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战后如何重建,乌克兰邀建筑师福斯特参与
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整理
2022-05-24 08:52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俄乌冲突的爆发使乌克兰的不少建筑遭到了影响。
在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约四分之一的哈尔科夫市建筑已遭毁坏,更多乌克兰地标也岌岌可危。不久前,在日内瓦举行的市长论坛上,哈尔科夫市长与英国知名建筑师诺曼·福斯特等围绕战后城市重建展开了讨论和构想。另一方面,乌克兰建筑师对于福斯特的介入提出了质疑,认为当下讨论重建为时尚早。他们呼吁给乌克兰本土建筑师更多的话语权。

诺曼·福斯特的“重建宣言”
今年4月,在日内瓦举行的第二届市长论坛(Forums of Mayors)上,乌克兰哈尔科夫市长伊奥·特雷霍夫(Ihor Terekhov)提出了对于哈尔科夫城市重建的愿景。“在崭新与和平的哈尔科夫,我们希望对发展IT产业、高科技工业产业园与工业给予高度关注。这是重建大型生产装备、使它们获得新生的机遇。”根据推测,作为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的重建计划将成为乌克兰其他城市重建的蓝本。特雷霍夫指出,“在建筑、安全与舒适方面,哈尔科夫应该达到完全不同的水平。我们的计划是建造一个最先进的城市中心,使我们的社区多样化,彼此各不相同。我们还将建造防空洞、地下两用停车场、多层路口、公园大道、新的娱乐区域、公园与广场。” 一张 Lopan-Kharkiv 河支流的老照片,可以看到哈尔科夫富有层次感的城市结构

 一张 Lopan-Kharkiv 河支流的老照片,可以看到哈尔科夫富有层次感的城市结构

特雷霍夫在市长论坛上与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进行了会面,后者是该组织的支持者与非正式赞助人。特雷霍夫邀请福斯特设计一份新的城市规划。同时参加这场会议的还有牛津大学教授伊恩·戈尔丁(Ian Goldin)和哈佛大学教授艾德·格莱泽(Ed Glaeser)。大家共同讨论了乌克兰东部地区的 "城市重建"。诺曼·福斯特

诺曼·福斯特

福斯特是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会员,被誉为“高技派”的代表人物,第21届普利兹克建筑大奖得主。他强调人类与自然的共同存在,主张从过去的文化形态中吸取教训,提倡那些适合人类生活形态需要的建筑方式。在其“哈尔科夫宣言”中,福斯特表示,“我将集结最强大脑,包括全球最好的规划、建筑设计和工程技术,来帮助哈尔科夫市的重生。”他提出,“首要任务是打造与地区相关的城市规划,将令人崇敬的城市历史遗产与最绿色环保的基础设施建设相结合,制定‘高科技’复兴计划,创造一个未来之城,为几十年后的生活做好准备。”除了来自诺曼·福斯特基金会的代表,福斯特还计划吸引国际顶尖的和乌克兰建筑师参与重建计划。"本着将地球意识与当地行动相结合的精神,我将寻求将乌克兰的顶级人才与全世界的专业知识/建议结合起来。”福斯特说道。3月1日,遭到炮击后,哈尔科夫的一座行政大楼

3月1日,遭到炮击后,哈尔科夫的一座行政大楼

如何重建:不只是城市与纪念碑
面对福斯特的重建计划,乌克兰建筑师Slava Balbek发表了不同见解。在他看来,由福斯特提出的重建计划为时过早,而且忽略了乌克兰其他正在被俄罗斯军队摧毁的城市。轰炸还没有结束,在分析整体破坏程度之前,怎么能确定工作范围呢?“现在让其参与进来还为时过早,就目前而言,它是百分之百无效的。”Slava Balbek

Slava Balbek

Balbek说道,“人们想参与进来真的很好,我很高兴诺曼·福斯特进行了重建讨论。但你不能在某一个城市投资数亿,而你周围有那么多亟待修复的村庄。如果没有关于乌克兰各地情况的汇总,你不可能只重建某一个城市。以重建哈尔科夫的代价,也许你可以帮助五个不同的村庄和更多的人,这在现阶段极其重要的。为了帮助乌克兰以公平和有效的方式进行重建,建筑师首先要更好地了解整个国家需要什么,以便根据需求分配资源。”
拉纳·阿米塔马瑟比(Rana Amirtahmasebi)是一名专门从事冲突后重建工作的城市政策专家与规划师,她对于这类挑战很熟悉。阿米塔马瑟比是伊朗人,上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期间,她在德黑兰长大。现在,她是一名顾问,曾在全球范围内与世界银行合作,为从战争和自然灾害中恢复的国家制定重建战略。哈尔科夫市Derzhprom大楼,苏联时期的未来主义建筑,也正面临危机

