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观察|美副国务卿舍曼东南亚之行:持续拉拢,政策向内陆延伸
澎湃新闻记者 许振华
2022-06-14 06:38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6月5日至14日,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在亚洲多国展开访问,行程包括韩国、菲律宾、老挝和越南。美国国务院6月3日公告宣称,舍曼访问这一区域体现了“美国对‘印太’地区持续的承诺”。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澎湃影像 图

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澎湃影像 图

据老挝《万象时报》6月13日报道,舍曼访问老挝后,美国宣布,今年将向老挝提供4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亿元),用于老挝在未爆炸弹药问题上的实地调查和清除作业;美国今年还将为老挝儿童提供20万剂新冠疫苗。越南与老挝的未爆炸弹药是越南战争期间美军遗留下来的问题,舍曼在访问越南期间也与当地官员讨论了资助清除作业项目的有关事宜。
在越南战争遗留问题之外,舍曼此次访问的主要议题是“贸易和经济”。根据美国国务院公报,舍曼的访问与5月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拜登访问韩国和日本、“四国机制”领导人东京峰会和所谓“印太经济框架”的启动紧密相连。《南华早报》早前报道曾引述分析指出,尽管不公开宣示,但美国的这一系列外交活动的主要议题是中国。
“韩国总统尹锡悦政府刚上台,与美国拜登政府有双向吸引力;菲律宾将于月底迎来新总统小马科斯,美国需要维持美菲同盟关系和军事关系的稳定。”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广西民族大学中国-东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葛红亮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说,“老挝是美国很少关注的内陆国家,高级官员到访老挝体现出美国东南亚政策向内陆的延伸;美国需要与越南处理越南战争遗留问题,越南经济发展势头受到国际社会关注,也引起推出所谓‘印太经济框架’的美国器重。”
笼络越南与老挝
经贸问题是舍曼此行的主要议题。据越通社6月13日报道,12日,胡志明市委书记阮文年对来访的舍曼表示,胡志明市作为越南国家经济中心,希望通过地方层面的合作,为促进越美关系做出贡献。另据越南媒体报道,舍曼访问越南期间也与越南副总理黎文成、外长裴青山等高官会面。
阮文年为说明越美关系取得的进步,列举了多项数据。例如,截至今年4月,美国已是越南第11大投资国,美国对越南投资超过1100个项目,总价值达104.7亿美元;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仍是越南2020至2021年度最大进口来源国,越南也已成为美国第9大贸易伙伴。
阮文年称,美国在高科技、智慧城市建设、金融、医疗保健、教育和高素质人才培养等领域是越南潜在的重要合作伙伴,胡志明市欢迎美国投资者,特别是在高科技、智慧城市建设、医疗保健、金融、基础设施和可再生能源领域。舍曼则表示,美国欢迎越南政府的清洁能源转型政策,这将有助于越南实现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的承诺;美国公司希望在越南投入更多投资,特别是在可再生能源、数字化转型、数字经济和教育领域。
“越南虽然参与了‘印太经济框架’,但内部仍有反复的讨论。美国通过舍曼的访问,可以与越南明确下一步的合作方向,也推动和越南在供应链方面的更加深度的合作。这体现了越南作为新兴经济体的重要性。”葛红亮指出。
尽管越南与美国经济来往显得热络,但两国仍有历史问题有待解决。分析指出,加快解决越战遗留问题是越南对美的长期诉求之一。“舍曼访问越、老的行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是解决战争遗留问题,加深与两国的人文合作以及与当地公民社会组织的联系,以更好地赢得民心。舍曼在越南还谈到了贸易和经济事务,特别是加强供应链韧性的问题。”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青年副研究员贺嘉洁对澎湃新闻表示。
贺嘉洁还指出,舍曼访问老挝是最出人意料的选择,“舍曼在这个节点上访问老挝是想向老挝表明美国对其地位的重视,同时也隐含着试图在中老之间打入楔子的企图。”
拉拢已有的盟友
在对韩国与菲律宾的外交上,美国也展现出拉拢与团结的姿态。据美国国务院公报,舍曼访问韩国期间,除了讨论妇女领导力和性少数社群等社会议题,也会在韩国首都首尔与韩方官员讨论美日韩三国的合作。
