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研究所

北约峰会中暴露的美德分歧

高旭军/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法学院教授

2018-07-26 17:29  来源:澎湃新闻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要成功实施,离不开北约盟友的合作和辅助。图为当地时间2018年7月11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北约总部,北约首脑峰会举行。视觉中国 图
2018年7月11至12日,北约首脑峰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如期进行,美国总统特朗普专程飞赴欧洲,参加了这次峰会。
鉴于美欧之间目前爆发了贸易冲突,鉴于在今年6月于加拿大举行的西方七国(G7)首脑峰会上,美国不留情面地拒绝在最终达成的共同声明上签字,鉴于此前特朗普已经多次直言不讳地批评德国,也由于特朗普捉摸不定、反复多变的性格,会前绝大多数北约盟国对会议前景感到忧心忡忡:它们不仅担心特朗普此次又会刻薄地批评哪个国家、指责哪位国家首脑,更担心北约这一军事同盟的前途。
一、美德分歧
尽管美国的北约盟国首脑已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特朗普对北约其他成员国尤其是对德国所作的十分直白的指责,还是令其欧洲伙伴大吃一惊。
据德国《日报》(Tagesschau)网站2018年7月11日的报道,在特朗普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等当天共进早餐期间,他直言不讳指责了北约其他成员国尤其是德国。
首先,德国不应与北约的敌人俄罗斯进行能源合作,尤其不应该与俄罗斯达成修建由俄罗斯直通德国的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Nord Stream 2)协议。特朗普指出:“美国保护着欧洲,保护着德国,每年为此花费几千万美元,但是德国却与北约的对手进行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天然气交易,这是对北约对手的大力支持,这是不能接受的。”他近乎挖苦地说:“如果德国从俄罗斯进口60-70%的能源和新管道,德国自己也成了俄罗斯的‘俘虏’,这种情况根本不应该发生。”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更不应该继续为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工作。(俄罗斯石油公司是俄罗斯最大石油企业,俄罗斯政府掌握其50%的股份。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于2017年9月29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当选为俄罗斯石油公司董事会主席。——编注)
其次,北约成员国尤其是德国的国防开支过低:“美国为欧洲防务所承担的开支与其利益不成比例,这对美国纳税人来说是不公平的,尤其是对北约的军费开支,德国承担的份额仅仅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而美国支付的份额却占本国国内生产总值的4.2%。不成比例的国防开支给美国造成不公平的负担,我们不能继续忍受这一点。”特朗普认为,德国支付的国防开支至少应该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而且“德国明天就能做到”。北约其他欧洲盟友也应该将其防务开支增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
对特朗普的上述指责,德国总理默克尔进行了冷静的反驳。她否认德国被俄罗斯“完全控制”,强调自己是在民主德国长大,亲身经历了当时被苏联控制的德国。她指出,今天德国人在自由中团结一致,可以独立地制定各种政策并独立地做出决定,德国的政策符合德国的利益,她自己也正在捍卫德国的利益。默克尔还回击了特朗普有关德国对欧洲防务贡献太少的批评:德国为北约做了很多贡献,德国是北约共同军事行动的第二大军队提供者,德国的绝大部分军事能力都提供给了北约;直到今天,德国军队依然是阿富汗战争的重要参与者,这也维护着美国的利益。
由上可见,尽管特朗普对北约的其他盟友也提出了批评,但在所有北约盟友中,特朗普最不满意、批评最尖锐的依然是德国。因为近期特朗普不断指责德国,羞辱默克尔,以至于德国媒体认为:目前在所有欧盟国家中,特朗普仅仅将德国视为其“敌人”。
二、美德分歧的成因
那么,为什么特朗普对德国如此横挑鼻子竖挑眼呢?其原因究竟是什么?客观分析,在这里至少存在着表面和深层两方面的原因。
表面原因是指浮在表面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原因。从特朗普对德国的系列指责中,我们可以发现,美德之间大致存在如下几方面的矛盾。
第一,德美双边贸易中存在“严重”不平衡
尽管德国是一个完全的市场经济国家,其贸易政策也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但由于在德美双边贸易中德国拥有的两个“巨额顺差”,特朗普如鲠在喉,十分不爽。
首先,德美双边贸易总体并不平衡,德国对美拥有巨额贸易顺差。根据特朗普引用的数据,在2017年,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已经高达5600亿美元。但德国并不认同这一数据。据德国方面的统计,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大约为489.6亿美元。而且这仅仅是德国出口到美国商品总价值和美国出口到德国商品总价值之间的差额,如果考虑这一顺差与美国经济实力的对比关系,那么,它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微乎其微,因为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仅仅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0.31%。因此,在德国人看来,这么一点顺差数额可以忽略不计。但特朗普并不这么看,他坚持认为:由于德国的巨额贸易顺差,美国每年损失了8000亿美元,这对美国来说是很糟糕的,必须改变这种状况。
