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便条小说:别给爸爸开门!

[俄罗斯]纳塔莉娅·叶利扎洛娃
2022-08-04 15:04

《我心中的河流》,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22年1月出版

亲爱的,今天晚上别等我。我很晚回家——有重要会议。

维克多

妈妈,我今天去野餐。别担心,全是女生。如果玩得痛快,可能不回家了。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不过,这套衣服要不是驼色而是蓝色的就更好了,驼色有点暗淡。

吻你!女儿茵娜

阿拉·格利高里耶夫娜,请您允许我在这周五请事假。先谢谢您。

家庭女工 丽达

维克多!

你一点儿也不关心我!你“晚上开会”的那些鬼话,我都听腻了!争取明天晚上回家吧,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

吻你,阿拉

我的好妈妈,你忘了给我留钱了。把钱放在我房间首饰盒里就行了。

吻你,茵娜

伊戈尔,有一个挺生气的姑娘找过你,我说你去训练了,她给你留了一张便条。

你的妹妹茵娜

伊戈尔!我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你总是躲着我?你回家后马上给我打电话。我有重要事情告诉你。

爱你的奥克萨娜

茵娜,如果奥克萨娜再来,你就说我到圣彼得堡参加比赛去了。过一个月,不,过两个月才回来!

伊戈尔

亲爱的,你怎么能责怪我对你不关心呢?你可知道这些天我忙得多么不可开交,竞选最后几周我已经精疲力尽了,可你还抱怨我。

维克多

又及:我给你订购了一套皮尔·卡丹的新款连衣裙,挂在你的衣柜里了。

又及:如果你喜欢它,我将特别高兴。

阿拉·格利高里耶夫娜,茵娜的班主任请您到学校去一下。

家庭女工 丽达

妈妈,你倒是把钱给我留下呀!

茵娜

阿拉!一连几天总是打不通你的电话。又出什么事了?给我打电话。

拉丽萨

父亲!

昨天晚上醉酒之后开车回家碰上了交警,他们没收了我的驾照,汽车被扣在停车场。请帮忙处理一下吧!

伊戈尔

维克多!你的厚颜无耻让我吃惊。你不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反而送我什么破连衣裙!你以为我会高兴地吞下你的这种诱饵吗?你想让我忘掉自己丈夫一连多少个晚上不在家过夜吗?我才不会上当受骗呢!你给我听清楚!

阿拉

茵娜,我把钱给你留下。顺便说一下,今后你再在女友家过夜,应该事先告诉我!

吻你,妈妈

又及:如果拉丽萨阿姨来,把这个便条交给她。

拉丽萨!

老公送给我一件皮尔·卡丹牌连衣裙,特别漂亮。我想拿给你看一看。晚上七点在家等我,我去你那儿。

阿拉

阿拉·格利高里耶夫娜!

茵娜的班主任打电话,请您立刻到学校去!

家庭女工 丽达

伊戈尔,有一个叫奥克萨娜的姑娘来找过您。她说您知道她是谁,她让转告您,到她那里去或者给她打电话。

家庭女工 丽达

丽达,如果奥克萨娜再来找我,你就告诉她,我和父母吵架离家出走了,我不住在这里了。至于我现在的住处你也不清楚。如果打电话的姑娘叫玛丽格莱德,告诉她我在台球室,记住,别弄混了!

伊戈尔

阿拉·格利高里耶夫娜!

昨天有一个男人敲你们家的门,他行迹可疑,穿得像个流浪汉。我本想叫警察,不过他走了。

邻居 丽莎大婶

伊戈尔、茵娜!

昨天拉丽萨阿姨在小酒馆旁边看见了你们从前的爸爸,看样子他又喝醉了。邻居也说他曾来过这里,咱们都不在家,如果他再来,别给他开门。他要是敢砸门,就叫警察。

吻你们,妈妈

妈,茵娜的班主任来过了,她说茵娜因旷课过多而被开除了,后果很严重,是吧?可你还把我叫作败类呢!

伊戈尔

茵娜!

你今天敢去任何地方,你就试试看!从今天起,你被软禁在家,也别想再要到零花钱。我再也不能容忍你旷课和功课不及格!

妈妈

我的好妹妹,帮帮我吧!今天晚上你随便到什么地方去逛一逛,我需要家里没人。爸妈不回来,我让女工回去休息了。你成全成全我吧,在外面玩到夜里十一点,求求你了。

伊戈尔

维克多,你没有忘记这周五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吧?我给你准备了礼物,到那天我让孩子们到别墅去,让女工也休息,任何人都不会妨碍我们。这一天将成为与你和好如初的日子。

热烈地吻你,我爱你,阿拉!

