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卢浮宫展葡萄牙文艺复兴:敏锐而幽默的观察与叙事
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编译
2022-06-24 09:04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澎湃新闻获悉,“葡萄牙文艺复兴的黄金时代”近日在法国卢浮宫对外展出,观众有机会能在展览中发现16世纪上半叶活跃在葡萄牙里斯本的画家们的作品。此次展览是2022年葡法之季的一部分,展览展出大约15幅罕见于法国的葡萄牙绘画,呈现出艺术史上鲜少被提及的这一片段。葡萄牙文艺复兴结合了弗拉芒风格与本土的民族传统,融合敏锐甚而幽默的观察和叙事,发展出自己独特的风格。
15至17世纪,葡萄牙作为地理大发现(Age of Discoveries)时代的先锋,在一次次远赴印度、东方、美洲和非洲的航行中迅速繁盛。这一大型贸易网络诞生出无比富裕的葡萄牙贵族和皇室,这些人成为了葡萄牙乃至全世界日益繁荣的艺术、文化与技术的赞助者。圣厄休拉与埃瑟里乌斯亲王的婚姻》(Le Mariage de sainte Ursule de Cologne avec le prince Conan),克里斯托瓦奧·代·菲格雷多,1522-1525年

圣厄休拉与埃瑟里乌斯亲王的婚姻》(Le Mariage de sainte Ursule de Cologne avec le prince Conan),克里斯托瓦奧·代·菲格雷多,1522-1525年

葡萄牙文艺复兴恰逢葡萄牙帝国在全球扩张之时,虽然它与西班牙、意大利的文艺复兴诞生于同一时期,两者却大相径庭。葡萄牙文艺复兴并未追随意大利人的美学标准,而是融合了晚期哥特风格、15世纪的革新以及葡萄牙的民族特点。绘画是葡萄牙文艺复兴时期尤为特别的因素之一,也是使其区别于欧洲其他文艺复兴的主要艺术形式。葡萄牙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大体上是清醒的,并且有强烈的宗教性,它在本质上与北方文艺复兴更为相相近,而没有遵循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富丽堂皇。
16世纪上半叶,里斯本是这个庞大帝国的都城,是一个多文化交融的城市,是最大的学习与艺术中心,来自新大陆的财富和发现在这里涌动。这座城市也是国王曼努埃尔一世(King Manuel I)的宫廷所在。曼努埃尔一世(1495—1521)与约翰三世(1521—1557)的身边围绕着宫廷画家,还委任了许多祭坛画的创作,在两位国王的赞助下,葡萄牙绘画经历了黄金时代。此外,富有的里斯本贵族也委托创作了大量的绘画,这些画或是陈列在里斯本的宗教机构,或是悬挂于他们的封建庄园里。《牧羊人的朝拜》(The 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乔治·阿方索,Museu Nacional de Arte Antiga, Lisbon

《牧羊人的朝拜》(The 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乔治·阿方索,Museu Nacional de Arte Antiga, Lisbon

在面朝海洋的里斯本,弗拉芒画家的到来改变了欧洲绘画的历史,弗拉芒风格从题材与风格方面,对古典主义绘画进行了较大突破,在油画和版画中运用了幽默风趣和虚构遐想的手法。其作品所具有的讽刺性以及写实主义绘画风格。1430年,葡萄牙文艺复兴与弗拉芒风格之间的联系达到新的高度。彼时,葡萄牙的伊丽莎白(Isabella of Portugal)与勃艮第的菲利普三世(Philip the Good)结婚,尽管这一联姻尚在商讨中,但是勃艮第宫廷已经派负有盛名的画家扬·凡·艾克(Jan van Eyck)去为伊丽莎白画肖像。凡·艾克在葡萄牙呆了一年多,在那里,他与奥利维尔·凡·根特(Olivier de Gand)和奥利维尔·德·甘德(Olivier de Gand)和让·德伊普雷斯(Jean d'Ypres)一起建立了一所艺术学校。《圣奥塔祭坛画》(Le Départ des reliques de sainte Auta de Cologne),克里斯托瓦奧·代·菲格雷多, 1522-1525年

《圣奥塔祭坛画》(Le Départ des reliques de sainte Auta de Cologne),克里斯托瓦奧·代·菲格雷多, 1522-1525年

