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现场 >

心有所系|春节留守在医院的医学生们:“我想跟上这奔跑的身影”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实习生 李世倩
2023-01-25 11:56
来源:澎湃新闻

今年春节,25岁的阿丽木热·尔肯没能和远在新疆阿克苏的家人团聚,她选择留在广州,以一名医学生的身份坚守在医院工作一线。

两年前,阿丽木热·尔肯南下广州,成为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心血管内科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阿丽木热·尔肯说,刚来读研时,由于不适应,满脑子只有熬完就回家的想法,常常因为想家、压力大而哭鼻子。

去年12月,随着新冠感染高峰到来,医院承受压力。阿丽木热·尔肯所在的医院也不例外,人手紧缺成为医院当时最棘手的问题之一。此时,一批批90后、00后医学生站了出来,春节期间,他们主动放弃返乡,选择留守医院。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了解到,该院共有临床型硕士637人,有284名临床型硕士自愿留守医院,参加临床轮科学习。

2023年1月1日,广州市宣布疫情达峰:2022年12月23日以来,全市发热门诊就诊患者人数开始从高位回落。从2022年12月至今,阿丽木热·尔肯一直坚守在医院。“看着那么多同学回家,说不心动是假的。”阿丽木热·尔肯说,家人一直盼着她回家过春节,但最后也理解她的选择,“明白有比家更需要我的地方 ”。

阿丽木热·尔肯。本文图片 受访者供图

三分之一的临床型硕士留守医院

在疫情最吃劲的时候,留守的医学生成为医生们的助手,为医院的正常接诊、平稳运行等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是广州一家大型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该院急诊科副主任、硕士生导师杨正飞此前透露,2022年11月至12月,广州的疫情经历了两拨高峰。在发热高峰中,年轻人占很大的比例,该院每天发热门诊有700至800人次的就诊量,其中60%至70%都是年轻人;在12月中旬,医院重症病例增多。当时,急诊每天的门诊量大约400人次,其中有50至60人为重症患者,80岁以上病人占了70%左右。

当时,患者增加,医护人员也出现感染,一些医学生主动放弃了返乡。据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介绍,该院共有临床型硕士637人,284名临床型硕士自愿留守医院,参加临床轮科学习。

26岁的李昊燃是广东云浮人,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重症医学科专业性硕士研究生。李昊燃告诉澎湃新闻,当时,当时医护人员的压力大,自己作为一名并轨研究生,留下来可以为科室、医院分担一部分的压力,“希望尽自己微薄的一份力”。同时,作为一名规培生,也需要充实自身的临床知识及技术,他希望通过这次经历提升自己,“帮助患者的同时也能丰富自己的临床经验”。

留守的还有新疆女孩阿丽木热·尔肯。她的留守让身边不少人感到意外,他们都听说过,她曾因想家哭鼻子。

阿丽木热·尔肯告诉澎湃新闻,刚开始,她确实“满脑子只有熬完就回家的想法”。适应在广州的读研生活后,她意识到读研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自己有太多的东西要学习、要实践,要发挥自身所长,回报社会。她把这次留守当作一次学习、实践的机会,希望借此提升自己。

“我想跟上这奔跑着的身影”

自去年12月开始,阿丽木热·尔肯就在医院了。当时,不断有医护人员感染,为了避免聚集感染,医院采取排班轮班。阿丽木热·尔肯住的地方离医院近,当时她每天都是“备班”,下班回去也要时刻做好准备,随时准备替补上去。

最初,阿丽木热·尔肯在ICU轮科,这是一个非常忙碌的科室。阿丽木热·尔肯说,那段时间,她目睹了医护人员忙到飞起。“看着虽然转阴但仍有症状的医护们还在不停地忙碌,作为医院的一分子,我想跟上这奔跑着的身影。”阿丽木热·尔肯说,作为一名医学生,自己临床经验欠缺,但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让师兄师姐们有空余的双手去挽救生命,“这也是我在这个特殊时期能为医院做的事”。目前,阿丽木热·尔肯在内分泌科轮值。

去年11月、12月,李昊燃也在ICU轮科,为了给因感染新冠而缺勤的同事顶班,他放弃了大部分休息日。

当时在工作中,李昊燃会直接面对新冠感染者,一些危重病人需要气管插管。他说,“很多新冠感染合并基础病后进入ICU的病人,意识还比较清醒,很难接受气管插管和辅助通气。作为研究生,我要负责跟他们详细解释用药和通气的必要性,告诉他们睡一觉起来后肺炎就会有好转,安抚好他们的情绪。”

李昊燃

更多的努力才能让患者得到更好的治疗

在坚守期间,这群年轻的医学生不仅锻炼了自己,也收获了感动。

在重症医学科,会碰到需要进行气管插管的患者及做纤维支气管镜的患者,这让像李昊燃一样的医学生有机会去学以致用,将书本的知识转化为临床经验。李昊燃举例说,有个肝移植术后的病人需要合并使用免疫抑制剂,但因为感染新冠用药时需要调整用药,于是他们查阅很多的文献资料去指导用药,这让他明白“更多的努力才能让患者得到更好的治疗”。

