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科技
  • 思想
  • 智库
  • 生活
200年前,伦敦的皇家公园是什么样子?
威廉·罗伯特·加法叶
2022-08-04 09:30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编者按】园林,承载了人们对自然、世界和生活的美好向往,同时,每一座盛大的园林,也是植物的乐土,那些天南水北、素不相识的每一种生命,纷至沓来,聚结相逢。
1897年,著名植物学家、澳大利亚皇家植物园园长、墨尔本皇家园林设计师威廉·罗伯特·加法叶踏上了周游欧洲著名园林的旅途,与纷繁灵动的自然万物邂逅。威尼斯公共园林、米兰公共园林、冰川园林、那不勒斯植物园、罗马植物园、巴塞尔植物园、枫丹白露宫、巴黎植物园、凡尔赛宫、邱园等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这段珍贵的旅途也被他悉心记录在《乐园:欧洲园林之旅》,堪称世界园林史上的巨著。
经出版社授权,摘选1897年10月,他在英国的游历,一同穿越时空,看看摄政公园、白金汉宫等旅游胜地的昔日风貌。
《乐园》,[澳]威廉·罗伯特·加法叶 著 / (澳) 戴安娜·艾弗林·希尔 编 / (澳) 埃德米·海 伦·加德摩尔 编 ,刘洋 译, 中国工人出版社,2022年8月

《乐园》,[澳]威廉·罗伯特·加法叶 著 / (澳) 戴安娜·艾弗林·希尔 编 / (澳) 埃德米·海 伦·加德摩尔 编 ,刘洋 译, 中国工人出版社,2022年8月

在靠近女王之门的南侧,矗立着阿尔伯特纪念碑,此碑是为了纪念阿尔伯特亲王所立,他一生为科学和艺术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园中有一条最怡人、最知名的散步大道,大道中有条鲜花小径,长七百码,两侧种植着精挑细选的亚热带树种和灌木,边缘则生长着草本、鳞茎状的、一年生或两年生花坛植物。许多亚热带植物,如棕榈、朱蕉、芭蕉、树蕨、映山红等,为晚春和夏季的月份增添了风致,秋冬两季则会搬入暖房,或加以遮盖。
夏季月份中最引人的风景,是一栋爬满常青藤的小屋,屋前是一片半圆形的花坛,周围的树木投下浓浓的绿荫,树下放着几张椅子,还有几张糙木座椅。园林的西端便是肯辛顿宫,宫殿正前方是一片装饰性的湖水,被称作圆塘。靠近湖的一侧,环绕宫殿而建的,是玛丽公主——泰克公爵夫人的花园。这座花园空间有限,布局设置综合了古板庄重的风格和“如画式风格”,并且考虑了实用因素和便利因素。古板庄重体现在宫殿东侧的广场上,而如画风格则体现在北面——湖畔的斜坡,通向凉亭、曲线优美的小径,以及景致优雅的角落。据说,这些园林是由泰克王子亲手设计并监督完工的。
在许多人眼里,摄政公园堪称都市园林之最。这座公园占地面积为四百七十英亩,中心部分主要是一片开阔的草坪,草坪上几乎没有任何树木,却有一条环绕园区外围的宽阔道路,供马匹和车辆通行。摄政公园

摄政公园

公园的中心区域常常用于军队检阅,作为公众的板球场,或者用于其他娱乐活动,周围种着树木和成片的灌木,还有几片装饰性的湖水,湖中小岛上种着常青植物和垂枝落叶松,水鸟多在岛上栖息。摄政公园湖和大剧场,伦敦,约1830年

摄政公园湖和大剧场,伦敦,约1830年

就花卉的知名度而言,摄政公园主要种植的都是些知名且深受大众喜爱的品种,比如春球、风信子、郁金香、秋海棠,以及其他预育花卉。采用的装饰手法为混合法,比如马鞭草、矮牵牛、三色堇、半边莲、蒲包草、天竺葵等交错搭配,各种颜色搭配着各类矮株的装饰性观叶植物,形成一道整齐、优雅的组合景观。此外的一些植物似乎来自亚热带,叶子高贵而美观,比如美人蕉、蓖麻、龙血树、丝兰、芒草、棕榈、朱蕉、海芋、芭蕉、印度榕(又称印度胶树),等等,组成了一个壮阔而庞大的群体。
在北侧,紧靠阿尔伯特路的地方,是动物园,园内每个角落都种植着多荫树木,矗立着房屋。这片园林的背景,是风景如画的普林姆罗斯山。这座土丘脚下不远处,有一片湖水,轮廓俏丽,散发着自然的魅力和如画的气息,湖边长满了芦苇、虎杖、黄色水鸢尾、大叶草以及多种柳树。附近的植物都是按照单、双叶植物的植物学体系排布。耐寒蕨及同类植物被安排在假山上。暖房(其中一座十分宽阔)中种植着各类珍稀植物,许多是亚热带经济植物。亚马孙王莲室里,不仅有一株巨大的睡莲,并且还有些精选的水生植物,有些是壮观的兰花,有些是柔美的蕨类植物。摄政公园动物园花园历史明信片 

