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国际

美对盟友涉伊企业下重手,欧洲担忧夹在美伊间“里外不是人”

澎湃新闻记者 汪伦宇 刘乐凯

2018-05-11 14:08  来源:澎湃新闻

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意宣布将退出伊核协议,这让在伊朗有大量商业关系的欧洲盟友“很受伤”。
欧洲外交和贸易领域人士日前预计,受美国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着手恢复对伊制裁的影响,欧洲一些企业与伊朗方面所签数以十亿美元计的一批商业合同面临厄运。
此前,特朗普和美国财政部在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宣布之后表示,将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措施包括处罚继续与伊朗开展业务的西方公司和银行。特朗普政府威胁称,若与伊朗有商业往来的银行和公司未能在规定期限内解除与伊朗的业务关联,将遭到美国的惩罚,“就算是大西洋对岸欧洲盟国的银行和公司也不能例外”。
当地时间2018年5月10日讯,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两日后,美国财政部10日宣布对伊朗实施新一轮制裁。此次被制裁的对象包括6名伊朗个人和3家实体。被制裁对象在美国境内的资产将被冻结,同时美国人将被禁止与其进行交易往来。视觉中国 资料图
5月10日,美国对伊朗的新一波制裁已率先“落槌”。美国财政部宣布,对6名伊朗人和3家实体实施制裁,冻结其在美国境内的资产,并禁止美国公民与其进行交易。
为了尽量减少影响,目前,欧洲正在积极游说伊朗继续留在协议中。据路透社报道,10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致电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只要伊朗继续履行协议,德国将继续支持伊核协议。当天早些时候,法国总统也致电了鲁哈尼。
欧洲企业做最坏打算:退出伊朗
伊核协议在2015年签署后,欧洲企业重返伊朗的速度大大快于美国企业。
法国道达尔公司和英荷壳牌两家石油巨头就是带头重新发展伊朗业务的欧洲企业代表,它们先后与伊朗签署了数十亿美元的合同,用于勘探和开采伊朗国内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据《华尔街日报》9日报道,2016年,壳牌公司曾签订了一份合同,向伊朗销售使用该公司自有石化技术的授权许可。另据伊朗伊斯兰通讯社2016年12月的报道,壳牌公司还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签署了三个油气田的勘探协议。但美国的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宣布之后,这些欧洲公司已经开始评估之前制定的投资计划,甚至开始考虑美国新制裁措施迫使其离开伊朗的可能。
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集团也和伊朗有广泛的业务往来。据法国媒体报道,2017年7月初,道达尔石油公司与伊朗签署了开发南帕尔斯(Pars Sud)天然气田的协议,合同为期20年,总价值约48亿欧元。作为作业方的道达尔集团持股50.1%。
这份石油大单也是自2016年1月欧美全面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后,外国能源企业第一次在伊朗投资。
根据彭博社和《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之前,道达尔公司曾表示,尽管美国可能实施新的制裁措施,但该公司希望通过隔离相关业务,保住一桩价值10亿美元的海上天然气田开发交易。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称,道达尔公司的具体操作方式包括,确保不使用美国软件和其他技术、确认没有美国公民参与相关项目等。
另据知情人士向《华尔街日报》透露,道达尔首席执行官普亚尼还与法国政府官员私下接触,非正式地请求后者与特朗普政府交涉,以便使该公司在伊朗的南帕尔斯天然气田项目在制裁重启后获得美国的豁免。
此外,道达尔正与其合资企业伙伴商讨可能出现的情形。《华尔街日报》掌握的消息来源称,如果美国采取的新措施令道达尔无法继续持有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的股份,道达尔将考虑把在合资企业50.1%的股份转让给其他股东。
澎湃新闻9日致电道达尔公司巴黎总部,请求核实上述消息,并询问公司对美国制裁措施的看法,截至发稿,尚未接到道达尔公司的最新回复。
总部位于法国图卢兹的空中客车集团的业务也将受到重大影响。空客曾于2016年12月与波音公司一起和伊朗签下了总共400亿美元的大单。根据计划,空客会向伊朗出售100架新款民用客机。路透社称,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已表示,将撤销波音及空客向伊朗销售民用客机的许可证。
空客在9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回复中称,“我们正在仔细研究特朗普宣布的决定,并将制定符合制裁决定和出口管制规定的下一步计划。”
