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科技
  • 思想
  • 智库
  • 生活
赣南苏区振兴十周年|这一天,我们亲眼看见了哪些风景
澎湃新闻记者 韩雨亭 陈绪厚 发自江西赣州
2022-06-29 11:12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专题】“奋进新时代 书写新荣光”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十周年
6月28日,这一天,我们亲眼见证了赣南苏区的十年巨变。
清晨,“赣南苏区振兴发展十周年”媒体采访团成员从长征广场出发,兵分两路,从蓉江新区新时代大道地下综合管廊到新世纪公园,从高楼林立的蓉江新区到架搭在山间岭谷,高高低低、层层叠叠的上堡梯田。
从地下到地上,从城市到乡村,十年成就,尽收眼底。
“地下”与“地上”的民本底色
赣州蓉江新区新时代大道地下综合管廊,一举解决“马路拉链”现象。本文均由赣州蓉江新区融媒体中心、赣州经开区融媒体中心 供图

赣州蓉江新区新时代大道地下综合管廊,一举解决“马路拉链”现象。本文均由赣州蓉江新区融媒体中心、赣州经开区融媒体中心 供图

高楼林立的蓉江新区,一处处建筑工地正在施工;而一栋栋极富现代都市感的社区也拔地而起。
如果高楼大厦象征着一座城市的活力,而地下综合管廊和新世纪公园这样的民生工程则说明一座城市的民本底色。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已建成的5.3公里的新时代大道地下综合管廊,它俨然是一座地下城:地下8米至12米处的综合管廊,电力、通信线缆及供水管道“各行其道”,智能机器人随时巡查管廊的情况。
这一条综合管廊正在为下一步中国城市的“地下”工程提供解决方案。它不仅有利于及时维修和保护各种管线,更一举解决因空中架线路和地面埋管道造成的“空中蜘蛛网”和“马路拉链”现象。
“地下管网是一座城市看不见的民生工程,却是一座城市的良心。”荣江新区管委会纪工委书记徐中宁说。
诚然,城市运行离不开地下管廊,而公园的建设,又无形中提升了人民的幸福指数。
蓉江新区的新世纪公园在阳光照耀下色彩斑斓、美不胜收,原生态的红壤山坡与花草树木、游步道相得益彰,散发出浓郁的夏日气息。
这座公园同样是一座城市文明的象征,它不仅充分尊重自然资源现状和地形地貌,还想方设法为当地市民打造了一个最佳游憩体验区,让人们能在忙碌的工作中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
蓉江新区新世纪公园,已成为当地市民休闲去处。

蓉江新区新世纪公园,已成为当地市民休闲去处。

城市与乡村的经济动能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赣南苏区的社会、经济和人文环境的全面提升,吸引了无数沿海企业纷纷到赣州投资办厂,成为当地经济建设的重要力量。
我们走访山东凯马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赣州分公司和赣州市同兴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它们代表了赣州的经济动能与活力。
在山东凯马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赣州分公司焊接车间、喷漆车间、总装车间……每道工序衔接紧密,随处可见工人忙碌身影,自动化生产线快速有序运转,大家各司其职。
“汽车对国民经济具有很强带动作用的产业,通常被视作是国家制造业整体水平和科技创新能力的象征。”山东凯马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赣州分公司副总经理伦宗飞称。
山东凯马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赣州分公司忙碌的装配车间。

山东凯马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赣州分公司忙碌的装配车间。

长期以来,赣南苏区一度被认为是落后产能承接地,而同兴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等一批高科技企业入驻却改变了这一定见。
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科技企业,在此落户10年,营收增长百倍,2021年突破百亿元大关。
“我们正在朝下一个目标冲击。”赣州同兴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一位管理人员称。
同兴电子的故事不是孤例。一批批企业到老区落户、扎根、壮大,它们从承接生产基地到承接研发机构,从“小打小闹”转向几十亿、上百亿投资,背后涌动的产业梯度转移浪潮。
崇义县上堡梯田已成为全国知名旅游目的地,以此助力乡村振兴。

崇义县上堡梯田已成为全国知名旅游目的地,以此助力乡村振兴。

乡村振兴是中国正在掀起的另一股浪潮,位于崇义县西北部山区的上堡梯田可作为成功样本。
上堡梯田依山势开建,连绵数百亩,又有零星村落点缀其间,被上海大世界基尼斯评为“最大的客家梯田”。
如何让如此奇观转化为当地村民的经济效益,以此实现乡村振兴呢?
崇义县以“旅游+梯田米”模式,通过公益众筹、观光、露营、古耕体验和民俗休闲等旅游功能,实现种植效益、景观效益和情感效益的三叠加,彻底让上堡梯田“活”了起来,已成为知名旅游目的地。
此举不仅保护了世界农业文化遗产,还为我们守护住了传统农耕文明下的乡愁。
“以前都是年轻人外出打工,如今很多年轻人开始纷纷回来创业,这已经说明了一切。”上堡梯田景区运营经理郭煜称。

责任编辑:蒋晨锐   图片编辑:张同泽

校对:丁晓

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