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中国政库

边疆党旗红|那些云南边境的扶贫干部们

澎湃新闻记者 高宇婷

2019-06-07 06:59  来源:澎湃新闻

临沧基层干部自编自唱的《火塘边》 作词:沈斌 作曲:姜青涛 演唱:姜青涛 视频来源:云岭先锋微信公号(01:15)
云南省临沧市下辖的8个县(区)都属于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滇西边境片区县,有7个县(区)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2018年9月,临沧市的云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2019年4月,临翔、凤庆、镇康、耿马、双江、沧源6县(区)达到脱贫标准,成功退出贫困序列。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近日在临沧市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沧源佤族自治县采访时发现,总结起来只有几句话的脱贫工作成绩,却是过去几年中,无数深耕于脱贫攻坚一线的干部职工夜以继日辛勤工作的成果。
“火塘边”的扶贫干部
沈斌在耿马县勐撒镇一待就是6年。
作为勐撒镇党委书记、脱贫攻坚第一责任人,他曾经连续3个多月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妻子和孩子,那还是2017年、2018年全县脱贫攻坚工作最关键的时候。
当时,沈斌70多岁的母亲住在耿马县城,距离勐撒镇有30多公里路,妻子和孩子住在临沧市里,距他有100多公里路。
有一天,沈斌实在想念家人,拿出纸笔写下了几句话:在火塘边看着温暖寒暄的画面,想起我的宝贝那甜甜的笑脸……我最亲爱的人啊,真的好久不见,因为使命在我的双肩……
沈斌(图右靠墙)在村民家的火塘边登记信息  耿马县委组织部供图
勐撒镇文化站工作人员姜青涛看到这几句话后脑海里立即有了旋律,利用午休时间,一首《火塘边》的歌曲基本成型:“把思念绣在青山绿水间,把信念深深刻在山顶上面……”。
临沧市的许多农村老百姓用“火塘”烧火做饭、取暖、照明,驻村干部们走村入户最常坐在火塘边,这也是他们最熟悉的地方之一。
歌曲在云南省委云岭先锋杂志社微信公众号“云岭先锋”发布后,引发许多基层扶贫干部的共鸣。
他们纷纷在歌曲后面留言:“驻村扶贫工作队员辛苦压力大,二三个月回不了家,五加二白加黑是常事”、“我儿子刚参加工作,就参与到勐撒镇脱贫攻坚工作了,因为工作忙,三年他回家5次,加起来不到20天,但我们都理解和支持他。”
在云南边疆地区,扶贫干部因为忙于工作回不了家的情况不是特例。
沈斌现在想起来心里都有些不忍的,是镇党委副书记和副镇长。他们在小孩出生后第3天,就被叫回镇里继续工作。孩子都1岁多的时候,两个人陪孩子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15天。问爸爸在哪里,孩子就指着手机。
2018年12月,当勐撒镇通过省级第三方评估退出贫困序列的时候,沈斌感慨“身上巨大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如今沈斌已调任耿马县水务局局长,勐撒镇的日子却让他刻骨铭心。
他向澎湃新闻记者坦言:“脱贫攻坚对我们来讲,最难的就是前一个阶段,我们的干部职工包括我自己,在进村入户做工作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困难和问题,家人不理解、群众不理解,有时候班子成员之间还不理解,所以通过这种磨炼,通过脱贫攻坚这个阶段,大家思想境界都提高了,百姓也理解了我们工作不容易。”
村民从“不信任”到“说什么做什么”
2018年,得益于云南省委组织部、云南省财政厅的边境县村级“四位一体”试点以及脱贫攻坚等相关项目的资金支持,耿马县孟定镇色树坝村迎来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耿马县孟定镇色树坝村东风组  澎湃新闻记者 高宇婷 图
