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6月CPI同比涨幅回落至0.2%,低基数效应下PPI同比降幅收窄

澎湃新闻记者 滕晗
2024-07-10 18:34
来源:澎湃新闻

6月12日,消费者在江苏省兴化市一家超市选购水果。 新华社 发(周社根 摄)

7月1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物价数据。6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0.2%,环比下降0.2%。1-6月平均,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比上年同期上涨0.1%。

6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下降0.8%,降幅比上月收窄0.6个百分点,环比由上月上涨0.2%转为下降0.2%;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下降0.5%,环比上涨0.1%。上半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比上年同期下降2.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下降2.6%。

CPI连续5个月正增长,猪肉支撑下整体需求偏弱

6月CPI同比上涨0.2%,连续5个月正增长,但涨幅比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环比下降0.2%,降幅进一步扩大。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同比上涨0.6%,涨幅与上月相同。据测算,在6月份0.2%的CPI同比变动中,翘尾影响约为0.2个百分点,今年价格变动的新影响约为0。

5月食品价格下降2.1%,降幅比上月扩大0.1个百分点,影响CPI同比下降约0.39个百分点。食品中,鲜菜价格由上月上涨2.3%转为下降7.3%;薯类、鲜果、鸡蛋、牛肉、羊肉和禽肉类价格继续下降,降幅在2.3%-18.6%之间;猪肉价格上涨18.1%,涨幅比上月扩大13.5个百分点。

“整体看6月猪肉价格对食品价格形成一定支撑。”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分析称,受过去15个月以来产能的持续去化影响,6月中上旬猪肉价格延续了5月的上涨趋势,不过6月下旬前期积压的惜售压栏存量释放,叠加淡季影响,猪肉价格出现回调,但依旧高于前期水平。

除猪肉外,其他食品价格整体反映了季节性下跌趋势,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总监冯琳认为,这抵消了当月猪肉上涨带来的影响,推动食品价格同比降幅扩大0.1个百分点,是6月CPI同比涨幅收窄的主要原因。

非食品价格上涨0.8%,涨幅与上月相同,影响CPI同比上涨约0.64个百分点。非食品中,能源价格上涨3.1%,涨幅回落0.3个百分点。扣除能源的工业消费品价格上涨0.1%,涨幅与上月相同,其中燃油小汽车和新能源小汽车价格分别下降6.0%和7.4%,降幅均继续扩大。服务价格上涨0.7%,涨幅回落0.1个百分点。

冯琳分析,6月汽车“价格战”加剧,“618”促销带动家用器具、文娱耐用消费品价格环比下行,当月工业消费品价格继续处于低位。同时,伴随暑假临近,6月旅游、出行等服务价格上涨,但受上年同期价格基数偏高影响,当月服务价格同比涨幅也略有收窄。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认为,6月物价低迷,既有需求不足原因,也受季节性因素影响。同时,还有一些新的因素干扰,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5、6月牛羊肉、果蔬等价格同比回落,今年汽车等耐用品降价幅度和影响较大。

“整体看,6月CPI呈现出猪肉支撑下整体需求偏弱的特征。”温彬说,猪肉在前期产能去化后周期性走升,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了食品与整体CPI。但剔除猪肉后,经测算剩余部分CPI的同比涨幅或小幅低于零。

温彬指出,今年以来,居民消费仍体现“节日脉冲式”复苏的特点,耐用消费品价格偏弱,服务价格上行动能也有限,未来居民消费需求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PPI环比再次转跌,低基数效应下同比降幅收窄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首席统计师董莉娟分析称,6月份,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及国内部分工业品市场需求不足等因素影响,全国PPI环比有所下降,同比降幅继续收窄。

从同比看,6月PPI下降0.8%,降幅比上月收窄0.6个百分点。其中,生产资料价格下降0.8%,降幅收窄0.8个百分点;生活资料价格下降0.8%,降幅与上月相同。从环比看,6月PPI由上月上涨0.2%转为下降0.2%。其中,生产资料价格由上涨0.4%转为下降0.2%;生活资料价格下降0.1%,降幅与上月相同。

