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学人 >

巴西大选或成拉美左翼回归高潮,区域合作能否乘此东风而起?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步少华
2022-09-29 12:42
来源:澎湃新闻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6日,巴西圣保罗,巴西前总统卢拉与艺术家会面时发表讲话。巴西大选定于10月2日举行。  视觉中国 图

广受关注的巴西大选即将于10月2日拉开帷幕。从巴国内最新民调来看,左翼候选人卢拉目前领先优势较大。在外界看来,如果这次卢拉如愿胜选,则不仅仅意味着巴西在时隔多年之后再次“左转”,更标志着这一轮拉美左翼浪潮完全成势并达到高潮。

伴随着地区左翼全面回潮,拉美的区域合作在经历了一段时间沉寂之后又在近期活跃起来,大有重现上一轮“粉红浪潮”时期拉美地区合作盛况之势。归结起来,当前拉美区域合作主要表现出以下几方面特征。

左翼回潮下区域合作再度活跃

一是左进右退。一方面,左翼国家合作更趋紧密。在双边层面,哥伦比亚今年8月与委内瑞拉时隔三年再度恢复外交关系,智利与玻利维亚领导人实现历史性会晤。在多边层面,在左翼力量驱动下,强化拉共体、重振安第斯共同体等呼声迭起;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在反美议题上活跃发声,吸引全球关注;阿根廷等国甚至提议恢复已停滞多年的南美国家联盟。另一方面,右翼国家合作及机制弱化。利马集团由于墨西哥、阿根廷、秘鲁的先后退出而全面停摆,南美进步论坛则由于首倡国智利的暂停参与而名存实亡。民主发展联盟已成为当前拉美仅存的右翼色彩明显的地区组织之一。

二是拉美主义风头盖过“泛美主义”。近年来,被美国利用以实现“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目标、为“门罗主义”张目的泛美主义思想在拉美越来越没有市场,其旗下的诸多制度设计饱受诟病,比如美洲开发银行因行长一职被美国人据为己有而遭到拉美国家强烈质疑;第九届美洲峰会未邀请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三国,遭拉美多国“炮轰”甚至缺席参会;多国领导人甚至认为美洲国家组织“应予废除”。

与之相对,主张拉美国家团结、统一的拉美主义思想近来越来越受到拉美各国——尤其是左翼国家推崇。比如智利总统博里奇就指出,“必须扩大泛(拉)美愿景”;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则期待卢拉在巴西的胜选能“促成南美领导人的‘统一理念’”。在此基础上,作为当前拉美主义最重要的制度载体,拉共体的受重视程度大幅攀升。美洲玻利瓦尔联盟以及委内瑞拉、智利甚至是厄瓜多尔等国的领导人近期均表达了加强拉共体的愿望。

三是地区一体化有所进展。在区域层面,墨西哥、厄瓜多尔等国领导人已多次提议,可借助拉共体等载体,以筹建 “拉美和加勒比大自由贸易区”为切入点,搭建一个类似于欧盟的经济共同体组织。但该提议目前还停留在愿景阶段。在次区域层面,今年8月有三项值得一提的进展:南方共同市场将共同对外关税税率降低10%,在关税同盟建设上取得进展;加勒比共同体举行的第43届政府首脑会议同意加快推进加共体单一市场进程;中美洲八国则开始商讨组建超国家区域组织“中美洲联盟”。

四是功能性合作风生水起。在资源开发领域,除了“锂三角”国家玻利维亚、阿根廷、智利正在就未来锂合作商定举办元首峰会外,三国还计划与墨西哥一道推动创建“锂矿联盟”,类似于锂矿版的“欧佩克”。在海洋保护领域,厄瓜多尔今年1月宣布对原有的加拉帕戈斯海洋保护区予以扩建,并将其与哥斯达黎加、哥伦比亚、巴拿马的海洋保护区联成一体,构成西半球最大的海洋保护区。在生物多样性保护领域,拉美首个也是全球首个区域性环境保护协议《埃斯卡苏协定》去年4月在哥斯达黎加正式生效。该协定旨在更好满足社会对获取环境信息、参与环境保护和坚守环境正义的需求,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包含对环保主义者具体保护措施的国际条约。

一体化建设恐难突破

这一轮拉美区域合作尽管从目前来看尚未超过“粉红浪潮”时的规模,但却也具备一些独特的内外有利条件。首先,左翼阵营势力有所发展。一方面,与左翼很可能在即将举行的巴西大选中回归相比,今年6月哥伦比亚选出史上第一位左翼总统无疑更具有风向标意义,进一步拓宽了拉美左翼阵营的广度宽度。另一方面,与“粉红浪潮”时普遍较为激进的左翼政府相比,这一轮的所谓“新左翼”力量显然在意识形态光谱上更趋中间化,在理念政策及对美态度上也更加务实,其推动的区域合作很可能具备较强的可持续性。

其次,美国实力相对下降。在世界范围内,百年变局与世纪疫情深入交织,尤其是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延宕,进一步推动全球多极化朝着不可逆的方向发展,冷战后美国单极霸权体系受到削弱。在拉美,委内瑞拉问题逐渐“叙利亚化”,以及美国最重要盟友哥伦比亚的历史性“左转”,导致美国日渐失去重要的地区外交抓手,其对拉分化干涉力量有所弱化。

当然,拉美区域合作中一直就有的一些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其未来发展仍具有较大不确定性。比如,政治“钟摆效应”难以革除。这一轮上台的左翼政府普遍根基不牢。智利、秘鲁、哥伦比亚、阿根廷、墨西哥等国都或多或少存在执政党未完全掌控国会的情况,政策制定乃至执政地位受到掣肘。又比如,拉美的区域内贸易水平始终在低位徘徊,与此同时,世界供应链贸易的区域化、集团化趋势却在加速演进,北美、亚太地区对拉美的经济吸引力不断加大,拉美经济一体化将持续面临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

总的来看,拉美区域合作在短期内仍将处于活跃上升期,但地区一体化、尤其是拉美整体层面的一体化建设恐难实现突破,次区域化、功能化仍将是未来重点发展方向。在涉美层面,拉美主义与泛美主义的总体拉锯态势仍将延续。

(步少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美和加勒比研究所副所长)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张同泽
    校对:施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