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政商 >

观察|锚定共同富裕先行和省域现代化先行,浙江靠的是什么?

澎湃新闻记者 姚似璐
2022-06-21 18:08
来源:澎湃新闻

中国共产党浙江省第十五次代表大会正在进行,党代会报告在全面总结浙江过去五年经济社会蝶变历程的基础上,锚定当下发展所处的历史方位,擘画未来五年“模范生”省份的先行探索方向、路径。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论及今后五年发展总体要求、奋斗目标和主要任务时,“活力”一词多次出现在报告中:塑造新时代企业家精神,充分激发创业创新创富活力;突出共建共享,以探索共同富裕有效路径激发全社会新活力;突出唯实惟先,形成全社会实干争先的激情活力;打造新时代文化高地,使“诗画江南 活力浙江”省域品牌更加鲜明……

首次出现在党代会报告中的“诗画江南 活力浙江”是浙江第一次确定省域品牌关键词,“诗画江南”体现了历史底蕴、山水风光,“活力浙江”则展现了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社会的发展状态、精神品格、实践特色与时代特征,两者结合,是进入新发展阶段后浙江省域整体形象的集中表征和提升综合影响力的重要载体。

事实上,浙江在本次党代会上确定今后五年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富裕先行和省域现代化先行”的最强之基、最大支柱,正是改革开放44年来厚植于这片土地的活力基因——从民间力量率先爆发、民营经济异军突起勾勒出中国改革开放独特的“老百姓经济”画卷,到政府有限有为有效、以数字化思维重塑活力保障的体制机制,再到以探索共同富裕有效路径激发全社会新活力,活泼泼的改革新世界率先在浙江发生,进而绽放全国,浙江也在一路先行先试下,生机迸发,百舸争流。

人的解放奠定活力之源

6月16日,有中国民营经济“晴雨表”之称的“2022浙商500强”榜单发布——10.95万亿元的营收总额、8364亿元的榜首营收、12.5亿的入围门槛再次刷新历史。数字背后,是百年未有之变局与世纪疫情交织中逆流而上的浙商群体。

浙江市场机制发达。去年全省在册市场主体868.5万户,增长8.1%;净增市场主体65.2万户,新设民企53.1万户,占新设企业的94.2%;在册民企290.4万户,个体户549.2万户,合计占市场主体的96.7%。按2020年末常住人口计,浙江每7.4人中就有1个老板。

活力强劲的民营经济不仅成为浙江的金名片与核心竞争力,也是浙江经济的最大特色、最大优势——创造了浙江63%的投资、66%的生产总值、72%的研发投入、73%的税收、78%的外贸出口、87%的就业岗位、91%的企业数量。

浙江省第十四次党代会以来,浙江民营经济经济实力持续壮大、产业结构持续优化、发展活力持续迸发、社会贡献持续提高。到去年,浙江的“中国民营经济500强企业”数量已连续23年居全国第一;民营经济增加值约4.92万亿元,占GDP的67%左右。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从经济小省一跃成为全国前列的经济大省,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特别是民营经济快速发展,在经济机制方面营造了先发优势,增强了经济活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实践样本。

经济规模和老板的数量还不是彰显浙江活力的全部舞台。1984年,6300多户“有点钱”的农民集资2亿多元,中国第一座“农民城”龙港在滩涂上崛起;1990年,很想“飞起来”的老板们掏出占总投资80%的9000万元,中国第一个以民间集资为主建设的温州机场建成;2003年,浙江开建杭州湾跨海大桥,17家民企组成的6家投资公司占股55%,中国民间资本进入“国字号”大型基建项目的破冰之旅启动;2017年,中国首条民营控股高铁项目杭绍台铁路开工,复星集团牵头的民营联合体占股51%……

“政府一毛不拔、事业兴旺发达”是对浙江民间活力稍显夸张又精准传神的写照。据统计,去年浙江民间投资对投资增长的贡献率近五成,超过国有及国有控股、其他经济类型企业投资。从涉及的行业看,民资基本覆盖国民经济各领域,投资形式灵活多样。

无论是改革之初的民企异军突起、专业市场率先发育,还是当下民营经济的举足轻重、民间投资量增质升,甚至互联网经济的率先惊艳,所有关于浙江改革具有样本价值的现象解读都可归于人的解放。正是充分调动、激发、尊重千百万人的积极性、创造力,浙江才催生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力勃发的“老百姓经济”,并由此奠定了活力之源。

在当前百年变局叠加世纪疫情的影响下,为持续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浙江明确以“真金白银”换企业“轻装上阵”。浙江省第十五次党代会在部署今后五年具体任务时指出,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塑造新时代企业家精神,充分激发创业创新创富活力,推动新时代民营经济的新飞跃,千方百计助企纾困,打造最优营商环境。

数字化改革延续活力之脉

与民间活力相辅相成的,是浙江历届执政者一以贯之的共识——以“刀刃向内”的政府自身改革换取市场主体生机勃勃的机制保障。

改革开放之初,因可运作资源有限,各级政府面对民众为摆脱贫困的“八仙过海”给出的姿态是默许和宽容。1990年代初,为在繁杂市场经济环境下重新确立“坐标系”,浙江开始探索“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适度政府”。21世纪,改革进入深水区,浙江较早意识到必须通过壮士断腕式的政府“自我革命”重新厘清权力边界,放手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活力。于是,在浙江,改革开放回归了其本源:改革不是一场浮华的高高在上的意识形态运动,而是以服务千百万民众为主体的实现脱贫致富的伟大长征。

