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科技
  • 思想
  • 智库
  • 生活
封面故事|童瑶:恣意人生
MadameFigaro
MadameFigaro官方澎湃号
2022-04-27 09:06
原创 Madame Figaro MadameFigaro
童瑶有个小习惯,出演一个角色时,总是用某款香水给角色一点点现实和具象感。香气的氤氲更延续着一致性,让她熟悉和安心。
《心居》的顾清俞,童瑶选了花草香,一开始是扑面而来的甜橙,接着茶香透出来,微微的苦涩和桂香让味道沉下来。这种清冷感,最适合顾清俞。出演新作《微暗之火》时,童瑶用阿玛尼苏州牡丹,开篇有树莓和橘子清甜,水灵又俏皮,随后牡丹香气一点点浮现,温婉清雅。最后以温润的麝香与琥珀收尾,宁静清幽。“它很柔和,又很有层次感,就像戏中人物看似温柔,但内心让人觉得神秘。”童瑶说。
童瑶自己在一段时间也会钟爱某款香水,这是她的浪漫。
最近她爱一款木香,香的前调有热辣的冲味,随后马上变得柔和,就像在沉稳的木香上有花朵温柔翻涌,娇柔和沉稳并存。“它比较中性,不只有女性的甜美。”哪怕有着一张娇柔的面孔,童瑶骨子里其实更中性,更有劲儿。童瑶刚从上一个剧组《微暗之火》杀青回到北京。
这不是一部普通的电视剧。公开资料显示,故事的讲的是一个气质和容貌并存的已婚妈妈,结果被困小镇牢笼,和年轻男孩发生情感纠葛的故事。
它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危险,更带着一层电影的质感。童瑶很兴奋的是,“它是一部特别有诗意的悬疑剧。”她一直很想演悬疑剧,这部戏的张力和人物情绪又是大开大合的,虽然考验,但很过瘾。
因为人设很惨,其实她一开始是带着焦虑进组的。等拍起来进入状况,虽然氛围压抑,但感受很棒。“因为这部戏不太像现代戏,现代戏的情感张力毕竟还是小,但这部戏里人物命运感很强,能表现的空间相对大一些。”再加上摄影师喜欢玩一些写意的创作。剧组在因油菜花著名的婺源取景,一个小镇上,场景高地不平,到处都是石头路,天气不好时云雾缭绕,拍出来层次感十足,很有意境。这就让这部戏有了一种电影的质感,让童瑶很惊喜。
从11月份开机,一直到3月中杀青,童瑶和人物一起经历秋、冬、春。和戏中人物的命运感相呼应,她感受到和这个戏的缘分。原本戏在去年4月份开机,后因为各种原因她去拍了另一部戏。结果等她杀青,导演又找到她,说戏还没有开机。“好像这个戏,我就一定要拍,会有这种命运感。”
如今创作结束了,回到北京童瑶第一感受是,相比人物,自己的生活太简单太幸福了。她也不会出不了戏,“换个环境自然就走出来了,我觉得没有那么邪乎。”
但演员这份职业终究给她留下了印记。“你平常要去塑造很多人物,接触不同的生活,慢慢会拓宽认知的边界。”比如刚热播不久的《心居》。对于恋爱脑女强人顾清俞,童瑶是不理解的。顾清俞已经拥有了一定标准的生活,再遇到年少时喜欢的男生施源,应该是对方身上的闪光点而不是为了心中的梦跟他在一起。但剧本写的就是,顾清俞就是这么不现实,为了白月光活在一个未完成的梦里。当然最终也带来了梦的破灭。
《心居》是童瑶驾轻就熟的都市题材。她也追了剧,最喜欢看弹幕。对于吐槽她和施源的戏不太像夫妻,坦然接受,“其实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很小心翼翼,反映出来的其实是两个阶层已经回不到最初的感觉了,但她依然想去尝试,就过得别别扭扭、小心翼翼,很不像夫妻。”这种感觉演起来,倒很自然,进入了戏里的设定,自然就表现出来了。
也有人说《心居》的表达相比原著浅显,总体是个轻松的生活剧。童瑶同意这一点,电视剧还是希望大家有个轻松的观看体验,对原著小说残酷的阶层故事,有所取舍。
但在表演上,童瑶则追求往更深处。比如在都市女性角色之外,她出演了年代戏《叛逆者》里的朱怡贞,出演了独立导演的创作短片《属于我们的黑夜》。
在某个阶段,她也总有表演上喜欢去看齐的偶像。
最近她看了美剧《虚构安娜》和《东城梦魇》。前者女主角的表演很现代,一个女骗子一步步接近梦想,奇妙的是被抓之后依然相信离梦想非常近。更神奇的是,出狱后依然有人相信她给她投资。这让童瑶很惊叹,演员是有多大的信念才能演出这种强大的执念。
