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肿瘤医院医生拍下“我亲爱的同事们”,这组照片刷屏朋友圈

2019-06-06 13:1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下面这些照片,都出自一位医生之手。
作者叫方临明,37岁,从2004年至今,一直在浙江省肿瘤医院工作。
从2014年开始,他一直在拍摄“我亲爱的同事”这个专题。
最近,他又为同事拍了一组照片,“这次拍摄是围绕我们医院肿瘤防治的主题来进行创作的。肿瘤患者的治疗,需要医护团队的共同努力,一起打响抗癌的‘战争’,所以借用‘攻守道’来比喻对肿瘤的攻击、防守、道法。通过另外一面,来展现我们医护人员其实都是武术高强,有一技之长、术业有专攻的人,一起为百姓保驾护航。每张照片的背景,用的是癌细胞的显微图。”方临明说。刘元顺,内镜中心。工作1年,爱好:阅读。
陈定潺,ICU。工作10年,爱好摄影、旅行、交友。
何福根,药剂科。工作30年,爱好:运动、摄影。
何月岚,放射物理室。工作10年,爱好羽毛球、游泳。邵俊,麻醉科。工作19年,爱好:摄影、机车。王玉卿,介入科。工作17年,爱好旅游、摄影、唱歌、跳舞等。魏晓炎,药剂科。工作6年,爱好足球篮球。章红燕,药剂科。工作30年,爱好太极。章平年,核医学科。工作31年,爱好旅游摄影。
这组照片也引发了网友的热议:方临明大学的时候,学的是医学影像专业,用俗话说,就是给病人拍片子,做B超。他说,高考的时候,是在医院工作的姐姐,建议他填这个专业的志愿。“后来事实证明,这个专业我姐姐帮我选对了,到现在这个专业也比较紧缺,从找工作的角度来说,相对容易些”。
虽然学的是医学影像,但上大学后,方临明又喜欢上了另一种影像——摄影。这一拍,就是近20年。
参加工作后,虽然很忙,他还是没有放下摄影,一直拍拍拍,主要拍的,就是身边的人。李辉章  癌症中心罗顺英  医保办倪发强    核医学科
“我就是喜欢拍拍身边的人和事,家人也好,同事也好,我都觉得很值得去记录。我是比较认同那个观点的,‘身边的事物拍不好的摄影师,不是一个合格的摄影师’。所以我到了单位后就开始拍身边的同事,我觉得很有意义,而且也能给医院留下精彩的档案照片。”
作为一名医生,他对这个职业,有不少感慨。
“我当了10多年医生了,这10多年来我感觉人生还是很有意义的。”
“医生这个职业其实很严肃的,有非常严谨的规范。就拿我们医院来打个比方,我们是肿瘤医院,医院里分很多学科,而且每个学科都会有很多不同的部门,每个肿瘤患者的治疗,都有严格的执行规范的。比方说放射治疗,如果有一个病人在临床医生这里确诊了疾病,并且是需要放射治疗的,那接下来他就会进入规范化的治疗流程,模型制作、CT模拟定位、放射计划设计、计划验证、治疗执行这些环节一环紧跟一环,是不能有丝毫差错的,这样做就是为了让病人的治疗都能够有精准性,并且还能按照个体情况进行优化。”
王芳  档案馆王实  内镜中心许美佳  医务科
医生的工作压力很大,经常要没日没夜地加班,方临明他们医院也不例外。
“我们医院压力最大的科室都是在临床一线的那些科室,比如我们麻醉科、手术室等,经常因为病人要做手术加班到晚上十一二点。医生的家里,很多都有小孩的,我身边好多同事都是早上家里小孩还没有起来,就要来医院准备一天的工作,等到下班回家的时候,小孩子都睡着了。当医生不容易啊。”毛伟光  膳食科
陈媛媛  放疗科李林法   核医学科
作为肿瘤医院的医生,方临明接触更多的是患者。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要做放射治疗,为了防止孩子乱动,小孩的妈妈只能给孩子喂安眠药,等药效起来孩子睡着了再做放射治疗。孩子的家长心如刀割,作为一样是有子女的医生,也很难受。“癌症关注的人很多,每个生癌症的人,只要你和他稍微深入接触下,他们的遭遇都会让人觉得怜悯的,这样的故事在我们医院太多了”。
所以,他更希望他镜头下的同事们,是阳光的,快乐的。张亮  放射科
看了方临明的照片,你有何感想?
 快拍快拍正在征集“我的摄影故事”,我们欢迎各行各业喜欢摄影的人,把各行各业的“故事”,通过摄影的方式,告诉我们,分享给大家。
照片请上传快拍快拍网(www.kpkpw.com)或下载快拍快拍App(app.kpkpw.com)·“我的摄影故事”频道。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