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卷风突袭东明:被吹毁的西瓜大棚、铁皮房和生计

澎湃新闻记者 陈蕾 实习生 欧阳思帆 刘家如 李奕萱 吴笑寒
2024-07-11 07:47
来源:澎湃新闻

72岁的李爱竹坐在她的卡其灰色沙发上看电视。

那是7月5日下午两点半,窗外下着大雨,白寨小区的居民多处于午休时刻,李爱竹也是。她休息的客厅,南面是阳台,六面大玻璃窗户,视野宽敞,北面是有小窗的卧室。

天黑得很快,风从远处高速向小区逼近,电视瞬间黑了、失去声音,灯灭了,风一下子涌进房间,一阵哗啦啦响,阳台窗户碎成玻璃碴倒进室内。

李爱竹家被损毁的阳台玻璃窗。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陈蕾 图

她一动不动,摸到了腿上渗出的血,有玻璃扎进去了。风蛮力钻动阳台玻璃窗,使她害怕,她想着“风要有进有出”,于是流着血赶去卧室开窗。

山东省菏泽市应急管理局7月6日发布情况通报,7月5日下午,受高空槽和副热带高压边缘西南暖湿气流影响,菏泽市东明县、鄄城县等地突发强对流龙卷风自然灾害,造成88人受伤,其中5人经抢救无效死亡。初步核查,有2820间房屋受损、6.09万亩农田受灾、48条供电线路损坏。截至发稿前,尚不清楚事发时龙卷风的风力、风速、等级等信息。

东明县的西边贴着黄河,被称为“西瓜之乡”,有一半农业人口,龙卷风突袭,大棚连带着种的西瓜被摧毁;沿国道开的多家汽修店,铁皮门面房被掀翻,农村自建房屋顶瓦片被揭;连一年前竣工的白寨小区,也有不少窗户被强风击碎。此外,澎湃新闻记者获悉,一位城北农贸市场的豆制品店主或在风灾中丧生。

入室狂风

风吹坏了卧室门框,在几分钟内停下。李爱竹打电话给两个女儿,她们带她去了邻近的卫生院处理伤口。

李爱竹所在的白寨小区在此次龙卷风中受灾严重。这个回迁小区在东明县北部的城关街道,有16栋楼,一栋有11层楼,居民多为一年前刚从3公里外的白寨村迁来的农户。

白寨小区。

白寨村搬迁工程是东明县重点民生工程,农民迁入的白寨小区由中国电建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安徽公司承建。《东明石化产业园项目白寨村庄搬迁工程通过竣工验收》显示,工程总建筑面积十万余平,设置150平方米、120平方米、75平方米三种户型,项目于2021年5月开工,“项目建成后可满足730户村民入住”,2023年6月25日竣工验收。

大风过后,几栋居民楼的阳台窗户被猛烈摧毁,有住户的冰箱被吹走、车辆损毁。有的楼栋外墙“被剥了一块皮”,15号楼的居民向记者指出,自家楼底外侧产生了裂缝。

居民楼被损坏的外墙。

7月7日,小区内已经通电、电梯正常运转,但仍然时有传出高处坠物的声响,这让住户们感到害怕。

67岁的陈铁广住在其中一栋楼的顶层,他和妻子杨秀真告诉记者,他们的农村老房被拆后,在白寨村还一人有一亩地,每年都在种,种大蒜和玉米,一亩地一年收入9000元,夫妻俩以此为生。和陈铁广同住一栋楼的陈保银在一旁说,“年纪大了,打工不要了,只有靠一个人一亩地吃饭。”

原来白寨村的房子拆了,白寨小区还未建好时,村民们拿着按农村老屋面积补贴的租赁费在外面租了三年房子。7月7日,记者走访发现,目前白寨小区并未住满,11号楼西楼有1/3的房子是毛坯房或刚做完硬装。

搬来后,陈铁广发现楼顶漏水,和白寨村生产大队反映了,维修的人用钉子糊上了角落处。他家中的几个房间天花板都有渗水的痕迹。

这次龙卷风发生时,陈铁广原在客厅坐着,发现“这个风怪嘞”,站起来时窗户已在来回摆,还没走到窗户跟前,玻璃碎了,“哗一下落下来砸我头上”。妻子那时在一楼,风来时趴在了楼道里,“要是站起来都刮跑了”,等不刮风了才上楼带丈夫去县人民医院包扎伤口。

