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与军事技术合作?莫迪打破传统访俄的精密盘算和“天花板”

澎湃新闻记者 侯丹玮
2024-07-11 07:15
来源:澎湃新闻

当地时间7月8日,印度总理莫迪开启为期两日的访俄行程。此次俄罗斯之行是莫迪自6月第三次宣誓就任总理以来的首次双边访问行程,也是莫迪时隔5年再度访俄。在此之前,俄印两国元首自2000年来每年举行的年度峰会在俄乌冲突后陷入中断,也引发了外界对两国关系恶化的猜测。

刚一抵达莫斯科,莫迪随即在社交平台X上发布了自己在机场受到俄第一副总理曼图洛夫及俄军乐队欢迎的照片,并称期待进一步深化与俄“特殊和优先战略伙伴关系(Special and Privileged Strategic Partnership)”。

2024年7月8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总统普京(右)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非正式会议期间乘坐高尔夫球车游览新奥加廖沃总统官邸。视觉中国 图

随后,莫迪应邀来到俄总统普京莫斯科郊外新奥加廖沃的官邸中。普京说,在正式对话前,希望能与莫迪在家庭环境中平静地进行非正式对话。在塔斯社发布的视频中,普京亲自驾驶着高尔夫球车与莫迪在官邸中“兜风”,随后向莫迪展示了官邸中的马厩,两人还一同观看了一场马术表演。莫迪本人也在社交平台上以英语、俄语频频发文“直播”访俄之行,并分享了与普京热情拥抱的照片。

7月8日,普京向莫迪展示了官邸中的马厩。视觉中国 图

9日,双方举行了不同范围的正式会谈。克宫称,俄印领导人讨论的话题包括“传统友好关系”未来发展前景以及“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与此同时,普京于2019年签令授予莫迪的俄国家最高嘉奖圣安德烈勋章也终于在5年后被交至莫迪手上。

有观察指出,较之以往胜选后前往邻国,莫迪此次连任后将首访目的地定在俄罗斯,可谓是一次“打破传统”的访问,凸显印度对与俄关系的重视。与此同时,俄罗斯也将借此访向国内民众及国际社会表明,孤立俄的企图并未成功。

不过,对于俄印领导人此次会晤,外界普遍认为不会达成突破性的重要成果。多位专家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表示,俄印两国主要还是维持现状,尤其是需要“止损”,莫迪此行主要意图在于“挽救”与“修补”与俄关系,而俄也希望维持在印度的既有影响力。

央视新闻报道称,当地时间7月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印度总理莫迪在莫斯科举行会谈后发表联合声明。声明称,根据会谈结果,两国间签署了9项合作文件,主要涉及双边经济合作。在会谈过程中,两国领导人重点讨论了在2030年之前双边战略合作的主要内容,确立了在2030年前将俄印贸易额提升至1000亿美元的目标。双方还讨论了在国防领域发展联合生产的问题。普京和莫迪同意通过使用本国货币进一步发展两国之间的双边结算体系。

7月8日,普京与莫迪在莫斯科郊外新奥加廖沃的官邸中会晤。视觉中国 图

“最尖锐问题”

对于此次访问行程,俄印两国均表示高度重视。在领导人会晤议程之中,俄乌冲突成为双方讨论的关键议题之一。

在9日正式会晤中,普京感谢莫迪对“最尖锐问题”的关注,包括试图找到和平解决乌克兰危机的办法,并邀请莫迪参加将在喀山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

莫迪则回顾称,自己在25年中与俄罗斯领导人会晤了17次,这充分说明了两国关系的深度。莫迪还表示,全球都在关注自己对俄访问,很高兴能在开放、平静和相互尊重的气氛中与普京讨论自己对乌克兰问题的看法,并称印度为整个国际社会提供了全球南方的声音。

“炸弹、导弹和步枪无法确保和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强调对话。”莫迪说,他和普京已于7月8日达成一致,认为和平是必要的。

