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湃 >

全国失能老人超4000万,“老人助浴师”成热门新职业

2022-03-17 16:04

据国家卫健委数据,我国65岁及以上老人数量约1.67亿,其中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口高达4000万。失能老人无法行走,不能自己穿衣吃饭,只有依靠他人才能维持日常生活。“一人失能,全家失衡”成了很多家庭的真实写照。

伴随着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老人助浴师”等灵活就业工种持续涌现,以专业的服务满足了失能老人的相关需求,解放了失能老人子女的时间与精力。

据悉,目前,我国对养老护理员的需求多达600万名,但从事养老护理的服务人员有50万名。伴随着相关产业的发展,这类灵活就业工种,或将为社会提供超过500万个新增就业岗位。

退伍军人再就业,连续10年“助浴”失能老人

上午10点,北京东直门的一栋老旧小区内,“老人助浴师”陈世军轻车熟路地走上4楼,推开生锈的铁门,走进张大爷的家中。

张大爷今年80岁,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过去的4年时间里,陈世军每两周上门一次,检查张大爷的各项身体状况,解决其个人卫生问题。

进门后,陈世军穿上鞋套,一边探头跟大爷问好,一边打开随身携带的工具包。他拿出血压检测仪、体温计、血氧检测仪等仪器,帮张大爷做好各项检查后,正式开始了今天的助浴。

对失能老人而言,简单的洗澡流程,需要被准确分割成若干步骤。从双臂到双腿,从前胸到后背,从洗头到泡脚……为避免老人着凉,陈世军一小块一小块区域地给老人“洗澡”,整套流程持续一个半小时。

老人助浴师的工作流程复杂且细致,“擦浴”流程需要一个半小时。(高赫摄)

陈世军曾是一名军人,参加过新中国成立50周年的国庆阅兵。退伍后,他先后在河北、北京等地区从事保安及物业安全管理等工作。10年前,陈世军入行“老人助浴师”,先后服务了超过500个失能老人家庭。

现在,他带领着一支超过120人的灵活就业队伍,穿梭于北京的大街小巷,为失能老人排忧解难。

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老人助浴师”成社会刚需

据相关统计,我国60岁以上失能老人超4000万,占老人人口比重约为16%。换言之,我国每6位老年人中就有1位生活无法自理。失能老人养护难、洗澡难,已经成为居家养老的普遍问题。

发达地区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尤为突出。以北京为例,《北京市“十四五”时期老龄事业发展规划》显示,“十三五”末,北京市60岁以上常住老年人口429.9万,预计“十四五”末老年人口将达517万,老龄化水平将达到24%,从轻度老龄化迈入中度老龄化。

人口结构老龄化的趋势背后,是急速增长的养老生活服务需求。中国老年科学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穿衣、吃饭、如厕、上下床、室内活动、洗澡等六项日常自理的活动中,最困扰老人的,便是洗澡。

在此背景下,提供上门洗澡服务的“老人助浴师”应运而生,并且依托互联网平台实现供需匹配。

据服务零售平台美团的数据,2021年,“老人助浴”“老人洗澡”等关键词搜索量同比增长达808.06%,“老人助浴”订单量同比增长1450%。

随着老人助浴需求的快速增长,陈世军团队扩充至120人,服务失能老人家庭超过3400个。(高赫摄)

“相关需求主要来自民政局、残联等政府有关部门,其次是保险公司的长期护理险。”陈世军介绍:“近年来,来自互联网平台的需求增长最快,很多子女会通过美团、大众点评下单,而且下单频率越来越高。”

接到需求后,团队会首先针对老人进行两次评估。除医生的上门体检外,护理人员每次再检测血压、脉搏、血氧、体温等数据,在各项生命体征稳定的情况下,才能开展助浴。

“先在床上铺上塑料隔层,再将防水气垫放在隔层上,一个特质浴缸就做好了。”在陈世军看来,给老人洗澡是一个门槛很高的技术活,“一般是从下往上,从远端脚的部分开始往上洗,等老人逐渐适应水温,尽可能避免引发血管问题。”