法国汽车公司雷诺也曾于2017年与伊朗成立合资企业,每年产能达15万辆。雷诺2017年上半年在伊朗的汽车销量增长了100%,市场份额达10%。澎湃新闻9日致电雷诺总部询问对美国制裁措施的看法,雷诺公关部门表示“暂不予置评”。
不仅仅是英法,德国企业也与伊朗保持了商业往来。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新闻资料,德国巴斯夫(BASF SE)的全资子公司温特谢尔(Wintershall)2017年获得了新版伊朗石油合约认证,可投标伊朗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澎湃新闻9日采访到了温特谢尔公司公关部门负责人Stefan Leunig,他表示,公司曾在2016年与伊朗石油公司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以讨论未来可能的合作项目。备忘录内容目前仍然保密,但温特谢尔公司将“严格遵守相关的国际和国内法律法规”。
特朗普政府日前在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表示,禁止外国公司与伊朗签订新合约,但企业和银行有90或180天的时间逐步结束与伊朗的业务关系,否则将面临处罚。
根据路透社9日报道,美国将实施的制裁措施涉及伊朗经济的诸多方面,最主要的措施是禁止伊朗出口石油,但也会对金融领域、汽车和航天工业构成冲击。
“美方对伊朗的制裁主要以欧洲企业为目标,几乎不会影响美国企业。”欧洲联盟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联合主席、瑞典前外交大臣卡尔·比尔特9日在推特上留言称,美方的决定会伤及欧洲。
美国这次退出“触碰欧洲核心利益”
众多大型企业面临美国制裁,欧洲在伊核协议存废问题上陷入了十分困难的境地,但在美国退出协议不可避免的情况下,欧洲的态度却十分关键。
以色列海法大学博士候选人王晋在为澎湃新闻撰写的文章中分析称,若欧洲国家能在美国重压之下坚持伊核协议,仍保持与伊朗在2015年之后的一些合作协议和经贸往来,那么伊朗就有足够的理由待在核协议之中;而如果欧洲国家也随美国退出,或者在事实上终止和伊朗的合作,那么伊朗或将失去留在伊核协议中的足够动力。因此欧洲的态度对于伊核协议的存废至关重要。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9日下午已表示,如果没有欧洲国家的有效保障,伊朗不会留在伊核协议内。
根据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的报道,哈梅内伊表达了对欧洲人的不信任,他对欧洲国家强调说,任何旨在维护现有伊核协议的计划都必须伴随有“有效的保障”。
但态度关键的欧洲正在发现自己同时追求着两个未必能兼容的政策目标。“一个‘态度软化’的伊朗,与一个‘态度软化’的美国,才是促成欧洲-伊朗-美国三角关系最为理想的状态。”王晋写道,“一方面争取伊朗放弃发展核武,另一方面争取美国放宽对伊制裁,为企业在伊投资营造良好的政治氛围,是欧洲国家一直以来在伊核问题上的战略目标。”
但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的强硬态度正在使得欧洲越来越难以同时兼顾这两个目标。
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欧洲各国领导人已经习惯了收到来自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最后通牒”。美国已先后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但在法国媒体《费加罗报》看来,特朗普这次关于伊核协议的强硬态度触碰到了欧洲人的核心利益。
《费加罗报》9日刊登了标题为“一次触及欧洲核心利益的分裂”的评论文章,称最近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和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对特朗普的轮番劝说正体现了欧洲人的焦虑,但并没取得成效,反而“加深了欧洲的不安”。该报认为,在特朗普最近提拔了几名“鹰派分子”之后,英法德三国已经对改变美国的看法失去希望。
本周二,在最后一次游说美国总统留在这份“阻止伊朗获取核武器”的共同协议的同时,欧盟也在做着两手准备。欧盟对外行动署(欧盟外交机构)发言人Maja Kocijancic表示,欧盟将“留在2015年签订的伊核协议中,并继续全面地落实协议。”在特朗普于8日宣布决定之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也表态称,尽管美国退出,但欧盟“有决心继续维护伊核协议”。
为取得伊朗的信任保住协议,莫盖里尼甚至直接向伊朗人民和领导人呼吁,希望伊朗坚持履约。据法新社报道,莫盖里尼在罗马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请坚守你们的承诺,正如我们将坚持我们的承诺,与国际社会一起,我们将继续维护伊核协议。”莫盖里尼称自己“十分担心”欧洲的经济利益将被美国的对伊制裁措施严重损害。
责任编辑:茹存峰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