阿拉·格利高里耶夫娜,您女儿打电话来让转告您,不要担心,她今天在女友家过夜。

家庭女工 丽达

茵娜,今天你不要到任何地方去,我们认真地谈一谈。拉丽萨阿姨说她并没有送贵重礼物给你。就是说,你对我撒谎?今天晚上在家待着,必须向我说清楚你的那些金首饰是怎么来的!你要注意,我再也不能容忍你的谎言!

妈妈

亲爱的!

我请求你彻底解决与你前夫有关的一切问题。这个酒鬼不光是每天在楼栋口监视我的行踪,而且还厚颜无耻地在我的车后面追着向我要钱。这简直是在社会公众面前让我丢脸!如果不是大楼旁边有一台起重机挡着,我的警卫员会把他打个半死。你的那个儿子总是让我出丑已经够烦的了,还让我忍受你前夫这种社会渣滓的无理取闹!

维克多

小茵娜,亲爱的,今天晚上六点钟以后你悄悄溜走,到什么地方玩两个小时,我需要用一下楼上的房间!

伊戈尔

妈妈,你和爸爸说给我弄一套新房子的事了吗?我也不能一辈子都与长辈们住在一个屋檐下呀!

伊戈尔

亲爱的!

我给区教育局打过电话了,已经谈妥:你的那个寄生虫女儿将会拿到毕业证书。

维克多

好儿子!我没有和你爸爸谈关于房子的事。现在我满脑子想的是其他事,你自己去和他说吧!

吻你,妈妈

丽达,我给你留下了需要买的食品清单,买蔬菜时要特别注意,一定要新鲜的。兔肉在做之前别忘了在葡萄酒里浸泡一些时间。火鸡你别动,我亲自做。红烧牛肉块别做太咸了!

阿拉·格利高里耶夫娜

维克多,我早就知道,你是个败类,可是没想到坏到这种程度。我穿着晚礼服像个傻瓜似的等了你整整一个晚上。烛光之下精心布置了餐桌。亲自做的火鸡配李子作为辅料,但你甚至连电话都没打,告诉我你不可能回家。顺便说一下,我一定能弄清楚你们是什么样的“公务性会晤”!昨天的事件之后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你可以收拾东西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吧!我不会阻拦你的!

阿拉

我亲爱的,你不要忘记这套住宅是属于谁的,一旦有事,从这里被赶出去的是谁,别等我吃晚饭。

维克多

阿拉!

离婚—这很愚蠢。不要从像你的维克多这样的男人身边离开。你应该用双手紧紧抓住他……再忍耐忍耐吧!冷静点!现在,你离开他—将后悔终生。你昨天送到这儿的皮箱我送回来了,交给了女工。

拉丽萨

父亲,我曾去过扣我汽车的停车场,想取走汽车,他们没有给我,他们说你得亲自去才行,我暂时只能开你的车了,反正你也是坐公家的车嘛!我保证决不再酒后驾车了。

伊戈尔

我亲爱的阿拉,你好!

我的孩子茵娜和伊戈尔,你们好!

这个便条是你们的爸爸写的,我去过你们家,但家里没人。

想借一点钱,等发钱后立即还,过两天我来取,如果出去,就把钱放在门口擦脚垫下面。日子过得好吗?想不想爸爸?

你们的爸爸

伊戈尔!

难道你一点也不关心我怀了你的孩子将怎么办吗?!如果你今天不给我打电话,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父母。

奥克萨娜

伊戈尔!

我对你说了成千上万次了,在我没有当选之前顾不上房子的事!问题不在于钱,我不是舍不得钱,再说也不是由我出钱而是国家出钱。问题在于那些社会贫困阶层将对我有意见,而我恰恰把获胜的赌注押在了他们身上。不管怎么说,他们的选票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选举之前房子的事打住!不许再提!

父亲

维克多,听着,你真的把我看作是白痴了,你以为我怎么也不会猜到你和家庭女工之间的不正当关系吗?这个星期五你是和她在一起过夜的。顺便告诉你,我刚刚把她赶出去了。如果我这样做妨碍了你们的计划,那就对不起了!

再见,阿拉!

亲爱的,我请你今后注意:在我家里你想处理任何事之前必须与我商量,征得我的同意。丽达在我家里工作,今后还将继续工作,只要我愿意。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条件,那么你可以

走,随便去哪里,见鬼去吧!

