,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因为潮汕人比较喜欢喝茶,我就买了一些茶叶送给老师。但就那么一两斤茶叶,老师都很不好意思,一直不肯收,后来收了之后,还一直发信息过来说不好意思。
小孩一开始不知道这些,等到他五月考完试后,我跟他说,老师们从初一到初三都非常关心他,应该去老师家里坐一坐,并且把数学老师的这段经历告诉了他。他愣了。后来我们去老师家里坐,他比较拘谨,不太在老师面前表达,离开出门时,老师送到电梯口的时候,他转过身来给老师鞠了个躬,说“谢谢老师”,老师又哭了。
两个男人的生活
离婚后,度过大概一学期的过渡期之后,我们父子俩的相处更加轻松自在了,我和他也更加亲密了。
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和他聊天,当然小孩有时会说,“你讲的大道理我都懂。”这时候再说什么也显得有些苍白,不过我跟他说“爸爸给你发个红包,心情就好了”,然后就给他发个小红包,他就会好很多。他还会来找我报销,说是他吃饭开销要我买单,因为我养他;请同学吃饭,他就花自己的。
红包基本没有失灵的时候,就是他给自己找一个开心的理由吧。
从小到大他不会乱花钱,有时候他会用来买书,买回来之后找我报销,比如说买了一本书,原价80块,打折后56,他说打折是他的人品,所以还是要给80,所以我就给他80,因为他坦诚说了,并没有骗我说原价就是80,我有时候还会给他100。
平时,我工作,他上学。5:50闹钟响,他六点起床,我起来给他做个早餐,餐后我继续睡个回笼觉,他看会儿书就自己骑自行车去上学。遇到刮风下雨或者他觉得有点懒的时候,我就送他上学。八点半到九点,我去上班,因为是小业主,上班时间比较自由。
下午放学回到家一般是六点左右,只要我没出门,我就给他做饭吃,他喜欢吃我做的饭。对我来说,做饭太简单了 ,只要有菜谱,有食材,我能做出南北菜系,就算第一次做也保证能吃。他从小吃的蛋糕、甜品,都是我自己做的。
我要求他每天早睡早点起,有条理性、计划性。他有时候偷懒,有时周末和暑假会睡到十点、十二点,也会懒一点。他小时候我管得比较严格,小孩子总是会调皮的,我不想通过强制来“制服”他,都是不断地讲道理、摆事实,这确实耗了很多精力和时间。四五年级以后,基本由他自主安排,初中就差不多是散养了。
暑假的时候,父子俩经常出去旅行。去年有一个学期,他对学校的政治课程很不服气,不愿意按照既定答案去写。我想让他先了解问题的复杂和多样,就提前制定路线,先带他去了马来西亚,住民宿,去华人市区转悠,跟华人聊天;接着去了斯里兰卡,也是住民宿,让他跟普通居民聊天。孩子没办法用单纯说教来说服,必须让他自己去听、去看、去思考。
现在的生活没什么问题,不过,买衣服真是个难题,至今无解。我不会搭配,对尺码也很迟钝。我自己的衣服,常年是优衣库,裤子、上衣都是纯黑纯灰,同款还买好几件。但小孩应该多姿多彩一些,我了解小孩的喜好,他喜欢酷一点,现在又增加了动漫风。不过就是不会买,两个男人也从来不逛店,都在网上买,有时尺寸差很多。
小孩今年初三,参加省重点高中五月的提前招考,全省一千多人去考,都是各地的尖子生,就录取几十个人,竞争很激烈。最后他被省重点中心提前录取了,我和他很高兴,也松了一口气。考上之后,他跟我说,“老爸,我全部是蒙的”,我打趣说“那你把全省一千多个人都蒙过了”。
录取后,要去学校面谈拿通知书,我和他在动车上聊了一路。快到站的时候,他说,“兄弟,就要到站了,我送你六个字,你解放我解放。”我听了之后也没有太大反应,我知道他在说什么,大概都想脱离原先的氛围。我已经把公司交给另外两个员工去经营,我自己拥有一些股份,打算离开这里。去哪里、做什么都还没有确定,年龄和学历都没有优势,我开始真正感受到压力。