陈铁广头受伤了。

风来时,陈保银本来在楼下打牌,只能先躲在一楼的置物间,他担心妻子,风停了便步行上楼。风从陈保银家阳台穿到厨房,吹走了他家三个盆子、两个锅盖、一个2斤重的放佐料的架子、1斤多重的酱油。妻子当时躲在了两间卧室之间,但胳膊还是被不明物体扎到破皮,后来贴了药膏。

7月7日,雨天,政府派了工作人员入户测量破损的窗户尺寸。新窗还没装上,陈保银和妻子只能先拿木板挡在了原来窗户的位置,也只能挡住2/3。一些受灾严重的居民暂时搬去其他地方住,更多居民留在原地。

被摧毁的大棚、掀翻的铁皮房

多位亲历龙卷风的村民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龙卷风从沙湾镇沙河村方向往城关街道雷庄村、刘墙村、店子村方向去。菏泽市气象台台长景安华接受《华商报》采访时表示,本次龙卷风从西南往东北走,在东明的城北生成后,沿着东北到了鄄城西南部的临濮。

7月6日,记者走访发现,在不少村落,自建房屋顶被损坏、蔬果大棚塌陷、铁皮房店面被掀翻。

在沙河村,一家约20平方米的汽车修理厂四面的铁皮都被掀翻了,店主坐在汽修站内,边上是散落的轮胎、设备。在修理厂东边的大棚内,店主家种的“西红柿、豆角都塌完了”。

沙河村一家汽修厂。

被损毁的蔬果大棚和倒地的铁皮。

一支民间救援队7月5日赶到沙河村参与救援工作,原本他们在预备洪水抢险,结果等来了龙卷风。

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017年发布的《山东省黄河滩区居民迁建规划》,黄河山东段由东明县入境,1950年至2017年,山东省黄河滩区遭洪水漫滩20余次,累计受灾660多万人次。

一名在东明的救援人员说,之前救援的都是水灾,龙卷风救援是第一次。他看到当地房屋瓦片横地,树木倒伏,水、电、网都没了,觉得景象恐怖。他和队员们带着油锯,帮忙清理、打通了4条进出村庄的主干道。

离沙河村3.5公里外的雷庄村,一些西瓜大棚,光秃秃的钢架杵在原地。据“东明发布”公众号,东明县是全国最早命名、最大规模的中国西瓜之乡。一个雷庄村村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家大棚被毁大概损失8万,蔬果损失3-4万。

一位59岁的女性领着10岁左右的外孙女待在屋子门口,她家卫生间的屋顶被掀,2楼屋顶的太阳能板损毁,瓦片残缺,房间里渗着水,老伴正准备上楼修缮。由于断电,手机没电后,她与子女失去了联系。

59岁女性家,卫生间屋顶被掀。

400米外的店子村,村内有很多牛羊肉加工店,一些小店里冒出热气,羊肉味混着锅炉味。龙卷风经过时,一个有6个半月身孕的女人在二三十平方米大的集装箱铁皮房内卖羊肉。两点半时,她原在看手机,发现周遭猛地一黑,跑出去张望,“天上刮得啥都有,也看不清飞的是什么”,她不知道这是龙卷风,被刮倒了,怕影响孩子又不敢完全趴下,只能用胳膊撑着地。

整个铁皮房被风刮跑、冰柜被摧毁。等她反应过来,店里很多东西都没了。风走过,她爬起来,身上很痛,胳膊、腿和脸上被锐利的物品划伤。丈夫开车把她送去了县人民医院,候诊的人太多,她又辗转去了五六公里远的渔沃卫生院处理伤口。

据“网信菏泽”,灾后,东明县人武部启动应急响应,东明县60余名民兵闻令而动,迅速集结投入到道路疏通、受困群众解救及疏散工作中。民兵们兵分两路,一路迅速转移安置受灾群众,搀扶受困老人、小孩转移到安全地点。另一路采用“人工+机械”的方式,进行清淤疏路、棚户援建、以及消毒消杀等工作。

7月6日中午,电力工作人员正在抢修。

相较于散落在村庄的小铁皮房,106国道沿线的工厂、汽修服务站铁皮房受灾更严重。

风过第二天,东明新动力特约服务站除了字牌还在,其他已面目全非,打扫人员早上五时许便过来帮忙清理被埋的汽车配件。其中一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此处原来有集装箱似的房子,一溜20来间,现已难辨轮廓。