在此之前,莫迪曾在2022年9月与普京会面时表示,“今天的时代不是战争时代”。在今年的瑞士和平峰会上,印度派出代表出席,但最终未签署峰会联合声明。

除俄乌冲突外,俄印两国双边关系也是会晤的重点议题。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由于西方市场逐渐对俄关闭,俄开始以折扣价将石油转向东方市场,印度成为其最重要买家之一。2022年年底,俄罗斯跃升为印度最大的石油供应国。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9日称,俄印专家正在讨论沿北海航线向印供应俄能源的前景,俄方还有意为印度提供建立小型核电站的合作机会。

除能源领域合作外,两国贸易额在西方制裁压力下仍于2023年创下新高。俄罗斯《公报》(Vedomosti)指出,普京9日在与莫迪举行会晤后表示,去年两国之间的贸易额同比增长66%,今年第一季度又增加了20%。

印度外交秘书维奈·莫汉·夸特拉在介绍莫迪访俄行程时也表示,印俄双边贸易额在2023-2024年出现了大幅增长,贸易额已接近650亿美元,这主要归功于印俄之间强有力的能源合作。但夸特拉同时指出,在650亿美元中,印度对俄出口额仅40亿美元,自俄进口额则接近600亿美元,双方贸易仍不平衡,这也将是与俄方讨论的优先事项。

对俄而言,双方贸易额的差距也并非全然有利。俄罗斯BFM新闻网称,俄罗斯出口商在印度的账户上,因严重的贸易失衡导致大量无法兑换的卢比堆积。目前,俄印双方决心制定快速跨境汇款程序,金融结算问题也会是本次会谈的中心议题之一。

“俄罗斯也期待优化俄印贸易结构,比如从印度进口更多急需的高科技产品,既可以替代西方此类产品,也可以避免陷入对中国的技术依赖,同时还可以寻求建立俄印企业共同参与的生产链,不仅加快落实俄的进口替代战略,还可以减轻西方制裁对两国关系的消极影响。”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与欧亚研究院副院长、副研究员万青松向澎湃新闻表示。

在经贸、能源、物流等问题之外,万青松提到,俄首要关注重点还是恢复与印度军事技术合作,普京近期访朝鲜、越南的核心任务也是如此。

俄印长期保持的军事合作被认为是冷战以来两国关系最重要的支柱之一。然而,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提供的数据,随着印度从美国和以色列等国寻求更尖端的军事技术,2019-2023年,俄罗斯在印度武器进口中所占份额已降至近60年来的最低点。尽管如此,2018-2022年间,印度仍占俄罗斯国防出口总额的31%。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刘宗义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虽然印度多年来一直推动武器进口多元化、生产本地化,但仍然没有摆脱对苏制和俄制武器的依赖。目前,印度仍然依赖从俄进口武器零部件,甚至希望在俄转让武器技术方面能够得到一些好处。

《公报》(Vedomosti)报道称,莫迪在访问的第二天开始了一项不同寻常的活动,参观全俄展览中心的原子能展览馆,该展馆专门展示俄国内核物理和核武器的历史,以及和平和军事利用核能的技术。

就在此次莫迪访俄前,俄技术集团刚刚宣布计划于印度生产可用于T-72和T-90坦克的“芒果”炮弹。另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俄政府已于6月批准一份协议草案,并委托俄国防部在俄外交部的参与下与印度进行谈判。该协议规定,在进行联合演习、人道主义援助、消除自然及人为灾难后果等情况下,俄印军事编队、军舰和飞机可被派往另一国领土。

但俄罗斯印度问题专家阿列克谢·扎哈罗夫在今年5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表达了对两国防务合作未来的担忧。他指出,持续的战争和对俄罗斯军工联合体的制裁给两国防务合作蒙上了阴影,并加强了印度摆脱对俄依赖的动力。在过去的2-3年里,两国之间没有达成过重大的国防协议,之前达成的一些协议也未能实现预期成果。

在最后的联合声明中,双方领导人“同意在欧亚大陆发展不可分割的安全”,并“强调需要通过外交手段和冲突双方的参与和平解决乌克兰周边局势”。俄印新的贸易额目标是到2030年达到1000亿美元。此外,俄印已同意增加军事技术合作以及在印度生产军事装备备件。

2024年7月9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总统普京向印度总理莫迪颁授圣安德烈勋章。澎湃影像 图

莫迪3.0时代,印度继续“走钢丝”?

