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对话|日本艺术家宫岛达男:关注时间与生命,重要的是内核

澎湃新闻记者 陆林汉

2019-05-17 16:38  来源:澎湃新闻

宫岛达男是日本当代艺术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后物派”的代表人物。自1980年代开始艺术生涯起,他就创作出一系列为科技驱动的装置、雕塑及行为艺术作品。
5月17日,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在历经迁至静安新业坊,改建布置后,正式对外开放。开馆展是日本艺术家宫岛达男个展“如来”,呈现了其三十年来的艺术创作,展出从1988年以来每个阶段代表性的 LED 装置作品以及行为艺术作品。
在民生美术馆新馆对外开放前,宫岛达男接受了“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的专访,谈及了自己的艺术生涯和艺术理念。他表示,自己的艺术理念始终是强调着自己提出的三个概念,“不断变化”、“连接万物”和“持续永恒”为核心理念,而艺术的形式和使用的媒介并不是最主要的,重要的是内核。
宫岛达男
宫岛达男出生于东京,并于1981年进入东京艺术大学,开启了自己的艺术生涯。
大学期间,宫岛达男就开始做起了自己的第一个行为作品《自然.人工.(声音)》,之后他又实施了《自然.人工.(石人)》、《自然.人工.(雨)》等行为艺术,并逐渐的在行为表演中增加了电视屏幕等电子设备,例如综合性行为表演《自然.人工.(线)》。
与此同时,80年代中期,宫岛达男开始使用各类数码元器件进行装置作品的创作,并最终确立了发光二极管(LED)计数器成为他作品的核心构件。1988年,策展人南条史生提名宫岛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日本艺术家特展,其作品《时间之海88’》广受好评。自此,宫岛便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逐渐成为日本当代艺术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
《生命 (无器官的身体)》 ,展览现场
随后,他的作品《计数裂缝》、《五个对立的圆》、《计数煤》等作品被陆续创作出来,伴随着计数器和界面上闪烁的LED数字,这些作品承载着宫岛想表达的主题:时间、生命。
在展览现场,策展人孙啟栋表示,在此次的展览线上,呈现了LED从早年红色到蓝色,最后到白色,可以看出这一材质的发展的趋势。
位于新业坊的民生美术馆
民生美术馆展馆内充满宫岛达男的数字元素
宫岛将LED作为艺术符号,将其置入不同的地理位置、空间、事件之中,试图达到一种批判性。例如,在纪念长崎原子弹爆炸事件的展览中,宫岛制作了一件装置作品:在弹着点的地方,他把3000个发光二极管计数器放在流水中,上面的数字周而复始地闪烁着,在明灭的交替中,追忆往昔也昭示未来;在德国雷克林豪森博物馆的作品《通向浩劫的时间列车》中,他更是将该系列作品置入到了纳粹大屠杀的历史背景中。
宫岛最著名的是用LED制作的酷炫的装置作品,但同时,行为艺术也一直伴随在他的创作中。如今,六旬的宫岛达男一直坚持着自己的艺术理念,他告诉记者,他一直强调着自己提出的“持续变化”、“万物连接”和“永远持续”三个概念,而这三个概念主要来源于几个比较大的命题,人的生命,时间的永远性和宇宙。
行为艺术,《水中的倒计时(MURUROA)》

“尽管装置和行为艺术使用的媒介和道具不同,但只要核心理念是一样的就可以,”在谈及艺术媒介时宫岛这样表示,“我并不在乎材质是否新颖或是陈旧,只要材质符合自身的艺术理念,便会一直运用下去。”
对话宫岛达男
澎湃新闻:您在大学时是油画专业,但却最终以LED装置成名。为何会从油画转向装置作品?
宫岛达男:我大学时候学的是油画。但那毕竟是欧洲人创造的东西,很多人都在从事这一领域的创作,作为一个东方人,我并不能超过他们。所以我就想创造一些只属于自己、具有独创性的艺术作品。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做行为艺术和装置艺术。
澎湃新闻:上个世纪80年代,您开始使用LED这一材料作为作品的主要媒介,同时您也在80年代做了非常前卫的行为艺术,而这两类艺术也贯穿着您的艺术生涯。两种艺术类型截然不同,为何在同一时间段选择了两种不同形式的艺术?