服务站一间门面房的老板王大为说,原来外侧的几间门面房各自独立,分别负责焊接、修理电路、修理轮胎等不同的修车业务。

王大为说,龙卷风经过时,旁边修轮胎的老板在屋里睡觉,没穿上衣,肚子上被利器划了两道大的伤口。事后,王大为开车送自己店的员工,2个门面房老板、2个修电路的工人等五六位龙卷风伤者,去往县第三人民医院。

“几个人都是这样的伤口,有点像刀割的那种,一道一道的”。到了医院才发现停电了,五六位伤者在医院简单包扎完后,就回家休息了。

如今,汽修服务站的钢结构建筑受损,蓝色铁皮被掀起,一些焊接工具也被强风卷走。服务站一旁,一座浇混凝土的搅拌站、一个堆公路材料的厂也受到了龙卷风的侵袭,厂顶上残存的铁皮像宽面般软塌塌地垂下。

106国道旁,一个堆材料的厂

破碎的农贸市场

上述混凝土搅拌站的一名保安听说,对面的明丰北城农批市场有人在风灾中去世。而农批市场一家鱼行老板娘王雪华对记者称,遇难者是市场里一家豆制品店店主。

据东明县人民政府公示,明丰北城农批市场用地面积3.5826公顷。记者走访时看到,风灾过后,市场东侧不少商铺招牌被砸、玻璃门损毁,西侧的大棚被掀起,铁皮散落在中间的大路上。

明丰北城农批市场。

时间拨回7月5日下午两点半,市场一家面制品店老板注意到天空中飘着物体,开始以为是鸟,后觉得不对劲,下楼仔细一看才发现是飞舞着的铁皮。

王雪华当时在二楼,一个洗衣机帮她抵挡了外界的袭击。她看到玻璃哗哗掉落,玻璃渣子像下雨一样坠下。丈夫当时在一楼,店铺的太阳能板砸进了屋里,他的头部流血了,来店里拉货的人也受了伤。

鱼行老板受伤。

王雪华夫妇俩叫了救护车,“当时受伤的人太多了,场面很混乱,救护车不够”,救护车一到就把他们夫妻、豆制品店老板和另外一位店主都拉上了,驶去了东明县人民医院。

王雪华记得,豆制品店老板在路上一直喊“我的腰、我的腰”。入院第二天,王雪华得知他去世了。

市场一家调料店的老板娘向记者回忆:这个卖豆腐的人三十六七岁,脾气很好,对邻商友善。

在这家豆制品店门口,龙卷风经过的第二天,地上的玻璃碴碎得像被车轮反复碾过。房屋内有一股豆制品发酵久了的气味,几个金属桶内,竹棍插着,豆制品摆在里边,黄色的豆皮上伏着几只黑色的苍蝇。

豆制品店堆放黄豆的小仓库内,地上堆着成箱的豆制品食品添加剂、一摞摞白塑料筐。往里走能看到主人生活的痕迹,一盒大蒜上还留着塑料袋,两箱玻璃瓶啤酒、一箱水摆在边上。

市场东北角一家熟食店的老板王昕这几天陪19岁的儿子住院,和王雪华夫妻俩在同一层。她说,儿子刚放暑假来店里帮工就遇上了龙卷风,被乱飞的东西扎得浑身是血。

她回忆,当时开车送儿子去医院,一路上,下着大雨,树、电线杆都倾倒了,还好有路人帮忙撑着把电线压下去,车才得以通行。王昕的儿子很快入院,他头上、身上多处擦伤,每天要打几瓶吊瓶。 

王雪华的丈夫在医院也住了好几天,他的手、头部都缝了针,到7月8日,他还有些头晕,双脚肿着,走不了路。

市场多数店铺的生计暂停了,王雪华注意到,市场东南角几家店铺受损严重,受伤严重的人大概有11个,伤口集中在头部、腿、胳膊。她估计自家鱼行至少损失了十几二十万,“拼搏了大半辈子的财产都没了”。王昕的熟食店报废了一辆车、用于制冷的压缩机,屋内的装修也被刮坏了,估计损失了几万。

7月8日,市场物业向商铺主统计损失情况,但商户们还不知道由谁来补偿损失。

龙卷风后,收废品的工作人员在市场工作。

农批市场经过清扫后,还有不少玻璃碴遗落。风一吹,白色蜂窝状的泡沫塑料一团团地散开,像雪一样往前飘落、翻滚。

(应受访者要求,王大为、王昕、王雪华为化名)

    责任编辑:彭玮
    图片编辑:朱伟辉
    校对:姚易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