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改实验室 >

欧元区时隔11年启动加息周期,欧债危机担忧再起

澎湃新闻记者 侯嘉成
2022-07-22 07:17
来源:澎湃新闻

7月21日,欧洲中央银行宣布,主要再融资利率、边际贷款利率、存款便利利率分别提升50个基点至0.5%、0.75%、0%,为欧洲央行11年来首次加息。

欧洲央行加息的背景是,欧元区正面临严峻的通货膨胀挑战。

据欧盟统计局7月19日公布的数据,欧元区6月调和CPI终值同比上涨8.6%,续创历史新高,前值为8.1%。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胡捷对澎湃新闻表示,欧洲央行此次提息符合会议前的市场预期。6月份欧央行会议前瞻性表示将在7月会议提息25个基点。但随后世界主要经济体通胀指标持续上升,美国和加拿大都以超常规幅度提息,显示通胀形势比之前预期更加严重。此次提息50个基点在情理之中。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常务副书记兼副院长、教授王晋斌也对澎湃新闻表示,加息幅度符合市场预期,欧洲6月份的高通胀已经到达了“不得不加息”的水平。

建设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研究员曹誉波对澎湃新闻表示,欧央行是单一目标央行,即欧央行的最主要的工作是保持欧元区物价稳定。本次加息50个基点从侧面反映出欧央行对抗通胀风险的决心。

欧元区时隔11年启动加息,开始了货币收缩周期。

胡捷表示,平抑通货膨胀的机制自此开始发力。但考虑到此轮通胀主要由能源和食品涨价驱动,在能源和食品供应链恢复之前,通胀不会很快回落。缓解能源食品供应的短缺对于改善通胀会更加有效,且更少副作用。

进入加息周期,胡捷表示,人们普遍担心的副作用有两项:对于失业率和经济增长的负面效应,和某些政府的债务利息加重。但欧元区5月失业率为6.6%,低于前值6.7%,处于数十年来的最低水平,本年GDP增长预计在2.7%,故欧元区加息仍有一定的空间。欧元区的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合称PIGS)经济长时间增长缓慢,政府债务较重,利息水平上升构成其直接的成本压力。鉴于2009年的历史经验,欧央行将推出针对性的购债计划,保护这些政府受到过分的冲击。

“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一直是比较相对缓和的,而其通胀超2%的时间已经比较久了。之所以忍到现在才开始加息,主要是欧洲的通胀中,能源冲击的占比非常大,且欧洲的投资和消费并未回到疫情以前的趋势水平,所以欧洲央行选择了相对较晚的加息态度。”王晋斌说,欧洲央行也希望通过加息,对欧元起到提振作用。欧元跌破美元的平价,对欧元的国际影响力有一定拖累。

未来欧元区的加息路径会如何?

王晋斌表示,9月份,欧洲央行加息的概率较大,而欧洲通胀的持续程度会比较久。这其中也有一些不确定性,要看俄乌地缘政治冲突的未来演变趋势,如果真的是让欧洲经济非常难受,欧洲央行在加息上会很谨慎的;欧央行现在的货币政策是弹性的,有灵活性的。

曹誉波表示,本次欧央行议息会议并未就未来加息路径提供清晰的指引,甚至欧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不提供前瞻性指引能让欧央行灵活性大很多”。近日,多家央行均打破前瞻性指引,超预期加息以抑制不断上行的通胀。目前欧元区各国的通胀压力快速上升。昨日北溪一号已经恢复60%供气,德国也就天然气储备做好了长远的能源安全方案,“断气”风险解除。但在俄乌冲突持续的情况下,不确定性依然存在,能源和食品这两项推高通胀的主要因素的价格难以在短期内明显回落,预期欧元区各国的通胀水平将保持高位,这为欧央行继续快速大幅加息提供了支撑。

胡捷表示,预计9月及10、12月的欧央行会议,仍会持续加息。鉴于世界能源粮食价格进入7月以来开始明显下降,预计后续加息幅度应该在每次25个基点。具体情况还要看通胀指标的变化。

升息会与欧元区的债务风险产生怎样的相互作用?