维克多

伊戈尔!!!我特别特别想见到你!如果今天你不来,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奥克萨娜

阿拉,人们告诉我,我不在办公室的时候你去那里大闹了一场。由于在家里没见到你,我现在留下便条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这么大吵大闹,我就把你送到疯人院去!你早就应该治一治自己的神经了,神经病!

维克多

妈妈,我们从前的酒鬼爸爸又来了,我和伊戈尔按照你说的,没有给他开门,他叫喊着,使劲儿地踢门。伊戈尔叫了警察,把他带走了,被抓走时他哭了……今天,现在的爸爸整个晚上坐在家里,非常生气你不在家,当你的女友拉丽萨阿姨来的时候,他差一点把她从楼梯上推下去,他说,是她监视他的行动然后向你报告的。拉丽萨阿姨留了便条,她说:“好吧,祝幸福。我走了,不然做美容美体该迟到了。”

吻你,茵娜

阿拉,我去找你,扑了个空。你的那个“野兽”差一点把我掐死,最好不要把我卷到你们的问题当中!有空时给我打电话。

拉丽萨

维!

您打过电话之后夫人大发脾气。她威胁说将要到最必要的地方去揭发您的错误行为,她还说,只要她说一句话,您就会像看不到自己耳朵一样永远看不到州长的交椅。我已经往办公室打了三次电话您都不在,我想请您有所防备。当您回家时我可能去市场买菜了,留下便条。您的夫人去女友家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丽达

伊戈尔!警察局的人刚刚到我们家来找你,他们说,你的一个女友服毒自杀了,好像叫奥克萨娜,没有向我说出细节,给你留下传票,我把它和便条一起放在桌子上了。晚饭在炉子上(丽达今天又请事假)。我回来较晚,告诉妈妈不要惦记我。

回头见!你的妹妹茵娜

父亲!出了麻烦事。需要马上谈一谈。我将在车库或者体育俱乐部等你。

伊戈尔

维克多!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你了!鬼知道我们家里真的一团糟!伊戈尔被警察局传讯,我们的女儿和你的竞选对手鬼混。我坚决反对,他比茵娜大二十岁,还有老婆。我觉得我们应该暂时忘掉彼此之间的分歧,考虑孩子们的事情。当然,我明白他们不是你的亲生子女,但是对他们的命运甩手不管,对你也不利。你周围的人都认为伊戈尔和茵娜是你的孩子,如果他们出了麻烦,对你的名声大有损害,在竞选前这是你想要的吗?让我们谈一谈吧,彻底弄清楚该怎么办,你什么时候回家打电话给拉丽萨,我在她那儿。

阿拉

亲爱的!

求你和自己的女儿谈一谈,以防万一。如果她的情夫—那个无赖不主动退出竞选的话,那么我不得不动用媒体公布丑闻。完全有可能使茵娜被迫在媒体前曝光,不过我想……到不了这个地步。实际上,那个人不是白痴,不至于因为与年轻姑娘的丑闻而身败名裂。这个狗崽子真能耐!他在我家里安插了“第五纵队”,而我这个傻瓜却摸不着头脑—有关我的信息是怎么泄漏的呢?这一切都是你的女儿干的,年轻的慕男狂!你教育出来的小荡妇!

维克多

维克多!

茵娜坚决拒绝接受采访。看来这个可怜的孩子真的爱上那个老家伙了。我想我能够说服她,如果你同意解雇家庭女工。

阿拉

亲爱的,为庆祝我的竞选获胜,建议在饭店小范围内庆祝:你、我、孩子们……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请你的女友拉丽萨,愿上帝保佑,不要通知任何人。千万不要让那些令人讨厌的记者到那里去!我买了答应送你的手镯,放在你的梳妆台上了。

晚上见,吻你!

你的丈夫,州长

又及:按你的要求,我已解雇了家庭女工。

维克多!

如果你回来时我已经睡了的话,一定叫醒我,我们应该谈一谈,你应该向我说清楚你的领带怎么会在拉丽萨家里呢,我从那个金色头发的贱货那里已经得到证实,现在我想听你怎么解释。

阿拉

还有:我对新来的家庭女工非常满意,我们家里恰好需要她这样的—长得又丑又胖、年龄又大。

亲爱的!

今天晚上你一定要在家。我们应该认真地谈一谈。你在一些夜总会进进出出,令人气愤而且极不光彩。你是市里受尊敬人物的夫人,可你的行为却像火车站里的妓女!如果你认为我能容忍你的放荡和各种花招的话,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你和你的宝贝孩子马上从我家里搬出去,让你记住一辈子!

维克多

(转载自《我心中的河流》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22年1月出版]。)

    责任编辑:韩少华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