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科技
  • 思想
  • 智库
  • 生活
和慧&张洁敏:24年后,两位歌剧女将再相遇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实习生 王主
2022-07-25 21:02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1998年,上海大剧院落成,初出茅庐的和慧以女一号身份主演开幕大戏《阿依达》,与当时的助理指挥张洁敏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交集。
24年后,两位在歌剧领域各自发光的女将,因为上海夏季音乐节再次相遇,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同台。
7月26日晚,在张洁敏的执棒、上海交响乐团的搭台下,和慧将从意大利歌剧唱到瓦格纳歌剧,分量十足。
这也是征战国际舞台二十多年来,和慧第一次参加上海夏季音乐节。“绿色代表着希望。”出现在记者面前的和慧,一改往常形象,剪了俏丽齐肩短发,绿耳环配绿长裙,讲起了她和张洁敏、和上交的故事。张洁敏与和慧

张洁敏与和慧

两位歌剧女将首次同台
“心情就像过山车。”早在6月下旬,和慧就踏上充满未知数的回国之旅,备战上海夏季音乐节,没想到经历了开放观众又取消观众,临近演出又重新开放观众入场的种种波折。
“结果非常幸运!”对和慧来说,现场有观众还是不一样,不仅因为他们能和歌唱家有实时的互动和交流,还因为在剧场,他们才能不打折扣地感受人声的魅力。
音乐会上半场主打和慧最擅长的意大利歌剧咏叹调,下半场,她摇身一变,要唱德语歌剧,包括瓦格纳歌剧《唐豪瑟》选段“你,亲爱的殿堂”、《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选段“爱之死”。
“在意大利歌剧中,乐队和人声的关系相当于伴奏。在瓦格纳歌剧中,人声就像一件乐器,会在乐队中交织出现,水乳交融。两种唱法有区别,难度也不一样。”
这是和慧与上交的第二次大乐队合作,第一次合作还要追溯到11年前。
那一年,在余隆带领下,和慧演唱了理查·施特劳斯《最后四首歌》,曲目单里也有瓦格纳《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选段“爱之死”。
“那时候,德奥作品并不是我最擅长的,现在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和慧是抒情戏剧女高音,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声音也有了升级,“年轻时更抒情,现在偏戏剧,声音比以前要大、要重,穿透力更强,更适合唱瓦格纳的歌剧。”
“乐队的声音还是一样漂亮!”11年后,和慧的指挥搭档变成了上交驻团指挥张洁敏,两位歌剧女将首次同台,互相欣赏,默契十足。
1998年,初出茅庐的她们在上海首次交集,歌剧事业刚刚起步,而后,她们纷纷远赴“歌剧之乡”意大利,在那里发光发亮。
2002年,和慧在帕尔马皇家歌剧院首唱普契尼歌剧《托斯卡》,一战成名。2007年,张洁敏在威尼斯凤凰歌剧院指挥普契尼歌剧《图兰朵》,同年在那不勒斯圣卡洛歌剧指挥马斯卡尼歌剧《乡村骑士》,成为首位在这两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意大利歌剧院指挥歌剧的女指挥家。
两人看过彼此刚起步的样子,互相遥望着对方的成长,如今在巅峰再相见,因为音乐再次联系在一起,“很亲切,很感慨。”2018年8月底,和慧在维罗纳露天剧场演完《阿依达》后。

