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人物 >

我的名字里有表情

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实习生 余若欣
2023-05-26 12:29
来源:澎湃新闻

李子Wei(三声)名字的第三个字,左边是一个韦,右边是一个华。这个字没法在电脑上输入,这是他困境的来源。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李子Wei出生时,他的父母抱着一本《新华字典》,翻看里面的字,最后目光落在这个Wei字上。字典里,它的主要含义是阳光、光明,以及盛开和美满。父亲的名字里也恰好有一个华字,父母觉得是种缘分,就选了它。

那时电脑尚未普及,在派出所登记时可以手写,李子Wei的名字留在了官方档案里。

而当进入数字化的时代,每个汉字需要形成一个独有的二进制编码才能被计算机识别。李子Wei发现名字里的这个字成了“生僻字”,名字中曾经寓意的美好却成了当下现实中具体的阻碍。

李子Wei银行账户名字的第三个字是表情符号

名字中含有生僻字的人,比如缴纳手机话费、水电费、个人所得税、五险一金,或者买机票、高铁票等,总会被卡在实名认证这一关。只要涉及到联网核验或人脸识别的,最后都没办法通过。

一个生僻字要汇入国际或国家的标准编码里,需要多久?

“这些生僻字本身已经在用,包括有人名、地名或者某些书籍中出现过,然后相关机构和个人发现了它在用,才将相关的用字证据(照片)、字形(单字图)和一些属性信息(部首、部首外笔画数、总笔画数、读音)提交给标准收录。” 刘汇丹说,他是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的一名高级工程师,研究方向以中文信息处理为主,也参与金融行业生僻字标准的制定。

“一个新字从提交到最终被收录一般也需要几年的时间,目前国家标准工作组正在努力加快新字被收录的速度。”刘汇丹说。而标准的制定和后续系统的更新改变,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扫除生僻字使用者生活道路上的绊脚石。

人工窗口常客

2005年,李子Wei将要初中毕业。中考报名制作准考证时,他的名字需要输进电脑系统里,但怎么也敲不出来这个字。

李子Wei盯着电脑干着急,他的班主任是一名语文老师,帮他去《新华字典》找到了这个字的繁体,和简体的Wei字同音同意。于是,老师用繁体代替了简体,他才顺利报名,参加了中考。

李子Wei想不明白,为什么繁体字被收录进了通用字库里,简体字却没有。从那时起,他意识到自己名字有些不一样。

那之后,他在生活中所遭遇的困难是和信息化的速度成正比的。一旦输入名字,就会显示诸如“您的名字和公安系统的名字不匹配”或者“名字中含有非法字符”。最后几乎所有的手续,别人可以“一网通办”,他只能去人工柜台。

有时候,麻烦会自动找上门来。四年前的一天,李子Wei想往微信支付的账户里面充钱,发现银行卡用不了,他以为是银行的系统在进行升级,暂时无法使用。等了两三天,发现银行卡还是用不了。他心里纳闷,就跑去银行问,才知道账户被冻结了。

柜员告诉他没有做实名认证。李子Wei记得自己做过实名认证,就把身份证递给柜员,刷出来他的名字的第三个字,用的是中国公安系统的编码。然而,银行电脑用的是国际通用的编码,两者对接不上。

银行工作人员在电脑上操作了一两个小时,还是打不出这个字,也不能用繁体代替简体。最后让他的银行账户通过特殊处理,用大写的拼音WEI代替,人工通过了实名认证。

几个星期后,他的银行卡再次被冻结,同样的流程,他又走了一遍。

环环相扣的另一个问题是,年末李子Wei想办退税时,老是失败。因为他的银行卡的账户名是特殊处理过的,导致退税无法到账。他只能去税务大厅人工办理。

张锋是一家银行的技术人员,他在工作中遇到过一些类似的情况。

“这个Wei字是在新华字典里面的,到2017年,国际标准才收录这个字,他的身份证是从2004年开始换发的,那些用这个字的人怎么办?”张锋说,当时就用拼音或者其他字符代替。