在《东城梦魇》里,童瑶被凯特·温斯莱特的演技叹服。温斯莱特变成了一个在小镇里生活的活生生人,毫不违和。在每一部戏里,温斯莱特似乎都能毫不突兀变成戏中的人物。这让童瑶在向往,“对于每一个演员,每一个项目来说,这都很难。所有的事大家都能达到那样的共识和能力,才能制作出那样的戏,缺少一个环节都不可以。”
在新戏《微暗之火》里,童瑶也会变成融入小镇的人物吗?“我那个人物跟小镇是格格不入的,非常特立独行,根本不像小镇上的人。她一直想出去,但命运就是让她离不开。”被称为出演了“她时代”的三部曲《不完美的她》、《谁说我结不了婚》、《三十而已》,再到当下的《心居》,童瑶出演的多是都市精英女性。
到《微暗之火》,一个被困小镇的女人,和强势的都市精英女性当然不一样。当然几个都市女性在童瑶看来也完全不一样,“顾佳和顾清俞虽然都姓顾,但前者是大女人,后者是大女人外表下的小女人。”
但角色也有一致的地方,“都比较有自己的想法。”甚至《微暗之火》里的女性 “从来不听外面的声音,就过自己的生活。”有意思的是,回归到自己的生活,童瑶曾发微博,“顾清俞的生活,我也酸了”。
相比角色,都市女性“童瑶”的生活,公园散步、做咖啡、打卡咖啡店、买花、写字,随处一点小浪漫以及爱自己,那是一个更舒适的个人世界。
她喜欢逛公园。杀青后回到北京,空闲时去家附近的公园一个人走走。最喜欢一处没人的林荫小道,春夏之交,树木葱茏,光线明亮,空气不冷不热,虽然飘点柳絮,但格外舒适。
做咖啡也是她爱的。虽然还没到自己动手烘豆,但已开始品鉴不同的咖啡豆,入手了一款半自动咖啡机,在剧组动手做咖啡。一般早上为了消肿和提神喝美式,下午则做杯拿铁或燕麦拿铁。
有段时间,她爱在上海的咖啡店打卡。喜欢街角小小的大家排着队的店,挤在店里喝,香味扑鼻。或者上海的朋友带她去一些有隐藏菜单的店,哪怕很小但很有生活氛围感,基本每家都有自己烘的豆,味道也都独具特点。
她很喜欢的一家咖啡店有一个标语,大意是“没有什么正经事是比喝咖啡更重要”。这家店很有“态度”,只能堂食不能外带。每做出一杯咖啡端上来,给个小卡片写着建议几分钟内喝完,很有仪式感。
童瑶其实没那么讲究仪式感,她喜欢花,曾经有段时间在上海一家花店,每到新季节或节气,店里出新的花束,秋天橘棕色多一点,夏天粉黄色多一点。她喜欢这种搭配好的花束,自己则没有插花的习惯。
浪漫的是,她会去网红店排队很久买回来好吃的,给家人和工作人员分享。
她的爱好里很文艺的则是写字。拍《微暗之火》时,剧组有个老师写字特别好,在遇到新节气又有空的时候,或者遇到下雨、下雪这种天气,她就过去写字。窗外落雪静寂,屋里热火写字。
这些都是她的愉悦清单,一切的落脚点在爱自己。此外,她很在意健康。比如拍戏,遇到特别冷的天气,回到房间一定要泡个脚。每天早中晚吃饭前先喝一杯水,且三餐要定时,讲究营养均衡。如果拍到下午一两点还没放饭,她一定会问导演什么时候吃饭。也总是在健身。平时每周大概四到五次,如果在剧组大概一到两次。“有好的状态、好的身材,才能让人看起来更年轻嘛。”
最重要的是她接纳了一切。“我没有年龄焦虑,反而更喜欢30岁之后的自己,因为知道自己内心的坚持,更明确想要走的路,这让自己的状态变得更加从容和自信。”
有人说童瑶是逆风翻盘的人,她不愿意去总结所谓的经验,甚至也不认为有什么逆风翻盘,因为每个人成长路上磕磕绊绊、时高时低都再正常不过了。“最重要的是你坚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并且尽可能往那个方向去走,其他的交给时间。”知道自己要什么以及去往的方向,那代表着童瑶期望到达的自我实现。
她身上的坚韧与能量,喜怒与哀乐,不与人道。作为公众人物,童瑶几乎没有分享欲,几无上过综艺,她习惯用角色来表达。这让人想起英国作家毛姆的一句话,“我讨厌以自己的身份表达自己的想法”。
这层沉稳之外,女性天然的娇柔和敏感又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比如天晴或者阴天,都会影响她的情绪。或季节更迭,春有鲜花绽开,秋有落叶飘零,如今到夏天她则觉得一切蓬勃炸裂。
“我不喜欢枯萎的东西,我很喜欢一个绽放的感觉。”一如她当下的状态。
原标题:《封面故事|童瑶:恣意人生》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