宫岛达男:装置艺术主要是以物体为媒介,行为艺术主要是以人为媒介。尽管使用的媒介和素材道具不同,但只要核心理念是一样的就可以。只要其内核不变就可以了。
行为艺术,《自然.人工.(声音)》
澎湃新闻:您的内核是什么?
宫岛达男:三个核心的创作理念,“不断变化”,“万物连接”和“永远持续”。这三个概念主要来源于几个比较大的命题,人的生命,时间的永远性和宇宙。这三个概念是从这些宏大的命题当中抽离出来的。
澎湃新闻:这样的命题和您自身的生活环境,个人的爱好有什么关系吗?
宫岛达男:主要还是对这些命题本身的思考,跟个人生活没有什么大的关系。
澎湃新闻:展览标题“如来”强调佛教对你的重要性;您在口述中也强调“Art in you”的观念,认为“‘佛陀’沉睡在每个人的内在,是人类潜能的参照”。可否请您谈谈佛教对你的艺术及个人生活的影响?
宫岛达男:我是从20岁开始就受到了佛教很大的影响,也是从那之后开始信佛的。
佛教可以说是我的灵感之源。佛教里面阐明的概念就是要众生平等,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内核。此外,还有一点就是无限的希望。说佛教是我一切创作灵感的来源也不为过。我所提到的三个理念的来源确实是受佛教影响。
澎湃新闻:所以您在学生时期就将艺术思考与佛教相联系。
宫岛达男:确实可以这么说。
《五个对立的圆》
《计数间隔》
澎湃新闻:这次在民生现代美术馆将呈现三十年来的艺术创作,展出从1988年以来每个阶段代表性的 LED 装置作品以及行为作品。您是如何解读自己不同时间段的艺术作品的?
宫岛达男:作品主要分三个阶段。首先是1988年到1995年初,这一时期主要是以LED作品为中心进行创作活动;然后从1995年到2000年,那是一个行为艺术作品的复活时期,我创作了很多行为艺术作品,包括本次参展的作品《脸上的倒计时》;最后阶段是2000年到现在,我的行为艺术作品发展成为与观众一起创作,是让观众参与其中来创作的行为艺术作品。在本次展览中,这样的作品包括《中国墨水》的倒计时。早期作品则有《五个对立的圆》和《水中清零》。
澎湃新闻:在当时,西方正流行着行为艺术。您的艺术作品有受到其他艺术家的启发或影响吗?
宫岛达男:在行为艺术上,我有受到约瑟夫·博伊斯和伊夫·克莱因两位艺术家的影响。
至于为什么要用LED,那是因为之前也试过很多很多的素材来表达理念,但最终觉得LED是最合适的。1987年,我走在东京的秋叶原时,突然看到巨大的招牌用LED,便触发了去运用这一素材。
行为艺术影像,《中国墨中的倒计时声音》
澎湃新闻:1988年,策展人南条史生提名,将您的作品带到了威尼斯双年展。这一举动也将您推广到了国际上。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事件和时间点的?在这个节点前后,作品上有什么不同?
宫岛达男:威尼斯双年展的参展意味着我在国际上正式地作为一个艺术家出道了。之前我的作品虽然在日本国内展出,但并没有在国际上广为人知。当年在双年展上展出作品《sea of time》(《时间之海》)后,我的知名度打开了,各个国家的展览的邀请就纷至沓来。可以说威尼斯双年展是我创作生涯中比较重要的节点。
我的创作理念是一贯的,一直以来没有变过。LED在我的作品中是很重要的媒介。实际上,LED就是在那一年,也就是1988年被发明出来的。我想,可能正是用了这个新发明的元素去做作品这一点打开了知名度。
《时间之海》
澎湃新闻:随着当今科技的发展,LED材料在那个时候所具有的现代感与未来感几乎消失殆尽,材料不再新鲜,甚至不再严肃。在你看来,这样的发展会使得作品对人的冲击力量会减弱吗?您对这一材料的使用会永久地持续下去吗?
