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中国政库

“曹园”事件全记录

澎湃新闻记者 钟煜豪

2019-03-21 11:08  来源:澎湃新闻

2019年3月20日,黑龙江牡丹江,“曹园”建筑群。 视觉中国 图
“曹园”是个什么园?
近期,随着媒体的接连报道,一片位于黑龙江牡丹江市西北郊森林深处的私人建筑群浮出水面。
3月19日,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称,近日记者收到实名举报反映称,在森林资源丰富的黑龙江,有人在牡丹江市军马场的国有林里,毁林削山挖湖建私家庄园,却没有任何审批手续。
报道称,对于“曹园”的违法占地,近十年间,牡丹江市国土部门曾三次作出拆除并罚款的行政处罚,最终都形同虚设,沦为“一纸空文”。
最新消息指出,报道刊发后,黑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严肃对待。省委书记张庆伟、省长王文涛立即召开专题工作会议,部署调查工作。张庆伟批示要求省委省政府成立督查组,推动牡丹江市开展调查。目前,牡丹江专项调查组已全面进驻“曹园”,森林公安局等相关单位已进入到“曹园”内部开展实地调查,相关内业调查也已全面展开。

根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的报道,事件始于一位张姓男子的实名举报。
张先生称,他承包的林地紧邻“曹园”的地界,也曾和曹园的主人交好,因此对曹园建设的前前后后比较熟悉。他表示,曹园的建设开始于2005年。“他的建筑,他伐林,我都亲眼目睹。基本上年年陆续在建陆续在伐,自己用了一小部分,都卖了。刚开始他是以修围墙的名义,先把围墙圈起来伐木。再一个,里面修了路,号称修了几十公里的路,修路伐木。”
张先生称,“曹园”里建有亭台楼阁,甚至有多栋别墅,主要接待高级宾客。3月16日,记者在现场看到,“曹园”朱红色的大门紧闭,没有任何对外迎客的迹象,但气势宏伟的城楼雕梁画栋,如同古建城门。正中间的鎏金牌匾题有“曹园”二字,周边两米多高的围墙和一米多高的电线绵延数公里,以防外人入内。中国之声《新闻纵横》记者站在围墙上看到,里面确有成群的仿古建筑。
报道提到,国土部门曾对“曹园”的违法占地建设进行过3次行政处罚,虽然罚款交了,但违法建筑一直没有拆除。牡丹江市自然资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说白了,这个事下达了处罚决定书,不拆的话,我们的处罚就形同虚设,违法状态消除不了。不差钱的话,就交个罚款,实际上,我们的主罚是拆除。”
行政处罚并未制止“曹园”的违法占地,反而让违法建设变本加厉。眼下“曹园”违法占地面积究竟有多大,牡丹江市国土部门自己也不知道。而对“曹园”毁林、违法占地的行为,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局长杨旭辉称,森林公安2018年10月之前对此毫不知情。
“10月份国家林业局通过卫片判图,发现这个地方有林地变更的情况,我们根据国家林业局下达的卫片进行先地核实。这个地方属于中农发集团军马场的范围,它是个央企,林地所有权是中农发集团,林业部门平时不进行管理,由军马场的林场进行管理。”
而对于森林公安方面的说法,中农发军马场方面并不认同。相关负责人称,毁林的监管责任在地方政府。

“曹园”一事经报道后引发舆论热切关注,其中一处讨论热点便在于,“曹园”所在的国有林区权属单位中农发集团军马场与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在监管责任方面未能厘清。
据中国之声报道,19日上午,中农发集团军马场相关负责人称,军马场方面曾多次向林业等有关部门反映“曹园”违法毁林的情况,但因没有审批权和执法权,对“曹园”违法建设无可奈何。相关文件显示,军马场2018年8月就向森林公安正式发函报案,此前口头也多次和曹园方面以及森林公安交涉此事。
军马场向中国之声记者提供的承包合同文件显示,2005年、2006年,军马场分2次跟曹园方面签订《有林地承包经营管护合同》,共计3千多亩。合同中明确,承包方必须确保林地所有权及用途不改变,确保森林蓄积和质量不降低。军马场相关人员称,“曹园”围墙实际圈占面积约2400多亩。
中国之声记者调查发现,曹园方面曾以森林综合保护项目及观赏建设项目为名,2006年取得过黑龙江省林业厅使用林地的行政许可,批复的项目用地面积为2.7667公顷。文件中要求,需要采伐林木的,需依法办理林木采伐许可手续。牡丹江市林业局当年的上报意见称,项目切实可行,不能对周边生态环境造成危害,用于森林综合保护及观赏项目建设。而在实际操作中,森林保护项目变成了私人庄园,批复的2.76公顷演变成了19公顷多的违法占地面积。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1月15日,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对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曹园”的开发商)进行立案侦查。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局长杨旭辉称,在2018年10月国家林业局过问之前,森林公安对“曹园”擅自改变林地用途的行为毫不知情,森林公安局只有遇到刑事案件、违法毁林或者非法占地了,在有报案的情况下才会去,森林公安没有日常监管的责任,而日常监管责任在军马场下边的一个林场。
2018年11月立案至今,针对外界对办案进展缓慢的质疑,杨旭辉回应称,国家林业局过问后,他们及时立案调查,经过目测,曹园方面改变林地用途的面积已经达到刑事立案的标准,但办案过程却中存在一些技术难题。
杨旭辉告诉中国之声记者:“主要由于历史形成的比较久远,基本资料非常难查找,所以到今天也正在侦查,还没有具体的结论。现在整个曹园里,一块建设,还有一块水面,分两块,总共加一起,经过我们测量,一共19公顷左右,一些水面还有一些历史形成的,后期还有形成的,我们得进一步的用卫片一步步判读,每个地域怎么回事,非常繁琐,还需要专业技术人员,我们现在已经聘请了第三方鉴定机构介入,开始进行调查和鉴别。” 杨旭辉局长还表示,曹园的问题涉及多个具体的行为人,证据的收集,以及犯罪嫌疑人的确定都有难度:“这些法律关系非常的复杂,我们只有经过鉴定报告出来之后,再根据查找这些证人收集证据,确定谁是具体责任人,谁承担法人责任,这是一个非常细致的一个过程。所以说现在具体说这个事落实到谁的头上,得最后靠证据说话。”