据悉,“老人助浴师”所属的养老护理员队伍,并非只从事为老人洗澡的基础工作,其具有严格国家标准。从业人员必须拿到国家颁发的护理员资格证,才能上岗为老人服务。以高级助浴师为例,除基础服务外,还需要掌握康复服务、照护评估、质量管理、培训指导等职业技能。

“老人助浴师”所属的养老护理员队伍,具有严格国家标准,持证才能上岗。(高赫摄)

和其他灵活就业工种一样,“老人助浴师”从业者同样遵循自由、自主、多劳多得原则。陈世军团队中,有超过一半人是兼职,利用闲暇时间获取第二份收入。

47岁的雷小精是该团队的一员。迄今为止,她已经服务了超过500位的高龄失能老人。“老人助浴是份多劳多得的工作。接的单多,收入也就越多。专业性强的员工,公司派的单更多,收入会更高。”目前,雷小精的月收入已经超过一万元。

多项政策支持养老产业发展,高学历化成从业者典型特征

相较市场需求,养老护理行业的人才供给存在巨大缺口。2021年5月,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表示,我国对养老护理员的需求多达600多万,但是目前仅有50多万名从事养老护理的服务人员,远不能满足需求。而且由于长期以来的社会偏见,养老护理从业者一直存在学历、技能水平低,年龄偏高等问题。

为缓解人才短缺困境,近年来,中央及各地政府多次出台政策鼓励支持行业发展。今年2月,国务院印发《“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支持社区助浴点、流动助浴车、入户助浴等多种业态发展,鼓励“子女网上下单、老人体验服务”。

北京市民政局等多部门也联合出台了《北京市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培训实施办法》,对于中职、专科、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毕业生,给予4万元至6万元的入职养老服务行业奖励。

随着政策相继出台,越来越多的高学历年轻人成为养老护理行业的生力军。这类灵活就业工种,或将为社会提供500万新增就业岗位。

养老护理行业存在巨大人才缺口,相关灵活就业的兴起或将创造超过500万个新增就业岗位。(高赫摄)

1996年生的北京女孩张晴,是行业生力军之一。大学期间,她就曾到陈世军所在的公司实习。作为独生女,张晴的起步很艰难,“有的老人因为失去行动能力,吃喝拉撒都在房间里,很久没有洗过澡,有时候会忍不住干呕、恶心。”

但服务久了后,张晴发现老人们都很孤独,会分享很多往事,她觉得这是一件有意思也有很大价值的工作。于是大学毕业后,她选择继续做一名“老年助浴师”。

目前,张晴已经成为东城南岗子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站长。除日常工作外,她会经常上门看望附近社区里的独居老人,陪老人聊聊天,看看他们有什么其他需求。2020年疫情期间,张晴和同事们获得了北京市感动社会民政榜样集体荣誉殊荣。

“有位老人搬去了房山区。前几天,她特地花了3个小时路程回来找我聊天,让我帮着剪头。”张晴笑着说,“老人们很需要陪伴,做这份工作我感觉很幸福。”

“老龄化社会来临,但现代社会子女工作压力大,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父母,更重要的是他们没受过培训,不够专业,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老人受伤,所以我们专业的养老护理前景广阔,未来发展一定挺好,我想一直干下去。”张晴表示。

今年两会期间,推动养老护理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是代表委员们提案议案的重点方向之一。全国人大代表陈保华建议,要高度重视养老服务人员队伍(特别是人才队伍)建设;全国政协委员孟丽红提出,加强对养老服务人员的继续教育和后备人才培养,促进养老机构与高等院校建立培养模式以固定输送多层次的专业人才等建议。

“这是一个好兆头。”陈世军表示,“养老事业离不开技术,更离不开管理,未来希望更多大学生能够投身这个行业”。

    责任编辑:黄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