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家 >

崇礼,冰雪之城丨黄金时代来了!整个朋友圈都在滑雪

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发自崇礼
2022-02-10 07:04
来源:澎湃新闻

海报设计 郁斐

【编者按】

曾经,一到冬天就困守雪城;如今,冰天雪地就是金山银山。

这是崇礼——被誉为“华北地区最理想的天然滑雪区域”,北京冬奥会的诸多雪上比赛正在此举行。

小城崇礼之变,折射出中国冰雪运动跨越式发展的进程,更是冬奥会为老百姓谋福利的真实写照。

崇礼太舞滑雪场。

许多滑雪多年的爱好者,都会有一个同样的感受:这几年,喜欢滑雪的人越来越多了。

这当然不是“幻觉”,无论从全国统计的数据,还是各个滑雪场所接待的雪客数量来看,在北京冬奥会步步临近的几年间,中国的滑雪人数的确迎来了井喷。

为何中国人越来越爱滑雪?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业内人士分析给出了多个方面的原因:

越来越好的滑雪设施与便利性、滑雪本身的趣味性、滑雪运动在社会传播中越来越多的时尚文化属性……一系列因素的合力下,滑雪已然成为了下一个体育热门风口。

热爱滑雪的年轻人。

滑雪爱好者数量一路飙升

很多对滑雪原本并不熟悉的朋友,或许这几年也会注意到,“朋友圈”里接触滑雪的人越来越多了。

从统计数据上看,的确如此。尤其是在2015年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之后,滑雪人口更是迎来了一波井喷。

据2021年7月发布的《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在2020-2021雪季(2020年5月1日至2021年4月30日),国内的滑雪人次达到了2076万人次,创造了历史至今的最高值。

在2019-2020雪季,因为疫情的关系,当季滑雪人次曾跌到了1045万人次,但随即就迎来了反弹并创造新高。

历史数据显示,2007-2008雪季的滑雪人次为接近500万人次,到2013-2014雪季则达到了1000万人次,6年时间增加了500万人次。

但在2018-2019雪季,国内滑雪人次就暴涨到了2060万人次,相比2013-2014雪季,短短的5年时间,增加量就超过了1000万人次。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张家口崇礼太舞滑雪小镇常务副总裁李永太就透露,太舞滑雪小镇从2015年开业以来,“滑雪的客流基本按照每年30%的量在递增”。如果不是因为疫情的影响,总体的增幅原本还有可能更大。

富龙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力涛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崇礼富龙滑雪场是在2016年投入运营,“第一年我们接待的人数是8万人左右,而这个雪季,我们到目前为止,雪季开始前两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接待了17万人左右了”。

尝试滑雪,更方便更舒适了

为什么滑雪能吸引到如此多的新爱好者?在业内人士看来,很多人只是以前没有得到接触滑雪的机会。

而如今随着国内滑雪设施的增加和便利度提升,想要尝试滑雪几乎毫无门槛,自然让更多人走进了这个世界。

据统计,截至2020年度,国内对外营业的滑雪场总数为715家,虽然因为疫情的关系比前一年的历史峰值770家有所下降,但相比2010年时的270家依然有着165%的巨大增幅。这意味着,想要找到一个滑雪的地方,越来越容易。

而在选定滑雪目的地之后,抵达雪场的过程也已经变得越来越便捷。

被选为北京冬奥会赛区之一的张家口崇礼,自然是最大的获益者之一,随着冬奥会的到来,这里通车了连接北京的高铁线路,也修建了新的高速公路。就像张力涛所说:“从北京过来只需要四五十分钟高铁,非常方便,而且还有太子城站和崇礼北站两个站。”

“另外还有两条高速公路,开车的话,从北京六环过来只要两个多小时,交通到达问题解决,这是对崇礼市场非常大的利好。”

当然不仅是在崇礼,在其他诸如东北或是新疆这样的国内滑雪胜地,服务滑雪的交通条件都在变得越来越便利。再加上各家雪场都在努力升级自己的硬件设施以及服务质量,对于滑雪客来说,这自然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在崇礼开雪具店,同时自己也是滑雪爱好者的张先生就亲身经历了雪场越来越好的变化:“最早雪场还是用车把客人拉到山上再滑下来,后来有了电动拖纤、魔毯,后来又有了缆车。”

“开始缆车是非封闭式的,速度也比较慢,天气冷的时候人上去坐一圈就冻得不行了,后来就有了封闭式的高速缆车,设施是越来越好了。”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接触滑雪之后,太容易“沦陷”

更好更方便的条件,毫无疑问大大增加了滑雪对于普罗大众的“接触面”,但能够让许多人真正被滑雪所“俘虏”,自然还有原因。

在滑雪教练们看来,滑雪运动本身所能带来的刺激和快乐,的确让人欲罢不能。

从崇礼当地学校学习滑雪,毕业后在富龙四季小镇山地运动学院成为了一名高级教练的师伟就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滑雪绝对是一项让人兴奋的运动。

