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科技
  • 思想
  • 智库
  • 生活
出差在三亚|在驶往机场的国道上被拦,住回了已不接客的民宿
澎湃新闻记者 邹佳雯
2022-08-06 18:21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旅游旺季遇到突然爆发的疫情,8万多名游客滞留三亚,牵动人心。
自2022年8月6日凌晨6时起,三亚全市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除保障社会基本运行服务、疫情防控和紧急特殊情况外,全市范围限制人员流动,暂停城市公共交通。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8月6日早晨,王尔起床看到了这条消息,心里有些发怵。他之前从上海到三亚出差,随着三亚新增新冠感染者连日走高,他将回沪日期从8月中旬提前至6日。
就在前一晚7点,他还与同事一同致电海南12345确认是否能飞离海南,得到的答复是:持有机票以及核酸符合要求的前提下可以离开。
6日早上,他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坐上约好的车,驶向三亚凤凰国际机场,不料在国道上与上百人一同被拦住。
从10点50分起被拦在国道,一直等到12点多,王尔他们眼见没有被放行的可能,失落地回到已经退掉的民宿里——民宿的房间不再对外开放预订,但看着去而复返的游客,民宿重新“收留”了他们。
王尔7月下旬从上海到三亚出差,他说,那时三亚还是一派自由的海岛风光,而随着三亚疫情的爆发,前几日开始,人们把口罩戴得更严,核酸队伍也开始变得冗长、混乱。8月6日临近中午,王尔在通往机场的国道上被拦住。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8月6日临近中午,王尔在通往机场的国道上被拦住。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以下是王尔的自述:
我在上海工作,7月下旬和公司里的人一起被外派到三亚出差,住在三亚海棠区。
刚来三亚时,我们经历了3天2检后,就可以畅行了。实话说,那时路上人们口罩戴得没有很严格,再加上很多人来旅游的,穿着花衬衫,当时我们还觉得挺自由的。
但是从前几天开始,三亚疫情开始爆发,而且毒株是奥密克戎变异株BA.5.1.3,一下子大家都紧张起来了,口罩明显戴得更牢。我们原计划8月中旬离开三亚,这下为了安全起见,不得不早做打算,计划提前回上海。
昨天我们订了今天回上海的机票,明显感觉到了价格上升。之前看三亚回上海的机票,一般在1600元、1700元左右,昨天等我们订时,已是2486元了,晚一点再看,价格到了2800元左右,今天看到的价格就不谈了,更离谱。
昨天晚上7点,我们还打电话给了海南省12345,确认政策、确认是否能离开。当时我们得到的答复是,必须有机票,且持有48小时内2次的核酸阴性报告才能离开,而且核酸要求不能在同一天内做2次。我们看了下,在昨晚7点多出门去医院做了趟核酸检测。
那会儿的“体验”已经不太好了,尤其是当时还下着大暴雨,人多且乱,大家在雨里挤作一堆。
主要是流程比较复杂,要在指定的公众号建档、然后报一串号码产生流程单,再去做核酸。混检一次4元,单检一次15元,我们为了安全起见,选择了单检,但事实上混检和单检的窗口人都很多。人群里有老人、小孩,有很多不熟悉手机操作的人,现场没有清晰的指引,大家堵在窗口,进程缓慢。我最后是排队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做完核酸,走时看了一眼,感觉还排着两三百号人。
我们订到的是今天下午4点多从三亚凤凰国际机场起飞的航班。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昨天晚上就订了今天中午来接我们的车。早上起床看到“三亚发布”的消息后,我们觉得有点“发怵”,但看了眼航班,没有被取消,还是决定按照原定计划去机场。
后来订好的车的司机告诉我们,从他那边开过来的隧道口被拦住了,需要我们另外叫车,把我们送到隧道口,他才能带我们去机场。我们跟他约了11:30到隧道口,然后就尝试再叫车开这半段路。结果车开在国道上,就被交警拦了下来,我看了下,那大概是上午10:50左右。
拦下来的当然不止我们,我目测有百人。我们总希望再过一段时间,国道上能放行,就一直等在那儿。
其间,后面的车越来越多,大家也都是抱着等一等的心态。三亚的温度不算很高,但估计大家心态比较烦躁,所以我听到现场有人喊“小孩中暑了”。但是交警要管的事情很多,人也很多,我没有看到实际的措施,大家就在那里有些无望地等待了一阵。航班取消短信

航班取消短信

到了12点,我们觉得实在没什么希望,打算折返,与此同时,航班取消的短信也终于发来了。那时候,心里感觉有点愤怒,也很茫然。
我们离开时把民宿退了,民宿这会儿已关闭了接单,房间还是有的,看到我们回来,他们考虑了下,还是让我们继续住下。
我的家人、朋友都来问我情况了,我跟他们报了平安,大家也会问到滞留在这儿住宿啥的会不会有减免措施,实话说,目前我对这些都不太了解。
昨天一场大雨,下得我到现在心里都有点凉,又因为人在岛上,有种孤立无援的彷惶感。现在人员限制流动,为了安全起见,我也无意出门,但也因此有点恐慌物资供应方面的情况。希望能尽快听到对我们滞留人员的后续安排。

责任编辑:朱奕奕   图片编辑:蒋立冬

校对:栾梦

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