宫岛达男:在我看来,所使用材料的新旧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充分地表达出想表现的思想。虽然LED在现在的人看来可能已是非常普通平常了,但我觉得LED目前还能继续表达我想表达的理念,所以我接下来还会一直使用下去。
澎湃新闻:为本次在民生现代美术馆特别制作的巨型LED装置《时间瀑布》以及行为作品《脸上的皮肤计数器》,对这两件新作品,是否可以介绍下?
宫岛达男:首先是《时间瀑布》,这是我目前为止做的同系列的装置作品里最大的一个。我在作品下方设置了一个水池,整个装置是浮在水池上面的。我想通过这件作品向大家展示出时间的流逝和生命的重要性。我想这样一个装饰非常有魅力,具有吸引力的。
《脸上的皮肤计数器》是在三位不同的女性脸上做皮肤彩绘,并且进行着倒数。这是一个行为艺术作品。三位女性来自不同的文化圈,意在表现她们虽然来自不同的文化圈,但是各地的人们都是平等的。
行为艺术影像,《脸上的皮肤计数器》
《时间瀑布》,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澎湃新闻:这两件作品是否有结合某种特定的时间空间背景来进行创作? 《脸上的皮肤计数器》的行为艺术是否与当下讨论的全球化,艺术展中的加强非西方元素的现象相关?
宫岛达男:基本上像您所说的那样,特别是第二件作品《脸上的皮肤计数器》。那是基于当下非常多的民族纷争的时代背景下,我想让人们认识到不管你肤色、国籍如何,民族是什么样的,生命都是平等的。生命之间,不同文化圈的人之间的沟通对话都是非常重要的。
澎湃新闻:您的很多作品中都包含了对特定历史的反思,但同时又会蕴含指向未来的希望,数字的跳跃又似乎是“无常”的当下。例如《百万死亡》、《通向浩劫的时间列车》等作品。您是怎样看待“过去-当下-未来”这一线性进程的?
宫岛达男:的确。我在作品当中经常会引用一些历史的东西来作为自己的思想背景,就像中国人说“以史为鉴”,历史就是为了现在、为了当下而存在的。我们可以通过引用或者去反思历史当中的一些问题,然后对当下做出一些注意。
例如你提到的作品《通向浩劫的时间列车》,借鉴了纳粹时代犹太人的虐杀事件,而实际上,在前几年的非洲也发生过类似的虐杀事件。所以这件作品是以史为鉴,避免之前的错误再现,再重演。
《计数器煤》与《驶向浩劫的时间列车》
《驶向浩劫的时间列车》(局部)
澎湃新闻:您的LED装置作品中,数字有着什么样的特定含义?这些数字和数字本身的大小或象征意义有什么关联吗?
宫岛达男:我用的数字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我之所以采用数字这个形象,是因为数字的变化可以非常形象地阐明一个变化的过程,以及一个时间流逝的过程。同时,数字是全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可以理解的东西。因此还是那个理念,只要有助于充分表达我的思想的,不管选什么素材都可以。数字本身是没有什么特别含义的,只是一个形式,一种共通的东西。
澎湃新闻:2017年,您在为上海复兴艺术中心创作作品《数字空中花园》时,最终的作品是民众参与的结果(征集了300个故事),艺术馆露台上的数字是民众选取的数字,您是如何看待艺术家和当地民众的关系的?
宫岛达男:一般大家可能会觉得普通人和艺术家之间是非常不一样的,艺术家是特别的、非常有才能的,而自己可能就是非常普通。但我自己不持有这个想法。我觉得就像佛教里面提倡众生平等那样,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艺术的种子。既然大家能对这么美妙的音乐产生共鸣,或是在看艺术作品的时候产生共鸣,就说明大家都是具备这种艺术性的才能的。所以我希望通过跟大家一起做这些作品,让大家意识到自己心中有一个艺术的感性在。
澎湃新闻:在这次展览里面有这样互动的作品吗?
宫岛达男:有的,开幕式上有一个邀请志愿者一起表演的行为艺术。
《数字空中花园》,2016,LED灯光装置,复星艺术中心提供
(实习生吴梦倩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钱雪儿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