根据他的经验,解决生僻字问题最大的困难,不是输入法和字库,而是各行各业背后的这些系统,可能是本单位的人开发的,可能是采购的,也有可能外包给某个公司做的,运行多年后,“这些系统要改起来会非常麻烦,要懂改哪个地方才行,通常是风险大,收益小,很多单位不愿改。”

一路走来,李子Wei甚至已经习惯了生僻字名字的种种不便。但直到领结婚证时,他彻底沮丧了一次。

婚姻登记时,系统只能输入他名字的前两个字,他觉得手写第三个Wei字又显得突兀,民政局工作人员一时不知所措。

两难之下,工作人员只能在文档里打了一个韦,再打一个华,改了改字号和间距算是拼成了一个字,最终印在了他的结婚证上。不过,仔细看,还是两个字。

互助群

2020年,在和银行的往来中,刘汇丹知道了生僻字姓名的人群存在,于是建了一个互助群,群友慢慢增至近五百人。

刘汇丹介绍,产生生僻字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公用的输入法支持的常用字量只有27000多字,设计者不知道哪些生僻字有人在用,所以在制作时就没有纳入进去。

还有一个问题是,输入法设计者可能不知道某个汉字的拼音。比如在广东潮汕,有人从小说潮汕话,他们知道自己的名字在潮汕话里的读音,但是并不知道普通话里的发音。“可能找相关的语言学专家都不好使,成本也很大。”

在刘汇丹建的群里,名字含有生僻字的人会分享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和解决办法。“不用自己摸着石头过河。”李子Wei说。

群里有人在银行遇到因为生僻字无法办理相关业务时,婷㵥跟他们说,和柜员说没用,要报一个工单提到他们的上级单位。上级单位如果解决不了,继续往上提,提到支行不行,那就去总行,一步一步来。曾经,婷㵥因为名字里的“㵥”字遇到过类似的问题。

互助群里生僻字使用者身份验证失败

她的父母当年翻阅《康熙字典》,根据五行取了这个字,希望这个名字能给女儿带来好运,但没想到带给她的“只有无尽的烦恼”。

去年,婷㵥买了辆车,去车管所办行驶证时,㵥字打出来就变成奇形怪状的符号。车管所的工作人员只能建议她在乱码的旁边,手写了㵥字。驾驶证可以正常使用,但不能买车险,最后她只能让家里人代为投保。

她找过保险公司,生僻字互助群里的一个姑娘因同样的问题,向银保监申请过行政复议,最后被驳回了。她的“㵥”字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在保险的字库系统里。

群友田文Yi(二声)在车管所遇到过同样的问题,Yi字左边一个钅,右边一个台。1987年他出生时,他的父母翻看《康熙字典》,发现这个字有快乐和坚强的意思,就决定把这个字用进孩子的名字里。

2012年,田文Yi去给机动车过户,牌子都打下来了,姓名第三个字无法正常显示。车管所的人让他跑去五十公里外的一个车管所,因为那里可以手工填写。

穿过几个村子,到了对方说的地方,路上全是大货车、吊车,他开着小车排到队尾。那天,他凌晨五点半到前一个车管所排队,排第五,结果最后弄到下午五点才结束。离开前,驻场民警和他说,“小伙子,这车,开到报废吧,不然太折腾了。”

不断自证

对于无法实名认证的人来说,外出也变得费劲起来。

平日里,李子Wei用身份证无法购买机票或高铁票,他就用护照买。

以前,李子Wei刷身份证登机被卡过一次。行李都办了托运,他就是无法登机。因为李子Wei身份证上的名字,通过公安系统内部的造字程序,能够准确地打出来,但航班系统里的字和身份证上正确的字对不上。工作人员让他去航空公司开一个证明,证明身份证上的是其本人,他才可以登机。

