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以热爱赴美好|做志愿者,我们全家总动员
钟天阳
2022-05-01 09:49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我们小区很小,只有四栋楼,统共加起来不过60户人家,但是就算再小的小区,志愿者身上的责任也都是很大的。很多时候,不只是完成工作那么简单,更需要你拿出一点点热心和同理心,为大家多考虑一点,多做一点事情,这个春天才会更暖一点。”85后的晓茹平时的工作是图书管理员,家住在上海市长宁区伊犁路附近,这次疫情封控一开始,她就主动申请了做社区志愿者。工作中的晓茹

工作中的晓茹

做志愿者至今,她身兼数职,不仅要组织小区的核酸检测、发放抗原,还要做“团长”为这个小小的社区团购各种物资。好在,这一次爸爸妈妈还有老公都和她一起,加入了志愿者的行列,有家人的陪伴和鼓励,让她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家人之间彼此鼓励的温暖,也让我能够拿出更多热情来,为小区里的街坊邻居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八张饼、二十个茶叶蛋和一只鸡
4月1日第一天做志愿者,晓茹的工作量就很大,她需要挨家挨户地摸排统计每户人家具体情况,并且做成表格,最后反馈给居委会。这件普普通通的小事,却也让晓茹得以重新认识自己的邻居,无形中也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楼下一户人家住了8个人,了解下来他们其实都是一家餐厅的后厨人员,等于是住在一起当做员工宿舍。”晓茹说,一开始统计的时候她也没有多在意,大多数时间都在张罗核酸检测的事情。直到第三天的时候,有一个住在里面的小哥发信息给晓茹,说他们实在没东西吃了,能不能想想办法帮他们一把。“我原本想当然地以为他们搞餐饮的,家里的食物储备应该不用担心。但情况恰恰相反,因为平时吃饭都在餐厅解决,他们的家里其实是没有什么吃的,甚至连锅都没有,很快就见底了。”摸排各家各户的具体情况是志愿者工作的基础,也无形中拉近了各家各户之间的距离。

摸排各家各户的具体情况是志愿者工作的基础,也无形中拉近了各家各户之间的距离。

但是当时正是封控的初期,各种团购食物的团长还很少,在物资不太容易进来的时候,晓茹只能想办法先匀一点自己家的食物过去。“当时我家里即食食物还有一些大饼和茶叶蛋,我就准备拿一些过去先解解燃眉之急。但是我又怕我妈会不高兴,毕竟这些都是她戴着两层口罩提前去菜场囤的。而且我们家里也有爸妈我还有我儿子,四口人吃饭也消耗很大的。”
结果晓茹提得很犹豫,但妈妈却答应得很爽快,甚至还主动张罗着在邻居那里借到了电饭锅、再从自己家又添了一口炒锅,一袋米、一桶油出来,让晓茹快快送去。“我妈说她负责收垃圾的时候就注意到这户人家垃圾很少,别人家都还有些厨余,这户人家几乎没有,有也就是些泡面袋子。但她热心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做好事,她还要说,‘他们吃不好抵抗力就差,抵抗力差就容易阳,阳了我们小区就倒霉了。’”
这以后晓茹做团长搞团购的时候,遇到性价比高的菜肉团,也会特别注意提醒一下这户人家多团一点别错过了。等到后来物流渐渐多起来的时候,这家餐厅的老板从外面搞来了一大批物资,其中一个小哥就亲自送了一只鸡给晓茹。
“其实那时候我们也都没有记着之前的事情了,但是他们送鸡过来的时候,还特意感谢了我妈,说得特别感人。那一刻我就有一种感觉,就是我们在做志愿者的时候,不是单纯地完成了上面指派下来的任务而已,我们多做了一点点事情,就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晓茹说。
重要的事说三遍,老人家要问到第五回
这次封控初期因为物流有限,很多小区都发起了物资团购,而负责团购统筹发放的也被小区的居民们亲切地称作“团长”,作为志愿者里玩转表格的年轻人,晓茹自然而然地担负起了部分团长的重任。不过因为晓茹的小区规模实在太小,在动辄100份成团的头两天,几乎什么都没能团成功。后来也是晓茹的妈妈提议,与其先团再买,不如索性先团下来,然后再问大家谁要谁不要,多出来的再调配,这才团成了好几单。
“大不了自己吃嘛,你爸爸那么能吃,一下就吃完嘞。”妈妈说。
团到了物资以后,晓茹会和力气很大的爸爸一起分发,这也让她能够关照到小区里的高龄老人。“老人家不会用智能手机,有时候微信群里的团购信息老人家是注意不到的,你得上门去喊,喊一遍不行,可能要喊五遍才会听到。”晓茹说自己家楼下的303住了一对年龄都超过90岁的老夫妇,虽然生活能够自理,但是耳朵不好,而且还面皮薄,不愿意麻烦别人。“本来安排了上门去做核酸,但他们每次都扶着把手自己下楼来做。”因为核酸检测的时间不确定,有时候做完核酸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这时候如果物资到了,志愿者总会先发放完再休息。

因为核酸检测的时间不确定,有时候做完核酸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这时候如果物资到了,志愿者总会先发放完再休息。

“你会发现老人他们是不会主动提出要求的,你必须主动去问,而且问一遍不行,要多问几遍。”晓茹说,有一次她负责上门去收垃圾,收到303的时候,就突然想到要问问老人家是不是缺点什么。“我当时用很大的声音在门外喊,我说阿婆你有没有圈米面菜,我大概问了五遍左右。我也不知道那天为什么就那么坚持,等到第五遍问完,阿婆才打开门,露出像小孩子做错事一样的表情和我说:‘我们家菜没有了,我很想吃点绿叶菜。’我当时就觉得,天哪还好我多喊了几遍。”
正好当天是社区送来的物资大礼包,里面有南瓜、黄瓜,晓茹又拿了家里的一些绿叶菜送过去。之后每次有团购,晓茹总会记得把303的老人家先算上,她还和老人住在附近小区的儿子加了微信,有什么需求也可以随时联系。休息的时候,晓茹和妈妈会在家里玩玩游戏。

休息的时候,晓茹和妈妈会在家里玩玩游戏。

当我们找到晓茹的时候,她已经做了20几天的志愿者了,小区里的各项工作都常规化,物资也越来越丰富起来,她心中的那根弦也不再像刚开始那么紧绷。这也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和在另外一个小区做志愿者的老公季先生多聊聊天。封控的时候季先生正好在照顾父母(夫妻俩的家和公公婆婆家在一幢楼),因此他们夫妻两人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见着面了。“他是党员,当然也是冲锋在最前面。”
晓茹说,“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疫情赶快过去,让我们一家可以团聚。现在每次我做志愿者工作的时候,我都会告诉自己,每次我把这些工作做好了,我们就离回归平常的生活更近一点。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很快到来!”
 
【专题】以热爱赴美好

责任编辑:刘嘉郦

校对:张艳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