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学人 >

扶桑谈|岸田政府欲向北约看齐增加防卫费,撒钱就能安全了?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束必铨
2022-09-27 09:09
来源:澎湃新闻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视觉中国 资料图

9月24日,多名日本政府相关人士透露,围绕给出今后武器装备等经费总额的《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日本政府正在探讨的2023年度起的5年经费总额可能会超过40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883亿元)。据日本共同社25日报道,目前正在探讨的这一方案将于年底前正式敲定,日本财务省和防卫省等下阶段也将就此展开详细磋商。

其实,早在几个月前,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就发出了增加防卫开支的信号,他在今年5月的日美首脑会议上曾表示,将从根本上强化防卫力,决意增加相当数额的防卫费。6月,日本内阁会议通过“经济财政运营和改革的基本方针”,提出将在5年内从根本上强化防卫力。8月31日,防卫省列出2023财年初步预算55947亿日元,还有不表示具体金额的90项以上“事项要求”。日媒预测2023财年防卫费最终预算额或达到6.5万亿日元左右。这意味着明年将是岸田政府大幅突破防卫费占比1%上限,朝着2%目标方向迈进的开局之年。

同时,俄乌冲突和日本周边局势等问题在日本社会发酵,日本国民对于增加防卫费的态度出现松动。日媒FNN电话调查显示,62%受访者同意增加防卫费,有46.9%的受访者接受1%-2.2%的防卫费增幅比例,15.1%的人同意2%以上增幅比例。日本时事通信社的舆论调查也表明,同意增加防卫费的受访者比例接近50%,26.7%的人接受1%-2%的防卫费增幅,23%的人支持2%以上增幅。日本国民支持增加防卫费的比例接近半数甚至以上,只是在防卫费增额幅度方面存在分歧。这为岸田政府突破防卫费限制提供了有利的舆论环境,但在国家财政赤字居高不下态势下,倍增的防卫费数额巨大,防卫费增额来源就成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增加防卫费,钱从哪里来?

9月8日,岸田宣布新设“关于防卫费增额与来源的有识者会议”,本月底将首次召开会议详细磋商确定经费来源的办法。会议由前驻美大使佐佐江贤一郎等10人组成,就通过发行国债、增加消费税、削减支出等方式进行讨论,整体推进必要防卫力、预算规模和确保财源为一体的研究,年底向岸田提交报告。目前,日本社会对于防卫费来源已展开诸多讨论。

1、紧缩财政、减少其他领域经费。在日本财务省的预算支出中,公共事业、教育和防卫预算支出增幅变化明显。已故前首相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政后,日本防卫费出现连年增加态势,以2015年至2022年间为例,日本防卫费用增加4000亿日元,而公共事业费增加1000亿日元,教育科学振兴费增加640亿日元,社会保障费之外的经费共计减少3000亿日元。在日本政府控制财政总支出上限之下,多年来日本防卫费增加是通过削减其他领域的经费来实现的。如果要实现防卫费GDP占比达2%,在没有大幅增加财政支出总额的情况下,势必继续采取压缩其他领域经费来扩充防卫费。这必然会影响到其他省厅的正常预算,进而造成日本社会公共事业和教育科研等领域投入严重不足。

2、增发国债。通过财政紧缩无法实现防卫费大幅增加的情况下,有建议采取增发国债的方式解决防卫费不足问题,理由是采购的防卫装备并不单纯是消耗品,而是具有安全上的重要性,国民可以从这种安全保障中受益并予以理解。然而,问题在于日本国债规模已经足够大,而防卫装备有年限和技术等限制。8月10日,日本财务省发布数据,日本国债、借款和政府短期证券合计计算的“国家债务”达到1255.1932万亿日元,人均负债首次超过1000万日元,年末国债规模将达到1411万亿。在日本安全环境严峻长期化情况下,使用国债购买的防卫装备随着时间推移和军事技术发展,以及同周边国家军力相比,会出现装备陈旧落后,无力抗衡外部力量的情况,就需要不断购买更先进的装备。使用国债仅能满足较短时间的安全需求,还本付息的负担则要国民长期承受。

3、增加消费税。以2022年防卫费为54005亿日元为例,要将防卫费增加到6万亿日元,就要将消费税率增加0.2个百分点。目前日本消费税率为10%,此前已经对居民消费和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现在新冠疫情持续影响、俄乌冲突导致全球能源价格上升,日本国内输入性通胀加剧,消费者物价指数超过2%。日本在野党甚至要求政府降低消费税率。目前消费税主要作为支付不断膨胀的社会保障费的财源。在这种情况下,增加消费税解决防卫费问题,必然加重国民生活负担,抑制国内消费需求和经济景气恢复。