“PPI环比下跌与6月制造业PMI中的两个价格指数结束此前连续3个月的上行势头,都有不同程度回落相印证。”冯琳说,不过,受去年同期基数快速下沉拉动,6月PPI同比跌幅延续较快收敛势头。

另据测算,在6月份-0.8%的PPI同比变动中,翘尾影响约为-0.1个百分点,今年价格变动的新影响约为-0.7个百分点。

温彬认为,6月PPI同比降幅大幅收窄,主要是外部价格传导、去年低基数效应所致。外部方面,6月全球能源价格自低位反弹,主因受到欧盟新一轮制裁俄罗斯及OPEC+维持减产规模影响供给,以及6月部分发达国家央行开启降息提升需求预期影响。基数效应方面,去年同月PPI环比大幅回落,也技术性推高了同比增速。剔除以上两因素后,我国工业企业的下游需求依旧偏弱,主要集中在设备制造和耐用消费品领域。

周茂华表示,PPI同比继续收缩,反映工业部门供需仍存在一定失衡,有效需求不足仍是主要矛盾,需要防范需求不足与成本走高对部分中下游制造业企业利润挤压。

“从上半年来看,PPI环比除5月短暂上涨外,其他月份均处于下跌状态。”冯琳说,背后是房地产投资下滑、居民消费增长动力不足导致总需求偏弱,拖累国内工业品和消费品价格,而5月PPI阶段性上涨的动力也主要来自于国内钢铁、煤炭等工业品供给收缩,而非需求改善。不过,受去年同期基数下沉拉动,二季度以来PPI同比跌幅连续较快收窄。

下阶段物价或仍在低位,降准等政策仍有望使用

展望下阶段,机构认为,内需疲弱仍是物价低位运行的主要原因。中银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朱启兵认为,下半年,CPI方面,预计以汽车为代表的耐用消费品价格或将延续偏弱的走势,国际能源价格影响国内燃料价格维持宽幅波动,短期关注暑期出行需求对旅游相关消费价格的影响,中期内关注猪肉价格、鲜菜价格受周期或天气因素影响的价格波动情况,从基数的角度看,三季度CPI同比增速上行的幅度或相对有限,但四季度低基数或将影响CPI同比增速抬升。PPI方面,基数的影响在三季度将明显减弱,预计届时PPI同比上行的幅度或有所减弱,短期建议关注房地产行业边际变化对黑色金属和建筑材料等工业产品价格的影响。

冯琳认为,6月中下旬以来猪肉价格趋于稳定,背后是本轮生猪去产能力度有限,难以支撑猪肉价格持续大幅上涨,这意味着7月猪肉价格同比涨幅难现进一步扩大。不过,伴随上年同期基数走低,7月蔬菜、水果价格同比降幅有望收敛。判断7月成品油价格还可能上调,但供强需弱局面下,整体工业品价格同比涨幅会继续处于低位。伴随暑假来临,服务价格环比会有明显上涨,但上年同期价格基数偏高或将抑制其同比涨幅。

“总体上看,在整体消费需求不旺的局面难有明显变化的背景下,预计7月CPI同比将在0.5%左右。”冯琳说,预计继上半年CPI累计同比上涨0.1%,物价水平明显偏低之后,下半年CPI同比仍将运行在1.0%以下的低位区间。

温彬指出,去年低基数效应减弱但仍有余量,未来数月PPI同比跌幅将技术性收窄但斜率放缓。此外,外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推动作用或将减弱,内需回升的重要性上升。预计PPI走出负区间仍需要一段时间,预计将在年末或明年一季度。

周茂华认为,目前国内低物价环境为政策实施营造宽松环境。从稳定市场流动性、优化银行负债、配合积极财政政策及兼顾内外平衡方面看,下半年仍有可能出台降准、结构性政策工具等。

    责任编辑:王杰
    图片编辑:蒋立冬
    校对:姚易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