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金改实验室

达拉斯联储主席谈破解美国经济困境:提升劳动力受教育程度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2018-04-17 19:51  来源:澎湃新闻

4月16日,达拉斯联储主席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Steven Kaplan)发表论文《给我们的子孙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Taking the Long View:Creating a Better Future for Our Children and Grandchildren)。
各种丑闻、地缘政治冲突、股市波动……美国的现状让卡普兰感到忧虑。论文中,卡普兰试图以长期视角来看待眼前问题,并找到解决困境之道。
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和现任主席鲍威尔都先后表达过对美国生产力增长乏力的担忧,卡普兰试图“独辟蹊径”找到更为结构性的原因。
美国应更重视人力资本
卡普兰分析指出,美国的工人已经越来越被自动化所替代。与此同时,美国工人的生产率增长却较为滞缓。从1990年至2009年,美国劳工的平均产出增速由1.9%降至1.3%,2010年以来这个数值更是降到了1%。一个解释是,科技对劳动力产生了深刻的冲击,对中等技能的劳动力群体(高中及以下学历)的冲击尤甚。
这个群体在美国的人数达到4600万人,在科技的冲击下,他们的工作要么重组要么消失了,如果他们没有得到很好的培训,就会面临失业或降薪,从而拉低了生产力的增长水平。
卡普兰还发现,美国的劳动力教育水平在过去几年中已经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经合组织(OECD)调查了29个国家,美国成年人的读写和计算能力排在第20位,而OECD最近一份对35个发达国家的调查显示,15岁青少年的数理和阅读能力排名中,美国排在了第24位。
“美国要想有强有力的结构性增长驱动,需要提升学龄儿童和大学生的读写能力,还要增强高中和社区大学的技能培训。”卡普兰总结。
卡普兰自2015年9月8日起担任达拉斯联储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他代表第十一美联储区参与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制定美国货币政策,并是上一届票委成员。在此之前,他曾在高盛工作23年,担任过多个职位。2006年,卡普兰加入哈佛大学,在哈佛商学院担任管理实践教授及高级副院长,期间出版过多部著作。
清华经管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常务副院长白重恩对话卡普兰
卡普兰最近还造访了中国,他也向中国的听众表达了对美国长期前景的忧虑。
2018年4月10日,清华经管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常务副院长白重恩与卡普兰以“中美经济发展:前瞻与对策”为主题展开对话。
在谈到科技进步与生产力发展的关系时,白重恩认为,科技的发展为生产力水平提高所做的贡献被低估了,人们从科技进步中受益颇多,但这些益处却未能从数据上完全显示出来。
卡普兰则认为,科技进步没能带来相应的生产力水平提升,原因在于劳动力教育程度并没有达到预期。尽管某些行业的生产力水平有所提升,但是美国的多数劳动力人口受教育水平不高,当行业结构发生变化时,这些劳动力人口只能去一些生产率更低的行业,甚至失业。所以,他认为在不忽视基础设施投资的前提下,更重视人力资本,比如提高技能水平、教育水平等,这也是目前美国应对全球化所需要采取的措施之一。
美国2020年增长率将降至1.75%
卡普兰对美国经济增长持乐观态度,他预计今年美国经济将增长2.5%至2.75%,乐观的原因在于,房地产领域的“去杠杆化”、债务水平回归到近年来最为合宜的水平以及税收改革,有利于消费和投资的增长。他同时预计失业率将进一步下降,通胀率将逐渐向2%的目标水平上升。但是卡普兰也表示,2019年经济增长将略微减弱,到2020年增长率将降至1.75%。
当白重恩问及美国经济发展正在面临的挑战时,卡普兰先生提到以下几点:人口老龄化与劳动人口增长缓慢、生产力水平增长缓慢、政府债务水平高。因此卡普兰认为,美联储必须渐进地、有耐心地提高联邦基金利率。
在谈到有关税改政策时,卡普兰表示尽管它能拉动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但政府层面的杠杆、未来的债务路径,或变成美国经济增长的逆风因素。我担心这对未来的美国经济增长来说将产生一个非常糟糕的组合。”
卡普兰强调,应对挑战最好的方式是找到提高生产力水平和劳动力增长的方法,如制定移民政策、改善教育环境、增强人才培养力度、把握全球化中的机遇等等。
卡普兰也对美国面临的全球化困境做出了解释,“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全球化也有可能使本地的员工、企业和行业遭受打击,这需要调整与适应。”
责任编辑:郑景昕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