4、利用补充预算填补防卫费增额。日本政府除每财年出台大型财政预算外,还会动用补充预算弹性解决因应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出现的问题但又预算不足的困局。前首相安倍执政时期就多次将补充预算转用于防卫费的增加。2021年11月,日本内阁临时会议更是通过高达7738亿日元的防卫费补充预算案,创下历年补充预算案中划拨用于防卫最多的年份,日本防卫费总额首次超过6万亿日元。补充预算成为日本政府财政支出浪费的温床。如果要实现防卫费GDP占比2%,相当于最终达到10万亿规模,仅靠每年的补充预算难以持续。

因此,对岸田政府来说,上述任何一种都不是最佳的解决防卫费增额的方式。这就此成为岸田内阁的重要难题和舆论关注的焦点问题,也将成为有识者会议讨论的主要内容。

“唯防卫费论”并不能真正解决日本的安全关切

对于增加防卫费的讨论,日本自民党内也存在分歧。以安保调查会长小野寺五典、前防卫大臣岸信夫为代表的激进派,主张根据北约模式设定防卫费占比GDP 2%以上数值目标,以此来根本上强化防卫力;以前防卫大臣岩屋毅等为代表的稳健派则主张累积式增加,提出防卫力的充实和强化是必要的,但防卫问题绝不是先设定数值目标,然后朝着该方向去增加装备的简单做法。

目前,岸田文雄一方面表示将增加相当数额的防卫费,另一方面提出不一定先要有数字。现任防卫大臣滨田靖一在记者会上表示,防卫省将以能够应对当下安全环境来逐步坚定推进必要的防卫事务,防卫费内容和规模则留待政府讨论。

社会舆论也对此表示出不同观点。有的认为安全不只是拥有军备就可以实现,还涉及经济、财政、金融等领域。如果日本政府无视本国财政严峻状况,即使将防卫费增至GDP的2%,也不一定能够有效保护国民生命财产和日本安全。亦有观点主张应该认真研究日本到底要怎样的防卫力。以数值为标准推进防卫力,会导致以较高价格购买无效的防卫装备,而且所购装备还要有相应的人员配备,否则装备不能投入实战化运用。目前,日本自卫队定员不足现象明显,即使增加预算购买防卫装备,也无法增加自卫队人员并对他们进行训练。

更有人担忧,日本5年内防卫费倍增计划会引起周边国家的猜疑,相互间不信任可能招致军备竞赛,日本防卫费不要以规模来衡量,而是要高效利用防卫费以完善防卫力。同时,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对发行国债增加防卫费、扩大自卫队活动范围态度谨慎。今年10月自民党将与公明党展开协商,这将对岸田政府防卫费财源构成牵制。此外,将在10月召开的临时国会中,防卫费问题料将是执政党与在野党之间争论的焦点之一。这些都将影响于年底提出的防卫费内容、规模与财源等。

可以看出,日本舆论对于增加防卫费解决安全关切存在着不同认知。如果未来五年内防卫费实现2%增幅,日本国防费用支出的世界排名将从第9位升至第3位。这不能不引起周边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关注。如此庞大的防卫费构筑起来的防卫力,真的能形成日本强大的威慑力和应对力,从而保障国民生命财产安全吗?答案尚不得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大幅增加防卫费,日本国民将背负沉重债务负担,影响国内经济恢复和财政健全目标的实现,乃至引起周边邻国对日本军事大国化的警觉,日本周边安全环境更趋严峻。

对岸田来说,由于近期“统一教”和“安倍国葬”问题处理不当,岸田内阁支持率已经跌至执政以来的最低点。近来,日本多家媒体舆论调查显示,岸田内阁不支持率已经超过支持率,支持率仅维持在40%左右。这预示着岸田首相今后的执政之路更为艰难。一方面,需要践行承诺增强防卫力,扩充必要防卫预算,满足国内保守派势力要求,争取执政基本盘的稳固。另一方面,要顾及国民对大幅增加防卫费加重国民负担的忧虑,避免引发舆论强烈反弹,重创岸田内阁支持率,这可能使他遭遇自民党内逼宫辞职或在野党对内阁发起不信任案。因此,岸田必须在两种力量之间游走权衡,根据国内态势审慎应对防卫费增加问题。

(束必铨,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丁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