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运动家

何时捅破世界棋王的窗户纸,中国国象男队要“加一把火”

澎湃新闻综合报道

2018-04-02 12:05  来源:澎湃新闻

丁立人在比赛中。 视觉中国 图
刚刚过去2017年,对于中国国际象棋是美好的一年。
24岁的丁立人在国际象棋男子个人世界杯赛上荣获亚军,写下中国棋手在此项赛事中的最佳战绩。而“世界棋后”侯逸凡,在拿到了全球最难奖学金“罗德奖学金”后,前往牛津大学就读。
国家棋牌中心副主任、国际象棋国家队总教练叶江川就表示,“年轻棋手需要静下来,现在的社会比较浮躁,棋手本身的定力很重要。”
而这份定力,文化和市场培育就是关键。
2017国际象棋世界团体锦标赛,中国男队夺冠。
丁立人的和棋“怪圈”
2018年3月26至31日,“上海海湾杯”第二届全国国际象棋新人王赛在上海市奉贤区海湾镇再度举行。
全国新人王赛是继名人赛和棋王棋后赛之后,中国国际象棋界的又一项国际象棋头衔赛,同时也是唯一一项面向青少年棋手的头衔赛。
在这项培养中国国际象棋未来的赛事中,叶江川总教练总是要提几句中国男队。
“举办新人王赛,是中国国际象棋协会进一步培养新人的重要举措,这是为中国男棋手进一步冲击世界高峰打基础、做准备的必要步骤之一。”
的确,有了丁立人后,中国男子棋手继续朝着“世界棋王”大步迈进,当年定下“四步走”战略的中国国际象棋正在努力完成最后也是分量最重的关键一步。
总教练叶江川。
但在2018年赛季开始后,丁立人似乎却陷入了和棋“怪圈”。
一胜十三平,排名第四——这是丁立人在近日德国柏林举行的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候选人赛上取得的最终成绩。也许看似和棋很多,但丁立人表示,自己在对阵高手时更加自信了。
“感觉自己慢棋已经很久没有输棋了,我查了一下大概有50盘左右。我的风格确实是下法比较合理,很少会有特别激进的一些选择。确实没有那么轻易会被击败。”丁立人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
“但和完就跟输了一样,一晚上没睡好。”丁立人说,“那么多平局过程也是很跌宕起伏的,我大概算了一下,有四盘棋有濒临输棋的危险吧,还有三盘棋有接近赢棋的希望。”
其实,在2018年过年期间,丁立人有意调整了状态。
过年期间,年轻的他也会和同学们聚会,过年后则在杭州备战。“训练的时候气氛很愉快,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备战的时候大家还会打打篮球跟乒乓球。”
那时,丁立人每天在健身房跑步20分钟,结果发现腿都是软的。而休息日的时候也玩推理类的游戏放松心情。
不过,面对新赛季和棋过多的情况,丁立人还是说了句:“过年的时候怎么开心,来到这里就是怎么艰难。”
徐译在比赛中。
加一把火,添一把柴
对于目前的中国国象来说,何时捅破世界冠军的窗户纸,是所有人的希冀。
从中国男队整体来看,年轻的“三剑客”丁立人、余泱漪、韦奕突击在前,李超、卜祥志、王皓、王玥、倪华等中生代棋手拱卫在后,奥赛、世团赛等3次世界团体大赛的冠军也增添了他们的信心。
对于未来,丁立人的回答也很肯定:“不需要改变太多,在以后的比赛中继续发挥自己优势。”
而对于这份优势的建立,总教练叶江川给出过自己的答案,那就是不断扩大的青少年和群众基础。
随着中国体育产业的蓬勃发展,国象培训市场和高校国象教育在叶江川看来已经日趋火爆。
“这些年,国际象棋青少年参与人群特别多,特别是东部沿海和一二线大城市的培训市场逐步打开。”叶江川半开玩笑说,“如果这些棋手如果不走职业化道路去参与培训,收入或许还要高。”
尽管目前棋牌中心并没有翔实的数据统计,但国象青少年人群的规模从普及教练的人数上足以一窥究竟。
叶江川曾以深圳为例,“现在,光深圳的国际象棋普及教练就有上千名,而且市场都能容纳和接受。这些教练开俱乐部、去学校或者培训机构教学,甚至教练数量还不够,这就说明了这个市场的吸纳量。”
而在“上海海湾杯”第二届全国国际象棋新人王赛中,冠军就是来自市场和高校的力量。
徐译夺得冠军。
本届比赛中,卫冕冠军徐译一路领跑,以3胜4和5分的佳绩蝉联冠军。而今年20岁的他正在上海财经大学读大二,面临着如何平衡学业与棋弈的问题。
徐译说:“目前我的学业与比赛占用的精力基本是五五开,学期时间尽量不落下学业。放假期间,我会争取多参加一些比赛。”
在今年2月底的俄航杯赛上,徐译战遍九位外国特级大师,以2668分表现分,成功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特级大师序分。
在被问及近期的“小目标”时,徐译也说:“我希望能早日晋升特级大师。”
的确,中国国际象棋正在进一步完善后备力量,打造人才梯队。“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坎上,再加一把火添一把柴,就有很大希望。”叶江川说。
责任编辑:腾飞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