努诺·贡萨尔维斯(Nuno Gonçalves)被认为是葡萄牙文艺复兴的先驱之一。他创作了《圣文森特的祭坛画》( Saint Vincent Panels),并设计了帕斯特拉纳挂毯(Pastrana Tapestries)。他的祭坛画被视为葡萄牙历史上最重要的绘画艺术作品之一,他以逼真的风格描绘了葡萄牙贵族、皇室和神职人员等杰出人物,他对每个人物形象的刻画都展现出弗拉芒的巨大影响。被绑住的圣文森特》(Vincent attaché à la colonne),努诺·贡萨尔维斯,1470年

被绑住的圣文森特》(Vincent attaché à la colonne),努诺·贡萨尔维斯,1470年

而在努诺·贡萨尔维斯(Nuno Gonçalves)被任命为宫廷画家后,围绕乔治·阿方索(Jorge Afonso)而建的里斯本工坊在完美掌握油画技艺的基础上,采取了新的绘画方式。而新世界的发现以及与其他文明的接触又带来了文化的融合,与非洲和东方文明的接触促使大量陶瓷,纺织品和家具,贵重木材,象牙和丝绸进口,进而孕育出新的艺术形式的出现。这一时期的葡萄牙画家们将诗歌、珍贵的织物和配饰、精细的建筑细节渗透在偏蓝色的风景中,并且与敏锐甚而幽默的观察和叙事结合在一起,在弗拉芒、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图像发明以及葡萄牙文化之间建立了非常有独创性的结合。《好牧羊人》(Good Shepherd),弗雷·卡洛斯

《好牧羊人》(Good Shepherd),弗雷·卡洛斯

然而,公众对这一繁荣时期知之甚少。因为1755年的一场地震摧毁了里斯本,带走了它的建筑和绘画珍宝。而19世纪开始的“没收财产”继承是的葡萄牙国家能够恢复教会遗产的重要部分,但也阻碍了它在境外的流通,限制了它的国际影响。其中,可以发现的画家包括被认为是葡萄牙文艺复兴之父的努诺·贡萨尔维斯、乔治·阿方索、克里斯托瓦奧·代·菲格雷多(Cristovao de Figueiredo)以及格雷戈里奥·洛佩斯(Gregorio Lopes)。圣厄休拉与埃瑟里乌斯亲王的婚姻》(Le Mariage de sainte Ursule de Cologne avec le prince Conan),克里斯托瓦奧·代·菲格雷多,1522-1525年

圣厄休拉与埃瑟里乌斯亲王的婚姻》(Le Mariage de sainte Ursule de Cologne avec le prince Conan),克里斯托瓦奧·代·菲格雷多,1522-1525年

此次在卢浮宫展出的绘画大多是宗教主题,并包含了令人愉悦的细节,例如静物以及通向诗意风景的一片空地。即使是佚名画家的《地狱祭坛画》也不例外,对于知名之罪的追溯也包含着对于物体的精确描述,并且为裸女画留下了空间,二者在当时的葡萄牙绘画中非常罕见。《地狱》(L'Enfer),1510-1520年

《地狱》(L'Enfer),1510-1520年

事实上,从1930年在巴黎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Jeu de Paume)举行的展览“地理大发现时代的葡萄牙艺术”(Portuguese A rt in the Age of the Great Discoveries),到1987年在巴黎小皇宫(Musée du Petit Palais)举行的“太阳和影子:19世纪的葡萄牙艺术”(Sun and Shadows: 19th-Century Portuguese Art),再到2001年在雅克贝尔·安德烈美术馆(Musée Jacquemart-André)呈现的“红与金:葡萄牙巴洛克的珍宝”(Red and Gold: Treasures of Portuguese Baroque),都没能好好处理葡萄牙文艺复兴的这段历史。得益于藏家捐赠的葡萄牙绘画,对于这一学派的历史研究开始成形。
展览“葡萄牙文艺复兴的黄金时代”将持续至2022年10月10日。
(本文根据卢浮宫官网信息以及维基百科英语相关词条编译)
【专题】澎湃美术馆

责任编辑:顾维华

校对:栾梦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