在事情最终落在谁头上的答案揭晓前,“曹园”门外,赶到现场的牡丹江地方多部门组成的调查组又遭遇波折。
3月20日上午,牡丹江市副市长带队,森林公安、国土、水利等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赶到“曹园”现场调查,但在“曹园”门外被堵半个多小时。经过多方沟通,多家媒体和联合调查组才得以进入。
中国之声记者在现场看到,园内有一座较大的人工湖,这里曾是一条小溪。园内有多座规模宏大的违章建筑,一些建筑为古建风格,雕刻精美。园内还有一座私人博物馆,藏品丰富,价值连城,其中的珍稀动物标本,是否属于走私,公安机关正在调查。目前,国土、林业等部门的技术人员,正在紧张工作,以确定毁林和违法占地建设的最终面积。另外,黑龙江省政府副省长聂云凌已赶到牡丹江。
另外,3月20日,澎湃新闻记者从牡丹江市委宣传部获悉,3月19日,“曹园”事件经过媒体刊发后,20日黑龙江省林业和草原局等9个部门组成的督查组已到达牡丹江全面开展督查工作。目前,牡丹江专项调查组已全面进驻“曹园”,森林公安局等相关单位已进入到“曹园”内部开展实地调查,相关内业调查也已全面展开。
而在3月20日的前一天,中国之声消息指出,报道“牡丹江森林深处惊现违建:毁林百亩削山挖湖建私人庄园”引发社会广泛关注,黑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严肃对待。省委书记张庆伟、省长王文涛立即召开专题工作会议,部署调查工作。
张庆伟批示要求省委省政府成立督查组,推动牡丹江市开展调查。责令牡丹江市成立调查组,迅速查明事实真相,认定违法违规事实,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并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

随着各项调查的陆续启动,事件正朝着纵深发展。
中新网报道称,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副组长、牡丹江市副市长张维国表示,20日上午,牡丹江市委市政府专项调查组已经全面进驻“曹园”,继续对“曹园”占林占地建设情况进行现场勘验、测量,并调取相关内业资料。下一步,调查组将利用历年来的卫星图片资料进行比对分析,确认其违法占地、毁林、建设的具体面积、数量,依法依规、实事求是、尽快尽早地拿出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向媒体和社会公布。
联合督查组相关负责人表示,媒体报道牡丹江“曹园”事件后,黑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由9个省直部门成立了黑龙江省委省政府联合督查组,并且会根据工作需要增加督查组成员。下一步,督查组要督查牡丹江市政府,把“曹园”从最初到现在整个变化过程的每一个环节都要调查清楚,用2003年的卫星图片和现在的状况进行比对,查出每一年“曹园”发生了什么变化,哪些项目已经办了手续,哪些完全没有手续,一个一个的把事情查清楚,在查清楚事实的基础上,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在调查“曹园”的过程中,还要对政府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是否履职到位,是否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甚至以权谋私、徇私枉法的行为进行调查。督导组里有纪委工作人员参加,对发现的问题严格按照党纪国法来处理。牡丹江市的调查组和黑龙江省的督查组要夜以继日的工作,尽快把问题调查清楚,第一时间把调查结果向社会公布。
3月21日0时30分,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曹园”主人、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曹波及其项目经理截至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企查查”网站发现,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曹波,注册资本8000万元,成立日期为2006年6月6日,经营范围为文化创意产业、旅游产业投资。上海天懋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认缴8000万元100%持股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而上海天懋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曹超。

对于“曹园”事件,澎湃新闻刊发社论指出,此次事件的具体来龙去脉,还有待调查。但从秦岭违建别墅及石家庄削山违建别墅的严肃处理,再到“曹园”事件获得国家林草局的专门督办,都在强化一个常识:生态红线不能突破,国有林地更不是无主之地。
文章称,在国字号林地上动刀、动土,或者肆意突破生态保护红线,包括对自然保护区的违规开发,以及前些年高尔夫球场的遍地开花,这些一方面可看作是过去多年来,生态保护让位于经济发展、土地财政的一个缩影。如在2018年森林督查中,国家林草局在全国就检查发现工程建设、采石采矿、违规土地整理项目等违法线索16万余起,数量不容小觑。另一方面,也与生态保护管理机制未能捋顺不无关系。特别是国有林地保护,它牵涉到国家主管部门的垂直管理与地方属地管理,央企代管与部门监管,以及不同部门之间的审批权、执法权等等关系的处理。
文章指出,事实上,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新组建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就是对此的回应。在前不久的两会上,该部门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多头管理,说起来是大家管、多部门管,实际上是没有主体,谁也不管或者管理不到位。本次机构改革组建林业和草原局,加挂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牌子,就是要在体制机制上解决“九龙治水”的问题。同时也要看到,林地破坏现象,不仅仅是生态保护的问题。其一,其带来的恶劣影响,势必溢出生态范畴;其二,多数违规建设开发,不把生态红线和土地规划放在眼里,往往都伴随着权力乱作为、不当利益问题。彻查此类事件也是净化地方行政、权力生态的契机。
责任编辑:王俊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