哈尔科夫市Derzhprom大楼,苏联时期的未来主义建筑,也正面临危机

阿米塔马瑟比说,在冲突之后,国际社会通常把重点放在基础设施上,比如道路、供水和废物处理系统。但文化重建对直接幸存者和更广泛的全球社区都同样重要。“世界上正在发生可怕的事情,很多遗产正在被破坏,”阿米塔马瑟比表示,“我们需要明白,这是世界遗产。我们正在失去的是代际传承,而且不只是一个国家面对这样的挑战。”
在重建过程中,阿米塔马瑟比认为,建立良好的文化记录——无论是数字、影像还是照片——是非常重要的元素。“除了物理的重建,还有精神上的重建。”她指出,“我只是在谈论重建的物理层面——要确保每座建筑、每座重要的文化纪念碑都留有手绘图、数字档案和照片。”
乌克兰共有七处世界遗产,人们往往关注那些重要的纪念碑,而另一方面,在阿米塔马瑟比看来,重要的是要明白需要拯救的不只是被摧毁的著名纪念碑。“更多的是关乎拯救一种生活方式,重建完整的文化地景。”今年3月初的哈尔科夫街头

今年3月初的哈尔科夫街头

关注乌克兰本土建筑实践
“我们的任务不仅仅是重建被摧毁的房屋、公寓、桥梁和道路、企业和社会基础设施。不仅仅是把人们失去的一切还给他们,给他们一个新的生活基础。”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示,“现在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在这个时刻,我们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我们生活的环境一直以来存在的许多老问题,在这个时刻,我们可以面向未来进行高质量的城市规划。”
在当下,乌克兰本地的建筑师及工作室,需要的是什么?更多乌克兰建筑行业从业者表示,他们“迫切需要国外项目的工作,以便在正在进行的俄乌战争期间维持运转。”
玛利亚·鲁萨诺瓦(Mariia Rusanova)是哈尔科夫国立土木工程与建筑大学的一名博士生,她对于重建的过程感到不安。“一方面,军队毁坏了一切,另一方面,我们有许多很好的建筑师,他们并未参与过我们的遗产工作,他们会建造一些全新的东西。”鲁萨诺瓦表示,最好的方式是让费乌克兰的学者和建筑史学家们充当顾问角色,但是不要主导重建。
哈尔科夫建筑学院正在募集资金,以资助培养重建乌克兰的新一代建筑师。创立者奥列格·德罗兹多夫(Oleg Drozdov)认为,建筑将成为乌克兰下一个十年中最要紧的职业之一。他赞同鲁萨诺瓦的看法,将外来建筑师的“威胁”称为一种“知识殖民”。他呼吁城市本土建筑学院参与到重建过程中。Balbek Bureau建筑工作室在乌克兰建造紧急临时住房

Balbek Bureau建筑工作室在乌克兰建造紧急临时住房

YOD建筑事务所联合创始人Dmytro Bonesko希望获得国际业务以支持他的团队。“现在是本地工作室的生存问题,以及如何保有团队的问题。随着国内工作的短缺和复工的巨大不确定性,我们希望可以得到足够多的国际业务,来维持运转……目前,部分乌克兰工作室得以承接一些本土任务,包括:建设临时紧急住所,让当地人在家园重建时有地方居住。或是临时避难综合体。”YOD建筑事务所

YOD建筑事务所

乌克兰建筑与室内设计工作室Bogdanova Bureau的创始人Olga Bogdanova表示,尽管目前存在战争,但乌克兰建筑工作室值得被信任,被托付,"我们一直在迪拜和米兰进行原有项目,也在针对欧洲的其他项目进行谈判。"我们感谢在这个困难时期信任我们的客户。我们绝不会让他们失望,会以我们全部的热情投入项目工作。”
附:部分乌克兰重要建筑地标
俄乌战争除了对人的生命威胁外,城市和历史建筑也正在被摧毁。3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乌克兰的历史地标所遭受的破坏表示关注,并呼吁保护其文化遗产。圣索菲亚大教堂

圣索菲亚大教堂

基辅圣索菲亚大教堂历史可追溯到11世纪,是乌克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之一。这座地标性建筑是基辅罗斯的少数幸存建筑之一,是拜占庭艺术和建筑的见证。
建筑内部保留了独特的11世纪的壁画和马赛克收藏。17-18世纪建造的乌克兰巴洛克风格修道院建筑环绕着大教堂,构成了基辅佩切尔斯克修道院的建筑群,整合了11-19世纪的地下建筑和结构。它们共同见证了基辅罗斯、拜占庭帝国和西欧之间的文化互动。布科维纳与达尔马提亚的城市民居

布科维纳与达尔马提亚的城市民居

位于切尔诺夫策的布科维纳与达尔马提亚的城市民居是另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代表着捷克建筑师约瑟夫·赫拉夫卡(Josef Hlavka)在1864年至1882年间创造的建筑风格所产生的强大综合影响力。
这一遗产是19世纪历史建筑的杰出典范,包括以穹顶十字型为主要造型的神学院教堂、花园及公园为主体的神学院与修道院。喀尔巴阡地区木质教堂

喀尔巴阡地区木质教堂

位于中欧东部边缘波兰和乌克兰两国边境的喀尔巴阡山区的跨国遗产有16座木制教堂,它们是在16世纪至19世纪之间由东正教和希腊天主教团体用水平的原木建造的。
木制教堂见证了一个独特的建筑传统,根植于东正教的设计,与当地传统元素交织在一起,并象征着他们社区的宇宙起源。
(本文根据建道筑格微信公众号、archrecord、Bloomberg网站相关报道整理)

责任编辑:顾维华

校对:栾梦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