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就是我的力量源泉”,祖宾·梅塔再登国家大剧院

澎湃新闻记者 王诤
2024-06-22 17:11
来源:澎湃新闻

6月21日,享誉世界的指挥巨匠祖宾·梅塔抵达了北京,率佛罗伦萨五月音乐节管弦乐团亮相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带来肖邦、德沃夏克的经典作品。

正在指挥乐团的祖宾·梅塔。本文演出剧照均由王小京拍摄。

作为过去三十年间造访中国频率最高的世界级指挥大师之一,国内音乐爱好者对祖宾·梅塔辉煌的艺术生涯和耀眼成就完全可以如数家珍:从出身孟买音乐世家,在维也纳与阿巴多、巴伦博伊姆同窗求学,到三十岁前成为一线乐团音乐总监;从承接指挥大师伯恩斯坦衣钵执掌纽约爱乐与以色列爱乐乐团,到创造亚洲指挥家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纪录……他与来自日本的小泽征尔并肩创造了二十世纪末古典音乐的“亚洲奇迹”,也极大推动了古典音乐在东亚地区的普及与传播。

此次前来北京,梅塔率“亲兵”佛罗伦萨五月音乐节管弦乐团,这支乐团也是他晚年的工作重心所在。拥有近百年历史的佛罗伦萨五月音乐节管弦乐团,不但让佛罗伦萨五月音乐节在历史上一度拥有比肩萨尔茨堡音乐节、拜罗伊特音乐节的影响力,还与祖宾·梅塔携手打造了两次家喻户晓的音乐盛会:1990年“世界三大男高音”组合在罗马的首度合体亮相,以及1998年由张艺谋执导的紫禁城太庙版《图兰朵》。

去年11月,国家大剧院制作的威尔第歌剧《阿依达》迎来了第三轮演出,对于广大乐迷而言此次演出的“遗憾”却难以忽略:原定执棒歌剧的祖宾·梅塔因身体抱恙缺席,而八年前。在其时专门发给北京乐迷的视频中,尚在疗养的梅塔郑重承诺,“当健康状况允许时,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回到北京、回到国家大剧院。”

21日下午,在国家大剧院贵宾厅接受媒体群访时,梅塔提及了这段往事,并将此次演出定义为对之前诺言的践行。“我其实很少生病,但去年《阿依达》演出前我不巧病了一场,虽然我很想坚持来演出,但医生严肃地跟我说,如果我非要坐飞机的话,那可能就得死在飞机上。但我保证,现在我已经完全康复了,我的身体毫无问题。并且我还在计划,明年再和佛罗伦萨五月音乐节管弦乐团来中国巡演,也一定会去到上海演出,希望到时候还能以最好的风貌和大家见面。”

祖宾·梅塔接受媒体群访。澎湃新闻记者 王诤 图

而说起与国家大剧院间的往来,梅塔感慨:“我必须要说在大剧院指挥的歌剧《阿依达》是令我最难忘的,无论在世界哪个剧院演出这部歌剧,国家大剧院的这版都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当被问及如何葆有自己的艺术活力时,今年已经88岁的梅塔笑着给出了自己的秘诀:“一场音乐会结束,随即就要有下一场的彩排,在彩排中,我十分期待下一场的音乐呈现。我能保持旺盛的精力,都源于我对音乐事业的热爱,这就是我的力量源泉。”

演出现场

6月21日晚的音乐会上半场,梅塔与乐团带来肖邦《f小调第二号钢琴协奏曲》。这部协奏曲拥有介于古典主义风格和炫技性“炫丽风格”之间的双重属性。作品既明朗、热烈,又具淡淡的多愁善感的情调。第一乐章的忧思与叹息,第二乐章的唯美与忧伤,第三乐章浓厚的波兰民间音乐色彩,都在青年钢琴家瓦妮莎·贝内利·莫塞尔的指尖下诠释得精细华丽。作品独特和声语言下的丰富色彩,也在钢琴家与乐团的对话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下半场,梅塔带来了德沃夏克《d小调第七号交响曲》。德沃夏克是出生于奥匈帝国统治时期的捷克人,终其一生都在做一件事情——用音乐为自己的民族正名,用音乐为自己的祖国发声。尽管不像《第九交响曲》那样脍炙人口,但无论从作曲技巧、演奏技巧和音乐内涵来看,《第七交响曲》都代表了德沃夏克的最高成就。这部作品诞生于捷克民族抗争外敌的危难时刻,德沃夏克把他的爱国情怀都融入其中,音乐中透露出浓厚的斯拉夫式民族情怀,悲壮的英雄主义色彩令人动容,而光明辉煌的结尾,仿佛是战胜了暴风雨取得了胜利。祖宾·梅塔坐在指挥台上,手势精准简洁,佛罗伦萨五月音乐节管弦乐团与梅塔一同征战舞台多年,在演出中表现出了极高的默契,全情投入将作品演绎得细腻动人,令人观众心潮澎湃。正曲结束后,在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中,梅塔几度蹒跚上台,加演了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第五号》。

演出现场

另据悉,22日,祖宾·梅塔与佛罗伦萨五月音乐节管弦乐团将携手德国小提琴家阿米拉·阿布扎拉,演绎贝多芬唯一一首完整的小提琴协奏曲《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以及颇受观众喜爱的贝多芬《A大调第七交响曲》,奏响古典主义的“巅峰回响”。23日,将再次演奏肖邦《f小调第二号钢琴协奏曲》与贝多芬《A大调第七交响曲》。

演出现场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施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