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匆匆离开深爱的城市,他拍摄了《上海毕业生只能这样说再见》
澎湃新闻资深记者 张慧
2022-05-26 20:45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小步制作视频《上海毕业生只能这样说再见……》视频来源:视频号“步至于”(03:40)
“距离毕业离校还有50米。”当同济大学毕业生走向校门时,他们会看到地贴上的猫咪图案和“毕业快乐”祝福。每往前走10米,都有一处标志提醒他们,要说声再见了。小步在校园拍到“济猫”活动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小步在校园拍到“济猫”活动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同济大学研究生小步(化名)说,再见总在不经意间发生。他们这届毕业生,没有毕业照、没有学位服、没有和朋友好好说再见,就这样匆匆离开……
5月23日凌晨四点半,天还未亮,小步拖着行李箱到宿舍楼下。他在镜头前向宿舍楼挥了挥手,然后前往校园班车点等待当日首发车。
从宿舍楼登记退宿,到家乡山东聊城的隔离点房间,小步将离校返乡经历拍摄剪辑成3分41秒的视频。
5月26日,这段视频《上海毕业生只能这样说再见……》上传两天,转发量达10万+。
视频中,常去的小吃店、陆家嘴的高楼剪影都一闪而过,还可见空荡的道路、返乡人流的背影。小步全程没有说话,当镜头转向自己时,他挥手、竖起大拇指、最后摘下口罩,露出笑容。
许多人在评论区感怀毕业季、送上祝福,还有不少家长说,自己的孩子也有同样的经历。有人从视频中看到积极的力量,有人注意到,小步的头发有点长。
以下是小步同学的讲述:
这段视频被那么多人关注,我也是非常意外。或许是自己记录的过程很真实、完整,或许是背景音乐和文案勾起了很多人的情结。对我来说,这是一段经历的纪念。5月23日6时,小步即将到达虹桥站 视频号“步至于”截图

5月23日6时,小步即将到达虹桥站 视频号“步至于”截图

从5月23日凌晨4时起床,到当日18时到达隔离点,我花了14个小时。一路上拍摄的场景很多,剪起来也很方便,不需要太多构思,直接拼接就行了。5月24日的中午,视频上传到我的视频号“步至于”上。
如果没有疫情,我们本来有很好的毕业畅想。好友四个人去青海、西藏自驾游一圈,还有上海的一些地方,在读研三年间都没有去玩过,也计划一一“照顾”到。
但3月9日左右,校园开始封控管理,那时旅行攻略还没来得及做。如今,好友四个人处在天南海北,他们在上海、云南、浙江,而我在山东。
虽然我们一同封闭在校两个多月,但真到了告别的时候,根本见不到人。在我离校时,学生们仍是尽量不出宿舍的状态。我们每天有半小时的下楼“放风”时间,但不同楼层的学生,实行“错时下楼”。很遗憾,许多同学连好友都没有见到面,也没有好好说再见。
不得不说,老师们在疫情期间付出了很多,辅导员、行政、后勤的老师很辛苦。每周的线上组会,老师也会问我们的近况,有困难的话,老师会及时上报或帮忙解决。
校园封控初期,焦虑情绪难免占上风,后来随着毕业离校临近,不舍的情绪压上来。但回想这两个多月,一时想不出有记忆点的事,感觉每天过得都一样。每天的固定流程是,早上醒来和室友通报当日上海新增的阳性感染者人数,然后心中默念,上海赶快恢复正常吧。
23日凌晨,我和室友一起出发,一个去山东,一个去山西。最近离校的学生不少,学校安排了到达虹桥站的班车。为了给进站预留足够的时间,最早的一班车5时出发。大家都怕赶不上高铁,所以一大早就有不少人来坐车。
这段时间没有出过校门,上海的样子全靠别人描述。我们知道路上可能没什么人,但一路所见,还是让我和室友倍感震撼。凌晨五点的城市非常安静,从高架上往下看,没有什么人和车,路上有些围挡,我们感觉非常心疼。透过车窗,我寻找陆家嘴“三件套”,远远地拍下了剪影。对学建筑的学生来说,有一点情结在。
在虹桥站,不少学校的班车一辆辆到达,很多等车的人都是大学生。一路上,我和室友都是一起行动,但是进站排队时,因为人比较多,我们就被人流冲散了。不经意间,我和室友就这样无声地说了再见,同样没有好好告别。
列车开动后,我和这座深爱的城市也说了再见。坐转运车回家乡的路上

坐转运车回家乡的路上

经过车站留观、救护车转运,18时终于到达家乡的方舱。那时,我在高铁上点的肯德基套餐早就凉了,汉堡和炸鸡的造型塌了下去,但还是挺好吃的。两个多月没点外卖,这个味道很想念。
视频发出去后,我妈妈看到后哭了。她的留言得到了最多的点赞,她说:“愿我的孩子今后一生平平安安,快乐过好你的一生。”
她大概是心疼我一路上没有吃饭喝水,还要全程注意防护。我安慰她说,“你不用哭,大家都是这样,我没事。”有些同学要坐长途,可能还得中转,受的累更多,和他们相比,我的行程不算漫长。
明天(5月27日),我将在家乡的隔离点完成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届时,我将通过视频和老师、同学见面、说再见。

责任编辑:高文   图片编辑:胡梦埼

校对:张艳

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