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徐俊丨艺苑文成锦作堆——《柔翰集》序

徐俊
2022-06-22 11:01

《柔翰集——出版三十年手记》,王立翔著,中华书局,2022年6月版,88.00元

春雪飘落,雪窗映照,我一字一句读完《柔翰集》清样,一直还沉浸在退休快乐中的我,仿佛又回到了熟悉的职场,随着立翔兄的文字,体会关于出版的苦乐酸甜。

立翔兄是我的同行挚友,上海书画出版社与我长期供职的中华书局同属于“古联体”(全国古籍出版社联合体)。书画社在“古联体”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它既是“古联体”的一员,更是“美联体”(全国美术出版社联合体)的主力。书画社以“美联体”经营规模第一的位置,在“古联体”大家庭中备受瞩目,我也一直默默关注着书画社,特别是立翔兄对出版的思考和举措,每年年会和书展都不放过交流学习的机会,连续十数年的上海书展,书画社都是我必去的展台。我自以为对书画社和立翔兄非常了解,但在读完这本以“出版三十年手记”为副题的文集后,给我的认识却是全新的,甚至为过去所知不够、理解不到位而错过更多学习借鉴的机会而感到遗憾。

在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经历的出版历程中,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出版的市场化,出版的文化属性和社会责任永恒不变,但出版的商业属性因为出版社转身为市场主体而被放到了直接量化排比的位置,面对这样的变化,出版传统承续、出版品牌塑造、内容资源挖掘、产品体系构建、读者维护及渠道协同等等,成为每一个出版人特别是出版企业掌门人必须重新面对的问题,可以说,本书集中展现的正是一个有抱负的出版人,面对出版市场化的洪流,如何立定脚跟,用自己对传统文化的信念和对读者市场的理解,在专业出版方面所做出的坚守与探索,所做出的回答。

上海书画出版社源自于有着一百二十多年历史的著名文化品牌——朵云轩,1960年独立建社,建社之初以古代经典书画作品的木版水印复制蜚声艺林,并以最早创办的《书法》杂志、《书法研究》杂志沾溉大江南北的书友学林,有着鲜明的专业形象。出版社专业定位的确立和在读者中专业形象的达成,二者合二为一,这就是出版社的品牌。本书中有多篇文章,结合具体项目实施,对上海书画出版社的历史进行了清晰的梳理,对书画社未来的发展有深入的思考,明确提出“专业立社”是书画社的根本,提出“以专业打造品质,以品牌拓展市场”的经营道路,将学术出版作为制高点来建设,以增强出版社的核心竞争力,为品牌注入更多新的内涵和时代气息,塑造更专业、高品质、高传播力的新形象。可以说,在持续不断完善和丰富产品体系的累积性发展道路上,如何提升和壮大核心品牌,拓展更大的作业面,立翔兄给出了非常值得业界借鉴的答案。

收入书中的十多篇出版序跋,是本书最精彩的篇章,集中体现了立翔兄在上海书画出版社产品线建设上的实践,包含了“名品”系列、“朵云”系列以及“袖珍印馆”“艺术史界”等著名产品板块的创意策划,是非常独到的出版案例。从最早的“翰墨瑰宝”到最近的“海上题襟”系列,每一个案例,都有基于选题内容的历史传统和读者基础的考察分析,都有反映最新学术成果的考量要求,更有如何适应当下读者趣味和需求的审慎把握,对出版诉求和读者需求二者的体察把控,堪称教科书级的示范。出版业有编辑部撰写前言或出版说明的传统,但放眼国内书业,如此多的主干产品策划,如此富有学理的细密阐说,都出自立翔兄这位掌门人之手,实在是难能可贵的。我们常说出版是一个最能留下个人印记的行业,立翔兄的努力,正是上海书画出版社品牌及产品的独特性、系统性之所在,也是作为出版人的价值所在。

出版通常被看作一个经验式、实践性的行业,但是好的出版一定包含着出版人执着的信念,包含着出版人的文化观念和工作理念,并在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书中有关艺术史产品线的思考,立翔兄提出要以为读者构建艺术体系和艺术史观为基础,可谓披云见日。其中大到中国传统文化、中国艺术传统,小到书学传统、画学传统、鉴藏传统,都有切中肯綮的分析——信手拈来的文献依据,加上富有思辨的推论,不同于就出版谈出版的产业分析,为出版作为一门独特学问增添了学理色彩和理论张力。

立翔兄上世纪八十年代求学于当时首屈一指的上师大古典文献班,随即进入上海古籍出版社从事古籍整理和学术出版,经历了严格的职业训练,2009年后执掌上海书画出版社,敏学勤思,勇于开拓,在夯实既有出版优势的基础上,一个一个艺术门类,一条一条产品线,精密部署,有效拓展,两个效益突出,本书就是这个探索历程的生动说明。近年来,书画社秉持做有文化底蕴和学术支撑的艺术出版的理念,进一步发力艺术文献的整理,借古籍出版之文献底蕴,破艺术出版之视觉藩篱,形成集二者之强的差异化特质,相信必将迎来艺术出版新的结构性重塑,我们一起期待,乐观其成。

立翔兄温情回忆学思湖畔的求学生活,回忆与翁万戈、韩天衡、赵昌平、孙逊先生等前辈的交往,是与本书中对中国“私淑”传统论述的一种呼应,真切感人。“胜事宛然怀抱里”,让我相信相同的人首先是有相同的襟怀。

以上是我第一时间拜读《柔翰集》的一点感受,最后借用一句古诗——“上林花发春如海,艺苑文成锦作堆”来表达我快读一过的印象,并对立翔兄大著出版致以真诚的祝贺。

壬寅春暮,日就月将书室北窗

《柔翰集——出版三十年手记》 中华书局 2022年6月出版。

    责任编辑:黄晓峰
    校对:刘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