几乎每坐一次飞机,买不了票,婷㵥就要投诉一次。每次投诉要花几个月时间,从决定买飞机票开始,她就做好了准备。不过现在大一点的航空公司可以用拼音,如果遇到临时要去外地,她就直接去坐高铁,12306字库系统里能够打出她的名字。

很多业务部门的电脑系统或平台都不能打出这些生僻字。比如,李子Wei去办护照或者居住证时,电脑上显示不出他名字的第三个字,要么是乱码,要么是空白,要么是其他奇形怪状的符号。

这时,工作人员通常会让他去社区或者派出所开个证明。后来,李子Wei每次去办某一证件时,都会提前带上各种可以佐证他是他自己的材料,比如他的毕业证、护照,社保卡,甚至是驾驶证。

一次次,他不断地去自证。有时他也想不通,Wei字并不复杂,左右两边都做了简化,父母也是从权威字典里挑选的,为什么它不被电脑系统认可?为什么没有被收录进通用汉字的大字库? 

“主要是各个机构对生僻字的处理方式不一样。”刘汇丹解释道,公安人口信息库使用了4700多不公开的私用造字,“大家都不知道,所以也就没法跟它一致,以通用的输入法敲不出这些字。”

李子Wei并不能完全理解那些错综芜杂的字符,以及让人眼花缭乱的编码。后来,他不再去纠结这个字能不能打出来,只是想着怎么跟工作人员解释,这个字属于生僻字。

紧绷的弦

田文Yi经历的“第三道坎”是在提取公积金的时候。银行的后台监测到他的名字里有特殊字符,银行的人把他叫过去,让他走单子,把名改了,改成括弧加拼音,再加声调的方式。

正要点击确认时,田文Yi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改完之后,他的公积金还能提出来吗?工作人员也不确定,又去问公积金负责人,一系列操作后发现如果改了,就没有挽回的余地。折腾一番后,银行的人让他回去等消息。过几天,又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不用去了,这事就不了了之。

时间长了,每次遇到跟名字相关的事,田文Yi脑子紧绷根弦儿。尤其是要重新改那个字时,可能字的左边合规了,右边又不行了。

在另一家银行系统里,田文Yi的第三个字最早是用一个小小的五角星符号代替,有时是实心的,有时是空心的。后来银行告诉他,这样容易造成一个人名下好几个账户,不利于他们打击洗钱犯罪活动,让他把这个五角星符号改成了括弧加拼音。

“各家机构对于处理不了的生僻字用各种临时手段,”刘汇丹说,比如繁体替代、别字替代、拼音替代、带声调的拼音替代、大写拼音替代等等各种方式处理。“在越来越数字化的时代,越来越需要互联互通的时代,这些方法反而成为了绊脚石。搜狗输入法曾经自造400多个字,但跟公安用的不兼容,实名联网核查会失败。”

这一改,李子Wei的工资发放、社保缴纳都遇到了麻烦,为解决这事儿,又在几个银行之间来回跑了几趟。

在公司里,田文Yi在财务科那里“被挂了号”,其他同事的工资是一起走,他的只能单独处理。早在最初入职时,人力部的同事提醒过他,这个字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最好是把字改了。

于是,田文Yi去找公安局,说能不能把他的字改回繁体字,繁体字在电脑上能输入。公安局说,现在的政策要求都是繁体往简体改,没有说简体改繁体的。而且在他们的系统里,已经有简体字了,不能往回开倒车。于是,田文Yi打消了改其他字的念头,寄望于未来几年会有改善。

跨过这道坎

田文Yi记得,大学时,老师点名,到了他,老师只读前两个字,然后直接跳到下一个同学。田文Yi知道老师叫的是他,但他就是不应答。

这些年,田文Yi看着自己的名字被显示成各种字符,有时是问号,有时方块,有时五角星,有时空白,有时是哭丧的小人儿表情,有时乱码。他始终觉得,因为自己的名字,给许多人造成麻烦。