其次,在德美双边贸易关系中,德国向美国出口了过多的汽车,这也是一个令特朗普十分懊恼的问题。特朗普宣称:“德国每年向美国销售数百万辆汽车,这太可怕了,我们必须加以阻止。”但根据德国方面的数据,2017年,德国汽车制造商总共在美国销售了130万辆汽车,可其中包括85万辆在美国制造的汽车。所以特朗普引用的数据中已经包括了那些在美国境内、由美国工人生产的汽车。但这并不影响特朗普对德国出口汽车的不满。
实际上,特朗普对德国汽车的这种反感由来已久。早在1990年,从政之前的特朗普在接受《花花公子》杂志(Playboy)专访时就声称:纽约街头行驶着太多的德国汽车,美国应该对德国汽车征收惩罚性关税。
第二,德国的国防开支太低
特朗普认为:北约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德国、保护欧洲,美国为北约支付的费用已经占到其本国国内生产总值的4.2%,而德国承担的份额仅仅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1%。但特朗普引用的这一数据也不正确。根据北约的统计,德国的国防预算已经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24%,而且德国承诺将其国防预算在2024年提高至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5%。即使如此,特朗普依然对德国十分不满,因为德国作为欧洲经济最强的国家,其支付的国防预算却远远少于其他一些北约欧洲国家,例如希腊承担的北约防务份额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27%,冰岛为2.14%,英国为2.1%,拉脱维亚为2%。
第三,德国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太过于紧密
德俄在能源方面的紧密合作令特朗普十分不安。由于德国2011年已经决定,在2022年前彻底放弃核能,而且德国本身又不生产石油和天然气,所以,德国必须寻找新的能源供应国,而俄罗斯盛产石油和天然气,需要寻求销售出路。而且,在距离上,德国和俄罗斯并不是十分遥远。所以,双方在这一领域进行合作,是十分自然的事。早在2011年,德国与俄罗斯双方就签署了能源合作协议,据此,俄罗斯已经通过北海向德国及其他西欧国家输送石油。今年5月,两国开始修建北溪天然气2号管道,预计2019年投入使用。修好以后,俄罗斯向德国输送天然气的能力会得到成倍提高,之后俄罗斯每年将向德国输送5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特朗普显然并不能理解德国的困境,所以对此项目表示明确反对,其理由是:俄罗斯是北约的防范对象,德国购买俄罗斯的能源,不仅是对俄罗斯的支持,而且容易被俄罗斯所控制。实际上,美国对德俄之间的天然气管道项目一直持拒绝态度,早在今年5月,美国国务院负责能源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桑德拉•奥德科克(Sandra Oudkirk)就在柏林举行的新闻发表会上强调:我们反对德俄之间的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项目,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我们将动用我们的一切外交手段,如果这个项目搁浅,人们会感到十分高兴。
除了上述表面原因外,美国对德国的强烈不满还有更深层次的因素。
第一,德国是美国的一个潜在竞争对手。种种迹象表明:特朗普将德国视为一个潜在的具有较大危险性的竞争对手。对许多美国人来说,德国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强国,而且是欧洲一体化的“火车头”。
就经济而言,德国企业生产效率高,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价值高。尽管德国的面积仅仅是美国得克萨斯州面积的一半,但德国经济总量却达到整个美国经济总量的五分之一。而比较而言,在过去几年中,美国经济不断下滑,失业率增加,以至于许多美国人对美国经济失去了信心。就德国成为欧洲的“火车头”而言,由于德国在整个欧盟成员国中经济最强势、最健康,所以,德国已经在事实上成为欧盟一体化的主要推动者,也是欧盟政治经济社会等事务的一个最重要的决策者。这表明,德国在国际社会中尤其欧盟内的影响力和领导力在不断提高。相较而言,在过年几年中,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却在不断下滑。
特朗普是一位强调“美国优先”的总统,他有意重塑美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强国形象。所以他将德国视为潜在竞争对手,是可以理解的。
第二,美国反对德俄能源合作背后有自己的私利。美国也是一个能源大国,尤其是页岩气生产大国。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统计,2017年全美生产的页岩气产量(换算为立方米)约为4620亿立方米,较2016年的4316亿立方米增长了7%。所以,美国一直试图将其开采的页岩天然气出售给德国。另一方面,美国还通过油船运输将液态天然气出口给波兰和立陶宛。一旦北溪二号管道修建完成,自然会严重影响美国天然气在欧洲的销售。
第三,德国和美国采取不同的移民政策。自2015年以来,德国采取了与美国完全不同的移民政策,欢迎技术移民,善待难民。而特朗普一直试图采取种种措施,对外国移民关上大门。他在墨西哥边界上修建了隔离墙,称非法移民为“动物”,对几个主要人口为穆斯林的国家的普通公民颁布入境禁令,拒绝接收战争难民。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也因此受到美国内外媒体的批评。因为德国采取宽松的移民政策,美国媒体因此称默克尔为“自由世界的领袖”。这自然令特朗普十分难堪。
基于以上种种理由,特朗普不断找德国的麻烦,将德国视为眼中钉,也是比较正常的。
三、美德分歧的后果
特朗普对欧洲盟国尤其对德国的不满是否会损害德美关系,甚至会导致美国退出北约?
