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智库 >

盛松成:稳就业才能促消费

澎湃新闻记者 樊盛涛
2022-07-08 17:42
来源:澎湃新闻

消费的基础是收入,就业则是收入的前提。上海财经大学教授、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认为,当前消费恢复缓慢的原因之一是服务业受疫情冲击较为严重,失业率也大幅上升,这极大地影响了居民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

盛松成7月6日在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举办的“2022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中表达了上述观点。

他指出,从2020年武汉疫情后中国经济复苏的情况看,工业生产和投资在复工复产之后实现快速反弹,而消费一年多后才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武汉疫情是发生在2020年的1月份,因此2020年一季度资本形成总额、最终消费支出、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的拉动是多年来的最低点,均为负增长。”二季度以后,资本形成总额和净出口对GDP拉动已经超过了疫情前,不到一个季度就恢复起来了,但是消费的恢复慢得多,一年以后才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盛松成指出,当前消费恢复缓慢的原因之一是服务业受疫情冲击较为严重。今年3-5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分别是49.5%、47.4%、49.6%,服务业活动指数是46.1%、40%和46.7%,服务业比制造业低了很多,尤其是4月份低了7.4个百分点,表明服务业受疫情冲击更为严重。6月份,制造业PMI是50.2%,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4.3,分别比上年提高了0.6和7.2个百分点。然而,服务业指数提升幅度较大,只能说明服务业经营有所好转,并不能代表服务业恢复已超过制造业,因为PMI本质上是一个环比指标,反映了企业经营边际情况变化。

中国的制造业PMI和服务业PMI采样的样本都是3000多个企业,只是说明了与上个月比,这些企业的经营活动在上升、下降或是基本持平。“也就是说和上个月相比,基本上是环比指标。这一点我觉得有一些误解,PMI上升了以后经济并非一定是非常快速地发展。”盛松成称。

他进一步指出,服务业受疫情严重冲击的表现之一是失业率大幅上升。今年4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 6.1%,5月回落至5.9%,而16-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持续上升,5月份高达18.4%;5月份,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6.9%,失业率是2018年有数据公布以来的最高水平。“失业率大幅上升原因之一是服务业已经成为吸纳就业的重要渠道,而服务业受疫情冲击很大,甚至超过制造业。”

服务业就业人数占比从1978年的12.2%上升到2021年的48%。也就是说,1978年,每100个就业人口只有12.2个人是从事服务业的,在2021年则已经达到48人,因为中国服务业在GDP当中所占比重也基本上是逐年上升的。根据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数据,2019年和2020年中国16-24岁年龄段青年从事服务业的占比都达到了七成以上,也是16-24岁的青年调查失业率持续上升的一个原因。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发展,服务业中大量的从业者是年轻人,比如IT、金融、旅游、餐饮、酒店,还有快递小哥等。

另外,盛松成认为目前消费面临的另一个主要问题是居民消费意愿减弱。2020年武汉疫情时,市场认为疫情是短期冲击,但如今国内外疫情已经持续了三年。不少市场主体面临生存考验,导致消费潜力下降。这在数据上也已经表现了出来。居民储蓄大幅上升,今年1-5月份居民存款增量高达7.86万亿元,明显高于去年同期的5.22万亿元,更大幅高于往年同期4.62万亿元(2017-2021年均值)。

而贷款相反,今年1-5月,居民部门贷款只有1.33万亿元,去年高达3.71万亿元,近五年平均值是3.05万亿元。贷款不足与房地产行业受疫情冲击、住房销售下降是有密切关系的。因为居民贷款中超过55%是住房按揭贷款。中国居民部门贷款主要分为经营性贷款和消费贷款。中国现在有1.6亿的市场主体,有超过1亿的个体工商户,经营贷款也在住户部门里面的。而消费贷款当中主要是房地产贷款。此外,还有通过各种渠道隐蔽流入房地产领域的资金。 

此外,从1999年起,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每个季度都会在50个城市当中对2万户的居民做一次储户问卷调查。从调查结果看,今年二季度倾向于更多消费的居民比上季度只增加了0.1个百分点,而倾向于更多储蓄的居民比上季度增加了3.6个百分点,倾向于更多投资的居民比上季度减少了3.7个百分点。倾向于更多消费基本没有变化,消费比例差不多,但是更多储蓄的居民占比相对上个季度大幅增加。  

储蓄增加的原因,有被动储蓄和主动储蓄。由于疫情限制了人员流动,因为无法消费导致储蓄增加,这是被动储蓄。还有主动储蓄,因为疫情,大家对于未来的收入预期转弱,老百姓不愿意太多消费,都增加了储蓄。

最后,盛松成认为,在当前促进消费最有效的方式仍是复工复产,落实“六稳”、“六保”。“提振消费的根本途径在于提高居民的收入和改善预期。中国人特别勤劳,只要有工作机会收入就会增加、提高消费,所以要高度关注市场主体的生存问题,全面实现复工复产,落实‘六稳’、‘六保’”。为了促进消费,不少省市开始发放消费券和补贴,比如购买汽车的补贴,所以最近汽车销售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旺盛,另外家电下乡等也是提高消费的一个措施。

盛松成建议,中国的情况和西方主要国家情况不同,虽然很多城市也在发放消费劵来提升消费,但这不是最主要的办法,因为会受到各种制约,提振消费的效果也不一定明显,根本的途径还是提高居民收入,改善预期,也就是说要进一步推进复工复产、复商复市、落实“六稳”、“六保”。应把经济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这对增加就业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当谈到为何中国每年都会设置一定的经济增长目标时,盛松成认为,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在于保障就业。“按照以往的经验,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可以带动200多万人就业。”

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是1076万,创历史最高记录,就业压力是相当大的。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是必须的。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GDP增速5.5%左右,但是在定指标时,还没有疫情的反复,乌克兰危机当时也没有发生,这些都是超预期的事件。总体看今年要实现5.5%左右的增速难度是比较大的。

目前市场讨论比较多的是,究竟应该通过投资还是消费来拉动经济,尚有不同意见。盛松成认为,“逐步地推动中国经济从投资拉动向消费驱动转型,这是毫无疑问的,从中长期看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方向,也是全世界发达国家这么多年来走过来的一个经验。但短期内,如果我们要稳定经济基本盘,还需要重视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因为投资拉动向消费驱动转型并不是短期内就能完成的。”

目前仍然应重视包括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制造业投资等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我认为基建投资仍然是稳增长的一个重要抓手。国家层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在基建投资上发力。同时,应尽可能保持房地产投资的平稳。到目前为止房地产投资同比仍是负增长,其中土地出让金受到疫情冲击最严重,但预计房地产投资负增长的趋势会进一步收窄。

“总而言之,要处理好短期稳增长和中长期经济转型之间的关系。长期需要通过深化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尤其是制度性的对外开放;短期也要采取有效措施稳定经济增长,而且这两者是不矛盾的。”盛松成说。

    责任编辑:田春玲
    图片编辑:沈轲
    校对:徐亦嘉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