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减少“流动中的风险”,怎么网购才安全
车佳楠/解放日报
2022-05-15 08:31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目前,上海提出本月中旬实现社会面清零的目标。不少市民留言询问,当下网购、团购要注意什么?
“一件起送”更便利
随着各行各业加快复工复产,近期市民采购生鲜商品、日用品的难度较4月初有所降低,尤其是线上平台的运力和配送效率都在提高,不仅提供的商品种类在增加,服务方式也在增加。这意味着,市民可优先选择知名的线上平台和品牌进行消费。
叮咚买菜表示,上海地区持续恢复运力,增加商品丰富度。以大华站为例,站点员工数量基本恢复至疫情前水平,达32人;鲜活水产、鲜花等此前停售的商品陆续恢复供应,还增加了小龙虾、火锅套餐、肥肠鱼等预制菜,以及荔枝、杨梅、榴莲等时令水果。目前,该站点每天可供用户选择的商品种类超过1000种,承接单量达3500单以上。
在美团买菜、盒马等平台上,商品种类也越来越丰富,小龙虾、南汇8424西瓜等时鲜货均已上线,零食、预制菜、日用品等品类的选择也更多样。盒马还表示,除原先就有的社区集订集送服务外,近期还推出保供套餐。为方便社区和志愿者分发,启动了南京仓保障保供套餐的分拣、调配、运输等工作,尽量做到街道社区无需二次分拣。按目前的生产和运输能力,盒马每天可为上海提供8万份保供套餐,其中5万份从南京仓发出。
拼多多则成为本地蔬果生产合作社与市民之间的桥梁。在市农业农村委指导下,平台将市农业农村委每天发布的地产蔬菜和瓜果信息,第一时间同步给内部业务部门,逐一与相关合作社、农户对接,开辟绿色注册通道,帮助合作社快速通过“拼多多”主站和“多多买菜”销售。针对部分无人力、运力进行包装和运输的生产基地,鼓励、推动平台上现有优质商家、供应商收购农户产品,分拣加工后销售。目前,通过“拼多多”和“多多买菜”可选择的本地蔬果种类持续增加,包括菜心、黄瓜、球生菜、茭白、鸡毛菜、芦笋等,已累计销售地产蔬果逾780吨。
天猫超市、京东、苏宁易购、大润发、沃尔玛、家乐福等线上线下平台的服务范围、商品种类比4月初明显拓展,配送效率也明显提升,还有很多复工复产的消费品牌通过微信公众号、小程序等提供“一件起送”的线上服务。
“私下交易”风险大
通过正规平台下单、拒绝与骑手“私下交易”,对降低“流动中的风险”也很重要。
连日来,上海警方已查获多名违规从事配送寄递业务的“阳性”骑手以及近千名“无证”骑手。从公开报道看,不少“问题骑手”脱离平台、违规营业。
记者跟踪调查发现,进入5月以来,通过平台选择外卖、跑腿、闪送等服务的接单率较4月明显提高,市民没有必要脱离平台私下交易。以外卖服务为例,近期美团、饿了么等平台上的营业店铺显著增加,提供的餐品种类也越来越多样,家常菜、烧烤、小吃、西餐、甜品等均可外卖。部分店铺还标有“美团专送”“蓝骑士专送”等字样,意味着平台对这类店铺的外卖服务有更强的约束力。
在价格方面,目前外卖配送门槛和外卖配送费都比疫情发生前有所提高,但配送费较4月明显下降。业内人士表示,店铺起送价格上涨与近期线下店铺经营成本较高、人手紧张有关,属于正常的市场变化。在配送费方面,价格也较疫情前有所上浮。调查显示,有部分商家将运费加价设置成标价5元至10元的“运费菜”且为必选项,市民下单时,只有勾选相关选项才可下单;没有设置“运费菜”的商家也抬高了配送费,大多在8元。虽然配送费比疫情前略高,但比跳过平台与配送员私下交易还是便宜许多。
跳过平台私下交易价格高,防疫风险也不小。目前,相关平台要求外卖配送员上岗前必须上传核酸和抗原检测结果,否则无法接单。但很少有市民会主动要求私下交易的外卖配送员提供核酸和抗原检测结果,其健康状况无从得知。所以,不建议市民跳开平台与配送员私下交易。
“团长”开团要守规则
要降低外来物品感染风险,必要的团购审核不可少。闵行区浦锦街道浦恒馨苑的居民人数超过6100人,刚进入封控时,小区里出现460多名“团长”报名开团。如果每个“团长”都开团,显然会对小区秩序造成极大影响。对此,居委干部对“团长”开启资质审核。“团长要有稳定的供货商,还要提供供货商的营业执照、保供许可等文件。”负责审核资质的工作人员孙婷说,有资质的团长组成“团长群”,每次发起团购前,必须在共享文档中提交当次团购的具体信息,包括团购商品、供应商等,由居委会再次审核,“这是为了避免‘挂羊头卖狗肉’,比如提供蔬果的保供证明却进行牛奶团购。多次审核,能确保团购商品来源合规”。通过严格审核团长和供货商资质,社区筛掉一批不达标的供货商。
开展团购审核和预登记,还有助于安排后续消杀、分发,也有助于“非必要不团购”。一方面,把有限的消杀、分发能力留给必需品。浦恒馨苑小区的志愿者团队制定团购细则,约定首要保障居民基本生活所需,如蔬果、蛋奶等“必要团购”物资,减少奶茶、饮料、蛋糕等“非必要团购”物资的团购频次。另一方面,避免同类产品短期内反复团购。
如何平衡居民多元化需求与“非必要不团购”?不少社区管理者和志愿者认为,可以找到“最大公约数”。景泰嘉苑小区志愿者吕卿说,小区会定期发放调查问卷,了解居民需求,适时调整团购物资品类。
还有部分小区对每日送达的团购物资有批次限制。“每天可能有几名团长同时开团,但送货日期要错开,每天最多只接受两个团长的商品。如果送达日期冲突,优先考虑‘必要团购’,但不是一刀切地拒绝‘非必要团购’。”普陀区一小区居民告诉记者,封控管理以来,小区居民既团过生鲜等“必要物品”,也团过蛋糕、咖啡、冰淇淋等“非必要物品”,但社区干部、团长、志愿者和居民有商有量,在供应商资质齐全、商品错峰配送的前提下,都成功成团。
消杀有两道“屏障”
对消费者而言,“怎么买”很重要,“怎么收”则关系防疫成效。不论是社区还是消费者个人,都要加强对外来物品的消杀。
一方面,有条件的社区应当先对送达物品进行统一消杀、静置,再发放给居民;另一方面,居民要对物品内包装进行消杀。社区的统一消杀只能针对外包装,外包装内的商品消杀工作只能由居民自行完成。对于不同种类物品的消杀,可以参考此前新闻发布会上疾控专家的建议,根据物品种类,通过喷洒或擦拭消毒剂、流水冲洗、静置通风等形式进行。
值得一提的是,提醒居民自行对物品进行消杀,社区也能发挥作用。在杨浦区锦西路30弄,大批量物资送达小区时,志愿者会统一消杀、分发,零散物资则由小区保安消杀、分发。在此基础上,居委会为每户居民发放喷壶、消毒片和消毒水,提醒居民不要忘了“进家门前再消杀一次”。物品消杀,“小区门”和“家门”两道屏障缺一不可。

责任编辑:张珺   图片编辑:金洁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