摄政公园动物园花园历史明信片 

园林的一部分用于培育耐寒的经济类树木和灌丛,药用植物和美洲植物。这里偶尔会举办逍遥音乐节,或是盛大的水果花卉展览。总体而言,这座园林是美丽而有趣的,在我看来只有一处缺陷:那条从主入口到大暖房之间、贯穿那片大草坪中心的、笔直而宽阔的石子路。
在伦敦行政区的中心,位于鸟笼街和莫尔步行街中间,在海军拱门、骑兵卫队、财政部、外交和印度事务部附近,在白金汉宫和圣詹姆斯宫的对面,坐落着圣詹姆斯公园。这是一处用于公共娱乐的保留地,占地面积约六十英亩,半数区域被一条东西方向的、狭长的浅湖所占据,园中的陆地区域种植着一些树木和灌丛,形成一片水鸟的栖息地。这里的水鸟与墨尔本园林中的水鸟类似,十分温顺,游人甚至可以走上前去,将它们捧在手里。这座园林与其说是俏丽,不如用“风光如画”来形容,只在很小的程度上具有人工园林的特征。园区内地势起伏,生长着许多优质树木和各类灌木。黄色的石子小径平滑而光泽,与装饰性的草坪辉映成趣,不仅给步行者带来便利,更带来愉快的心情。当然,最吸引人的要数那片湖水。适逢夏季,会有小船和独木舟往来于湖面之上,可供游人租赁,冬季则是滑冰的理想场所,因为水深不过四英尺,即便冰面碎裂,也不会造成很大的危险。普林姆罗斯山园林

普林姆罗斯山园林

格林公园位于圣詹姆斯公园的西北角,中间被莫尔步行街隔开。事实上,这里曾是圣詹姆斯公园的一部分(两座园林占地共计一百一十八英亩)。这座园林风格古板,并没有如画的风景或是令人讶异的特征。不过,园中倒是有几株优质的古树,特别是悬铃木。浅绿色的草坪与苗圃中恣意盛开、颜色俗丽的花朵形成愉悦的对比。由于园内行人和马车的通行量较大,特地铺设了多条坚实的石子路,路况维护得很好。圣詹姆斯公园和格林公园所占的区域,曾经是片荒废的土地,后被亨利八世圈围起来,进行了改造,在里面建造了圣詹姆斯公园,并在园中养鹿。
这片区域当中,有几座壮观但不甚广阔的园林属于白金汉宫——英国皇室常驻的市内宅邸之一——这些园林占地面积约五十英亩,半数为草地,剩余的部分大多被一片装饰性的湖水和小岛所占据。这片土地曾经是白金汉公爵——约翰·谢菲尔德的私人土地,1703年,他在这里修建了一栋宅邸,后来,这片土地落入皇室之手,乔治三世从圣詹姆斯公园和格林公园中分别抽取一部分土地,并入此处。1825年,乔治四世统治期间,气势宏伟的白金汉宫开始动工修建,多年后才修建完工。
园林位于宫殿西侧,靠近宫殿的这部分区域,形成了一片广阔的草坪,上面连一棵树或灌丛都不允许生长。这座园林,或者说,这片装饰性的土地——之所以存在,都是拜阿尔伯特亲王所赐,是他将一座乳制品农场改建成了园林,后来被维多利亚女王当作装饰性的园林,并按照英国游乐园的风格进行布局。草坪从宫殿一直延展到湖边,那里栖息着许多普通及珍稀的水鸟,几座糙木桥连接着小岛,小岛及岛上的植被为这里的景观增添了一份多样性。远处生长着许多优质树木,如橡树、悬铃木、山毛榉、酸橙树、杨树、榆树及其他大型树种,有些树则成为清澈湖水的流苏。再远处,是一片精心挑选出来的同属植物,如杜鹃花等;再往远处的西面走,是通常被称为“荒野”的区域——艺术意义上的、狭义的荒野,包括灌丛、山坡、长满蕨类植物和野草的坑洞、杂糅一处的开花植物和蔓生植物。附近有一座人造的小山丘,高一百英尺,站在丘顶可以俯视林木美景,区域尽头有几条   魅力非凡的林荫路,道路两侧的山楂、金链花等,绽放出红色和黄色的花朵,在道路上方形成一道道“拱门”。有的道路两侧种着绣球花和忍冬等灌木,这些都是阿尔伯特亲王亲手栽种的,他非常热爱园艺。在这里,皇室的孩子们接受着熏陶,成为爱花的人,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花园,可以培育和照料花朵。这里还有一座几何形的花园,里面有片圆形的土地,被分割成十九个苗圃。这些苗圃得到了精心打理,在植物分类和颜色效果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圣詹姆斯公园