这也是令许多德国和其他北约成员国政要十分担心的事。在今年6月8日至9日在加拿大召开的G7峰会上,特朗普拒绝在最终达成的峰会共同声明上签字,这不仅暴露出美欧同盟中存在着较大裂痕,而且表明特朗普在不断测试美欧同盟关系的牢固性。
在此次北约峰会上,特朗普对此又进行了一次大胆的测试。在7月12日的峰会上,因为对前一天已经达成的初步共识十分不满,特朗普再一次抛开既定议题,对德国和北约盟友进行又一轮新的指责:德国和其他盟友支付的共同防务经费太少。不仅如此,他发出了最后通牒:如果这些国家不立即将其防务开支提高到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美国将单独采取行动;德国和北约其他国家必须在2019年1月1日以前实现上述目标。
特朗普的这一强硬态度吓呆了所有其他与会者,相当数量的与会者担心:如果北约盟国不能满足美国的要求,难道美国将退出北约?
尽管特朗普使用了“美国将单独采取行动”这样的威胁语句,但美国是不会退出北约的。简言之,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要成功实施,离不开北约盟友的合作和辅助。即使在美国最强盛的时候,美国也离不开北约的辅助。目前尽管苏联这一强劲的竞争对手已经不复存在,但俄罗斯依然是美国和欧盟的重要威胁。不仅如此,在经济上,西欧国家也是美国产品的一个重要销售市场。所以,为了实现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梦,美国不可能退出北约。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在7月12日北约峰会特别会议结束后,特朗普就对媒体明确表示:北约确实是一个实施“协商一致、共同决策”的有效组织,此次峰会取得了令人满意的结果。同时,他强调:“我信任北约,美国会继续支持北约,对北约盟友美国将一如既往地承担着约定的义务。”
德国有关“特朗普将德国视为敌人”的担心也是多余的,特朗普不会将德国视为敌人。首先,德国和美国的政治制度、法律制度和经济制度基本相同,意识形态相近,两国之间不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其次,德国根本没有挑战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意图。基于二战和冷战期间美国对德国的大力援助,德国甚至对美国一直心存感谢。
美国人知道这一点,特朗普也了解这一点。正因如此,特朗普也没有将德国视为“敌人”,因为他对德国提出的一个重要要求是德国应该提高国防开支。这足以证明,在特朗普眼中,德国是美国一个重要的盟友。因为,如果特朗普将德国视为“敌人”,他会要求德国限制其国防开支。特朗普也不会仅仅因为德国与俄罗斯进行能源合作就将德国视为“敌人”,因为在特朗普实施其国际战略和行动的过程中,德国是一个重要的盟友,到目前为止,德国基本上是美国国际战略和行动的一个重要支持者。
正因为存在上述因素,在北约峰会特别会议结束后,特朗普对德国也改变了口气:“我是相信北约的,对德国也十分尊重。”
四、余论:特朗普的谈判策略
自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以来,在国际交往中,特朗普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是:对对手强硬,无端指责对手时不留情面,态度反复多变、令人难以琢磨。
但如果仔细观察,特朗普的表现还是有规律可循,即:特朗普处理国际事务时并没有遵守传统的诸如“平等”、“合作共赢”的国际法准则,而是采取了这位美国房地产巨头惯用的谈判策略——尽可能挤压竞争对手,争取实现利益最大化。因此在谈判以前,他通常会给对方不断施加压力,并给对方留下一个这样的印象:如果不接受其建议,与美国的友好关系便难以维持。然而在进行最后的谈判时,特朗普通常会提出令人惊讶的、积极的谈判方案。
在6月间与朝鲜进行的去核谈判中,特朗普采取了这一策略。在这次与北约其他成员国进行的谈判中,特朗普采取了同样的策略。最终,特朗普基本上实现了其目的,包括德国在内的成员国均承诺迅速提高国防开支。
责任编辑:李旭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