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科技
  • 思想
  • 智库
  • 生活
这个夏天,你加入了上海“公路骑行”族吗?
澎湃新闻记者 钱成熙
2022-08-02 09:29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如果你在夜晚来到黄浦江边的苗江路,便会发现这里热闹非凡,有人散步,有人遛狗,有人夜跑,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苗江路“绕圈”群体:骑行运动爱好者。这条绕圈路线以苗江路半淞园路为起始点,沿着黄浦江边绕圈骑行,一圈2.8公里,爱好者们有的编队骑行,有的独来独往,绕个十来圈,方才过瘾。苗江路绕圈地图 图 Club100

苗江路绕圈地图 图 Club100

在如今上海街头越来越庞大的骑车爱好者队伍中,大致可以分为两类,有人骑车是为了休闲放松,想从不同的角度重新认识自己所在的城市,骑上共享单车也能出发。而另一批人,则将骑车当做一项更“严肃”的运动。他们也有自己的圈子,骑行俱乐部、活动组织者、线路、相关APP一个不少。骑车是他们的日常运动方式,他们有专业的装备,也有固定的骑行线路,一次骑行少则数十公里,上百公里更是常事。此外,和以享受路线为主的休闲骑不同,这些骑手们更追求速度和耐力。他们中有不少人,同时也是各大自行车赛事的参与者。青浦区的太浦河是Club100经常举办骑行活动的线路 图 Club100

青浦区的太浦河是Club100经常举办骑行活动的线路 图 Club100

创办了单车店“链轮单车”和骑行俱乐部Club 100的邹成,便是一位资深自行车骑行爱好者,几乎每周,他都会骑车前往上海的近郊“拉练”一把,也经常在城市道路上绕圈骑车,作为日常练习。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骑行作为一项运动,优点在于它不是十分激烈,也不一定要组队,一个人就可以自己骑五六十公里左右,这在目前的参与者中也十分普遍。
不过,如果要一个新手单独骑一百公里以上,他可能会觉得枯燥,邹成说,这也是目前有组织的骑行活动十分热门的原因之一。疫情之下,许多室内健身活动暂停,出于锻炼和社交需求,越来越多人加入了骑车者的队伍。他们中许多人都会参加自行车销售店和骑行俱乐部组织的骑行活动。
车手能骑多快?邹成说了一个数字,在日常骑行中,他和伙伴们的时速可达30-40公里,普通的城市道路并不能满足这样的速度要求。“无论是你是专业骑手,还是业余爱好者,如果想要在城市里做公路骑行,相对安全的方式,是在固定线路绕圈骑行。”
此前提到的苗江路,便是骑车族中的“网红”,虹桥附近的申兰路也是深受绕圈族喜爱的胜地,拥有几个要素:路面开阔,行人和机动车都不多。
当然,随着上海建设中的慢行系统逐渐完善,也有许多车手会选择城市里的骑行道。比如全线22公里的浦东滨江骑行道就是沪上骑行爱好者的打卡胜地,这里骑行道、跑步道与漫步道分离,沿路设置补给站、休息室和洗手间,而来回50公里的长度,也对入门的城市骑手十分友好。更不用提一路滨江风光,让人在运动中也能心旷神怡。
不过邹成认为,在骑行活动变得热门之后,在骑行道上骑车也不能掉以轻心。比如,骑行道上也有许多新手车手,或是休闲骑手,他们的速度不会太快,如果骑车时贸然“飙车”,一样会带来危险。而骑行道同时兼具的“景观道”的性质,会吸引许多骑行者停下来拍照,还会有行人在骑行道上逗留。“相关部门或民间组织应该增加骑车安全的日常教育,在骑行道上沿路设置提示牌,请大家不要随意停车和穿越,让社会形成共识。”他认为从意识上来说,我国的城市骑行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大家的行为和观念需要得到转变。浦东滨江骑行道 资料图