目前,李昊燃在血液透析室轮科,没有前一阵时间那么忙了,但工作也不能懈怠。李昊燃说,少数病人的肾功能衰竭会容易导致肺部感染,在感染新冠的情况下,容易出现气促等症状,需要医护人员时刻关注患者的血氧及呼吸情况,并严格制定血透处方,尽可能脱水减少患者肺水肿出现的可能,这让医生和护士的工作艰巨了很多。

阿丽木热·尔肯记得,在ICU轮科时,几乎每天都有医护人员倒下,科室主任会很快调整出新的班表,高效安排工作,保证科室正常运转。而且,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这些有丰富经验的医护人员会抓住每一个机会,向年轻的医学生们传授知识。

一次,阿丽木热·尔肯送一位八十多岁患者出院上车,等电梯时老人的家属跟她说,医生辛苦了,外面风太大,只穿白大褂出去会冷,要不等等你穿个外套。这让阿丽木热·尔肯备受感动,“虽是一句很平常的话,但感觉很温暖”。

陈煜嘉也是一名留守的研究生,一次在带教老师率领下值一线班,他看见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年夫妻不清楚怎么挂号、怎么就诊、如何找病区等,于是主动为老人提供全程帮助。完成诊疗后,这对加起来近两百岁的老年夫妻主动找到陈煜嘉,向其鞠躬致谢。陈煜嘉表示,那一刻,这种被尊重、被感谢的感觉让他特别有感触,他马上也向这对老夫妻回鞠一躬。

家人明白有比家更需要我的地方

春节假期,在血液透析室轮科的李昊燃正月初五之后才值班,他说这个安排是师兄师姐(指医护人员)在照顾他。

李昊燃表示,春节假期,很多患者会提前来透析,这需要医护人员安排好患者的透析时间和方案,在照顾患者的身体情况下,让患者可以健康平稳地度过春节假期。这意味着,这段时间,医护人员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和患者沟通,了解他们的需求及身体状况。

在内分泌科轮值的阿丽木热·尔肯,这个春节假期比较忙碌:正月初一值班、初二交班,补病程,与上级一起查房后下夜班;初六值班、初七交班,补病程,与上级一起查完房后下夜班。

阿丽木热·尔肯在工作。

澎湃新闻注意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教务部主任、研究生科科长郑大会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留院研究生是一群富有社会正能量的,积极向上的群体。留院研究生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进行实战学习,为医院的“重症突击队”注入了新鲜活力。他提出,一些医学生受专业限制,急救技能相对缺乏,还有部分医学生是首次面对患者的死亡,产生了恐惧感。医院专门请来专家,给学生做心理辅导讲座。

为了关心关爱留院医学生,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采取多种措施保证他们的健康、安全及生活,医院党委领导到临床一线直接找学生了解生活、工作情况,现场为他们解决问题;组织支部书记、科室主任及导师多关心关爱留下来轮科的学生;做好学生的疫情防护措施,为学生发放健康包,提供急需的药品、防疫物资等。此外,医院还为留院学生准备了年夜饭。

李昊燃向澎湃新闻表示,如果回家过春节的话,他会和家人一起去探亲,去附近的地方玩。今年春节,他的状态就是“持续保持待机,听从科室的安排”。工作之余,会和父母视频通话,也争取后面放假的时候回家见下父母。

“家里人是很支持我的,因为他们明白身穿这件白大衣的不容易。通过这几年的抗疫,很多人都充分理解医护的不容易,也会有更多的包容和理解,所以他们也很理解我的选择,会告诉我尽量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健康以及保持充足的休息,平衡好学习与工作,也多多回电话给他们。”李昊燃说。

“看着那么多同学回家,说不心动是假的。”阿丽木热·尔肯表示,她的室友、所认识的同学基本都回家了。之前,除了疫情第一年没有回家过春节,每个春节她都和家人一起过。

如果回家团圆,春节阿丽木热·尔肯会和亲戚们聚在一起吃大餐,吃完大餐后就载歌载舞。今年没有返乡,她与亲朋好友打视频电话“云过年”。

阿丽木热·尔肯说,其实,从离家外出读研的那一天开始,爷爷就在倒计时,算她毕业回家的日子。每隔两三天,她都会跟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视频通话。最初,没法回家过春节,她的妈妈是有点不开心的,但妈妈也就是发发牢骚,会尊重并无条件支持她的选择。

“妈妈也明白有比家更需要我的地方,最后都在鼓励我要坚持、要努力。”阿丽木热·尔肯说,毕业后,她打算回新疆工作。

    责任编辑:戴越
    图片编辑:张同泽
    校对:施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