圣詹姆斯公园

女王最喜欢的菊花大多生长在室外,温室里也有一部分,分布在宫殿北侧。菊花与园景灌木、优质的观叶植物交相辉映,营造出绚烂的效果,秋天效果尤佳。除菊花外,还有许多其他耐寒的多年生草本植物,以及适应各个季节的经典植物,包括白色的头巾百合、橙色或猩红色的头巾百合等各类百合,还有芝麻菜、风铃草、紫罗兰、鸢尾花、车叶草、报春花、毛地黄及蜀葵。
在都市东北部的拥挤区域,居住着大量的工业人口,分布在贝斯纳绿地区、哈克尼区、堡区、老福德区、白教堂区等地。在这片区域中,占地二百九十英亩的,是美丽的维多利亚公园,是成千上万名辛勤劳作者的休息场所,如果没有这座公园,这些劳动者很少有机会见到青草或花朵,很少有机会呼吸到天堂般自由、清新、纯净的空气。这样一个游乐场所的存在,确实大有裨益,对于那些使用并享受它的人而言,无异于上帝的恩赐。令人欣慰的是,公众十分尊重手中的这项特权,对托付给他们的这片园林保护得非常周到,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座属于民众的园林。在这座公园里,和英国所有的园林一样,偷盗花卉的事情很少发生,一旦发现,偷盗者便会遭到法律的严惩,以儆效尤,根本不考虑偷盗者的身份或地位。相比之下,在澳大利亚则很难确保苗圃里的花完好无损,不论是精心挑选的,还是普通的花。钻石庆游园会,白金汉宫,伦敦,1897年

钻石庆游园会,白金汉宫,伦敦,1897年

据说,整座公园的造价为七千二百英镑,相当于萨瑟兰公爵购买斯塔福德宅邸时向政府支付的费用。维多利亚公园,除了通常意义上的公园(种植着许多树木和灌木)之外,还有其他功用,在这个意义上,对于那些享受它益处的人而言,它具有双倍的价值。
园区东北角有一个板球场,面向所有板球爱好者开放,中央区域有一片可供游泳的湖水,西南方有一片广阔的湖泊,可供划船。此外,园中还设有体育馆。两个湖都具有高度的装饰性,上面架设着糙木桥,湖中小岛上种着垂柳,为无数水禽,如天鹅、番鸭、中国鹅、白颊黑雁、水鸡等提供了栖身之地。园中有很多树木,长势旺盛、布局合理,其中包括几行酸橙树和榆树,几片白蜡树、马栗树、悬铃木、桦树以及美国梧桐树。此外,还有数不清的景观树,有些是松族类,如雪松、乔松、柏树,有些是臭椿、刺槐、美丽的银杏或白果树。偶尔能见到形形色色的冬青和荔莓。灌丛中常见绣线菊、车轮棠、红花醋栗、黄芦木等。一座假山上长满了高山植物,如景天虎耳草、拟石莲花,以及数不清的其他植物种类,营造出怡人的效果。维多利亚公园旧影

维多利亚公园旧影

这座园林的特异之处在于,灌丛边缘种植着混合花卉,各类草本植物中点缀着球茎类植物和一年生植物。开花植物的苗圃形式多样,有几何形,有卷轴形,带状的边缘夹杂着鲜艳的色条,足以令最严谨的园艺爱好者心生喜悦。简言之,这座公园创造了诸多奇迹,在伦敦东区的工人阶级群体中,唤起并培养了对园艺的热爱之情。

责任编辑:朱喆

校对:刘威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