今年6月,莫迪成为继印度开国总理尼赫鲁之后第二位实现两次连任总理的政治人物,但其所属政党印人党在人民院(议会下院)中所获席位未及预期,引发外界对其第三任期外交政策走向的关注。不过刘宗义认为,考虑到内政、国防、外交、财政、交通等关键席位仍由印人党把持,加之印度各党派分歧主要集中在国内问题、战略界在对外关系上存在共识,印度未来仍将在很大程度上坚持其既定的外交政策。

“莫迪第三任期在外交上变化的概率很低,因为至少从人事任命上说,在安全口、外交口没有出现任何调整,说明莫迪对过去的外交路线是满意的,所以不存在调整外交路线的问题。”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林民旺对澎湃新闻分析指出,近些年俄在印度外交之中的重要性在下降,但俄罗斯依然是印度可以依靠、信任的重要战略伙伴之一。

印度经济学家夏尔马(Mihir Sharma)在彭博社刊文指出,尽管此次会晤不会取得重大成果,但有助于回答一个关键问题——一个被削弱的莫迪打算如何在其第三个任期内向全球推广印度。“莫迪一直以来雄心勃勃地希望印度成为东西方、南北之间的桥梁,借访俄契机,莫迪能够将自己塑造成崛起的印度的代表,挑战一个不平等的、由西方主导的全球秩序。”

近年来,印度在国际社会上时常以全球南方领导者自居,同时试图在东西方之间寻求平衡。在今年年初出版的新书《巴拉特为何重要(Why Bharat Matters)》一书中,印度外长苏杰生再次强调了自己在2020年《印度之路(The India Way)》中就已谈及的印度外交观点,即应“与美国保持接触,管控与中国关系,培养与欧洲关系,安抚俄罗斯,将日本带到舞台之上,吸引邻国,扩大邻里关系和传统支持群体”。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印度并未跟随西方脚步对俄发起制裁,同时在经贸、能源、防务等领域保持与俄密切合作,但两国高层传统上的年度峰会陷入停滞。与此同时,莫迪今年6月就任总理仅4天后便前往意大利出席七国集团峰会,随后于7月初缺席了在阿斯塔纳举行的上合峰会。而就在莫迪此次到访莫斯科期间,北约峰会于当地时间9日起在美国华盛顿召开。

莫迪在此时间节点下开启俄乌冲突以来首次访俄之旅,迅速引发美方关切。在莫迪访俄消息刚刚传出后不久,美国常务副国务卿坎贝尔便表示,美国对印俄在军事和技术领域的接触感到“一些担忧”,但美方对与印度在关键领域推进伙伴关系“充满信心”。《华盛顿邮报》9日报道称,莫迪此访表明,尽管拜登努力拉拢印度,但印度仍将与俄罗斯保持深厚的联系。这也表明,普京并不像白宫所希望的那样被孤立。

2024年6月14日,七国集团峰会在意大利召开,莫迪与拜登。视觉中国 资料图

7月8日,美国再度表示已经直接向印度表明了美方对印俄关系的关切,希望印度和任何其他国家在与俄罗斯接触时都能明确表示,俄应尊重《联合国宪章》,尊重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

《印度教徒报》分析认为,莫迪在此时访俄,有意表明印度仍将延续“东西方平衡”战略,并向美西方发出信号,其不能强迫印度在乌克兰问题上与西方合作对抗俄罗斯,也不能强迫印度与中国进行军事斗争。