“尤其是速度起来了之后,那种感觉太爽了,所以才会让人流连忘返。而且滑雪的人性格比较开放,比较活泼,也容易相处,(通过滑雪)认识的朋友会比较多,相处起来也会比较舒服。”

富龙四季小镇山地运动学院校长崔雅杰也说,“就算在初级道你也可以看到很多发烧友秀出自己的技术,‘满地转满天飞’。很多人都是因为这几年滑雪市场的发展,在这几年慢慢开始学习,通过一两年,两三年的时间,水平就有了很大的进步。”

在众多初级爱好者“沦陷”变成发烧友的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初学者前来体验,就像崔雅杰所说:“像是家庭度假、旅游度假等群体都会来体验,(滑雪的)整体群体在变大。”

“爱滑雪的人会越来越想滑,然后也会带动身边的人去滑雪,这也是滑雪这个项目的一个特点。”

体育之外,滑雪成了时尚文化

的确如崔雅杰所言,许多滑雪爱好者其实都是被身边人“拉”进了滑雪的世界,或者是从身边好友处了解到了滑雪这个项目,从而产生了兴趣。

相比一项体育运动,随着国内冰雪文化不断的推广和传播,滑雪早已具备了更多的文化属性,这一趋势自然也得到了众多滑雪业内人士的关注。

“滑雪是社交属性比较强的一项运动。很多人冬天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去滑雪,就会有互相间的互动,这对于滑雪是一个推动。”崔雅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现在滑雪不单单是一项运动,已经成为一些人生活的一部分了。有人可能一周五天工作之后,周末两天就会跟朋友约着滑雪,一起聊天聚会。特别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这是很有吸引力的。”

张力涛也认为,经过社会媒体的传播,当下滑雪的社会形象非常具有活力,因此也更具吸引力:“现在滑雪的年轻人居多,因为滑雪是一件很时尚的事,(雪场上)很多人也都穿得很酷。它既是一个运动项目,也是一个交际空间。”

不仅在雪场上,爱好者可以展示自己的技术,也有很多人愿意通过自媒体平台去展示自己的个性:“现在滑雪已经超出了运动本身,和原来的确不再一样了。”

此前,来自吉林的张力涛曾是专业的跳台滑雪运动员,在他的回忆中,在自己当运动员的时候,滑雪的概念还远远没有被普及。

“那个时候很闭塞,大家都不了解滑雪是怎么回事,上世界1980年代的时候,很多东北本地人对滑雪也没有什么概念。”

“以前老百姓很多接触不到滑雪,而现在一说滑雪谁都知道,这跟我们生活的富裕、收入的增加、社会的进步都是有关系的。”

北冰南展,东扩西进

不可否认的是,在滑雪逐渐火热的过程中,北京冬奥会的举办,是一个极大的刺激因素。

“比如以前如果说到冰雪进校园,很费劲,因为涉及到安全性的问题,现在则都是主动在做这些事,学校和雪场对接让孩子们冬天上雪,这是社会思想上的转变。”张力涛说。

据了解,除了在青少年层面的普及之外,一些地方政府还会拿出真金白银的补贴来给到滑雪客,让后者能够以更实惠的价格滑雪。

除此之外,滑雪运动普及还带来了一个最直接的成果,那就是原本“主战场”在北方的滑雪运动,通过多年的宣传推广,吸引了大批来自南方的爱好者。

在李永太看来,滑雪其实天然就有对南方人的吸引力:“本身旅游就是有猎奇性和差异性,北方人去南方,南方人去北方,都想看到一些新奇的不一样的东西。”

如今滑雪越来越方便,大大降低了南方人“尝鲜”的门槛,同时国内雪场配置了丰富的配套设施,又对初学者更有吸引力。

“很多国外上学的孩子,回来滑雪甚至觉得比国外更好,因为国外滑雪场和我们理念不太一样,有些没有那么多服务设施,甚至要在车里换衣服,或者没有装备租赁,也没有很丰富的餐饮。国内雪场则建设了很多周边设施来保障。”

再加上当今室内滑雪场在南方的走红,更是把体验的机会送到了南方人的家门口。

“南方形成了很多室内的滑雪场,这恰恰就是滑雪场的初级阶段,客流导过来也非常容易。”李永太说。

张力涛也认为:“(南方)夏季滑雪馆的出现带来了很大的帮助,因为夏季滑雪馆再大,也是初级的雪道,等这些人在馆里练得差不多的时候,一定会想‘放飞自我’到大自然的雪上去感受一下,去大雪场‘亮亮活’。”

“室内滑雪馆培养了大量的基础滑雪客群,这对南方滑雪市场起到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

硬件设施的提升、滑雪运动在社会上的普及、滑雪爱好者群体向全国的铺开……在北京冬奥会的刺激和助推下,滑雪已然迎来了一个发展的黄金时代。

“每一个行业的发展都需要大事件来刺激,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申办就是这样一个条件。”张力涛表示,“配套设施、接待能力、场馆设施,包括商业的业态和生态环境……后冬奥时代繁荣的核心要素已经形成,北京冬奥会结束以后,人们肯定要来享受冬奥成果,我们对后冬奥时代充满期待。”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徐亦嘉