随着欧元兑美元暴跌,意大利政府在财政优先事项上分崩离析,欧元区可能正处于另一场危机的风口浪尖。

胡捷表示,目前PIGS四国政府债务高企,部分国家债务与GDP之比远超2008年的水平。通胀提升了PIGS政府融资的成本,其中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超过了4%的分水岭。升息会进一步提升PIGS的融资成本,让人担忧2009年的欧债危机再现。

胡捷还表示,但当下欧洲没有2009年前后的房地产泡沫,实体经济正在从疫情中恢复,虽有能源供应短缺的冲击,经济整体仍相对健康,且欧央行协助各国政府应对债务压力的经验更加丰富,故重演2009年欧债危机的可能性较小。

曹誉波表示,“欧猪五国”的债务可持续风险,已经引发欧元区“碎片化”问题的关注。作为欧元区两类经济体的主要代表,德国和意大利国债利差的大小常被用来衡量欧洲债券市场面临风险的大小。在加息预期强化的背景下,德、意10年期国债利差已经扩大至最高258个基点,近期在接近230个基点的高位保持。若加息速度进一步加快,“欧猪五国”的债务风险将进一步提升。

反金融碎片化工具TPI扮演着什么角色?

7月21日,欧洲央行在加息的同时,欧洲央行推出反金融碎片化工具TPI(Transmission Protection Instrument,传导保护机制),以应对使欧元区货币政策传导面临严重威胁的无序市场事态。

胡捷指出,针对欧元区边缘国家相对核心国家政府债券收益率的利差扩大,欧央行推出了利率传导保护工具(又称反碎片化措施),即针对性购买特定国家的政府债券,从而压低财政弱国的融资成本,帮助其避免在升息周期陷入恶性债务螺旋。这是在总结2009年经验后提出的一个创新工具。这个工具能否合理使用,有赖央行精准的判断力,使其在各国应当遵守的财政纪律和欧元区经济的整体健康之间维持微妙的平衡。

王晋斌表示,欧元区债务危机主要原因是欧洲的债券市场是分割的,对有些财政部不好的经济体,当其主权债券市场收益上升很快的时候,成本就会大幅度上升。比如,意大利可能会出现债务风险。而欧洲央行的解决方案,则包括下场直接购买意大利的债券,使其债券收益下降。

德拉吉辞去意大利总理一职,将对欧元区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

同日,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在议会众议院请求暂停关于政府信任投票的讨论,并再次前往总统府递交辞呈,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接受了德拉吉的辞呈,但要求后者以看守总理继续留任。外媒刊文指出,意大利有可能最早于今年9月份提前迎来大选。

对于负债累累的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来说,这场危机来得很不是时候。德拉吉此前在参议院发表讲话时曾呼吁政府内部要团结,并列出了目前意大利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从俄乌冲突到社会不平等以及飞涨的物价。他说,假使我们想团结一致,唯一的办法就是以勇气、利他主义和高可信度来重建执政联盟。他还补充道,许多意大利民众也希望现政府维持到明年年初举行的大选。

对此,欧盟经济委员会委员保罗·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在推特上表示,针对德拉吉的“不负责任的”举动可能导致一场“十足的风暴”,并警告说,意大利在未来几个月将会过得很艰难。

胡捷表示,德拉吉因国内政治纷争辞去联合政府总理一职,给意大利政局带来不稳。德拉吉是上一届欧央行行长,成功领导央行应对了欧债危机,经济、金融经验极为丰富。他的离职,直接影响意大利的经济治理能力,对于意大利如何从持续疲弱的经济状态中恢复,是不利因素。对于欧央行拟推出的利率传导保护工具,欧元区各国本有不同看法,意大利政局不稳,是否会对于这个工具的落地力度产生不利影响,有待观察。

王晋斌表示,面对高通胀,意大利政府内部的经济政策计划也会出现分歧,当出现不信任的时候,辞职也是正常的。

“即使换任何一个总理来意大利,他在短期中也可能没办法去解决高通胀的问题。毕竟只有一个欧洲央行,意大利本身只能在财政政策上有一定的自主性。在货币政策上,意大利没有自主性,同时由于其经济本身修复的状态也很一般。”王晋斌说道。

曹誉波表示,德拉吉是欧洲经济一体化的重要支持者,在欧元区可能走向衰退、“欧猪五国”面临债务风险之际,他的辞任或将使欧洲各国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剧。

巴克莱经济学家Ludovico Sapio此前警告,若德拉吉离开政坛并提前举行选举,将对意大利和欧盟造成明显的负面影响。如果意大利的金融状况因政治发展而恶化,该国将无法从欧央行“反各国借贷成本割裂化”的新工具中受益。

    责任编辑:郑景昕
    图片编辑:沈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