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她为什么不逃跑:日本北九州连环监禁杀人案中的家暴与PUA
【日】丰田正义
2022-06-23 12:28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编者按】
北九州连环监禁杀人案是日本史上最著名得刑事案件之一,主犯松永太通过对被害人一家进行精神控制,致使他们互相残杀。该案是家暴和PUA的极端体现,虽发生于1996-1998年间,但直到2002年才浮出水面,震惊日本。近日译介出版的《被抹去的一家:北九州连环监禁杀人案》是对此案的一次详细回顾与解读,作者丰田正义非常关注家暴问题,在该案曝光后,他参与庭审,采访主犯,努力接近事件的真相。本文为该书的序言,澎湃新闻经授权刊载,标题为编者所拟。北九州连环监禁杀人案主犯松永太

北九州连环监禁杀人案主犯松永太

他,是个“天才杀人魔”。
他在公寓楼的一个房间里,囚禁了一名男子和该男子的女儿,勒索了大量的钱财,同时还对他们施加种种虐待,例如电击,以及限制饮食、睡眠、排便等等。被囚男子如家畜一般被虐待,以致最终身体虚弱至极而亡。之后,他故技重施,又将一家七口囚禁在同一个房间,手段也一如此前,使用电击,并进行各种限制,如同对待奴隶一样地施虐。
这一家七口,有他的妻子(二人为事实婚姻,而非法律意义上的配偶关系)、妻子的父亲、母亲、妻妹夫妇、外甥、外甥女。
然后……
他命令这一家人互相残杀。但是,那一家人完全不抵抗,完全不逃跑,而且完全顺从他的指示,一个人又一个人地自相残杀,人数是一个又一个地减少,而尸体则是一具又一具地被肢解。但是,他,完全就像是在棋盘上驱动棋子一般,仅仅对杀人者和被杀者发出指示,一丝一毫也没有弄脏自己的手。松永太与妻子绪方纯子

松永太与妻子绪方纯子

最后,只剩下他的妻子一个人,其他的人都死了。他的妻子,一直接受他的指示,直到最后都忠实地履行杀人的任务。不过,她也曾经试图逃离他的魔掌。但是,她失败了,之后就完完全全地沦为奴隶。她一边遭受着他的极度虐待,一边又染指于一件又一件凶残的罪行。最后的最后,以至于把她自己的全家都卷了进来。
他,叫松永太。他的妻子,叫绪方纯子。他们原来是校友,就读于福冈县久留米市内的一所高中。毕业后,他们开始交往,并成为事实上的夫妻。不过,他们因为诈骗而被警方通缉,于是逃到北九州市的小仓,此后辗转流窜于多处公寓。就在其中的一间公寓,发生了“密室监禁大量杀人毁尸灭迹案”。
平成十四年(二〇〇二)三月,罪行暴露。第一名被杀男子的女儿受到警方保护,松永和绪方被逮捕,并被起诉。之后,福冈地方法院小仓分院对此案进行了共计七十七次的公开审判。在庭审中,那些骇人听闻的、难以想象的、残忍而离奇的犯罪恶行,逐渐浮现出来。
我旁听了一多半的庭审,直到平成十七年(二〇〇五)九月二十八日,迎来了最终的判决。每次旁听,我都要长途跋涉于东京和小仓之间。不为别的,就是要见证这一桩犯罪史上绝无仅有的离奇大案,被一点一点地揭开全部的真相。而且,不是通过新闻报道,一定要由我自己去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起初,这个案件看起来似乎是由松永和绪方合谋,共同实施的。但是,我听一位一直追踪采访此案的当地记者说,“实际上,绪方应该也是一直遭受着松永的残酷虐待。她被逼无奈,无计可施,结果听从了松永的杀人指示,走上了残杀家人的罪恶之路”。就在那一刻,我感觉心头遭到猛烈的一击,随之产生一种强烈的欲望,驱使着自己一定要详细地弄清这个案件的构成。
这名女子原本应该是受害者,遭受着丈夫或是恋人惨绝人寰的暴力虐待,但最终竟然沦为施暴者的帮凶和同谋,犯下了杀人之类的邪恶罪行。一直以来,我都在调查研究此类案件的构成。其中有一桩令人痛心疾首的案子,是一个年轻母亲的杀子案。这名女子的同居配偶,为了攫取保险金而逼迫她,教唆她“杀掉你(和前夫)的孩子”。结果,她不堪暴力,亲手把自己的孩子推进了大海。
“为什么?她为什么不逃跑呢?”
这个最朴素的疑问,必然在此类案件的调查过程中涌上心头。同样的疑问,一定也会让法官、检察官、辩护律师都疑惑不解。但是,据我所知,这种“无法逃脱的心理状态”,几乎从未在审判中得到清楚的揭示。甚至于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没有人意识到要去揭示这种心理状态。而且,在审判中,人们往往认为“如果想逃,无论如何都一定会逃掉”,结果在量刑上也往往会作出与施暴主犯同等的判决。
对于这样的审判现状,我非常不以为然。我认为,如果是在一种“无法逃脱的心理状态”之下,被逼无奈以致犯下罪行,那么法庭理应查明,并根据具体情况作出相应量刑。我多年来从事对家庭暴力(DV[1])的调查采访,听到了许多受害者讲述自己处于“无法逃脱的心理状态”之下的真实经历,也得到了受害者关爱专家的相关解答。这让我更为坚定地认为,这种审判应当得到改变。
但是,这个案件还是远远地超出了我迄今为止的采访经验,远远地超出了我的理解空间。作为受虐妇女(家暴受害女性),她无法逃脱,被逼到穷途末路,结果杀害了六个自己的亲人,并将尸体肢解。绪方纯子的心理状态,究竟如何?那种内心的幽暗,到底多深?北九州连环监禁杀人案人物关系图