刘宗义则指出,从莫迪连任以来首先参加G7、跳过上合峰会后又单独访俄的外交活动安排可以看出,印度外交战略具有延续性,其越来越向西方倾斜的方向没有改变,同时也对中俄关系日益密切感到担忧。借此访契机,莫迪一方面有意挽救陷入危机的印俄关系,另一方面也希望向西方凸显其所谓的战略自主性。

“修补与俄关系是印度应对未来国际不确定性的重要举措之一。”林民旺同样指出,“因为俄罗斯相对而言是印度长时间的、比较信任的战略伙伴,在面临美国大选后政策不确定性、未来乌克兰问题局势可能出现的变化以及中印关系时,实际上印度都很需要有俄罗斯这一重要力量作为一个基本的战略依托和保障。”

而在俄乌冲突问题上,刘宗义认为,尽管印度在全球南方国家之中具有一定影响力,但考虑到印度与美方越走越近,俄方不会对印度能够发挥调解作用抱有太大希望。

重提中俄印三边机制,俄方有何考量?

与试图在东西之间“走钢丝”的印度不同,随着俄乌冲突爆发后与西方关系跌入谷底,俄罗斯正不断加速其向东、向南转向的进程。

自普京今年5月正式就任总统以来,已先后访问中国、白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朝鲜、越南及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学术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这一系列外交活动安排绝非巧合,莫斯科正日益转向亚洲和发展中世界的其他地区,而这种方向的变化反映了俄罗斯对世界力量平衡变化和未来多中心世界秩序的看法。

“在俄罗斯因俄乌冲突陷入困境之际,与全球南方国家保持关系,对俄而言无疑具有重要意义。”刘宗义分析称,除各领域合作带来的实际利益外,普京也希望借此次访问表明俄罗斯并未被国际彻底孤立,同时离间印美关系。

从俄战略视角出发,此次与印度领导人高调会晤同时也是其“东转南进”策略中的一部分。万青松分析称,在俄罗斯看来,中国、印度是全球东方的核心。在俄“向东转”的进程中,印度扮演非常重要的一环。此外,印度可帮助俄罗斯避免“向东转”就是“转向中国”,打破对华过度依赖。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1998年,俄时任总理普里马科夫便在访问印度时提出了俄罗斯、印度、中国“战略三角”的概念。在莫迪访俄前夕,俄外长拉夫罗夫于6月26日表示,“俄罗斯有意推动恢复俄印中三方会谈”,并认为“在北京和新德里,保持三方合作的愿望是显而易见的”,而西方希望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削弱这一机制。

呼吁重视这一关系的呼声也在俄罗斯学界出现。科尔图诺夫在今年5月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俄印中三边谈判模式已经存在了20多年,现在是时候更加重视这一机制了。关于战略稳定的三边磋商不仅有助于加强世界和平与安全,也有助于在中印之间建立信任。

科尔图诺夫坦言,对于俄罗斯而言,中印关系紧张将限制欧亚大陆多边倡议的前景,为非地区性大国在欧亚大陆及其周边地区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创造了机会,而这些国家多数对俄怀有敌意。“这些担忧都具有战略性和长期性,势必会超过俄罗斯可能从中印关系持续紧张中获得的战术红利。”

万青松表示,俄欲重推中俄印三方机制,是因为俄将印度视为在全球东方、全球南方拓展国际影响力的主要伙伴国家之一,而在地区层面,俄方既希望印度参与到普京提议构建的欧亚安全新架构之中,也希望其能够参与乌克兰危机的解决,服务于俄罗斯试图在欧洲安全领域建立新型关系的需求。

刘宗义分析认为,印度的对外战略已经确定,即利用美国印太战略,牵拉美国、遏制中国,加之俄方缺乏足够影响力,中俄印三方机制前景并不明朗。林民旺则总结指出,“当前恢复这种对话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因为最重要的是印度方面没有这样的意愿。”

    责任编辑:李晓萌
    图片编辑:陈飞燕
    校对:张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