2018年8月底,和慧在维罗纳露天剧场演完《阿依达》后。

高歌世界最大露天剧场
每年夏季,随着乐季闭幕,欧洲便开启疯狂音乐节模式。音乐家们纷纷逃离大城市和平日驻地,来到风光旖旎的小城、小镇、小村庄,参加夏季音乐节。
旅欧多年的和慧,也是欧洲夏季音乐节的常客。
比如普契尼歌剧节,创办于1930年,一年一度在盛夏的意大利托雷德拉戈举办。普契尼在这个湖边小城生活了约30年,喜欢坐着船去打猎,写出了多部重磅歌剧。
和慧参加次数最多的,当属维罗纳歌剧节。
维罗纳歌剧节举办地——维罗纳圆形剧场原是斗兽场,1913年开始举办歌剧节。2005年以来,和慧连续16年受邀登台,年年都要高歌《阿依达》,2013年歌剧节100周年时,她更是连续首演了4部歌剧。
和慧和维罗纳缘分匪浅。1999年,她第一次去意大利学习,落脚的第一个城市就是维罗纳,她的第一个经纪人也来自维罗纳,后来,她干脆在维罗纳安家,一住就是二十多年。
第一次在维罗纳圆形剧场看歌剧时,和慧曾经畅想未来:要是有一天能在这里唱歌剧,死而无憾。四年后(2003年),机会来了,她却退缩了。
对方请和慧唱《图兰朵》里的柳儿,她有实力,但因为太紧张,她不敢去排练,甚至生病了,演出取消了。
2005年,和慧再度接到唱柳儿的邀请,初生牛犊不怕虎,发挥很不错。第二天,她的大幅剧照出现在当地的报纸上,她还拿了最佳首演奖。
“主角的化妆间非常小,只有三四平米,你在非常局促的空间里准备着,突然走上几百平米的圆形舞台,被几万名观众围观,那种感觉非常震撼。”
维罗纳圆形剧场堪称世界最大的露天歌剧院,能容纳两万多名观众,没有任何扩音设备,歌唱家只能靠技巧,将声音传给每一位观众。
“露天演唱,没有话筒,非常考验声音的穿透力。”和慧和最后一排观众隔着几百米,即便是最轻微的弱音,她也能送到他们耳边,关键在于把握声音振动的频率,“把握好,你的声音可以传得非常远。千万不要用很大的力气去使劲推,那样非常危险。”
有一次唱完一首咏叹调,一位观众大喊:“她用了麦克风了!”和慧笑说,这是对她声音的最大肯定。演出海报

演出海报

70岁也可以是漂亮女高音
“人的声音就像一部机器,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曲目的变化,你的音色、音质、音量都会不断变化,你会渐渐形成自己的歌唱系统。”
和慧是抒情戏剧女高音,擅唱威尔第、普契尼和真实主义歌剧,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晰,对剧目的挑选也非常谨慎。
很多年前,邀她唱“中国公主”图兰朵的剧院络绎不绝,她至少拒绝了20家剧院的绣球,直到2019年才真正下定决心首演。
中国人唱中国公主、中国故事,和慧知道,一旦她开口,会涌来一大堆邀请,她会被定格在图兰朵这个戏剧女高音上,很多抒情性的角会被砍掉、被压缩。
与和慧搭档了十几年的意大利艺术指导也建议,在技术和声音没有完全成熟之前,不要轻易碰图兰朵——普契尼写的音乐非常高,很多女高音并不胜任,但都在唱,这对嗓音是一种伤害,“声音的力度和戏剧性不够,驾驭不好这个角色,我也是在保护自己。”
如今,时机成熟,和慧还要挑战瓦格纳歌剧——明年2月,她将在上海主演《漂泊的荷兰人》,这也是她第一次唱瓦格纳全剧。在此之前,她只在音乐会上唱过瓦格纳歌剧选段。
女高音的黄金状态可以持续到什么年龄?
“要看你的体力,还有歌唱习惯是不是健康。你没有过早地负担很重的角色,声音没有摇晃,很自由,很漂亮,你就可以唱。”
和慧想起了同台多次的一位意大利女高音,70多岁了,前一天唱《图兰朵》,第二天唱《阿依达》,状态好得不得了。男高音多明戈80多岁了,依然活跃在世界各地的歌剧院。
人声这种特殊的乐器,是否需要小心呵护,放弃很多个人喜好?
饮食上,和慧没有太多禁忌,辣的食物照吃。不过演出前,她会特别小心,基本噤声,不和人接触,演出前一两天就进入歌剧状态。
“关键还是正确的歌唱方法。很多时候,歌唱家觉得不舒服,其实是唱法的问题。当你给了嗓子过多压力,声带震动不正确,声音就容易疲劳干哑。”
她说,人声不像长笛、小提琴,看得见摸得着,学问非常深,“把肉身当乐器,你要不断了解自己、挖掘自己,才能掌握好这件乐器。”

责任编辑:陈诗怀

校对:丁晓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