这两天我去泰国旅游,本来是想带他的,不过他在家备考中考,虽然提前录取之后中考成绩不那么重要了,但他还是希望考好一些。他就天天给我打电话,我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无聊了想跟你讲讲电话”,我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问他是不是有点“娘娘腔”了,他说不是,他觉得十几年一直都没怎么撒过娇,以后要开始离开家的生活了,以后也没机会撒娇了。
我从泰国回来后,他就像以前一样,接过我的包,开始翻,看我有没有给他带什么。后来到晚上,他又跟我说,天气太热了,何必在两个卧室开两个空调。就把我们住帐篷时用的防潮垫铺到他的房间,说给我睡,我就睡在他房间的地铺上。
其实,他以前从没有想过要节省一个空调的费用。我在地上躺着的时候,他就躺在我身上说“舒服”,然后走开;有时我也拍拍他的屁股,说“恶心,快走”,然后他就走了。
未来的幸福
一个人的生活,有心情低落的时候。毕竟,生活中上有老、下有小,工作上也有压力,但不会长时间沉浸在低落情绪中,否则会影响老人和小孩。
我会去跑步,沿着市区的河跑,无限循环一首歌,比如我很喜欢李宗盛的《山丘》,跑到喘不过气来,哪还有时间去乱想。跑累了,回去洗个澡,就睡觉了。或者小孩打电话说“老爸,来下盘棋”,我就回去下棋,情绪也会转好。
我也有两个关系很好的“男闺蜜”,一个是和我同村一起长大,一个是初中同学,家里不开心的事情和他们聊得最多,他们也是会和我聊。倾吐完之后,他们也并不会去安慰,只是说,“说完了吗?饿了吗?喝个砂锅粥吧”,或者“说完了吗?酒是不能喝了,喝杯茶吧”。最主要是有个宣泄的地方,倒个情绪垃圾,也不是想让对方帮忙解决。
此外,我有空的时候,就会背起背包,想去哪就去哪。家乡的机票常年白菜价,飞国内各大城市以及东南亚很便宜。去年4月那次旅程,走完了半个斯里兰卡。
住在古堡的民宿,走几步就到了古堡的城墙角落,七八米的城墙,坐在靠海的城墙之上,看着印度洋。傍晚,在斯里兰卡的加勒古堡,听Beyond的歌,看日落。人很多,加勒古堡的日落很美,因为靠近赤道,天特别红,就像火烧云一样,海面近处也是红彤彤一片。不过日落很快,太阳才刚刚靠近海面,闭上眼睛,想点事情,它就掉下去了。
日落之后,天渐渐暗下来,古堡就突然没有人了,很寂静,路灯也不多,灯光很暗淡。我找了一个暗处的角落,坐在炮台边上,吹口风琴,口风琴是我住努沃商城附近一家民宿时,民宿主人送给我的,他还教了我简单的乐理知识,我自己旅途无聊,就会拿出来吹一吹,当时吹的是《两只老虎》《兰花草》两只简单的曲子。
那天的月亮不是很亮,海是黑色的,远处有一点波光,可以看到一些船舶在慢慢行进,有的在港口停留。我想静静地待一会儿。
这时突然发现,背后有一个白人小姐姐。我们就用英语做了一些简单的交流,她说我的背影好忧郁,就好像她在梦里见过的一样。有一瞬间,我觉得我们可以聊一聊,但后来还是觉得她太浪漫了,并不合适。
其实,关于爱情观,我和小孩也聊过,在五月去学校拿通知书的动车上,我问他,“会不会因为老爸的人生经历,影响到你以后的爱情,你会不会不相信爱情?”他说,“老爸,我以后还是要娶老婆、要生孩子的。”他还说,两个人合适最重要,如果没有遇到合适的,他可能不会急于求成,但遇到合适的,他也不会因为我的问题就排斥。
对于我的另一半,小孩觉得那是我自己的幸福,我下半生的幸福我自己去保卫,他自己也有他的生活。小孩还说,我看中的人,也一定不会虐待他,他很信任我。
就我自己而言,人总想有个伴,但灵魂契合最重要,否则太累了。也曾被迫相过几次亲,都觉得不太合适。我觉得,随缘分,缘分到了,谁也挡不住,缘分没到,谁也没办法。
责任编辑:黄芳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