色树坝村东风组里的竹林步道、白楼青瓦,篱笆小院里的蔷薇花和朝天椒,一切看上去干净整齐的样子,就像城市的街角公园。
2017年至2019年初,一直担任色树坝村驻村工作队长的蔡宏伟,谈起这两年在村上的工作强度十分感慨:“驻村队员一年基本都回不了几次家,挨家挨户了解村民的情况,帮助他们打扫卫生、做思想工作、改变思想观念、发展产业。”
“有些老百姓一说就说通了,有些工作就非常难做,经常要入户几十次,他们才会改变想法。有时候今天说通了,过几天又不同意了。我们自己也贴钱买东西上门去看他们,跟他们聊,最后做通工作。”蔡宏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个中艰辛实非三言两语所能概括。
不过,日子久了,村民也将驻村队员们的辛苦记在了心里。
村民杨小锁说:“我们不懂技术,驻村队员帮我们联系咨询,还帮我们联系种植重楼、养殖中蜂,只要我们种出来的东西,他们就想办法联系帮我们卖出去。”
“蔡队长觉都赶不上睡,带我们做事情。对我们家里的卫生提出要求,教我们叠被子,他说人要讲道德、讲卫生、讲礼貌。卫生打扫好,我们的气氛也相当好。”东风组党支部书记路军旗说,看到工作队确实是在做事情,村民们也从开始的不信任,到最后他们说什么就做什么。
随着蔡宏伟两年驻村期满,色树坝村的脱贫攻坚工作也出了成绩。通过积极努力发展各类种植、养殖业,该村2018年人均纯收入已达到7556元,比2015年4813元的人均纯收入增加了近3000元。今年色树坝村成功脱贫出列。
耿马县孟定镇色树坝村东风组一角  澎湃新闻记者 高宇婷 图
尽管已经不在村上工作,蔡宏伟还时常能接到色树坝村民打来的电话,请他帮忙协调办事情,还有在外打工的村民回来后,叫他一起出来吃饭。每当接到这些电话,蔡宏伟感觉很欣慰:“工作做了,过程也很艰辛,大家从不认可到认可,再到脱贫致富。”
扶贫干部手把手、订单式上门服务
从色树坝村出发,沿着中缅边境线再往东南方向行驶约80余公里,就是临沧市沧源县班洪乡。这里曾发生过著名的“班洪抗英事件”。
班洪乡佤族百姓打歌  澎湃新闻记者 孙鹏程 图
如今,班洪乡百姓在“80后”党委书记毕志兵的带领下,已提前一年通过省级第三方评估检查,达到了脱贫标准,正准备迎接国家抽查。
毕志兵总结发展经验:“第一要有一个好带头人,第二要有一个好的班子,离开了这两条不可能。”
由此,全面整治软弱涣散党组织就显得尤为必要。“首先找准病因,有的村内耗严重,公平意识弱化,就把书记调下来。还有的是能力素质差、结构老化。换人如换刀,不换思想就换人。”毕志兵说。
班洪乡现有6个行政村、29个党组织,村民10612人。2015年以来,全乡整治软弱涣散党组织6个,重选村党(总)支部书记4名、村主任6名。
有了好班子,还要带头干。
班洪乡居民以佤族为主。在毕志兵看来,当地老百姓接受能力很快,科技文化素质却是短板,需要扶贫干部们手把手、订单式地上门服务。比如每块地都写清楚:谁家的地、面积多大、哪个干部负责等。
“干部两天必须要到地里看一次,发现什么就领着群众一起做。因为佤族是直过(编者注:从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民族,自主发展的意识比较弱,但是他们听干部的话,我们就要带领群众干、干给群众看,守着群众一起干。”毕志兵说。
2016年,辣椒在班洪乡试种成功。结合辣椒种植周期短、产量高、价格高、市场前景好、见效快等优势,班洪乡决定大力发展辣椒产业。
“我们这四季如春,喜欢吃辣椒,种辣椒,还引进了辣椒企业。我们的辣椒长得‘帅’,我一会带头唱首辣椒歌。”过了一会,介绍完乡里的工作后,毕志兵和乡政府工作人员一起唱起来:“播下种子用心干,小小辣椒映红佤山边疆……”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2018年班洪乡村民人均纯收入已达11076元。当年全乡种植辣椒4000亩,共带动农户607户2428人,农户人均增收2900元以上,平均亩产700多公斤,部分农户亩产达到1.2吨,实现产值2000多万元。
班洪乡的辣椒   临沧市沧源县班洪乡政府办公室供图
“今年辣椒市场价格非常好,17元一公斤,我们按照10元一公斤的价格测算,预计2019年种植面积达10000亩,力争实现上亿元产值目标。”毕志兵说。
责任编辑:蒋子文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