浦东滨江骑行道 资料图

那么,上海是否是一座适合开展公路骑行的城市呢?邹成的答案是肯定的。“海外经常会评选最适合骑行的城市,如果上海也参加评选,那一定会上榜。上海是一个非常适合骑行的城市,因为我们最初的城市规划里,就有自行车道。”有朋友认为上海有什么好骑的,他会说,你去郊区看看,不用离开上海市区太远,就可以找到看不见一个人的路。
周末,许多骑友都会聚集在上海郊区。如果你打开骑行App Strava,会看到许多骑友们分享的骑行轨迹图,对于像邹成这样的资深骑友而言,他们会选择一个可以骑车抵达的点,直接从家里一路骑到郊区。他们的轨迹便一路从上海市区一直延伸到各个郊县。“像淀山湖那样的地方,如果开车,路上的时间就浪费了。”他说。
周末的早晨没什么人,清晨出发,在上海骑车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尤其是过了虹桥机场,路况就会很不错。到了中午左右骑回来时,尽管车流量大了,但他们依然可以找到一些可以骑车,风景也不错的小路。郊区公路上骑行 图 Club100

郊区公路上骑行 图 Club100

在上海,许多骑行者在春天的这波疫情过后加入了骑行队伍。邹成的单车店“链条单车”也多了不少新客人,他们中的许多人,是邹成的老客人或骑友的邻居。疫情让大家成了朋友,也将自行车这项运动带到了更多人面前。
刚刚骑行两个月的如如几乎每周都会参加链条单车举办的骑行活动。上海疫情期间,和她一起在小区里锻炼的邻居恰好是一位骑行老手,本就对骑行有兴趣的如如在他的“安利”之下,买下了她的第一辆自行车。现在,她已经去过了上海郊区的好几条线路,上周末还去浙江体验了山路骑行。“此前我很少会想起来去上海的郊区。”她说,长途骑行既能让她在一开始感到团队的乐趣,也能在队伍拉开后,使她找到和大自然独处的时间。“骑车是能让我感受到疗愈的时刻。
当然,与这波热潮应运而生的便是“一车难求”。如如没有等很久便买到了合适的车。但许多和她一起买车的朋友因为身高等因素,便没有那么幸运了。
一般公路自行车的消费区间在5000元以上,10000元-15000元价位档的车型最受欢迎。而据央视财经最近报道,目前销量最好的,正是价格在1万到1.5万元之间的运动自行车。现在,要买到一部合意的车,许多人要等数个月甚至更多。
据钛媒体调查,很多热门牌子的自行车,如捷安特、美利达、TREK等,很多型号目前都处于断货状态。还有媒体报道,高端自行车的交货期目前长达两百多天。这跟疫情之前的状况迥然不同。TREK品牌中国市场部负责人王昊便告诉钛媒体App,正常情况下,消费者订购入门型的自行车,一到两个月就能供货,但现在供货时间非常不确定,可能三四个月,也有可能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
这是否意味着国内自行车运动真的“火了”?骑行爱好者张文皓不大赞同这一说法。他从2018年开始每周长距离骑行2-3次,每次约200公里。在他看来,骑行仍是相对小众的户外运动,目前的热潮更像一种尝新,可能会随着在社交媒体上找到新的热点而退烧。
邹成也有类似的看法。经营高端自行车店十几年,他的态度相当谨慎,认为现在自行车的短缺情况,和自行车海外订单暴增、疫情影响下零部件的短缺都有关。“一旦海外零部件生产恢复,这种一车难求的情况就会缓解。其实从销量上看,我国的自行车市场还有相当大的潜力。现在,我们全国销量还不如几千万人口的澳大利亚。”让下一代早早加入骑行队伍 图 Club100

让下一代早早加入骑行队伍 图 Club100

根据凯泰资本调查显示,中国约有一亿骑行人口,但运动自行车人口仅在600万左右,只占总人口0.4%,远低于美国的20%。中国运动自行车的销量,占自行车总销售仅为6%,在欧美国家这个比例却非常高,运动自行车占整个自行车消费产业的50%以上,英国甚至达到了62%。
邹成期待着有更多人加入公路骑行的队伍,“虽然公路骑行有些门槛,但现在参与者多了是件好事,无论是真的有兴趣还是追赶潮流。等到潮水退去,总会留下些真心热爱这项运动的人”。

责任编辑:徐颖

校对:徐亦嘉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