但如果改名,那些已经解决的麻烦又将失去意义。他慢慢接受了现状,除非哪一天彻底走不通了,他再去改。他希望有一天,能畅通无阻地打出自己的名字。

一次次的不便后,李子Wei也想过改名。他去当地的派出所询问过,户籍民警说改名需要有恰当的理由。他给出的理由是他的名字里有生僻字,现在越来越信息化,什么都要通过联网核验,生活上很不方便。 

民警说,你可以改名,但是改完的话,其实在某些方面可能会变得更复杂。包括他的大学毕业证、高中毕业证、护照、身份证、社保卡等都要重新领取。这意味,他现在自证过的一切,又要重新推翻,再证明一遍。

李子Wei跟家里人商量,改名要跑十几个地方,要弄十几个证明,很麻烦。更重要的是,这个字他用了很多年,也有了感情,他不想改。他现在的心态是,以后遇到问题,再解决。

婷㵥说自己用了这个名字三十多年,从没想过改名,“国家已经发布了强制性标准,我相信社会的应用系统会逐步完善的。而且我这个字现在被收录到字库里了。” 

婷㵥提到的这个标准是2022年7月28日,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发布了《信息技术中文编码字符集》(GB 18030-2022),并将于2023年8月1日正式实施。新国标共收录汉字87887个,比上一版增加录入了1.7万余个生僻汉字。

而这个标准公布之后,“要看这些软件的供应商需要花多长的时间,愿意投入多少研发人员和资源来紧跟这个标准了,如果他们一直不做这个事情,可能二十年也跟不上。只有他们跟进了,接下来才会更新在输入法和公务系统之中。”刘汇丹说,“比如以前二代身份证用的制造字,后面这些字在国际标准里有了正式的码位,可能就需要业务系统做双码兼容的处理。”

但是,光有输入法和字库是不够的,“后面需要业务系统去升级改造,可能涉及到多个业务系统跨部门合作。” 比如一个人要办房产证,会涉及到自然规划部门的业务系统、办理房产证的设计系统,以及交印花税的系统等。

要想彻底解决生僻字问题,刘汇丹说,用字单位需要基于公开通用的国际和国家编码字符集标准,及时将新字信息提交给国家编码字符集标准工作组,让这些字尽快被收录到国家标准和国际标准中。

另外,输入法厂商和字库厂商及时跟进编码字符集标准的最新版本,提供足够多的字;操作系统厂商(含手机厂商)也要及时更新预装字库和输入法。

生僻字使用者参加汉字守护计划

李子Wei也能感受到一些系统的改变。去年7月份的时候,他也看到新的字符编码的国家强制标准发布,他看到一丝曙光。在他家的户口簿上,他的个人页一共有两页纸。第一页是用手写的名字,第二页是户籍民警的盖章签字。这样手写了十几年的名字后,前几年的一天,户籍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他,让他带着户口簿去一趟。

工作人员在他手写名字的那页纸上盖了一个作废的章,在后面一页上用电脑打出了正确的Wei字。

现在,婷㵥名字里的生僻字在微信和几家银行系统里已经可以打出来。

几年前一个春节,中信银行推出一个办卡的活动,她找了家离家最近的营业点,还是卡在那个字上面。那时银行的字库系统还没改造升级,她前前后后去了三四趟,最后一次终于办了出来。在那个互助群里,她是第一个成功拥有储蓄卡的人。

互助群里生僻字使用者身份验证失败

后来疫情在家里,有个推广信用卡的小伙子来到她家楼下,现场面签开卡,她又去了,但在人脸识别这里卡住了。群里的技术人员让她去银行柜台办,她去了,结果又人脸识别失败。银行的技术人员就让她一直在银行等着,他们在后台操作改写一遍程序,让她试一遍,改写一遍,再让她试一遍。

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婷㵥的信用卡激活成功了。这样,在她34岁时,终于拥有了人生中第一张实名信用卡。

    责任编辑:彭玮
    图片编辑:乐浴峰
    校对:张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