北九州连环监禁杀人案人物关系图

而且,松永太也是个闻所未闻的施虐者(家暴施暴者)。从我的调查经验来看,家暴男大多都很相似,DV相关案件施暴者的人物形象也很容易想象得出来。但是,松永太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让我意识到自己通过大量调查采访而积累起来的知识,竟然是那么地微不足道,那么地不堪为用。
另外,这一案件的开端是松永和绪方之间由家暴构建而成的操控关系,但不断有人被卷进来,被置于松永的操控之下,并最终酿成了连环杀人的惨案。随着操控和杀人规模的急速扩大,松永从一个普通的施暴者“进化”成为一个世所罕见的连环杀人犯。松永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到底怀着什么样的情感?最关键的是,他到底设计和编织了什么样的操控手段?
我怀着这样的疑问,连续旁听了北九州连环监禁杀人案的庭审,并尽可能地进行了独立采访。但是,随着事实一点一点地浮现出来,我不禁毛骨悚然,以至于竟然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解析,也完全理不出头绪。
然而,就在那个时候,一本书为我打开了突破口。那本书叫《心灵的创伤与恢复》(中井久雄译,MISUZU出版社)[2],作者朱迪思·L.赫尔曼是一位美国的精神科医师,也是虐待与监禁受害者心灵创伤研究领域首屈一指的专家。
之后,我把这本书介绍给一位我熟悉的当地记者。碰巧的是,这本书竟然兜兜转转地转到了负责此案的检察官手上,而这名检察官或许怀着和我一样的想法。结果,检方向法院递交了该书,作为“松永和绪方以及七名受害者之间存在操控关系”的精神病学证据。
绪方本人也在拘留所里读了这本书。在法庭上,当检察官向绪方问询读后的感想时,她回答说:“和我自身的经历相似。虽然不是一切都完全吻合,但我由此回忆起了过去的那些事,意识到自己的经历就像书里说的那样。”
在本书中,我计划借助以绪方纯子为主的当事人证词和口供记录,以及我独立采访所取得的相关人员证词,全方位地描述我自己所了解、所把握的北九州连环监禁杀人案。有时,我也会运用赫尔曼等人的观点,分析案中人物的行为。当然,我并不认为自己能把整个案件都解说清楚,因为幸存的证人极少,而且案中充满了谜团。因此,我打算本着“不知为不知”的原则,将那些连我自己也无法弄清楚的情况,如实且平实地记述下来。我想,即便仅仅记录“现实中发生的”事情,意义也是十分巨大的。同时,我还打算记录松永的庭审供述、检察官的总结陈词与量刑请求、各辩护团的最后辩论,以及判决结果。
需要事先说明的是,案中有多人的姓氏是“绪方”,因此本书出于区别记述的考虑,将只用名字,不用姓氏。例如,“绪方纯子”将以“纯子”的名字进行叙述。另外,本书将依据作者的判断,对部分人物和建筑使用化名,敬请读者知悉。
注释
1.“domestic violence”的缩写,即家庭暴力,简称家暴。——译者注
2.中译本书名为《创伤与复原》,译者为施宏达、陈文琪,机械工业出版社,2015年出版。——译者注
《被抹去的一家:北九州连环监禁杀人案》,【日】丰田正义/著 张士杰、殷玥/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22年6月版

《被抹去的一家:北九州连环监禁杀人案》,【日】丰田正义/著 张士杰、殷玥/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22年6月版

责任编辑:顾明

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