进入新时代,社会经济的转型与提升需要政府更多的有效作为,浙江主政者依然坚信放活民间才是最好的路。从倡导“店小二”精神、推行“四张清单一张网”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到承诺群众、企业办事“最多跑一次”,再到当下以数字化改革引领、撬动各方面各领域改革、惠企利民,以顶层设计持续推动机制创新,以数字化思维驱动制度重塑的理念一脉相承。

数字化改革,就是围绕建设“数字浙江”,统筹运用数字化技术、数字化思维、数字化认知,把数字化、一体化、现代化贯穿到党的领导和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全过程、各方面,对省域治理的体制机制、组织架构、方式流程、手段工具进行系统性重塑。

去年农历新年上班首日,浙江省委召开全省数字化改革大会,数字化改革被确定为浙江新发展阶段全面深化改革的总抓手,通过这项“硬核改革”引领、撬动各方面各领域的改革,加快推进省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去年6月被中央赋予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重大使命后,浙江每隔两个月召开一次数字化改革推进会。“数字化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总抓手,是现代化先行和共同富裕的’船’和‘桥’,为现代化先行和共同富裕示范区提供根本动力。”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说,要顺应万物互联的时代发展趋势,以科技创新和数字变革催生新的发展动能,推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变革和社会结构、制度规则重塑。

浙江省第十五次党代会开幕前夕,浙江在大会筹备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数字化改革成果。经过一年多探索,该省已构建“系统+跑道”的体系架构,建成“平台+大脑”的数据底座,打造“改革+应用”的重大成果,形成“理论+制度”的话语体系,建立了“顶层设计+基层创新”的推进机制。数字化改革实现了党的领导政治优势、改革创新制度优势和数字时代技术优势的统一,成为提升治理能力、激发社会活力、应对风险挑战、促进共同富裕的“关键一招”。

探索共富路径激发活力之新

民营企业、市场经济、浙商群体、政府改革都是浙江“骄傲”,而浙江“最骄傲”的,应该是也只能是改革开放的目标与归宿——人,让群众成为改革主体和改革成果的主人。

1985年起,浙江农民年人均收入已连续36年居各省区第一;浙江在全国第一个消灭贫困县、贫困乡镇;2005年在全国第一批取消农业税;2015年在全国率先实现绝对贫困人口全面脱贫;农村社会保障覆盖率同样居全国之首。浙江不仅是富裕,更是渐进的共同富裕。

去年5月,党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作为“先富”代表的浙江被赋予重大使命。一年来,通过立柱架梁、夯基垒台,浙江共富示范区建设开局良好。

为探索构建共同富裕话语、目标、工作、政策和评价体系,浙江在示范区建设方案中编制了系统架构图,明确“1+7+N”重点工作、“1+5+N”重大改革两大跑道,实施一系列突破性抓手,探索构建“共性+个性”的公共政策工具箱,搭建起示范区建设的“四梁八柱”。

在机制方面,浙江成立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领导小组、省委社会建设委员会和省委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咨询委,通过清单化管理、改革探索和试点推广、民情通达、专班协同等机制,形成横向多跨协同、纵向贯通有力的组织体系。

打法上,以缩小三大差距为主攻方向,提出八大路径、九类群体的“扩中”“提低”工作矩阵;实现山区26县“一县一策”全覆盖,构建形成“1+2+26+N”政策体系;实施农业“双强”、乡村建设行动,实现农民收入增速快于城镇居民、低收入农户收入增速快于全省农民、26县农民收入增速快于全省农民。

一系列探索背后,新的社会活力被激发。去年,山区26县工业增加值全部正增长,其中13个县的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高于全省水平;高新技术产业快速发展,24个县的规上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正增长,其中9个增速超过20%;销售规模扩大,规上工业户均销售收入1.4亿元,同比增长25.3%,增速高于全省2.5个百分点。

城乡差距进一步缩小,去年浙江人均GDP达11.3万元,城乡居民收入倍差1.94,连续9年呈缩小态势;城乡居民收入分别连续21年、37年居各省区第一。“智医助理”“浙医互认”“教育大脑”“智慧学校”“浙里康养”“浙农经管”等多跨场景应用进一步推动了公共服务优质共享,使民生福祉更有“质感”。

此外,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绿色发展财政奖补机制、“县乡一体、条抓块统”等先行改革经验向全国复制推广;“浙里保”商业补充医保、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权益保障、乡村集成改革、未来社区等重大改革取得实效。

“今后五年,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富裕先行和省域现代化先行,必须突出共建共享,以探索共同富裕的有效路径激发全社会新活力,重塑政府、社会、企业、个人关系,鼓励勤劳创新致富、先富带后富,形成共同奋斗、共创美好生活的新理念、新机制、新气象。”浙江省第十五次党代会报告指出。

    责任编辑:张军
    图片编辑:胡梦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