“美国旨在推动美日韩间的三边外交和协调,弥合韩日之间的矛盾,以更好地团结盟友服务于美国在这一地区的总体政策。”贺嘉洁分析说,“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没有参加上个月在华盛顿举行的东盟-美国特别峰会,美国希望借候任总统即将上台之际改善与菲律宾的关系,并希望新政府能够在南海问题上对华强硬。”
据美联社报道,6月9日,舍曼访问菲律宾期间与菲候任总统小马科斯会面。舍曼在推特上表示,她与小马科斯讨论了菲美同盟关系、深化经济联系、促进人权、维持“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等议题。
分析指出,小马科斯父亲马科斯是菲律宾前强人总统,任内有着许多与贪腐和人权有关的争议,其政治家族长期以来遭到美国诟病。另外,据美联社报道,美国曾有组织以诈骗罪起诉老马科斯夫妇,2011年美国联邦地区法院裁定小马科斯和他的母亲有藐视法庭罪,并对他们处以3.5亿美元罚款,但他们一直没交这些罚款;若遵照法律,小马科斯入境美国或将面临诉讼甚至逮捕。
据菲律宾通讯社6月9日报道,舍曼对此表示,小马科斯作为总统拥有外交豁免权,因此他在任期之内可以自由地访问美国。美联社还称,美国总统拜登是第一个电话祝贺小马科斯当选菲律宾总统的外国领导人。这都显示出,美国已准备好和在西方媒体眼中备受争议的小马科斯展开合作。
“小马科斯总体来说主张对华友好,在外交上偏向务实。未来他更有可能采取平衡的外交政策。”贺嘉洁说。她认为,小马科斯上台后会尽快修复杜特尔特时期有所疏远的美菲关系,菲律宾国内的政治压力则会让他难以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作出实质性让步。
“我们对于菲律宾不应该抱有太多的幻想。毕竟不管是杜特尔特也好,小马科斯也好,他们外交政策最终的目的都是最大程度地维护菲律宾的利益。”贺嘉洁说。
“持久承诺”为何遭遇困难?
尽管在经贸合作上美国对东亚与东南亚等区域内国家展现出不俗的吸引力,但美国与域内多国仍有许多分歧难以弥合。据《日本经济新闻》6月11日报道,舍曼11日在胡志明市表示,美国希望越南意识到“俄罗斯总统普京拒绝外交方式(解决问题)”。舍曼在讲话中一方面表示,美国尊重越南的自主决定,另一方面则强调普京拒绝接受和平解决乌克兰问题的外交方案。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越南和乌克兰、俄罗斯均有着密切的历史联系,越南尤其依赖于俄罗斯出口的武器。另有多项报道指出,对东南亚国家来说,它们不希望在美、俄等大国争斗中选边站;尽管多个东南亚国家因俄乌冲突问题批评俄罗斯,但除新加坡外的东南亚国家都拒绝追随美国对俄制裁的脚步。
“美国频繁派官员出访从侧面也反映了(亚太)地区国家对美国的观望和犹豫态度,美国需要不断说服和拉拢地区国家。”贺嘉洁指出,美国希望尽可能拉拢地区国家,改变由于特朗普政府对东南亚的不重视所造成的地区国家对美的不信任局面;同时,在俄乌冲突的背景下,美国也要向地区国家明确其战略重心依然在“印太地区”。
区域国家对美国的犹豫和观望其实也体现在经济议题上。5月23日,在日本访问的拜登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并与另外12个初始成员国发表了相关声明——12个成员国包括舍曼此次访问的菲律宾、越南和韩国。但“印太经济框架”声明只提到了“参与国将开始磋商”的措辞,许多分析均批评该经济框架内容模糊、对跨国自由贸易难有帮助。“美国实际投入资金有限,也没有地区国家所期待的关税减免和市场准入条款。它到目前为止也只是一个框架,实质性内容不多。”贺嘉洁分析说。
5月30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访问斐济期间表示,美国试图把经济事务也政治化、武器化,甚至意识形态化,连正常的商品贸易都要用是否符合美式价值观来衡量。这种做法违背基本经济规律,给自由市场戴上镣铐,与互通有无、优势互补的经济全球化潮流背道而驰,恐怕将无疾而终。
“东南亚国家也意识到,美国国内存在其政治压力,比如中期选举、2024年总统大选。‘美国优先’、制造业回流美国等议题是拜登政府无法回避的。拜登政府实际上也在努力推动本土企业发展,这都有可能影响乃至于颠覆拜登政府与亚太国家的经济和外交安排。”葛红亮说。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要想说服亚太国家相信美国对这一地区的“承诺和投入”有着一定的困难。“美国取得实质性突破可能性不大,毕竟对于东南亚国家来说,中国是搬不走的邻居,中国对于地区的经济安全影响是任何东南亚国家都不可能回避的。”贺嘉洁分析说。

责任编辑:张无为   图片编辑:朱伟辉

校对:刘威

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