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号·湃客 >

中国可以从俄罗斯与西方的制裁与反制裁中学到什么?

2022-07-07 20:53

文:丁一凡

乌克兰战争打响后,美欧等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行了大规模的金融与经济制裁,波及整个国际体系。一开始,有很多国际舆论,也包括中国的公众舆论,都觉得俄罗斯可能很快就坚持不住了,并忙着给俄罗斯算账:外汇储备有多少,每天进口需要多少外汇,预测俄罗斯很快会耗尽外汇储备,从而引发经济危机。

确实,在战争刚开打的那几天,俄罗斯卢布迅速贬值,跌了差不多40%。随即触发了俄的资本外逃,进一步加剧了卢布的贬值。一般来说,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当本币大幅贬值的时候,许多企业会因还不起外债而倒闭,继而演化成金融体系的危机,因为各种各样的银行都会被牵扯进来。

但是,从俄罗斯央行决定让所有的不友好国家用卢布结算它们从俄进口的能源之后,整个形势迅速反转。俄罗斯卢布的汇率不仅收复了失地,而且比危机之前还更坚挺。战争导致了能源供给失调,能源价格不断上涨,俄罗斯虽然因被制裁出口减少,但实际的外汇收入反而更多。

俄罗斯央行决定让所有的不友好国家用卢布结算从俄进口的能源之后,整个形势迅速反转。

俄罗斯的反抗让人们重新认识了国际货币体系,我们起码可以从中吸取两大教训:一、美元欧元等硬通货并不可靠;二、人民币的国际化很有必要,也有条件,我们必须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步伐。

一、我们必须打破对那些硬通货的迷信,要明晰掌握过多硬通货储备的风险。

过去我们都知道,美元是国际市场上主要的交易货币,因为石油、天然气都用美元交易,所以美元就构成了一定程度的霸权,因为需要进口能源的国家一定要有美元储备。结果,俄乌战争爆发后,人们却发现,决定货币价值的不是货币本身,而是支撑货币背后的那些“真金白银”,也就是那些资源。

俄罗斯央行原来有不少美元资产。但战争爆发后,俄的美元资产储备都被美国“冻结”了,并威胁要“没收”,让俄罗斯在最困难的时候,根本无法动用自己的外汇储备。这就提醒了我们,虽然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外汇储备大国,手握海量的美元、欧元定价的金融资产,但当真遇到危机时,却可能根本无法动用这些资源来渡过难关。且不说美联储在冒险大幅升息以遏制通胀,而这种举措往往会导致金融泡沫破灭和经济衰退,随即便是美元的大幅贬值。我们手握的美元资产就像是烫手山芋,拿着烫手,扔了可惜。

决定货币价值的不是货币本身,而是资源。

俄罗斯的反制裁还告诉我们,中国手里的王牌,不是那些外汇资产,而是我们的制造能力,是我们的工业制成品。在整个疫情当中,“中国制造”比石油天然气更不可或缺。换句话说,如果中国要求进口中国制成品的国家全部用人民币结算的话,人民币的汇率一下子就会升到天上去。只不过我们很担心,真这么做的话,中国出口可能会被其它竞争者所替代。但是,观察疫情以来的国际贸易变化,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制造”有极大的不可替代性。

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势在必行,中国的金融机构应该意识到这个问题,更加积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俄罗斯原来想把自己的能源市场与西方企业的利益绑定,给西方企业让出一片市场。结果,现在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逼迫西方企业退出俄罗斯市场,反倒给中国企业让出了一片天地。俄罗斯需要外来投资,中国的企业也想进入俄罗斯市场。如果参与俄罗斯能源开发的非西方国家企业越来越多,欧美的这些制裁也就成了摆设。然而,中国的许多大企业还忌惮西方的次级金融制裁,因为它们与西方金融市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它们用的国际支付体系还是SWIFT体系,美国可以随时掌握该体系中的交易动向。

因此,摆脱SWIFT支付体系,摆脱美元与欧元的控制,打造另一套国际支付体系显得势在必行,而且现在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我们不能只在美国制定的制裁框架里看问题,不仅要想着在现有支付体系中如何规避制裁,也要看到规避制裁可以给我们带来多少机会,我们如何才能规避制裁去利用机会。

摆脱SWIFT支付体系,摆脱美元与欧元的控制,打造另一套国际支付体系显得势在必行。

现在,许多国家都意识到了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问题,生怕美国哪天对它们也会使用类似制裁,因此包括中东产油国在内的贸易顺差国都在积极寻找替代美元的方法。我们应该顺应这种潮流,及时为这些国家提供可替代的产品与选择。有许多企业已经设计出了不同货币实时清算的方法与系统,需要大面积利用与开发。

比如,我们虽然很多年前就已经创造出了一套人民币跨境交易CIPS系统,但我们的银行并没有在海外积极推动它的落实,没有去跟自己的外国伙伴去商量如何推动这个体系的实际运行。结果,CIPS系统的使用率很低。我们起了大早,赶了个晚集。其实,除了央行,中国的其他商业银行,都应该在世界各地要去推动CIPS与当地银行的对接,才能让这套结算体系生根、开花、结果。

人民币国际化的事业关系到中国的经济安全。

要改变现状,首先要改变我们的思维方法。我们要改变那套迷信美欧“硬通货”的意识,意识到建立人民币结算体系的重要性,然后这些银行才会配合国家去做。比如,美联储大幅升息往往会引起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汇率危机。最近亚洲一些国家的央行就遇到了美元挤兑的问题。我们其实这时应该给这些国家提供美元流动性,把这部分美元换成人民币债务,未来有能力时再还,帮助它们渡过难关。这样,可以得到一石二鸟的效果:一方面,我们帮助友好邻邦渡过危机;另一方面我们又摆脱了部分“烫手的山芋”,还促进了人民币的国际化。如果将来台湾海峡出事,西方一定会对中国采取更严厉的金融制裁,届时我们一定要用人民币的国际化来反制它们。

从现在起,我们必须认真看待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事业,因为它关系到中国的经济安全。我们虽然已经做了安排,建立起了人民币国际交易系统,但是中国的金融机构并没有去积极使用这些系统。未来,我们要利用数字人民币更好、更快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使用区块链技术的人民币国际交易会变得更加安全,这样才可以进一步打破西方国家利用SWIFT结算体系搞的金融制裁。

(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s://renzheng.thepaper.cn。
    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